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99章 十三脊椎

    宁凡干掉了尸奴王,可他不高兴!

    这一次对付尸奴王,他是做了充分观察的,可以说是谋定而后动。根据他的预测,逆海无涯融合阴阳五剑的剑理以后,威能会因神通叠加而大涨,但至少也需要四百息才能斩杀尸奴王。就算预测存在不小的误差,那误差也不会大到这种程度才对。

    可他错了,错的离谱!

    逆海无涯融合阴阳剑理以后,对尸奴王的杀伤效果远远超出了他的预期,竟只用了九息,就将尸奴王炸死!

    海水的爆炸,不在他的计划之内!

    九息干掉尸奴王,同样不在计划之内!

    水淹一界瓶再一次被玩坏,更不可能在计划之内!

    宁凡不喜欢这种充满意外性、超出掌控的战斗!

    “若非我事先准备了退路,怕是要吃大亏…”

    宁凡唏嘘不已,此刻他浑身都是伤口和血污,有些伤口血肉模糊,有些伤口焦糊,有些伤口甚至都见骨了。雷泽老祖的伤势比他更重,身体冒着焦糊的黑烟,四肢碳化严重,无法动弹。若非还有微弱气息,旁人定会认为这一大坨火炭,而不会以为他是一个人。

    雷泽老祖暂时失去了行动能力,宁凡不得不背着他,在六道传送术的传送通道内疾驰。

    为了擒拿光蚁族的皇女花火,宁凡事先做了两个准备。

    一是暗中在虚空中召唤了冥界鬼花,打了柯比雄这个融合准圣一个措手不及。

    二是在虚空中事先打开了一座六道传送门,一旦风头不对,他随时都能传送离开。

    可以说,正是这座事先打开的六道传送门,救了他一马。当逆海无涯的海水爆炸的时候,周围数个大陆的天地大势、空间密度发生了严重改变,阴阳错逆,乾坤混乱,这种情况,一般程度的爆炸是绝不可能出现的,但眼下却当真出现了!

    爆炸发生的一刻,雷泽老祖想要使用遁术逃离,却接二连三地失败!彼时阴阳错逆,乾坤混乱,修士与天地的联系居然完全被爆炸掐断!失去了水的鱼儿,无法游向前方,修亦如此!雷泽老祖无法在阴阳错逆的乾坤世界,成功发动任何遁术!

    不只是雷泽老祖,当爆炸开始,连宁凡都无法再打开第二座六道传送门了。

    幸运的是,宁凡已经事先预留了一座六道传送门,怕的就是变故来临。小心驶得万年船,古人诚不欺我…

    “宁道友…我终于…明白…你为何要给我…道歉了…你这是…坑人呐…”雷泽老祖满面悲戚,他真是天底下最傻的傻子!

    他为什么要跟在宁凡身边!为什么要自作聪明,保护宁凡!

    宁凡用得着他保护吗!

    一个十息擒准圣,九息炸死尸奴王的人,需要他保护吗!

    他没有帮到宁凡半点好吗!反而差点将自己炸死了好吗!

    一想到之前毁天灭地的爆炸,雷泽老祖便额头冒汗。天可怜见!若是彻底卷入那种爆炸,他就算不死,也要彻底失去肉身的!若非紧要关头,宁凡带着他一起逃入了六道传送门,他绝不可能只是炸成火炭人这么简单…

    念及于此,火炭老祖,啊不雷泽老祖又有点内疚了。也正是因为宁凡多带了一个人逃跑,才会逃慢一步,最终的结果,是宁凡被他连累,遭受了一定程度的爆炸冲击,受了重伤…

    雷泽老祖可以想象,倘若宁凡独自面对尸奴王,就算出了变故,也完全可以全身而退,这小子精着呢,才不会打没把握的架,没看人家一开始就准备好逃生道路了吗?如果不是他的拖累,宁凡的受伤完全是可以避免,连毛都不会烧焦一根…

    “算了…老夫…不怪你了…不管怎么说…你为了…救老夫…受了伤…”雷泽老祖虚弱叹息道。宁凡舍身救他的行为,居然让他冷漠了漫长岁月的道心,有了一点点感动的热度。

    “听不清…”此刻宁凡的耳中全是嗡嗡之声,哪里听得清背上雷泽老祖的声音。他面色凝重,在传送通道内疾驰,争分夺秒。后方的传送通道已经承受不住爆炸的冲击,开始崩溃,他必须在通道彻底崩溃以前,冲至六道传送门的另一端,抵达传送落点。

    “不过有一点…老夫想不通…你搞出的…爆炸…九息就…炸死了…尸奴王…为什么…炸到老夫身上…似乎并没有…那么强的…威力…呃…老夫的意思…不是说…你的爆炸…不强…啊…”雷泽老祖同样耳鸣难止,听不到宁凡的声音,却还是自言自语般,问出了心中疑惑。

    然后他悲剧地咬到了烧成焦炭的舌头。喀嚓,干脆干脆的焦炭舌头被咬断了…

    不过也难怪雷泽老祖会产生疑惑了,因为宁凡引发的爆炸真的有些古怪!

    爆炸的威力很强没错,但那种强大,也仅仅是在逆海无涯的基础之上,翻了一倍左右,堪堪足以令雷泽老祖一级的准圣遭受生命危机,还未必能真的炸死雷泽老祖。

    连雷泽老祖都不能百分百得炸死,却只用了九息,就干掉了气血是雷泽老祖成百上千倍的尸奴王…

    这一幕,就好似宁凡搞出来的这场爆炸,可以给尸奴王制造成百上千倍的针对性杀伤…

    “听不清…”宁凡还是没听清雷泽老祖说什么,也不知道雷泽老祖倒霉咬断了舌头。

    “豆友真是…酒滑…居然细先…留了一锅…传送偷豆…”雷泽老祖含糊不清道。

    “听不懂…”宁凡的耳鸣稍微好转了一点,可这下,他听不懂雷泽老祖的言语了。

    “只细不几道…这传送偷豆的…陋点…会在…何区…”雷泽老祖有些担心道。

    十二层地渊对于神念的限制太过逆天,若无神念定位,任何长距离传送都只能是随机传送,根本无法选择想要到达的落点。

    运气好的话,落点可能是某个没有敌人的安全之地;运气不好的话,宁凡也可能直接传送到光蚁族的皇城大本营…

    “听不懂…”宁凡还是听不懂雷泽老祖的言语。

    不过好巧不巧的,宁凡此刻同样在担心这个问题。

    他虽然能提前打开一座六道传送门,但这座传送门的落点在何处,他无法控制。

    “我此刻受伤不轻,若是直接传送到光蚁准圣的包围之中,可是不妙…”

    “说起来,阴阳五剑的剑理,为何会引发如此变故…我能稍微看懂一点,但还有更多地方无法理解,似乎是在两种神通融合之际,产生了某种我无法掌控的狂暴质变…也因如此,原本我可十拿九稳干掉尸奴王,却还是受了伤。更因这突如其来的爆炸,不灭鬼卒的制作也受到了影响…”

    这才是宁凡最不高兴的地方!

    在他的计划中,斩杀尸奴王后,接下来就该找个安全地方制作不灭鬼卒了。

    可结果呢!

    那超出控制的爆炸,连冥界鬼花都炸伤了,同样被炸伤的,还有三只不灭鬼卒…

    要知道,不灭鬼卒和冥界鬼花,同样具备不死生灵的特质,同样被斩命人剑克制…

    倘若宁凡能完美操控融合了人剑剑理的逆海无涯,冥界鬼花可以避开融合了剑理的部分海水。

    可惜…

    别说是掌控了,这场爆炸完全就是失控!这种情况下,连冥界鬼花都被伤到根茎,若非宁凡见机不妙,立刻将冥界鬼花、不灭鬼卒收回,呵呵,莫说制作尸奴王鬼卒了,他可能还要失去吸魂树在内的三个鬼卒…

    尸奴王怎么打都打不死的三只鬼卒,若是被宁凡搞个乌龙,自己弄死,那才是真的笑话…

    “尸奴王太强大了,拿它制作鬼卒,本来成功率就极低,如今冥界鬼花还损伤了根茎,成功率恐怕会再度减少…”

    “不灭鬼卒的制作,必须在鬼卒陨落后十二个时辰以内完成。区区十二个时辰,想要完全恢复冥界鬼花的伤势,几乎不可能,看来这一次的不灭鬼卒,真的又要失败了…”

    宁凡叹息一声,忽然收了杂念,目光凝重、警惕起来。

    前方就是六道传送术的传送出口了!

    他不确定这一次的传送落点是在哪里,倘若落点落在光蚁准圣的包围中,说不得,他要搏命一战了…

    血肉组成的古老天空!

    血肉组成的火焰天地!

    这是一片被时间遗忘的地方,忽然间,血肉天空中,一座巍峨巨门凭空出现。

    下一个瞬间,有一名重伤青年背着一个火炭人,冲出了巨门,踏入这片血肉世界。

    再下个瞬间,巨门之内爆发出滚滚烈焰,而后,巨门被那烈焰吞噬,炸成了齑粉。

    “猴险…”雷泽老祖额头冒出一滴混着碳灰的汗滴。

    “好险…”宁凡微微松了一口气,再慢半步,他就要卷入传送崩溃了。

    “这里是哪里…我们还在十二层吗?”宁凡问道。

    “介里…不香…席二情…”雷泽老祖观察了一下四周的地形,给出了结论。

    这里绝对不是十二层!十二层可没有哪处地方,是这种血肉天地的环境!

    还有一个原因,使得雷泽老祖十分笃定这一判断,那就是地磁!地磁可以干扰修士的神念,不过反过来讲,地磁的强弱,同样可以用来判断光祖地渊的空间深度。

    从地磁强弱来判断,这片血肉世界,应该是比地渊第十二层还深好几倍的地方。只是…光族地渊不是只有十二层吗,十二层就是地渊最底层了,此地怎么会存在其他位置,比十二层还深这么多呢…

    搞不懂!

    同样搞不懂的,还有宁凡。不过宁凡搞不懂的东西,仅仅是雷泽老祖说的话。原谅他智商不够,他真的听不懂这种断了舌头的奇怪言语…

    好在宁凡同样知道以地磁的强弱判断此刻的位置,探查之后,宁凡同样有些吃惊,从地磁测出的深度来看…他此刻的位置,是地渊十二层的更下层空间。

    周围的血肉天地,更是给宁凡一种极其熟悉的感觉。是了,蚁主巢穴!上一次他捣毁的蚁主巢穴,也是类似的环境,只是这一次的环境,竟带给他空前不安的气息,似乎比上一次遇到的蚁主巢穴危险无数倍…

    “我临时搜集到的情报里面,并没有包括此地,此地是否真是另外一处蚁主巢穴,也未可知。毕竟上一次我仅仅是路过蚁主巢穴,就被里面的强大触须袭击了。若这里真的是蚁主巢穴,为何没有触须攻击我…”

    此地带给宁凡的气息十分不祥。

    此地偏又十分安全,看不到半个敌人。

    宁凡开始排查此地的危险,一番排查之后,他发现,此地除了火元力比地渊十二层更强之外,似乎并没有其他值得注意的地方了。

    更诡异的是,不知为何,此地血肉世界似乎可以隔断他头上的红名监视,那种被光蚁族强者锁定的感觉,居然消失了…

    “咳咳咳…”雷泽老祖忽然剧烈地咳嗽起来,咳出一口口带着碳灰的金色血液。

    修士一旦修到仙帝境界,血液本源会化作金色,此刻雷泽老祖连金血都咳出来了,显然已经压制不住体内伤势。

    见此一幕,宁凡哪还有闲心在探究此地是何地,他必须帮助雷泽老祖疗伤。考虑到此地可能出现不确定危险,宁凡放出了黑魔、阿芙洛、灭道雷婴、始祖雷雀来护法。

    始祖雷雀也出来护法?

    对,骑着始祖雷雀的灭道雷婴,才是最强姿态,始祖雷雀已经完完全全成了她的坐骑。

    “主人!你受伤了!怎么会这么严重!快喝口黑魔的血疗伤!”黑魔一见宁凡浑身失血,冰山脸顿时充满了焦急,捋起袖口,踮起脚,将手腕放到宁凡面前,竟是要将手腕送给宁凡咬。

    成年九狸的魂血,是逆天的延寿之物,就算是普通血液,也极具滋补效果,服之可获得大量生机之力,对于疗伤极有好处。

    宁凡哑然失笑,拍了拍黑魔的小脑瓜,安慰道,“真是只傻猫,只是些皮肉之伤,用普通手段就能治好的,若只为了这点伤势就咬你一口,那可太不值了。”

    主人受了伤,却让小猫儿放血治疗,这样不好!真心喜爱宠物的人,可从来不会指望所养的宠物会给予什么回报的。

    “主人说的对,是黑魔考虑不周,黑魔的血,应该用到关键的地方,在主人最需要的时候再使用。”黑魔似懂非懂地点点头。

    她随时都有为宁凡舍弃生命的觉悟。

    “我不是这个意思…算了。”

    宁凡宠溺地捏了捏黑魔的小脸蛋,叹了口气,这小猫什么都好,就是太过愚忠,这些年过去,他虽然已经把小猫儿养出了一些小女孩心性,但她的骨子里,仍旧固执坚持着本性,那是怎么也无法改变的东西。

    黑魔的脸微微一红,虽然她早就给宁凡暖过床了,可还是有些害羞。猫儿的身体被摸摸也就罢了,人形的身体就有点…

    “去吧,警戒四周。这里给我的感觉很不一般,虽然暂时看不到什么危险,但也有可能是此地的危险,已经完全超出了我等理解…若是那种情况,才是真的麻烦。”

    “主人有命,黑魔无所不从,只要是主人的命令,黑魔便无所不能…”黑魔得令,立刻煞有介事地带着她的小弟军团,给宁凡护法了。

    在她的要求下,宁凡甚至又将久违的准帝傀儡黑小莲放出来,加入了巡逻队伍。

    这让阿芙洛羡慕不已,她看得出来,宁凡对于黑魔是真的宠。那种宠无关情爱,甚至不包括人际之间的复杂…

    有小猫儿和阿芙洛在一旁护法,宁凡多少能够安心一些。

    雷泽老祖的伤势很重,好在宁凡的九转金丹很多,帝品丹药都不少,当一瓶瓶疗伤丹药摆放在雷泽老祖面前,雷泽老祖只看得眼花缭乱,几瓶丹药下去,身上的碳化便有了明显减轻,连断掉的舌头都重新长了回来。

    舌头长回来了,伤势也开始好转了,这下子雷泽老祖吐词也清晰了,说话也流利了,面对琳琅满目的丹药,忍不住地惊叹着!

    “这是…帝品丹药暗界血念丹!这不是东天暗族的不传丹药吗,道友怎么得到的!”

    【当然是杀上暗族抢来的…】对于雷泽老祖的一惊一乍,宁凡心中无语,不过并没有将此事告诉给雷泽老祖,因为怕吓到他。单枪匹马攻打秘族什么的,似乎真的有些惊人…

    “居然是神乌化伤丹!此丹虽只是金品丹药,但若只论治疗火灼之伤,甚至比许多九转帝丹还要厉害的!此丹丹方老夫见过,需要的几种药材,只要界河之下才能找到,更需要一些神乌一族的血肉才能炼制…受这材料限制,末法时代可以很难见到这种丹药的成品的!道友是怎么寻到炼丹材料的!”

    【当然是杀到界河水底,捡那血神更乌的血肉…】好吧,这件事,宁凡也不打算告诉雷泽老祖。

    “这是太乙天都丹!据说此丹是东天神虚阁的压箱之宝,整个神虚阁总共也只有三颗…可为什么你手上会有两颗!你和神虚阁什么关系!你别告诉老夫,向暝子那铁公鸡,在你面前居然大方到将这等宝丹拱手相赠?”

    【向前辈是铁公鸡?我不信…】

    “这是十二玉楼丹!是南天祸族的秘药,你居然也有!”

    【祸族?哦,当初封帝大典,他好像是杀了几个南天祸族的仙帝…】

    “这是大还真丹!”

    “这是…这丹药老夫竟都叫不出名字,这是什么丹药?”

    好吧,宁凡也认不全他的丹药,好在他可以万物沟通,问一问丹药,就能回答雷泽老祖。

    原来那些叫不出名字的丹药,是从黑运宗宝库得到的,也不知是乌老八师徒从哪方势力那里讹来的…

    在宁凡看来,疗伤丹药就是疗伤丹药,用途仅仅是吃了疗伤而已,没什么大不了的。

    但雷泽老祖却不这么看,他会多想一层,会脑补宁凡拥有如此之多强大丹药的理由!

    这些丹药的出处,基本都是末法时代的顶级势力,宁凡同时持有如此多的强大丹药,身上的神秘感似乎更厚重了。

    “道友真的不是远古大修?”雷泽老祖又开始怀疑宁凡身份了。

    “不是。”这一次,宁凡是真的懒得伪装远古大修。

    “我不信!”

    “…”

    宁凡不再和雷泽老祖废话,见雷泽老祖的疗伤已经踏入正轨,他才开始服食丹药,给自己疗伤。

    他的伤势固然不轻,可在他可以闪躲之下,往往都避开了要害。大把丹药砸下去,再配合他本就强大的疗伤手段,只四个时辰不到,他的伤便好了大半。

    剩下的伤势,他没有时间治疗了。能够拿来制作尸奴王鬼卒的时间,只剩下八个时辰不到了!

    “虽然机会渺茫,还是姑且一试吧…但在制作鬼卒之前,我必须给冥界鬼花疗伤。只是…冥界鬼花受伤以后,要如何治疗…我对于灵植一事并不擅长,似冥界鬼花这等天地异种,更是所知有限。如此,要如何做,才能…呃,这种问题,为什么不直接问冥界鬼花自己呢?”

    于是当着雷泽老祖的面,宁凡又一次召唤了冥界鬼花。

    然后…

    宁凡神经病一样,开始和花朵聊天了。他当然不是神经病,但在雷泽老祖的眼中,此刻宁凡的行为,真的很像神经病…

    雷泽老祖已经退出碳化的嘴巴大张,目瞪口呆。

    恍惚间,又忽然觉得宁凡此刻神经病的样子,和另一个老神经病很像,很像…

    两仪宗鼎盛的时候,宗门内不是也有一个老神经病,以梅妻鹤子自居吗?那个老神经病名为两仪圣,以梅为妻,以鹤为子,只是那鹤,最后却是背叛…

    雷泽老祖忽然有些泪眼模糊了。

    他从宁凡的神经病行为中,看到了两仪圣老神经病的身影,看到了…两仪宗时代不断的神经病传承!

    两仪宗的香火真的没有断传!

    他舍弃一切保护宁凡的初衷,果然是正确的!虽然他并没有能力,真的保护宁凡…

    “原来如此,原来你只需要吸收强者血肉做养分,就能快速治愈所受伤势。越重的伤,需要的强者血肉级别也越高。以这场爆炸所造成的伤势来看,想要令你伤势痊愈,起码需要二阶准圣的血肉…可惜了,这等级别的血肉,我没有办法给你弄到,低阶血肉行不行?”

    “低阶血肉的话,伤势恢复速度会很慢?慢到什么程度?”

    “十年?这未免也太久了,这岂不是说,十年之内,我不仅制作尸奴鬼卒会影响成功率,就连之后的鬼卒,也会影响成功率?”

    “嗯?你没有感知错?这片火焰大地之下,就藏着巨大数量的强者精血,足以给你疗伤?强到什么程度?什么!这怎么可能!”

    【圣人血!就埋藏在这片大地之下!】

    这是冥界鬼花给宁凡的回答!

    冥界鬼花说,宁凡意外闯入的这片血肉天地,藏着数量恐怖的圣人血!

    但这怎么可能,末法时代不是没有圣人么,此地真的有圣人血么…

    这片血肉天地,究竟是什么地方!

    在雷泽老祖看神经病的眼神中,宁凡忽然站起,召出逆海剑,在大地上打起了地洞。

    雷泽老祖不知道宁凡为何要在地上打洞,不知道宁凡想要挖什么。他刚想问,宁凡却终止了挖洞的行为。

    因为失败了!

    以逆海剑的锋锐,居然只能在这片大地之上掘地三百丈,三百丈以下,岩层硬的连逆海剑都挖不动了。

    此刻宁凡终于有点相信,这片大地有可能埋藏着圣人血液了!可惜就算明知地底埋藏着圣人血液,他也挖不出来。岩层太硬,如之奈何…

    这片血肉天地,极可能是光蚁族的禁地!他似乎误打误撞,闯到了一处极其麻烦的地方…

    “主人,大事不好!极东方向出现了遮天黑烟,那些黑烟,正朝这里接近,显然是冲着我们来的!”

    巡逻中的黑魔,忽然发现了什么。

    “看来我们已经被人发现了,只不知来者是何修为,若是准圣…”宁凡目光一凝,此刻雷泽老祖伤势虽然已经稳住,但想要痊愈,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

    宁凡本身伤势也只好了五六成,倘若敌人是光蚁族准圣,怕是要苦战了。

    宁凡还记得前一处蚁主巢穴的遭遇,当时他在那处巢,和那名光蚁族银甲准圣打了一场,对于银甲准圣可以借用巢穴力量来战斗的事情,印象很深。

    眼前这片血肉世界,倘若也是一个蚁主巢穴,绝对是比之前那个巢穴级别更高的巢穴!

    这里可是光蚁族的主场,在这里遭遇一名光蚁族准圣,形势绝对是不利的!

    近了,近了!

    那滚滚黑烟速度太快,顷刻便已来临,黑烟一散,露出了黑烟下隐藏的一列列囚车。

    囚车周围,更有数百名光蚁族高手押送,皆作士卒打扮。

    这些光蚁族强者最弱的都是真仙,修为最高者,是一个女将军!此女,赫然是一个准圣!

    那女将军脚踏黑烟,面容也被黑烟遮住,看不真切,真能看到一双美目泛着无情的冷光。

    她的身材十分曼妙,却包在大红披风之下,看不真切。披风之下,隐约可以看到穿戴的暗红鳞甲;披风之上,绣着业火的莲花。

    “嗯?居然是天意红名锁定的罪人?你们是阴母祭司关入此地的囚犯吗?是谁押送你们来到此地的!居然又不经我同意,擅自入境,哼!大祭司一脉是越发不将本将军放入眼中了!”女将军不悦道,在看到宁凡头顶上的红名之后,似误会了什么。

    此女是光蚁族的准圣无疑,可她不认识雷泽。

    雷泽却认识她!

    “红莲!她是光蚁族的大将军红莲!”雷泽一语道破了女将身份。

    “大将军红莲么…”

    宁凡目光微不可察地一闪。

    敌人是准圣,可偏偏是一个女子,不得不说,这真是不幸中的万幸。

    嗯?那是…

    宁凡忽然注意到,光蚁族押送此地的众多囚车当中,有一个囚车,看着眼熟…

    那囚车里,竟关押了一只软泥怪…

    宁凡看到了软泥怪,软泥怪同样看到了宁凡。

    在看到宁凡的瞬间,软泥怪一个忍不住,竟哭得稀里哗啦。

    这一次,她是真的被宁凡感动了!

    她不过尝试性地斩断了一缕青丝,向宁凡求救,但那只是病急乱投医,她根本就没指望宁凡真的会冒死来救她。

    可宁凡真的来了!

    在她最最绝望的时候,踏着七彩祥云,如一个英雄般,闯入了她的心扉!

    这是她的英雄!

    她为之前欺负宁凡的卑鄙行为,感到羞愧!

    “你、你为什么对我这么好!我只是一坨泥巴!你居然为了救我,闯入蚁主的第十三片脊椎!”软泥怪哭成了一滩烂泥。

    “…”宁凡好想告诉软泥怪,他虽然确实有心救她,但此刻的相遇,真的只是一个巧合,小姑娘这么随便就感动真的好么...

    却原来,软泥怪在十二层被抓后,几经辗转,被关押到了光祖地渊最最绝密的地方第十三层!

    而宁凡也好巧不巧地,随机传送到了这里。

    这就是佛宗所说的缘,也是道家所讲的缘法,一饮一啄,自有天定。

    “原来不是囚犯么,居然是闯来此地劫囚的?咯咯,这可真有意思,这十三脊椎可是本将军的地盘,尔等居然敢来找死!”

    红莲美目寒芒一闪,不打算给宁凡一行任何的解释机会,已卷动黑烟,朝宁凡等人袭至!

    “冥界鬼花和不灭鬼卒的伤势还未恢复,如此一来,此战只能由我一个人上了…”

    嗤!

    宁凡一个晃身,迎着红莲冲了上去。

    下一个瞬间,血肉天空之上,金色的神灵光芒与暗红的遮天黑烟撞在了一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