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七章 找凶兽聊天而已

    ;

    在这里人们见识到了上古宝地的部分底蕴,露出吃惊之色。

    “咦,一株罕见的古藤花,相传都快绝种了,没想到出现在这里,这株古藤花起码生长了数百年了吧?”有人说道。

    在一座矮山上,一株通体褐色,长有奇异叶子的花朵,蜿蜒伸展,长势很好,只是样子很奇特,形似藤条,只有数米长而已,四周有霞光绽放,神秘叵测。

    “别乱打注意,这些都是天道宗栽培数百年的宝药,如今落在蓬莱殿手中,把它们视为至宝,外人根本无法靠近!”旁人的散修好意提醒道。

    一路上人们都看到了很多宝药,很稀珍,若是在外界早就被采光了,而在此地全都是储备,被养在山间,没人敢动。

    人们再次见识到蓬莱殿的底蕴,在这外围区域,便养着这么稀珍的宝药,不怕外人盗走。

    “那里有一头凶兽!”有人惊悚。

    不远处的林木中,有凶兽窜出,这是一头怪蛇,通体呈赤红色,头部以下开始分叉,拥有两具躯体,生有六条腿,背长四翼,鳞甲森森,古怪而狰狞。

    这条怪蛇只有几米,施施然爬过,林木中的生灵都为它让道,不敢临近,双眸冷森,一条赤尾在虚空中划过,赤影如电,啪的一声将地面抽裂,激起一片烟尘。

    “快看,那里有人在喂养凶兽。”有人惊呼出声。

    “黄金虎!那人怎么感觉有点眼熟。”有弟子看着远方,眯着双眼,将眼光放远,想看清到底何人在喂养黄金虎。

    不远处的一座矮山上,站着一只数十丈高的猛虎,全身泛着霞光,金色的毛发,犹如黄金所铸一般,璀璨无比,它背长双翼,伸展开来都有数十米开外,庞大无比,身上迸发出慑人的气息,犹如一尊神王亲临,四周的凶禽瑞兽纷纷逃离,不敢靠近。

    一名少年站在它面前,负手而立,神情淡然,面对如此的庞然大物。他依旧老神在在,从容淡定。

    “吼!”

    黄金虎怒吼一声,张开血盆大口,一股恐怖的气浪在其内迸出,犹如浪涛般,席卷西方。

    四周古树倾斜,飞沙走石,尘埃漫天,犹如在告诉所有生灵,它是这里的王者。

    “吼什么吼,耳朵都快震聋了。”少年掏了掏耳朵,脸上流露出一丝不悦。

    “宗主!”麦宝忽然大叫一声。

    这边的动静顿时惹来天道宗众人的注意,众人睁眼看去,发现那个少年真的是他们的宗主。

    那个惟恐天下不乱的少年,那个身怀诸多秘密的少年,那个教导他们修道筑魂的少年……

    “宗主在那里干什么,那头黄金虎码也得有百万年的修行吧。”范景延不可思议的看着不远处的叶尊,疑问道。

    众人从进山以来,都在关注这里的美景,惊叹这里的宝药,凶禽瑞兽,没有一人关注到人群中早已一人脱离大众,走向神山之内。

    “不好,宗主随时会有危险,咱们快点过去,保护宗主的安全!”立即有天道宗弟子焦急道。

    叶尊虽然是个小子,但在众弟子心目中,他是天道宗的顶梁柱,他创造了诸多奇迹,给予他们第二生命的人,所以,他们可以用生命去捍卫叶尊的安全。

    因为天道宗不能失去他!

    “站住,谁也别去,宗主这样做,肯定胸有成竹,大家莫惊慌,再说,你们的实力能对付那头黄金虎么?”子殉站了出来,制止了众人。

    “可是……大师兄,这样真的好吗?”宗内还是有女弟子不由替叶尊担心,忐忑的看着远处的少年。

    “宗主,不会做没把握的事,大家放心吧。”子殉嘴里安慰着众人,但内心还是有些紧张,怕叶尊出事。

    “那小子在那里干什么?”黛婤夫人眉头微挑,她并不担心叶尊的安危,只是对这个少年越来越看不透,难于揣摩对方的所作所为。

    黄金虎双眸冷咧,它很不开心,甚至有些恼火,眼前这个少年竟敢闯入它的领域,若无其事的站在他面前。

    对于黄金虎来说,这样的行为是在挑衅它的威严。

    它举起虎掌,欲一掌拍死这个无知的人类,在它眼里,叶尊如同蝼蚁,卑微弱小,它不需动用任何玄术,直接用血肉之躯的力量便能将他镇压,抹杀以此。

    “宗主!”天道宗弟子见黄金虎抬起巨掌,准备攻伐,所有弟子的心都悬了起来,惶恐不安,怕叶尊真的被黄金虎一掌拍死。

    “找死,竟然敢招黄金虎。”有大教弟子噙着冷笑,觉得叶尊很无知。

    “胡闹!”墨凌身形一闪,横移了出去,欲将叶尊救下,毕竟这里是他们的地盘,还未进入蓬莱殿就出了人命。

    这事要传了出去,对蓬莱殿的名誉不好。

    就当众人以为叶尊定然会被黄金虎一掌拍死的时候,奇迹发生了,前者整个过程都表现得淡定无比,甚至嘴角浮起一抹微笑,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叶尊从怀里掏出一个巴掌大的果子,果子鲜红欲滴,红扑扑,这是一种野果,当他拿出野果的时候,黄金虎愣住了,瞪着一对宛如石井大的虎眼,看着叶尊,最终止住了镇压而下的虎掌。

    叶尊从容的笑了下,对着黄金虎说了几句人话,但是没人听到他到底说了些什么,就算墨凌,黛婤夫人的强者都听不出来。

    下一幕,“轰”的一声,黄金虎爬服在地,身躯一动,整个山林都跟着在颤抖,它伸出了猩红大舌,冷咧的眸子,慢慢变得柔和起来,乖巧无比,犹如叶尊圈养得小狗一样,温顺,听话,此刻看过去,甚至有点可爱。

    “什么情况?”有人看到黄金虎的诡异举动,疑惑道。

    在场的所有人都看不懂了,墨凌飞驰来到叶尊身边,看了看眼前少年。又看了看黄金虎,道:”你做了什么?”

    “吼!”

    黄金虎皱眉,眸子里掠过不悦的情绪,对着墨凌低吼,似乎在告诉墨凌赶紧离去,莫来打扰。

    “闲着无聊,找它随便聊了两句。”叶尊摊了摊手,开口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