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0

    推荐一个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省不少辛苦钱。

    

    这短暂的歇息,没有让他感觉到恢复力气,反而让他感觉到疲累如‘潮’水般涌身来,还有那如打鼓一般的腹鸣。。: 。品書網

    “咋昨日没有预备好一些干粮呢?失算啊!”

    李浩甩甩头,‘揉’了把向他抗议的肚子,继续拖着酸软无力的身子向着前面慢慢行去。

    四个多时辰的舍命狂奔,李浩再次重温了当初走出小镇,开始追寻梦想之旅那会,那两脚如灌铅难迈,并且尽是大水泡与血泡的感觉。

    忘了疼痛,忘了疲劳,李浩只有一个想法,那是找到绿光掉落之地,找到神仙姐姐。

    算一切关于神仙的东西都找不到,那找个妖怪先去修妖法,能够遇到神仙后,再改练仙术吧!

    否则,不得其‘门’而入,永远也别想找到神仙!

    李浩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只知道,他辛苦的追寻了近两年,要放弃梦想,圆誓回城,命运却来跟他开这天大的玩笑。

    这一惊一喜的,让他变得如痴如狂,快变成着魔的疯子,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那种。

    咬牙苦撑,一步三摇,再‘花’费了三柱香多的时辰,李浩终于赶到了绿光砸落的地方。

    这个地方更加好找了,黑蛤蟆本体远宝剑要大,长达一丈宽六尺,砸断的树枝要多得多,砸倒的更多,呼啦啦一大片全是断枝倒树。

    前面的大树全部按从高到低的,呈梯形直接断折,只有后面有几颗数人合抱的大树,砸得连根拔起,盆根错结的带起一个数十丈方圆的大坑。

    倒折的大树,连带砸得旁边的数棵大树歪歪扭扭的,空出了一大片的地方,在这茂密的树林之间显得格外刺眼醒目。

    远远的瞧着,‘挺’壮观漂亮的,像那李浩他俩曾经进去过的‘花’谷,那座光明大神锥形塔前,从宽阔的圆形广场到阶梯的模样,只是这里少了一个像光明塔那样的锥形塔的形状。

    场景确实壮观,不过李浩的兴趣完全不在这方面,两只眼睛滴溜溜的,‘精’光暴闪,像饿狼盯着‘肥’羊一样,仔细打量着那圆场已经被树枝覆盖的深抗,连脚下的树枝也不顾了。

    “砰!”

    李浩神情紧张的,随手扔掉当拐杖用的树枝,脚步踉跄,连滚带爬的奔向那只那深抗,期待能够找到自己最后的希望,发一个死妖财,幻想能够找出一两部妖诀什么的。

    李浩奔近那被树枝与树叶掩盖的大‘洞’,扒开树叶往下看,渐暗的光芒之下,里面一两丈深的巨大大土坑之,除了泥土,以及新渗出的一滩清水,没有任何东西。

    李浩捡起一块大石头,不死心的丢了下去。

    “啪”

    紧接着是沉闷的撞击声,白‘色’的水‘花’溅起,竖尖了耳朵的李浩,没有听到任何异常的声音。

    巨石砸下,水‘花’‘荡’出一个环形空地的那一刻,李浩依稀看清,水底除了灰黑的泥土,淡白的岩石,没有其他的东西存在。

    “终究还是离去了!不能等等我吗?只一会好!”

    李浩顿时像被‘抽’了骨头似的,瘫软的坐倒在‘乱’树叶之,双眼无神的盯着下面的深坑,大口喘着粗气。

    山林寂静,风声呜咽。后面数里之外,一片树林猛烈的燃烧着,蔓延着,劈啪之声暴响不绝,越变越清晰。

    头顶的天‘色’,变得更加黑了一些。只要一会,将拉得更加严实一些,宣示着,劳累一天,也是时候该休息了。

    仅仅坐下片刻,李浩忽然‘抽’风似的,腾的从地爬了起来,疯了一般向着山林周围奔去,抱着残留的一丁点奢望,继续在周围搜寻。

    真不知道,他瘦小的身体里,哪来那么多的力量!仿若滔滔长江水,无穷无尽似的。

    仅过半柱香的时辰,旁边出现一道黝黑的身形,‘胸’前不‘挺’,依稀曼妙健美,娥娜多姿,一瞧不似男子体形。

    喘息着站定开阔的场地,极目四眺,依然不见李浩的身形。

    “浩弟,你在哪?”

    雪月儿语声之没了那刚刚升起的喜悦,带着哭腔,脚步踉跄的奔至场的深坑旁。

    坑旁移动的痕迹宛然,踩在树叶之的鞋印尤在,是向着坑外行去的。

    李浩没有犯傻的跳进深坑,雪月儿稍微松了口气,继续大声喊道:“浩弟,你在哪,回句话啊!”

    山林寂静,能传极远,虽然远处还有的噼啪暴响声不绝于耳,在这听来也不甚嘈杂。

    “大哥,快过来!”

    过了片刻,前面传来一阵微弱的回话。

    这是李浩的声音,他竟然没有事,雪月儿喜极而泣的狂奔而去,速度又回到了‘精’力充沛的极致。

    微黑的夜‘色’之,李浩正跪在草地,温柔的在抚‘摸’着地的具雪白身躯,旁边的绿衣罗裙凌‘乱’的解开在一旁。

    雪月儿脚步骤停,一个趁趄,差点摔倒在地。惊喜若狂的脸,瞬间愁容满脸,脸‘色’变幻不定,张口想骂,又紧紧的咬住了嘴‘唇’,咬得鲜红的血液流了出来,染红了她变得惨白的脸孔。

    ‘唇’的疼痛,她好似感觉不到,只有心痛如刀割,万箭穿心一般。

    她的脚步稍停又奔,只有那身子禁不住在颤抖不止,脸‘色’变得更加苍白,血流得更浓了一些。

    听到雪月儿的脚步声,李浩欣喜的抬头望了眼,继续埋头涂抹着‘药’膏,兴奋的喊道“大哥快来,我找到仙子姐姐了!”

    雪月儿心间闪过一抹欣喜,瞬间又被忧愁哀伤掩盖而尽。

    因为她看到,在李浩面前,除了那一双‘玉’臂的衣裙没有脱下,那‘女’子,或者真是仙子,曼妙的身子展‘露’无遗,所有‘女’儿家的隐秘尽皆呈现。

    而李浩此时正抓着一只怒‘挺’的雪峰,感觉着她自己的更大一些,他的另一手在轻轻涂抹着那漆黑如墨的伤口。

    绿衣裙,还有两匕首,一把普通的,一把寒铁匕首,寒铁匕首面残留着刮下的黑‘色’粉末,应该是从伤口处刮下的。

    雪月儿眼泪禁不住如断线珍珠一般,掉落不停,瞧着眼前李浩的身形,慢慢变得模糊不清,感觉隔得极远,渐渐要离她而去。

    感觉雪月儿站在自己身旁发楞,李浩抬头催促道:“大哥,你楞着做什么,快点帮忙涂抹‘药’膏啊,她的脖颈与手掌伤得厉害!”

    匆忙盯了一眼,李浩继续涂抹‘药’膏,忽然再次抬起头,惊愕的喊道:“大哥,你怎么了,嘴角流了那么多的血,快点涂点‘药’膏止住!”

    雪月儿脸的面盔,在刚刚喊话之际,已经收了起来,只留了脑顶的头盔。

    雪月儿望着李浩伸来的‘药’膏,脸稍喜,胡‘乱’抹了把眼泪,吸了口鼻涕清水,带着啜泣过的语音道:“因为担心你!浩弟,我帮我抹,好么?”

    此刻,雪月儿极度想李浩回头张望她一眼,用那么温柔的动作帮自己抹‘药’,满足她这个微小的愿望。

    她更想试一下,到底她在李浩眼是否眼前这仙子重要。

    李浩愕然望着她,眉头微皱的道:“大哥,你怎么了,你又没有受伤,这仙子气息低落,伤得极重,咱们快点抢救,千万不能让她死了!”

    雪月儿赌气的道:“你不帮我抹‘药’,我也快死了!”

    “大哥,你怎么了?也受了重伤国?”

    李浩吓了一大跳,神情陡变,忙站了起来,身形一晃,差点摔倒在地。他跪在地时间有些久,双‘腿’变得有些麻木。

    雪月儿忙一把扶住李浩,怜惜的道:“浩弟,你没事吧?”

    李浩摇摇头,飞快抹了点‘药’膏,轻柔而迅捷的擦过雪月儿的嘴‘唇’。

    一阵清凉的感觉传来,雪月儿心意一暖,微笑着摇头道:“浩弟,我没事,咱们快点救这仙子?她真是仙子吗?”

    李浩责怪道:“大哥,你不能不要让我担心,我已经够累的了!”

    雪月儿脸‘色’微红,低声道:“对不起啦!这真会是仙子,不会是平常‘女’子吧?会不会是妖怪?”

    蹲下身子,雪月儿忽然带起仙子的衣裙,将她雪白修长的‘玉’‘腿’摭盖,不再让李浩看。算李浩压根没有往那看,她也不允许。

    李浩兴奋的点头道:“她一定是仙子!这溥如蝉翼的绿‘色’罗裙撕不烂,毒的焦黑皮肤,普通的匕首也不能割下分毫,绝对不是常人,必是仙子无疑!”

    原来是这么回事,雪月儿还以为李浩故意占仙子的便宜。

    “那你怎么不会怀疑她是妖怪?”雪月儿轻轻的涂抹着仙子的双手,忽然觉得手伤口无足轻重,改奔到前面涂抹她的脖颈伤口。

    忽然,她又语带娇羞的问道:“既然伤口已经找到,你又为何把她的衣裙全部脱掉?”

    李浩头也不抬,想都未想的回答道:“查找还有没有其他更重的伤口!真是怪了,破开这么一个大‘洞’,鲜血不见,焦黑非常,倒像用烧红的铁烙出来的!”

    此时仙子周围的伤口,已经闻不到那种极其强烈的腐臭味儿,反而散发一阵淡淡的‘药’香味儿,不是虎膏油的‘药’香,而是另外一种闻着让人神清气爽,极为舒服的‘药’香,还有淡淡的‘女’儿家体香,‘花’瓣似的清香。

    俩人动作飞快,仔细抹匀了伤口,连四周都涂抹了,一瓶虎膏油霎时被用去了一半。

    不过李浩这会感觉不到心疼,反而焦急的望着昏‘迷’不醒的仙子,连强烈的疲劳饥饿,全都恍若未觉。

    雪月儿先轻轻为仙子摭盖衣裙,伸了个懒腰道:“浩弟,你去取柴生火,我去捡一两只昏死的鸟兽回来。”

    她俩这追踪而来的一路,看见不少的鸟兽震昏过去,有的直接吓死了,或者是震死的。

    李浩皱眉摇头道:“这会不能休息,这么大的动静,一会有许多江湖侠客连夜来探。”

    雪月儿道:“你以为谁都像你一样,有这么大的胆子,见到仙妖大战,不躲反追!”

    李浩依然摇头:“妖仙大战的时候,他们会感到害怕,战斗结束之后,他们不会怕了,肯定会过来查探一下的!”

    雪月儿不相信的道:“现在夜‘色’已黑,还有人敢出现在这仙妖大战的地方,不怕被‘波’及?”

    李浩道:“江湖侠客那么多,总有一两个胆子大的!”

    雪月儿道:“那好吧,我再累些,背着仙子走路。”

    李浩点点头,拿出一套衣服,往仙子身罩去,雪月儿忙抢过去道:“我来,你累坏了,多休息会。”

    李浩盯着自己的包裹,想了想,还是没有再多穿一件棉衣,这么穿着全身漆黑的皮甲赶路。

    两顿未吃,舍命赶路,雪月儿同样全身乏力,背着仙子赶路,脚步摇晃的。

    李浩道:“还是我来背吧?”

    雪月儿摇头道:“你我更疲累,还是我来背吧,我们要把仙子背出多远?”

    李浩提醒道:“不能再提仙子二字,以免惹来杀身之祸!”

    雪月儿哦了声道:“可是,咱们要把她背出多远啊,瞧咱们现在走出数里地都累。浩弟,咱们还是坐下歇息吧?先吃饱,养足了力气才好赶路。再说这夜‘色’漆黑一团,也不好赶路啊!”

    李浩皱眉思索一阵道:“也对,只是在这不能生火,如何能‘弄’吃的?还是咬牙坚持,行出数里地再生火烤‘肉’吧!”

    雪月儿嘟囔道:“你事多!好吧,我认了,谁叫我摊你这么个又爱又恨的家伙!”

    有仙子的存在,她再次证明了自己在李浩心的地位,心里又美得乐开了‘花’,全身的力气,跟着变得无穷无尽的。

    雪月儿气喘吁吁,摇摇‘欲’坠的跟在李浩后面,额头的汗水密密的流了出来,湿透了衣衫。

    李浩亦是如此,感觉与他们以前在沙鹰堡疯狂练功一样的,体力‘抽’空,已经不知道是什么支持他在继续往前走。

    举步维艰,途歇息了数次,不知道过去了多久,感觉有一万年那么久,李浩他们终于听到了一阵犬吠之声,不知觉间,已经到达了山人家之前。

    雪月儿欣喜的问道:“浩弟,咱们现在过不过去?”

    李浩思索一阵道:“咱们先坐下调息一阵,以防万一。”

    李浩瞧了瞧雪月儿的黑甲与自己的黑甲,皱眉道:“等会有些麻烦,咱们穿这身皮甲过去太惹眼,现在要换的衣服太新,没有任何钩破什么的,同样引人起疑。还有我们进去之后,究竟以什么身份,把仙……把她当作你的妻子?”

    雪月儿笑道:“这个我可不敢当!要不然,你扮回小孩子,更加贴切一点,嘻嘻……”

    李浩无所谓的道:“行啊,除非你全部能够应付过来,我负责装傻顽皮!”

    雪月儿吐舌道:“那还是不要了吧,少了浩弟这样足智多谋的首领指点,我可应付不来。”

    李浩道:“好了,别再言语笑闹,先休息恢复。”

    ……

    刚刚坐下来运转内功心诀,肚子不自觉的咕咕直叫,‘弄’得两人好不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