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章 风云聚(求推荐票)

    ;

    天到宗弟子站在醉鸡身上,了望四方,他们竟好奇,又新鲜,作为一只无毛的鸡,它奔跑的速度都让众人的眼睛都快跌下来了。

    它的速度简直堪比闪电,快的不可思议,只怕很多飞行宝器都追不上它的速度。

    更神奇的是,一路奔跑虽然颠簸,但他们站在醉鸡的背上却平稳无比,丝毫感觉不到颠簸,犹如跨着一头神龙在天穹中遨游,不管是站着,还是坐着都感觉很舒服。

    当叶尊等人开始前往蓬莱殿的时候,已有诸多大教门派赶到了蓬莱殿外围,其中也有不少散修,小修士闻风之后,早早来到此处,他们同样报名参加了比武招亲,心中抱着侥幸,欲能夺魁,攀上蓬莱殿这样的巨头。

    今天是比武招亲报名的第三天,也是最后一天,所有众多大教门派,也在这天赶来。

    “真是个好地方啊,这里还是外围,四周的天地灵气已经如此浓郁。”有修士观摩着群山,不禁赞叹。

    “天道宗的传人不争气啊,丢失了这片宝地,蓬莱殿占据于此,注定是要繁盛和强大啊。”

    众人都知道蓬莱殿在五年前攻伐天道宗,将一个传承悠久的大宗瓦解,占其宝地,在短短五年里,蓬莱殿的实力日立壮大,从千名弟子发展到万名弟子。

    期间,也有不少大教宗地欲占领此地,攻伐蓬莱殿,但结果只有一个,皆是有去无回,全数被歼灭。

    而那几年也是东土神州最不平凡的几年,战乱连连,民不聊生,

    经过数年的安生养息后,如今的蓬莱殿已站稳了根基,在东土神州中已有不可撼动的地位,属于名列前茅的大教!

    就在这时,天穹中忽然闪过数道流光,为首的是一名中年男子,黑发披散,眼眸中有缕缕金色霞光绽放,连同仁都快化成了淡金色,胯下骑坐一匹腾云马,长有犄角,炫光索绕,通体洁白,背长双翼,一对马眼犹如蓝色玛瑙石般,神武非凡。

    另几头腾云马上,分别端坐着两名少年和一名少女,以及一名老者,少男少女看起来聪慧灵敏,个个长相漂亮可爱,年纪大概十五左右,老者精神奕奕,眼眸中射出两道白色光束,恐怖至极。

    “玄凌宗!”有修士见状,惊叹出声。

    “听说玄凌宗出了个天才少年,年仅十六就踏入了离血境大圆满,天赋非凡啊。”

    突然,山头的另一边,一道青光横空,犹如撕裂虚空而来,快如闪电,身影重重,声势更惊人,开路的竟是一头巨虺,长有二十几米,身上鳞片闪烁着冷咧的光泽,熠熠生辉,凌空而行,一双巨眼宛如石井大小,在地上投下了一大片阴影。

    上面坐着一名老者,白发苍苍,却精神抖擞,身上散出恐怖的威严,身后同样站着几名少年,皆是头角峥嵘,英姿飒爽。

    半个时辰的功夫,这片山头变得热闹非凡,不时掠过一道光束,划破虚空,人影浮现,有的驾驭着巨大的葫芦而来,有的踏着羽扇而来,形形色色的人物,骑着不同的凶禽瑞兽,来到此地。

    这些个个来历不凡,都是大教古宗,甚至有些大教古宗媲美蓬莱殿,地位超然,看到他们的出现,众人都不由动容。

    不少散修,小修士暗自摇头,感叹万分,看到这些巨头亲临,他们夺魁的机率几乎为零。

    不过,他们依旧没有离去,能借这一次机会远远看一下那些大教古宗的大人物也好,如果目睹诸派大人物的真容,他们也不枉此行。

    “报名时间结束,诸位请。”一道庄严的声音在苍穹中响起,隆隆作响,声传百里。

    忽然,在山头另一端,一道金光漩涡慕然生成,其内闪出数道身影,为首的是一名老者,身后跟随着数名弟子,老者鹤发童颜,双眸冒光,全身灵气缭绕,其背后一把赤剑沉浮。

    这是一把巨剑,剑身赤红,泛着万道霞光,犹如沾满了鲜血的魔剑一般,十分慑人!

    “墨凌!”有修士惊叹。

    墨凌,蓬莱殿大长老,掌管蓬莱殿大小事务,地位仅次于蓬莱殿主,实力超然,传闻,他已经达到了坎魂境大圆满的实力!

    众人见到蓬莱殿的大长老亲临于此,不由吸了一口冷气,就算是其他大教的长辈,也是为之动容,收敛姿态,不敢托大。

    随后,不少大教长辈带着弟子走入了墨凌身后的霞光漩涡,偶有大教的老者,与墨凌是旧识,寒酸了几句后,也带着宗内弟子融入了漩涡之中。

    “轰,轰,轰!”忽然,群山颤抖,隆隆作响,犹如一头庞大的凶兽入世,惊动四野,尘埃冲天,无数古树被崩碎,枯叶纷飞,气势好大。

    “发生什么事了,难道还有其他大教古宗的弟子来报名?”有修士听闻,不由大吃一惊道。

    “看,有一只凶兽从西边跑来,太大了,怎么……怎么感觉像一只鸡?”有宗门弟子闻声望去,讶道。

    “还是一只不长毛的鸡,这是什么凶禽瑞兽?”有老者疑惑,不由为之动容,他们个个活了数百年,但从未见过这样的凶禽瑞兽。

    众人看着那只数十丈高的鸡,翻了一座又一座的山岳,所过之处,古树倾斜,巨石崩碎,但留心看去,那只鸡奔跑速度虽快,但奔跑起来,像喝醉了一样,东倒西歪。

    听到远处闹出的动静,连墨凌也不由转过头来,双眸一凝,遥望远方,当他看到那只巨大无比的鸡时,眉头紧蹙,看不出对方到底是什么来历。

    直到山下,叶尊才让醉鸡停了下来,徒步上山,醉鸡摇身一变,变成了之前大小,手里捧着一个玉瓶,大口大口往嘴巴里灌,毫无形象可言。

    它的身上酒气极重,但这个味道不难闻,反而有种奇特的气息,在它体内散出,让人精神一振的感觉。

    “老大,怎么停下来了?”麦宝疑问道,众人也同样感到疑惑,不知叶尊目的何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