第1194章 可能性

    ;

    石兵被关押在地狱研究室。.: 。

    地狱二字,自然是有些中二的全知老人起的名字,让宁凡无力吐槽。

    “所谓的地狱研究室,就是进行最机密研究的地方。小丫头,你那石兵爷爷确实被我关在这里,正进行着一项机密研究,不过可惜的是,这项研究并不顺利,因此,你那石兵爷爷目前的身体状态并不是特别好,你可得有心理准备啊…”

    在全知老人的带领下,宁凡和北小蛮来到一处地下研究室,找到了石兵。

    石兵确实还活着,还苟延残喘着一丝气息,可他的模样,却让北小蛮当场流出了眼泪。

    此刻的石兵,已经完全被全知老人肢解了,被肢解下来的四肢、身体驱干已经完全毁掉,看上去焦糊而破烂,似经历过什么惨无人道的研究一般,研究后则好似垃圾一般仍在角落,成了废品。他只剩一个头颅,盛放在巨大的封闭容器中,昏‘迷’不醒;容器里装满了浅绿‘色’的不明液体,闪着幽亮的光。

    “你对我的石兵爷爷做了什么!我要杀!了!你!”北小蛮美眸血红,癸脉杀气一瞬间席卷了整个地下研究室。

    那是她视如爷爷的存在,却被残害成了这般模样,怎么可能冷静!

    全知老人屈指一点,点散了无形的煞气,他何等存在,怎可能被北小蛮那点微薄杀气吓到,脸皮极厚地耸耸肩,“小丫头,你‘乱’发什么火,你石兵爷爷不是还好好得活着么!”

    “这也能叫好好活着!要不要本姑娘也把你削‘成’人棍泡在水里,让你好好活一回!”

    “傀儡这种东西,只要晶核不毁,就算躯体其他部位全毁,也不会有生命危险。你那石兵爷爷晶核位于头颅之中,如今头颅完好,自然算是好好活着。若不是研究还没完成,老夫随时都可以给他装上新的驱干、四肢,打造出全新的石兵——他从前的实力太弱了!只要老夫给他换上更强力的材料,你那石兵爷爷绝对可以实力大涨回到你身边,只有化神修为的他,根本保护不了命仙修为的你…”

    “臭老头!你根本不懂!你什么都不懂!我不需要石兵爷爷保护我!我更不需要他变强!我只要他好好活着就足够了!他是爷爷!爷爷!”

    “嘿,居然把傀儡当成爷爷,你倒是和老夫很像啊,老夫也和驴兄拜了把子,和蟑螂蛐蛐兄弟相称,原来我们竟是一类人,这可真是巧了。”

    “鬼才和你一类人!”

    宁凡皱着眉,拍了拍北小蛮的头颅,制止了这一老一少毫无意义地争吵。

    当务之急,不是在这里争吵谁对谁错,而是解救士兵。

    当年,宁凡曾活捉过石兵,那段时间里,石兵一度作为部下,替宁凡效命。

    见当年的部下被全知老人折磨成如此模样,宁凡心里也不好受,他平静地望向全知老人,语气却冷得可怕,“闲话休提,我只问前辈一句,需要多久才能给石兵换上新的身体?”

    只要换上新的驱干、四肢,石兵作为傀儡,便可获得新生。

    “‘花’多久时间,具体得看给他更换哪一等级的傀儡躯。他原本的傀儡躯只是化神材料,太弱。老夫可以‘花’十天的时间给他改装成渡真材料的傀儡躯,若改装成舍空,则最少需要二十天,碎念的话则需要一个半月,万古的话…啊,改装万古还是算了,此傀晶核等级太低,强行改装成万古傀儡的成本太大,比重新打造十具万古傀儡都要昂贵,此举不妥,还是改装碎念得好…”全知老人‘肉’疼道。

    “昂贵个屁?你不是把本姑娘其他傀儡全部改造到了仙尊、仙王等级吗,那时候怎么不说昂贵了!你已经把我石兵爷爷害成这般模样了,必须补偿!我要你用最好的材料,把他改造到最高等级!”北小蛮自然想给石兵爷爷争取最大利益。

    “改造?老夫可没有改造过那些傀儡,老夫只是给那些傀儡喂食了傀儡晶,将他们的最大潜能‘激’发了。傀儡根据制造材料不同,最大潜能也不同,就算是最好的傀儡师,也无法让傀儡材料的所有能量,全部转化为傀儡修为。那十三具傀儡的晶核、打造材料无一不是万古材料,故而老夫只需要略施手段,就能让他们发挥最大的潜力,由命仙渡真傀儡进化为万古傀儡。可你的石兵爷爷不同,你的石兵爷爷的最大潜能也只是化神等级…”

    “本姑娘没文化,你说的话本姑娘一句都听不懂,本姑娘只有一个要求!将你最好的傀儡材料全部用在我石兵爷爷身上!若你不从,哼!”北小蛮又取出了破破烂烂的记名弟子令,高高举起。

    全知老人顿时脸‘色’一变,蹭蹭退后,急道,“小丫头有话好说!全都依你还不行吗!最好的材料!老夫保证用最好的材料给你石兵爷爷改装身体!你快快收了令牌!”

    “早这么听话不就得了,非得‘逼’姑‘奶’‘奶’用绝招!”

    “哎,一世英名扫地啊,老夫为何非得惧怕这块令牌不可…对了,小丫头!如果用高级材料的话,老夫还需要搜集一些数据,才能给你石兵爷爷进行完美改装。”

    “搜集什么?”

    “数据!”

    “那是什么?”

    “所谓的数据,就是用低一次元的角度,对道的本质做出的仰望与诠释,就是…”

    “说人话!”

    “简单说吧,用最好的材料给你石兵爷爷进行改装,可以!但我需要你的夫君给我当助手,我需要在他身上进行一些研究,来辅助改装的进行…”

    “不可能!没得商量!”

    北小蛮护犊子地将宁凡保护在身后。

    她的石兵爷爷已经被全知老人研究得只剩一个头了,她不容许宁凡也被研究成这幅惨状。

    宁凡望着盛放石兵的封闭容器,微微沉默,许久,忽然开口道,“前辈在我身上的研究,真的有助于石兵进行完美改装?”

    “是!”全知老人一听有戏,面‘色’大喜。

    “那好,我同意前辈的要求,愿意配合前辈进行一定程度的研究。”

    “什么!”北小蛮一听宁凡这么说,急得快要哭了。

    她不要宁凡也变‘成’人棍,不要!

    …

    宁凡之所以同意全知老人的研究要求,一方面是为了石兵,一方面也是为了自己。

    一路走来,他算是看出来了,全知老人有很多离经叛道的研究行为,但此人似乎真的很有本事。单只是那段关于“傀儡潜能”的理论,就深深折服了宁凡。

    那是北小蛮听不懂的理论,可宁凡听懂了!

    全知老人有办法‘激’发傀儡的最大潜能!他似乎也有办法‘激’发其他生物的最大潜能!他所培育出的强大灵虫、妖兽便是一个证明。

    被此人研究,或许有很大的风险,但若是研究顺利,实力也可能会有巨大提升…

    宁凡想要试试这种可能‘性’,他想要看看,被全知老人研究,对于自身修为的提升是否有益。

    当然,他明白全知老人是一个研究疯子,他就算配合此人研究,也不可能配合到被削‘成’人棍的地步,他决定先观望一二,是好是坏,亲眼见过才知道…

    于是,接下来的十天里,宁凡都留在地下研究室,这让北小蛮十分担心,无论宁凡如何安慰,她都担心宁凡被研究‘成’人棍,她的内心对于研究二字,已经有了‘阴’影…

    这十天,全知老人没有对宁凡进行任何研究,只嘱咐宁凡在研究池里泡着,不得离开。

    至于全知老人本人,则忙着炼制傀儡四肢、傀儡驱干,这些东西,他之后会安装在石兵身上…

    研究池不大,也就一丈见方,池子里倒满了黑糊糊的粘稠液体,闻着有些腥臭,北小蛮只闻了一次,就直呼恶心,宁凡却在里面泡了十天…

    这让北小蛮十分心疼,她觉得全知老人是在变向折磨宁凡,可在拥有九转金品‘药’魂的宁凡看来,这一池研究液,简直是无价之宝!

    “墨海灵芝,这一池研究液,居然是以墨海灵芝的芝液为主料!墨海灵芝是先天灵‘药’,但就算是先天灵‘药’,其实也有等级之分!幻梦界中的先天灵‘药’,基本上都是先天下品灵‘药’,由于灵气匮乏,极少有先天中品…这池子里的芝液,居然出自先天中品的墨海灵芝!同样一株墨海灵芝,先天中品和先天下品的品质,‘药’效简直是天地之差!”

    “下品墨海灵芝,可以提升万古修士数千年的炼体修为…这一池‘药’液则不同!完全是两个等级!倘若我能将这些‘药’液全部吸收,古魔修为起码‘精’进百劫不止!”

    “不对...这一池‘药’液并不是如此简单,其中还有其他成分,配合在一起,‘药’效有了净化的效果…这一池‘药’液居然能净化我法力之中的养道仙粮!”

    宁凡有些吃惊了。

    全知老人不仅知道幻梦界‘阴’沉木存在养道仙粮的隐患,更有驱除养道仙粮的手段!

    且刚一开始研究,就施展手段帮他驱除养道仙粮,是好心,还是为了之后的研究能够顺利进行?以这全知老人的‘性’格,大概是后者吧…

    这是一种不同于多重封魂术的手段,同样可以驱除法力中的养道仙粮,若与多重封魂术配合使用,效果似乎还能叠加…

    之前宁凡为了逃生,解封了全部修为。此刻他浸泡在‘药’液中,重新运转起多重封魂的法‘门’,将修为封印。

    多重封魂术筛除养道仙粮的速度,本来十分缓慢,但在这一池‘药’液的帮助下,那筛查速度增加了好几千倍!

    十日!

    十日过去,宁凡将一池‘药’液的力量全部吸收,古魔修为直接增加了110劫!

    总法力已经超过一万四千三百劫,还有零头!

    当然,由于多重封魂术重新封印了修为,宁凡此刻无法使用全部数量的法力,只能使用三千劫左右。

    在一池‘药’液的帮助下,宁凡只用了十天,便筛查完了三千劫法力,倘若再有几池这样的‘药’液,宁凡有信心在极短时间内,除掉体内所有的养道仙粮!

    “不知全知前辈手上,还有没有先天中品的墨海灵芝,若还有就好了…”

    可惜的是,宁凡询问之后,得到的答案是先天中品墨海灵芝只此一株,已经全部用在了他的身上。

    宁凡又询问了先天中品墨海灵芝的培育方法,不过全知老人似乎心情不好,并没有在墨海灵芝的话题上多谈,而是一个人疯疯癫癫,在纸上记记画画,不一会儿,又忽然发狂,将记录的所有东西全部撕碎。

    “不合理,太不合理了!这和老夫一开始计算的不一样!根据老夫的计算,这小子起码需要三个月才能适应墨海灵芝的狂暴‘药’力,完全吸收‘药’力则另外需要四个月,且之后还会有数个月的副作用反应…然而这小子居然只用了十天,就完美吸收了所有‘药’液,这种完美兼容异端力量的能力,不能单纯用他的神灵身份来解释!是功法的原因吗!这小子的‘阴’阳变居然修到了如此境界!居然已经深得‘阴’阳两仪之‘精’髓!”

    “再试一次!老夫不信他的身体兼容‘性’如此完美,这一次,老夫要加重‘药’力!”

    于是,全知老人又准备了一池‘药’液,这一次的‘药’液,‘药’力加重了三成。

    结果这一次,宁凡只用了九天就吸收了全部‘药’力!

    古魔修为暴涨140劫!

    被多重封魂术筛查完的法力数量,则上升到了七千劫!

    “不可思议,简直不可思议!这一次老夫不仅加重了墨海灵芝的‘药’力,更改变了其他辅料的成分,但结果,这小子的身体不仅再度完美适应了这等‘药’力,且适应速度还加快了!明明辅料都不同,只要主料相同便可以吗…”

    “再试一次!这一次,老夫要把手上的墨海灵芝全部用掉,‘药’力几乎是第一次的三倍不止!且老夫会加重辅料的‘药’力,便是寻常准圣,也不敢直接以‘肉’身吸收如此浓度的‘药’液。此子的炼体修为,限制了他直接吸收此‘药’液的可能‘性’,倘若他还能做到此事,那便是他真的拥有体质晋级的可能!世人只知小五行体的终点是大五行体,却不知由大五行体延伸出去,划分‘阴’阳,还有无限的晋级可能。‘阴’阳无形,故而这种可能‘性’必须自己来塑造,每个人的可能‘性’都不相同…师尊的大五行体,晋级成了元磁极灭身;我的大五行体,晋级成了‘阴’阳幻光身;此子,又具备了何等可能‘性’呢…”

    满怀期望的全知老人,第三次准备了‘药’液。

    这一次的‘药’液浓度,给宁凡一种极为危险的感觉,泡在‘药’液中,他的神灵‘肉’身竟有种被缓慢腐蚀的感觉。

    不过,当他的身体自行运转起‘阴’阳变法‘门’后,身体的兼容‘性’越来越好,渐渐的,那腐蚀消失无影,取而代之的,是‘药’力的疯狂吸收!

    这一次‘药’液吸收,整整持续了一个月的时间!

    当宁凡吸收掉所有‘药’液以后,古魔修为暴涨350劫!

    三次研究,宁凡一共提升了600劫法力!单纯的古魔修为更是上升到四劫仙王的层次!

    总法力上升到了14800劫!

    更让宁凡高兴的是,他体内的养道仙粮,终于全部排出体外,日后他再也不必封印法力了!

    这种排除掉所有隐患的感觉,说不出的痛快!

    “多谢前辈。万劫以后的法力提升艰难无比,我却能短时间内暴涨六百劫法力,不得不说这都是前辈的功劳,只是…我浸泡的这些‘药’液,似乎和改装石兵没有什么关系…前辈不是说研究我,有助于改装石兵吗?”

    “是啊,没关系,半点关系也没有。哈哈!终于拿到你身体的第一个数据了!完美的数据!哈哈哈!我现在十分肯定,我之前的猜测全部都是错的,你有无限的可能‘性’,你的可能‘性’起码比我更高!”

    “…所以说,前辈对我所做的所有研究,都是一场欺骗?”宁凡无语道。

    “哎,年轻人不要计较那么多,我获得数据,你获得修为,皆大欢喜,有何不好?可笑的是普天之下所有人都对老夫避如蛇蝎,担心被老夫研究,他们却不知,被老夫研究是一场天大的造化,只要研究顺利,他们就能实力大增…”

    “可若是研究失败,也会付出惨重代价吧…”宁凡不以为然道,他自然知道,自己这场修为暴涨,其实存在极大的风险,倘若他的身体无法适应‘药’‘性’,极可能暴体而亡的。就算是准圣,也只敢泡第一次浓度的‘药’液,第二次就要犹豫了,第三次的浓度绝对是要摇头拒绝的,风险太大。

    “嘿嘿,你不是没有付出代价吗,只要结果好不就行了!年轻人不要计较那么多。好了!在你浸泡‘药’液的这段时间,老夫已经将石兵的身体零件全部炼制完毕,接下来就要开始组装了,组装的过程有些耗时,至少需要数月,更不可有任何打扰。一旦傀儡组装被打断,嘿嘿…臭丫头的石兵爷爷,可能会直接殒命。”

    “这数月之内,你不用再浸泡‘药’液了——老夫也没有这么高级的‘药’液给你泡了。你可以去地下研究室的各处训练场,提升自己的身体,将自己身体的潜能完全开发出来,老夫会派人跟着你,指导你修炼,并记录你的各种修炼数据。老夫对于你身上的可能‘性’很感兴趣,不过眼下有事要做,暂时无法继续研究…当然,若之后你还愿意配合老夫研究,老夫有信心将你的最大潜能‘激’发出来!”

    “象兄何在!”

    全知老人话音刚落,地下研究室中忽然变得黑烟滚滚,继而那黑烟一凝,落在地上,化作一个口中长着象牙的赤发大汉。

    赤发大汉是一名七劫仙帝,不是傀儡,而是一只象妖。

    赤发大汉望向全知老人的目光,带着畏惧与顺从,但望向宁凡的眼神,却充满了傲慢与不屑。

    “一万四千八百劫法力…此子法力尚可,但其他方面简直就是垃圾!主人,在你闭关改装傀儡期间,真的要让小人指导这小子么?小人怕自己一拳收不住力,将这小子打死!”

    “老夫也知道这小子各方面都差了点,总之,你好好指导吧,至少要让他某一方面有所提升,记得记录他的数据,老夫对他的数据很感兴趣。”

    “遵命!小子,跟我走!主人要工作了,请不要留在这里打搅主人!”

    区区一个七劫仙帝,居然对宁凡颐指气使,语气傲慢,若是其他末法仙帝做了此事,绝对会自取其辱。

    可不知为何,宁凡居然从这个象妖身上,感受到了几分危险的感觉…

    这不是末法七劫仙帝!

    这是一个古之大帝层次的七劫仙帝!

    不仅如此,这象妖身上,似乎还有令宁凡都感到危险的手段…

    “这位象兄,不知我们此刻要去何处。”宁凡客气问道,以他的心‘性’,还不至于因为对方些许无礼就动怒。

    “象兄?哼!你算什么东西,也配何本王兄弟相称!本王在真界占山为王时,你的轮回都还没有开始呢!要叫象前辈!这点基本礼节都不懂吗!”

    “…”宁凡皱了皱眉,仍然没和这象妖动怒,毕竟这里是全知老人的地盘,他得给全知老人一些面子。

    但他也没有叫此人前辈,他也是有傲气的,故而选择了沉默。

    昏暗的地下研究室中,传送阵‘交’错。

    十数次传送后,宁凡来到一处极为开阔的校场,校场上的‘操’练器械千奇百怪,有不少实力强横的古之存在,在此地沉默修炼。

    一见象妖带着宁凡前来,众人皆是一诧,但都自恃身份,没有做出什么表示,对宁凡的到来视而不见。

    只有一个模样可爱的软泥怪,睁着萌萌的大眼,跑到宁凡身边,迎接宁凡的到来。

    “欢迎你,新人!作为迎接你到来的礼物,泥泥允许你‘摸’‘摸’泥泥的脑袋。”

    居然还是个雌‘性’泥妖!

    卖萌的语气,完全就是一个小萝莉,在求‘摸’头!

    宁凡没有被软泥怪的可爱攻势‘迷’‘惑’,更没有伸出手,‘摸’‘摸’她的脑袋。

    这软泥怪看起来很弱,很弱,似乎除了可爱,别无优点,但宁凡何等眼力,对于危险的感知又是何等敏锐!

    随着软泥怪不断靠近,宁凡居然有了如芒在背的感觉,显然这软泥怪身上有什么诡异之处,他自然不会‘乱’‘摸’的。

    见宁凡没有‘摸’自己,软泥怪继续发嗲卖萌了。

    象妖一见软泥怪如此,显得十分不耐烦,冷声道,“凤沼,收起你这一套!这里可不是真界的陷落山!这小子虽然弱的像个垃圾,但也不至于被你三言两语蛊‘惑’的。”

    “切,真没意思。”

    软泥怪娇哼一声,挪着软乎乎的身体,爬到一边了,但看待宁凡的眼神,却有了几分凝重。

    主人这一次找到的研究材料,似乎有点本事。这可不妙,若是此子真有本事永远留在此地,岂不是又多了一个刮分修真资源的人?似乎有必要费些力气,将此人排挤走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