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吞天荷

    ;

    “大家快逃!”有人惶恐,不少掌门,教主带着弟子向山外逃去,只有少数的大教古宗留在原地,祭出宝器,泛出一层层光圈,将门内弟子笼罩,不受场内的攻伐波及。

    天道宗大长老与蓬莱殿大长老的对决,虽然他们都想近距离观摩,但二人实力都达到了坎魂境,实力恐怖无比,举手间,能地动山摇,实力薄弱的门派根本不敢靠近。

    忽然,整个天地都变了,原本万里晴空的天穹暗了下来,雷声轰轰,不绝于耳。

    “血欲.万剑祭天!”

    墨凌沉浮在虚空中,手决变幻,悬在空中的赤剑发生了变化,一把变成了两把,两把变成了三把,瞬息而已,整个苍穹都布满了赤剑。

    剑指黛婤夫人,每一柄赤剑都泛着赤色光,嗤嗤作响,其内竟有雷霆声传出。

    “哼!”黛婤夫人冷哼,祭出宝器,淡青色的神笛缭绕符文,古朴气息迎面扑来。

    嗡!

    她吹响了第一道音,神笛内立即荡起了一股气浪涟漪,犹如浪涛般,席卷四方,随着她继续吹奏,一道道音符沉浮,化成了一片乐章。

    “杀!”墨凌暴喝,顿时,沉浮在虚空中的赤剑动了,化作了无数流光,向黛婤夫人席卷而去!

    整个场景看似璀璨而绚丽,但杀伤力大的惊人,一股恐怖的气息在这里荡开,让人颤栗与惊悚。

    嗤!

    可以清晰的看见,赤光洒落,石山与崖壁等地顿时坑坑洼洼,出现了一个又一个透亮的洞,直接被击穿了!

    但站在场内的黛婤夫人依然不惧,继续吹奏神笛,就当赤剑要将她穿透时,沉浮在虚空中的音符动了,乐章成形,化作了一朵三彩荷花,出现在她的脚下。

    她此刻如同七彩圣女,立于荷花之间,四周灵气缭绕,绽放着瑞光,有种神圣的感觉,让人忍不住要向她膜拜!

    所有飞驰而来的赤剑,都被三彩荷花而吞噬,融了进去,吞噬越多,七彩光芒越强盛!

    “吞天荷!”有人惊呼出声,不可思议的看着场内的黛婤夫人。

    吞天荷,是一种植物,不属于凶禽与瑞兽的范畴,而是属于一种神树类的天地之物,它吸取天地之灵气而生,而他们所看到的吞天荷更是一种极其罕见的神物。

    传闻,它生长在天籁神域,吸取天籁生灵的音符而生,二十万年才能绽放出一道光芒,而黛婤夫人的吞天荷绽放出三彩光芒,说明,它已经接近百万年的神物,古籍记载,吞天荷,绽放出十道光芒时,可屠神!

    当叶尊看到三彩荷花时,他也不由为之动容,心中暗道怪不得她在幻境上的天赋如此之高,随后嘴角微翘,恐怕不用多久,世间又会多一个幻神。

    慕然间,一瓣荷花飘离而出,绽放出异彩,其内有符文闪烁,这是一篇乐章,也是一种玄术,而后,荷花飘零,化作雾霭,将这里笼罩!

    “天道宗弟子听令,后撤百里,诵静心决!”叶尊见状,沉声道,带领着天道宗弟子向后撤退。

    黛婤夫人祭着命魂使用的幻境玄术,连叶尊也不敢小觑,他果断作出选择,避开这里。

    雾霭弥漫,将方圆千里都笼罩在内,朦朦胧胧,伸手不见五指,天籁神音在每个弟子耳畔响起,这不是动听的音乐,更似一种魔咒,听了让人热血,疯狂,暴躁!

    没过一会,有人仰天狂啸,处于一种疯狂的状态,若细眼看去,他们的瞳仁都变成了赤色,失去了神识,处于暴走的状态!

    砰!砰!

    这里霞光漫天,竟有弟子开始相互厮杀起来,起初各派掌门用宝器镇住这些弟子的心神,不至于发狂,但只支持了数息的时间,便陷入了疯狂,无法自拔,而后,连这些掌门自身也迷离在雾霭之中,开始发狂。

    这里发生了混战,诸多门派都在厮杀,甚至与同门厮打起来,全部失去了理智。

    在场的还保持着内心清明,不受雾霭影响的恐怕就只有天道宗一干人等,他们身处百里外的一座山石上,个个盘膝而坐,诵着静心决,唯独叶尊一人,一幅老神在在,站在山石之巅,负手而立,看着场内的大混乱。

    “比幻神还狠,有点意思。”叶尊魅笑,自言道。

    吼!

    场内发出了一声凶禽的怒吼,仰天咆哮,震耳欲聋,若从高空看去,一道巨大无比的生灵出现在这里。

    这是一头牛,直立而行,庞大的惊人,身高比肩山岳,金色毛发散着动感的光泽,头长有犄角,双眸血红,犹如红玛瑙石般,鲜红欲滴,让人觉得恐惧与惶恐。

    它手持着一把巨剑,数十丈长,剑身犹如鲜血铸造而成,其内竟有血腥味溢出,轻轻一挥霍,一座高耸入云的山岳直接被崩碎,飞沙走势,景色慑人。

    就在这时,墨凌终于祭出了自己的命魂,若不是催动全身灵气抵御吞天荷的幻境玄音,恐怕他也陷入了幻境当中!

    “赤血牛将!”有大教老者惊呼道。

    这一次,连之前没有离去的大教古宗也同样向外围掠去,不敢在这里逗留下去,众人就算有宝器在身,面对赤血牛将,他们也难免会波及,宝器受损,这些都不是他们想要的。

    赤血牛将,凶悍无比,手中的赤剑更是了不得,是由自己的脊背骨祭练而成,威力堪比法器。

    但从气势上看,这头赤血牛将,起码拥有五十万年的道行,但比起吞天荷还是有些差距。

    吼!

    赤血牛将举剑怒吼,轰轰声不绝于耳,持剑向黛婤夫人狠狠的劈了下去,它虽然庞大无比,但动作却极其灵敏,转眼来到前者的身边,举起巨剑,向下镇压,一股血腥味迎面扑来,让人忍不住要干呕。

    黛婤夫人依然闲定淡然,就当巨剑临近的时候,她吹出了第二道音,脚下的三彩荷花上,又有一瓣荷花,脱离而出,化成了一个拳头。

    是的,一瓣荷花竟然化成了一个巨大无比的拳头,仰天怒击,将赤血牛的巨剑震了回去,随后,拳头内有符文闪烁,道道玄音在其内响起,化作了雾霭,弥漫虚空,将赤血牛包裹在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