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 宝地凶禽

    ;

    “你!”墨凌听到叶尊的话,立即吹胡子瞪眼,眼前这个少年就没消停过,一直招惹是非,唯恐天下不乱。

    “别你你我我的,竟然你们殿主都发话了,我们就有资格进殿,参加比试,好狗不挡道,麻烦让让。”叶尊训斥道,挥手示意对方让开。

    “哼,要不是一个黛婤夫人替你撑场,你们还有机会存活下来,站在这里说大话吗?”一名蓬莱殿弟子看不惯叶尊的嚣张态度,噙着不屑,开口道。

    “呸!躲在女人背后,算什么东西。”

    “像你这样的渣渣,我一招就能镇压你,何须墨大长老出手。”

    “哪里来的,哪里凉快去,你们还没有资格和我说话。”面对众弟子的辱骂,叶尊依旧老神在在,一副无所谓的样子,对着众人说道。

    “你!有种和我们单挑!”叶尊话音刚落,顿时惹来众怒,不少蓬莱弟子纷纷祭出武器,欲将叶尊打残,虽然他们都畏惧黛婤夫人的实力,但叶尊离血境中期的实力,他们根本不放在眼里!

    “够了!都给我退下。”墨凌沉声喝道,顿时身后的弟子不敢在言,退了下去,恶狠狠的瞪着叶尊,示意对方最好不要进殿,要不然定让他生不如死,后悔进入蓬莱殿!

    叶尊乜了他们一眼,不以为然,淡淡笑了一下,没有言语,他之所以没有提前和蓬莱殿撕破脸,只是因为他要入殿搞清楚一些事情,并非怕了他们。

    太乙魂丹,灵山外围的神秘印记离奇失踪,还有他体内的神秘光膜,这些都是出自蓬莱之手,种种迷惑,他都要在蓬莱殿内调查清楚,解开这些疑惑。

    “诸位,此次比武招亲报名正式结束,请各位随我进殿吧。”墨凌平复了心绪,对着众人郎声道。

    其音夹杂着灵气波动,声传百里之外,而躲在百里外的门派宗门听闻后,全都赶了回来,不少门内弟子受了伤,被之前的战争所波及,但所有人都不敢指责蓬莱殿,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不好发难。

    “卿老,将这里的情况向先祖汇报。”一名少年站在巨虺身上,少年头戴金冠,英姿不凡,一双眼眸犹如鹰眼般,散着寒芒。

    “少主,需要我们……”

    少年身后,站着一名老者,全身被布衣包裹,看不清模样,声音极其嘶哑且阴沉,犹如地狱使者一般,让人听得头皮发麻。

    “不,还不到时候,你回去的时候,顺便帮我查查那个小子,我要知道他的底细。”少年摆手,制止了老者继续说下去。

    “是。”老者躬身,恭谨道,话音刚落,转眼消失在原地,这边发生的动静,连在场的墨凌都没有察觉到。

    这名少年站在巨虺上,睥睨四周众人,冷笑一声,眸子里掠过一抹贪婪的神情。

    就在这时,叶尊忽然回头仰视,目视着这头数十丈长的巨虺,当他看到站在巨虺身上这名少年时,他对着前者冷笑了一下,随后转身带领着天道宗弟子,一马当先,朝着霞光漩涡走了进去。

    那名少年看到叶尊诡异的一笑,忽然背脊阵阵发凉,心中暗道:”难道他察觉到什么了?”

    过了许久,他才回过神来,目光冰冷,身上透出一股杀意,内心已将叶尊列入了黑名单,随后,巨虺摆动,带着门内弟子融入了霞光漩涡当中。

    没过一会,前来参加比武招亲的门派带领着众弟子陆陆续续离开了此地,走入霞光漩涡。

    当众人透过漩涡,所有人都来到了另外一片天地,这里群山耸立,山势起伏,古木遍地,缭绕着雾霭。

    越接近蓬莱殿灵秀越多,一座座山体并不险峻,云蒸霞蔚,有各种瑞兽出没。

    “这里的天地灵气比外围浓郁了数倍不止,简直就是修行的圣地啊!”有人见到此景惊叹道。

    “不愧是传承悠久的古宗,拥有这样一块圣地,门内弟子想不繁盛都难呀。”

    途中更是看到了很多湖泊,澄净而清澈,忽然众人看到一头巨鱼,跃出了湖面,在半空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度,张开血盆大口,吐纳出一抹浑水,喷洒在正在湖畔中喝水灵鹤,灵鹤嗤嗤作响,瞬息之间,化成了一滩浑水!

    “蝙蝠鱼!”有修士震惊道,没想到这样神圣的宝地竟有凶兽出现。

    蝙蝠鱼,形似蝙蝠,背部长有一对鳞翼,泛着青光,一轮鱼眼泛着碧光,鱼嘴闭合间,有绿色液体流淌,这是一头凶兽,极其可怕,体内蕴含剧毒,被毒液所沾,立即会被腐蚀,化作一滩浑水。

    “这里怎么会出现这样的凶兽?”有修士惊疑,不少弟子看到这一幕,纷纷躲在长者身后,胆战心惊,不敢靠近灵湖。

    “大家不必惊慌,这些都是我们蓬莱擒住的凶兽,将它们圈养于此,不会对我们造成伤害的。”墨凌见众人不安,连忙开口解释。

    其实他内心也是极其抵触这些凶兽,几番提议将灵山中的凶兽抹杀或者驱赶,但最终无果,被殿主一口否决。

    “圈养?”叶尊冷笑一声,但他并没有开口反驳墨凌的话,从他来到这里的那一刻起,他的脸色就很难看,他察觉到这里的灵气并没有当年那么纯真,隐隐中透出一股黑暗的气息,起初以为是这些凶兽身上发出的,而后,总觉得有一双神秘的眼睛,从进来的那一刻起,就一直盯着他不放。

    不,应该在蓬莱殿外围,就感觉有人躲在暗处,留意他的一举一动,这种感觉,他很不喜欢,甚至厌恶,但他必须沉住气,要不然怎么能这条大鱼上钩?

    墨凌的解释虽然有些含糊,但起码也算合理,众人也勉强接受,毕竟这里是人家的地盘,人家喜欢做什么就做什么,他们根本管不着。

    墨凌继续带领着众人,往蓬莱殿方向走去,沿途中,山脉如虬龙伏卧,颇有气势,不时可以看见一株株老药扎根悬崖间,石缝中,但却没有采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