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00章 圣人暴走,洒血成魔!

    蚁族以母为尊,以女为贵。身为蚁族的一员,光蚁族同样秉持着这一传统,族中大权皆由女子掌控。

    大祭司阴母、大将军红莲、废帝花、皇女花火…光蚁族内,四女身份至高无上,无人敢犯。多年养尊处优,四女皆养出了目空一切的傲气,这其中,又以大将军红莲性格最傲。

    红莲倒也有其骄傲的资本:她的法力超过一万四千劫,一身修为放在末法一劫准圣当中,都属中游;她获得过蚁族始祖的认可,一旦爆发体内的蚁之祖力,便是同族大祭司也要忌她三分;她年幼时曾获得过大机缘,吞过异宝,可召唤传说中的佛宗业火伤敌;她还是末法时代罕有地修成了二段真身的人,二段真身一开,一阶准圣之中几无敌手…

    如此强大的红莲,自然看不起宁凡一行人,并不觉得眼前这几个入侵者,能够带给她什么威胁。

    宁凡爆发出的法力倒是惊人,但其法力纯度太低了,且还受了重伤,一身实力顶多发挥七七八八,她实在有些看不上眼;雷泽老祖的名头,她倒是略有耳闻,可雷泽老祖比宁凡伤势更重好吗,站都站不稳了,威胁近乎于零;至于阿芙洛、黑魔、灭道雷婴、始祖雷雀等“小喽”,连准圣都不是,则更加不在红莲的考虑之内了…

    此地与地渊十二层隔绝,是以红莲还不知道宁凡的种种暴行。若她知道宁凡生擒花火、炸死尸奴王的战绩,绝对不敢轻视宁凡的,可惜,她不知。

    “只凭这点人马就敢入侵十三脊椎,真不知是该夸尔等勇气可嘉呢,还是该笑尔等无知…”

    道魂黑烟,封天锁魂!

    眼见宁凡居然敢迎面冲来,红莲目露不屑,停下冲势,莲步一踏间,滚滚黑烟冲向宁凡,烟尘过处,连天空都被染上一层洗不掉的诡异黑色。光蚁族是道魂万族中的一员,这黑烟,是红莲借由体内的光蚁魂力凝聚而成,可锁敌神魂,轻则令敌人头昏脑涨,战力减损,重则直接熏晕敌人,令其昏阙。

    方一交手,红莲便没有任何留情。眼见古怪黑烟扑面而至,宁凡二话不说,将万古真身开启,试图以真身防御抗衡黑烟的冲击,但却仍旧被这古怪黑烟冲得头昏脑胀,前冲之势一顿,站在空中都有些摇摇晃晃了。

    这黑烟更似有无穷阻力,顶着黑烟,宁凡根本无法冲出黑烟范围,完全困在了黑烟之中。

    “这是什么烟,以我神灵识海之坚固,竟会被其熏得头晕,虽说这里面有我伤势影响的缘故,但也足以说明此烟不凡了…”宁凡十分惊讶。换成其他识海稍弱的人,极可能直接被这黑烟一招放倒的。他何等眼力,细细一看便看出,这黑烟迷的不是肉身,而是魂,神通本身不算多么玄妙,但其晕人原理却让宁凡眼前一亮。

    专伤神魂的迷烟,此术倒是很适合他这样的魅术修士使用呢…

    “休伤我主!”黑魔一见宁凡中了黑烟攻击,登时大急,想要援手。能不急吗,敌人看气场就知道很强,偏偏宁凡受了重伤,实力削弱了不少…

    “退下吧!只是些许魂烟罢了,灭之不难!”宁凡的声音从滚滚黑烟之中传出,制止了黑魔支援的举动。

    开玩笑!这等准圣之战,宁凡哪敢让黑魔援手,虽说黑魔的王族九狸血脉十分厉害,但其境界毕竟有限,卷入这等战斗可是很危险的。

    身为主人,居然被宠物担心,他这个主人做得很失败呢…

    “些许魂烟,灭之不难?狗男人!你竟敢小瞧我的黑烟!很好,这是你自找的!”红莲凤目一寒,她居然被小看了,好气啊!

    大魂烟!

    随着红莲指诀一掐,黑烟的眩晕效果一瞬间暴涨了数倍不止。宁凡只觉识海一痛,猝不及防之下,只觉眼花神迷,眼前的天地都仿佛有了重影。

    “古怪…等闲准圣就算不会被我的大魂烟击晕,也多少会识海受创,咳些血的,此子居然顶住了大魂烟,毫发无损!”红莲终于有些惊讶了。

    宁凡自然不可能一直任由黑烟攻击自己不还击的。既然无法从黑烟围困中突围,那么便索性斩碎这漫天黑烟好了!

    万古真身巨手一翻,逆海剑已持在手中,一剑剑劈出,一道道勾玉形态的剑芒在黑烟之中引爆!

    轰轰轰!

    剑芒每一次爆开,都会令黑烟淡化一分,数百剑之后,遮天黑烟终究还是被宁凡扫灭了。

    “这道兵,莫非是混鲲圣宗弟子剑!原来如此,难怪区区道兵就能破掉我的大魂烟之术。你是混鲲弟子更好,我早就看混鲲弟子不爽了,杀你的理由又多了一个!看来我需要稍微认真些了!”红莲似乎被逆海剑的混鲲名头激怒了,眼神认真了许多,柔掌一招,手中忽得多了两把熊熊燃烧的火焰大戟。

    道兵,莲花戟!

    这是双戟类道兵,透着不输先天中品法宝的强大气息,很显然,红莲也是一个异类,将道兵打造得异常强大。双戟之上紫气纵横,似乎为了打造这件道兵,曾消耗过大量天道紫气。

    对高傲的红莲而言,愿意使用道兵交手,已经算是高看宁凡了。高看的也不是宁凡本人,而是宁凡“混鲲弟子”的身份。

    但宁凡还是觉得自己被小看了。

    他这边早早开启了万古真身,红莲却不屑于使用真身,一副“本姑娘常态就能碾压你真身”的架子,若这都不是小看,什么才是小看?此女高傲可见一斑。

    当然了,考虑到敌我实力差距,宁凡倒也不介意被红莲小看的。此女越是轻敌,他以魅术偷袭此女的成功率便越高…

    此女易怒的性格,似乎也有可以利用的地方…此女似乎认定他是混鲲圣宗弟子,既如此,便让她继续误会着好了…

    “圣蚁宗不过尔尔,你的道兵,不如我!若是近身一战,与我兵刃相拼,十招之内,我必碎你大戟!可惜,你不敢!”宁凡内心有了计较,忽而开口激道。

    想要魅术偷袭,自然需要一定程度的近身。若能激得此女主动和他近身拼斗,当然更加省事。偷袭固然卑鄙,但卑鄙又如何,身为魔头需要讲那么多道义吗!

    “哼!尔混鲲一脉只会逞口舌之利!十招碎我道兵?真真狂言!此代鸿钧在上,圣蚁分宗弟子今日便教此人知晓,我教威名,不容轻侮!”红莲轻而易举就被宁凡激怒了,居然真的冲了过来,和宁凡近身拼兵刃。

    此代鸿钧在上…

    圣蚁分宗…

    红莲的话语,透出了不少讯息,可惜对于这类讯息,宁凡并不感兴趣。

    他只对捉鼎炉感兴趣!眼见红莲已欺近到身前,宁凡仗着金身一剑斩出,与红莲的双戟对轰,数十息之间,二人竟对轰了几百记。

    道兵之战,宁凡本来很有信心,可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他的逆海剑居然在对轰中落了下风!明明逆海剑的品阶要胜过莲花戟不少,但不知为何,红莲的身上似有一股莫名力量,可生生化去逆海剑的大半威能…这太反常了!

    好在宁凡根本就没指望能凭逆海剑干掉红莲,之前的狂言只是激将罢了,魅术才是他的杀手锏,要在把握最大的情况下,对红莲一击必中!

    “狗男人!你不是说十招碎我道兵吗!已经六百招了,我的道兵没碎,倒是你的道兵,似乎有些撑不住了。”红莲笑地得意。

    六百招!

    七百招!

    八百招!

    当二人对轰到八百招之后,伴随着红莲的得意笑声,逆海剑居然传出了哀鸣!

    喀喀喀!

    是剑身在颤抖,剑体都有些不稳了,似乎马上就要碎裂了!

    这种碎裂趋势,出现地极不正常,并不是莲花戟本身伤到了逆海剑,而是红莲身上存在的某种力量,对逆海剑造成了巨大杀伤、克制!

    “逆海剑被如此压制,还是头一次发生,此女身上的神秘力量,究竟是什么,为何能压制我的道兵…也罢,捉了她,自然就知道一切了!”

    十字光环,骤然开启,宁凡周身千丈范围,瞬间就被十字光环封锁了!

    十字交叉的黑色光环,看起来就想两道环绕修真星的星环,而宁凡,就是那颗被星环环绕的修真星!

    光环可自行发动神通攻势,一息十数次的定天术从光环中释放而出,将红莲定死在原地,定得欲仙欲死!

    红莲原本得意的笑容,一瞬间僵在脸上,化作浓浓地心悸!她…她居然动不了了!

    “圣…圣人环!不,不是圣人环!这是定轮回术!不,也不是!你做了什么!可恶!原来你有如此手段,所以才故意出言激我,令我与你近身交手!我竟中了你的奸计!”她有些语无伦次了!

    她只是性格易怒,又不是白痴,此刻哪里还看不出,自己着了宁凡的道!

    怒!震怒!恼羞成怒!

    红莲没有任何犹豫,蚁之祖力发动!十字光环的定身固然厉害,但她也不是没有本领强行挣脱定身的!

    可宁凡会给她发动手段的时间吗?一指魅术,紧随其后就打在了红莲身上,在她体内形成无数道魅术封印。

    “该、该死!你竟然用魅术偷袭!真真无耻!”红莲面色大变,中了定天术,她还不怎么害怕,毕竟就算她定住不动,也不可能短时间内被宁凡干掉的,她好歹也是准圣,怎么可能被秒杀?她有百分之百的把握,在宁凡杀死她以前发动祖力挣脱定身。

    可偏偏宁凡使用了卑鄙无耻的魅术,魅术杀不死她,伤不了她,却能封了她的法力流动,封了她体内的祖力!

    祖力发动,失败!

    重重魅术封印之下,她似乎已经无力反抗宁凡的生擒了!

    “你败了,从今日起,你便是我宁凡的鼎炉!”宁凡无情道。

    “鼎炉!这才是你的打算吗!好,真好!宁凡!宁凡!!宁凡!!!这个名字我不会忘记的!今日的场子,我很快就会找回来的!”红莲恨得银牙紧咬,好似要把宁凡的名字咬碎吞掉!

    “…”宁凡不打算跟红莲废话,抬手就要在红莲身上种下更多的魅术封印。

    就在此时,异变陡生!

    毫无征兆地,宁凡心中忽然生出空前的危机感,继而目光大变,察觉到了什么。

    “还是发现了么?可惜,晚了!莲子分身,爆!”

    轰!

    轰!!

    轰!!!

    红莲的身体忽然自爆,准圣自爆,何其恐怖,才刚刚从尸奴王爆炸中逃出的宁凡一行,又一次卷入到了爆炸中…

    按理说,被魅术制住的女子,法力无法流动,根本无法引爆自身,可偏偏,红莲的身上出现了这种反常,她居然不需要任何法力流动,就自爆了己身!

    天在崩,地在裂!眼前的血肉天地,在被准圣自爆所摧残!

    这场爆炸持续了很久才平息,爆炸结束后,绵延无际的血肉天地被破坏地面目全非。

    面目全非到什么程度?

    此地岩层坚硬异常,宁凡拿逆海剑,也只能掘地三百丈,三百丈以下,是逆海剑都破不开的岩层。随着这场准圣自爆席卷开来,很多地方的岩层,被炸开了五六百丈的深度,一些爆炸集中之地,更是炸开了千丈深度的岩层…

    甚至有好几个地方,因为岩层炸开太多,都渗出了地下水。

    不,那并不是地下水!

    表面上看,那水清澈如许,但若是以天人级别的目力去看,会发现那清澈的地下水之中,实则深藏了一丝淡到无法形容的红。

    那是血液的红,是稀释到无法想象的圣人血!

    此地地下水之中,居然真的包含极其微量的圣人血液成分!冥界鬼花没有撒谎!

    “大意了!没想到和我交手的红莲,并不是本尊,而是树妖分身一类的虚幻存在,故而才会毫不心疼的直接自爆!此女的分身被魅术封印居然还能自爆,好生了得的手段!若非我见机及时,恐怕又要加重伤势了…现在再看之前的交手,此女除了使用黑烟就是使用道兵,我本以为这是此女傲慢的表现,但若是之前交手的只是此女某种分身,便有了更为合理解释,她的分身似乎无法掌握太多种类的神通…没能从细节当中分析出此事,是我此战第一个失误…至于第二个失误,则是对魅术的过于信任…”

    某处废墟大地上空,一座传送巨门忽然出现,继而宁凡带着他的小队,从中走出。

    他的脸色很不好看,本以为成功擒下了第二具准圣鼎炉,却不料,会有这等变故发生,最终功亏一篑。

    他擒下的根本就不是红莲本尊,而是红莲修炼的某种分身!

    好似有一道警钟,在他的心中敲响!一直以来,他似乎太过相信魅术的力量了,可实际上,阴阳变、乱环决也只是乱古大帝所创。乱古大帝放在第二步近乎无解,放在第三步也能震慑很多圣人,但终究…不是世间最强。

    乱古所创的魅术,自然也不可能是无解、无敌的…修道至今,他都没有考虑过魅术被破解的情况,他太相信魅术对于女子的克制了。所以说,轻敌的不只是红莲,还有他自己!

    幸好,幸好…他逃脱爆炸的经验越来越丰富,这一次,不仅带着小队再一次逃出了爆炸,就连囚车里的软泥怪,都被一并带走。

    至于其他的囚犯以及押送囚车的普通光蚁强者,都被爆炸炸死了,很抱歉,宁凡没有多余的时间救其他人,也不会滥好人到去救光蚁族敌人的…

    “咳咳咳!宁老弟,我服了,真服了!跟着你,在哪里都要被炸!早晚有一天,老夫要和你一起炸死!”雷泽老祖前一次爆炸的伤势还没好,紧接着又遇到一场堪称恐怖的爆炸,心都快跳出嗓子眼了,真他娘的刺激,他险些没被吓死!

    “主人,你没事吧!”

    “宁兄,你没事吧!”

    “大英雄,你没事吧!”

    是黑魔、阿芙洛、软泥怪的关心宁凡的声音,她们才不会学雷泽老祖抱怨宁凡呢,宁凡的女人缘一直都比老头缘要好。

    宁凡当然没事!

    他没好气地瞪了雷泽老祖一眼,这厮又一次被他救了,不说两句感谢话也就罢了,居然还反过来抱怨他,果然还是小猫儿她们更体贴。

    “宁老弟,接下来我们怎么办?若老夫看的不错,之前自爆的,好像只是红莲的某种分身。此女分身虽毁,但本尊尚在…不可不防啊。”雷泽老祖被瞪了一眼,立刻闭了嘴不抱怨了。

    他可不知道宁凡又用魅术偷袭女修了,他只知道宁凡几百招之间,又干掉了一个“准圣”好吧,宁凡干掉的其实只是红莲的某种分身,不是真的准圣,杀了这道分身,宁凡连煞气都没有增加一丝…但这也足以说明宁凡了得了!

    此子辉煌的战绩又添了一笔啊!他对于宁凡,是真的有些敬畏了!

    “的确不得不防…”宁凡叹了口气。

    雷泽老祖说一句不得不防,只是随口一说罢了,此刻他对于宁凡的实力,已经有了盲目信任,就算红莲的本尊杀至,他也不怎么担心,只是随口提醒一句罢了。

    可宁凡却是真的有些担心。

    他不清楚下一次相遇时,红莲会不会戒备他的魅术。有些分身被杀,不会将临死前的记忆传递给本尊,有些分身则会如此…若是此女下一次有了戒备,魅术偷袭便很难奏效了…

    “嗯?居然有这么多处地下水被炸了出来!”

    宁凡忽然注意到,附近有很多地方岩层被炸开了,从破碎岩层渗出的地下水,居然带着微量的血丝!

    这血丝太少,少到以雷泽老祖这等存在,都无法察觉,却瞒不过宁凡的天人第二境目力。

    莫非…这些微量血丝就是圣人血!

    有了这些圣人血,冥界鬼花是否就可以疗伤了?这还真是误打误撞啊!他怎么砍都砍不开的地底岩层,居然被红莲的分身术炸开了,他该感谢红莲的“仗义相助”吗?呵呵。

    “主人!我能感受到有一道暴怒的气息,正从极远之处杀向此地,那气息和之前袭击主人的气息十分相似!”黑魔禀报道。

    “嗯,我散出去的细雨,也感受到了此事。是红莲本尊无误,看来她的本尊还是收到了消息,是来给她的分身报仇的。”宁凡皱了皱眉,看来红莲本尊多半也知道他的魅术厉害了。

    “那我们是走,还是再战!请主人下令!”

    “当然不走!以我雨术所探,红莲本尊就算赶至此地,也需要一个时辰以上,她离得太远了!一个时辰的话,够我做很多事情了!”

    宁凡走至一处岩层裂缝,将冥界鬼花召出。

    宁凡之前和冥界鬼花沟通过,若以低阶血肉给冥界鬼花疗伤,需要十年才能将鬼花治愈;但若是使用圣人血,最多一炷香,冥界鬼花就能恢复如初了。只要养料充足,她的再生速度快得惊人!

    等冥界鬼花伤愈,就算红莲本尊杀至,又如何!就算到时候红莲对他的魅术有所提防,他也有所倚仗,可仗着鬼卒围攻红莲!

    【圣人血!圣人血!】是冥界鬼花激动的声音,唯有宁凡可以听到。

    “喝吧,喝个痛快!快些治好自己的伤势!”宁凡笑道。

    【你也喝!你也喝!】冥界鬼花道。

    “呃,我就不喝了吧,圣人血是什么级别的东西,我心中有数。即便此地地下水中的圣人血近乎微量,那也不是随便一个第二步修士可以直接服食的。若我直接服食,纵然不死,也必损及根基,太过不值…当然,搜集一些多余的圣人血,还是有用的。”宁凡遗憾道。除非是乱古大帝那种逆天第二步,否则第二步修士直接服食圣人血,形同找死!

    【我帮你!我帮你!圣人暴走,洒血成魔,你是古魔,我帮你,你能生喝!】

    “你能帮我?但这和我是古魔又有什么关系…”宁凡一诧。

    伴随着与冥界鬼花的深入交流,宁凡的眼神渐渐开始凝重了。

    雷泽老祖眼神慈祥,看着宁凡和植物对话的一幕,心道宁凡这是又犯神经病了。犯病好啊!神经病可是两仪宗的光荣传统,不神经怎么能算是两仪圣的传人呢!不疯魔,不成活啊!看到宁凡发扬这种光荣传统,他很高兴!很满意!这才是他想要保护的两仪宗香火传人啊!他的选择没有错,就算某天被宁凡连累炸死,也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