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魂纪 第六十五章 入殿

    ;

    这里金光漫天,赤血牛被雾霭缭绕,而后,雾霭中出现了无数的利刃,锋利无比,闪烁着冷咧的光泽,看的让人头皮发麻。

    这是黛婤夫人的第二道音,属于攻伐类的玄术,这样的攻伐让人颤栗,铺天盖地,无孔不入。

    这些利刃可以穿山裂金,无坚不摧,就算防御极强的凶禽被击中,恐怕也会被洞穿,留下一片血窟窿!

    赤血牛将双眸赤红,咆哮一声,收回手中剑,猛的一跺脚,轰的一声,群山都在摇晃,古树倾斜,山石崩裂,不少弟子在宝器的笼罩下,依旧被震出数米开外。

    似在告诉天下万物,它才是这里的王者,它的神威不容他人挑衅!

    嗡!

    一道光束在它背后闪烁,其内绽放出万道霞光,这是一块巨盾,瑞光流转,神圣无比,像是燃烧的金色光盾,它站在中心,将其映衬得神圣而庄严,犹如是神兽入世,气势凌人!

    它没有继续攻伐,而是展开了比较被动的防御,通体发光,光盾沉浮在它上方,将它护在其内。

    嗤!嗤!

    利刃横空,倾斜而下,无尽光芒闪烁,犹如天域陨石,夹杂着恐怖的气息,向下镇压,欲击穿光盾,将赤血牛洞穿成筛子!

    金色光盾沉浮,无限变大,将赤血牛笼罩在内,霞光流转,将所有利刃都阻挡在外,不能近身。

    防住了!

    众人看到这里,屏住了呼吸,继续观摩,当众人以为赤血牛防住了漫天攻伐时,这里又发生了巨变。

    “破!”黛婤夫人娇喝,神笛颤动,旋律越来越快,而后,沉浮在雾霭中的利刃,慢慢凝聚成形,变成了一把巨大利刃,数十丈高,其内有符文跳动,恐怖无比。

    巨大的利刃倒映在天穹中,犹如神物入世,席卷九天十地,有毁天灭地之势,众人惶恐,不断往后退去。

    砰!

    利刃向下镇压,光盾瞬间被崩碎,化成了星光消散在苍穹中,赤血牛反应灵敏,在光盾破碎的那一刹,瞬间横移了出去,但终究没能完全避开这凌厉一击。

    左臂被利刃洞穿,出现一个透亮的洞,血洞透亮,鲜血汩汩,唯一庆幸的是,并没有伤及心脏,头颅,要不然肯定一招毙命,赤血牛的身躯忽隐忽现,呈半透明状,气息微弱,感觉随时会消散在虚空中。

    噗!

    墨凌沉浮在虚空中,同样吐出一口血沫子,命魂受创,真人同样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害。

    他凝聚灵气,爆射出万丈光芒,周身雾霭蒸腾,骇然间,止住了伤势,气势也变得更加澎湃,随后,他眉头微挑,伸手打出一道光,融入了赤血牛将的身上。

    赤血牛将庞大的身躯犹如打了鸡血一样,左臂的血洞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愈合着,而后,它发生了巨变,原本数十丈高的身躯,不断缩小,变成了数丈高而已,但身上散出气息更为恐怖。

    它全身散着金光,毛发犹如金色绸缎子般,璀璨而绚丽,一对犄角有霞光流转,其内迸出慑人的气息。

    这才是的它的真身,虽然比之前变小了数倍,但无论是力量还是速度,比起之前都是天壤之别,更胜一层楼!

    赤血牛将如血的眸光,闪动着寒芒,犹如获得了重生一般,仰天怒吼一声,举起了巨剑,跨步向黛婤夫人镇压而去!

    “赤血牛将的真身!”有人看到赤血牛将的变化,脸上的肌肉,不受控制的抽搐了几下,噙着不可思议的看着立身在不远处的墨凌。

    赤血牛将只有历经无数磨砺,沉淀百万年才能成就真身,才能发挥出赤血牛一族的真正威力!

    而墨凌的命魂却能化作真身,说明场内的赤血牛将,起码是一头百万年以上的恐怕凶兽!

    黛婤夫人美目一凝,没想到对方的命魂竟然是一头沉淀了五十万年的凶禽,与她的吞天荷不分伯仲。

    当她依然没有露出一丝畏惧,当她准备吹出第三道音时,忽然,天穹中传来一道低沉且威严的声音,嗡嗡作响,犹如惊雷入世,震耳欲聋。

    “墨长老,放他们一宗入殿参加比试吧。”

    墨凌听到天穹中传来的声音,全身巨震,这道声音,他再熟悉不过,只是万万没想到殿主会在这个时候发话,而后,朝着天穹,躬身道:“殿主,他们可是天道宗的……请殿主三思。”

    “放他们入殿吧。”

    “是!”墨凌听闻后,不敢继续追问下去,随后转身恶狠狠的看着黛婤夫人,开口道:”你们可以进殿了。”

    墨凌冷哼一声,目光如霜,冷冷的看着黛婤夫人等人,而后袖袍挥霍,准备收回命魂,而站在场内的赤血牛被激怒后,似有不甘,不愿回归魂宫中,对着黛婤夫人咧嘴咆哮,示意着对方不会轻饶她,可最终被还是墨凌收回魂宫之中。

    黛婤夫人淡漠,看对方已收手,也没继续发难,脚下三彩荷花收敛,神笛变幻,速度缩小,别在她发鬓之间,

    四周一切异象恢复了平静,但这座山头早已残破不堪,大地龟裂,古树倾斜,枯叶散落一地,周围没有一处是完好的,犹如万兽过境,这里支离破碎,失去了生机。

    “我们这一战还没有分出胜负。”墨凌双目一厉,对着黛婤夫人沉声道,

    此时他消耗灵气极大,脸色都有些苍白。

    “随时恭候。”黛婤夫人冷漠道,随后,盘膝而坐,悬再虚空中,闭着双眸,就地恢复灵气。

    “结束了吗?”

    有散修躲在数百里外,见天穹中的异象消失,恐怖的气息收敛,才蹑手蹑脚的从一棵参天古树中探出头来。

    “太恐怖了,简直能毁天灭地啊。”有弟子感叹道。

    叶尊带着众弟子从百里外赶了回来,各大教门派都被刚才一战所波及到,受到不同程度的伤势,唯独天道宗无一人受损。

    “还是你们殿主比较明白事理,早这样不就好了,搞得这般天翻地覆,何必呢。”叶尊对着墨凌摊手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