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聚会(下)

    ;

    大白天的上班时段,咖啡厅里显然没有多少人,吧台里的服务生正一边擦着眼角一边清理用具,见有两位客人到来也不惊讶,只是礼貌地示意边上那位还有点打瞌睡的服务员带下路。↗,

    “一杯爱尔兰咖啡,一杯湿卡布奇诺咖啡——另外上一份小点心。”

    墨瑟不等服务员递上菜单,直接熟稔地报出所要的餐饮,服务员一愣,不过在想到现在这个网络时代随便哪个有闲心的人只要稍微去查一查、便能够了解一些小资或高消费阶层的东西,便立刻释然了。

    “以前就有想过和别人一起去咖啡厅之类的地方该怎么应对,所以特意做过一段时间的功课。没想到还真的能派上用场了。”

    待服务员走开,墨瑟便笑着和陈雯雯解释。

    “……你最近过的还好吗?”

    陈雯雯并没有接下去,而是鼓起勇气想要开始进入正题。墨瑟稍微讶异地看着她,貌似这位文学妹子也成熟了不少——至少他的扯淡是没用了。

    “好,一切都好,简直好得不得了。”墨瑟一副恨不得把自己的嘚瑟炫耀给所有人看的样子,“学院的课程很有意思,学分什么的我也拿了不少。那里的环境非常不错,学院外有一片大大的树海,连绵百余里;学院内的建筑也有种复古的情调……”

    说到这里,服务员正好走过来端上了两杯咖啡和一碟小点心,之后还很善解人意地拉上了卡座与过道间的花纹纱帘。

    不得不说这种设计非常巧妙,在实惠之余又给人保存了私密空间,最适合一些小情侣切切私语什么的。

    陈雯雯端起冒着热气的咖啡,小口地吹了吹上层的奶泡,眼帘低垂着,似乎想要说些什么。许久,才冒出来几个字。

    “是这样吗?”

    仿若一声哀怨忧愁的叹息。

    墨瑟没有接着之前的通篇扯淡,而是知趣地保持沉默。以他的思维能力自然是明白的,今天无论如何也不可能再把事情糊弄过去,两个人之间势必会做一个决断,不论是好是坏。

    咖啡散发出的香气似乎想要勾起那些被隐藏的心灵,爱尔兰咖啡中掺的威士忌则带上了一丝微醺。

    “我总觉得那是很久以前了,”陈雯雯的声音空灵,回忆的色彩给予了她一种时间之外的美丽,这种美丽同样是自然的,又像是不可触摸的虚幻。

    “那个时候刚好是午休的时间,你就坐在座位上看些奇奇怪怪的书,让人感觉好像对书很有兴趣的样子——于是我过去问你:‘墨瑟同学,如果你喜欢百~万\小!说的话,有兴趣加入文学社吗?’。你呢,当时挂着那招牌式的温和和应许,一副很好相与的样子。”

    并不是多久之前的事情,可在她的讲述下竟真的有那么一些包经时间沉淀的感觉,蒸腾在空中的白气上升又消散,像极了某种不知名的熏香烟雾,令人安定的同时又混合着迷乱。

    要勾起整个人倦意似的,她的语调更加柔和舒长。

    “加入了文学社之后,你还是一如以往的做派,连自己的那份差事也推了路明非出来完成。平时呢,就套着让人看不见脸的兜帽保持低调,有人招呼你就露出乖孩子的表情。”

    “偶尔的一两件事恐怕就是在文学社的专项研究活动中吧?我记得你的文章有好几篇连辅导老师也赞不绝口。”

    “只有到后来和你熟悉了,才终于发现原来你也不是一个绝对的老好人对吧?经常不正经开玩笑,下绊子弄恶作剧也有过不少……”

    墨瑟没有回应。

    或者说他不知道怎么回应,也不敢回应。

    回忆是最能打动人心的,尽管陈雯雯并没有的无比详尽,但在这种梦幻般脆弱的美中,让他无法控制地回忆起那许多个晨间或午后,坐在长椅上安静百~万\小!说的白裙少女,与诱人温暖的阳光。

    食指轻轻动了动,回忆那连同书页的触感。

    整个校园的草木气息似乎穿透了时间来到跟前,青涩与不冲突的美丽糅合成那些不清晰的断片,或者说又只是在为它们创造一个引子:

    关于一本小说人物命运的讨论、四周无人时的谈天说地、正经地呼喊着关于未来的憧憬、参加运动会时互相的鼓励、晚自习过后操场草坪上方闪耀的星空……

    到底是什么才会组成连接两人世界的桥梁,他不清楚。每一个都不像,每一个却又都像。

    坚硬冰冷的心裂开了一丝缝隙,从中仿佛要流出黑色的鲜血。

    “喂,”不知道什么时候,陈雯雯重新抬起头来,双眼中蒙着的是一层水雾,又是一种莫大的瑰丽与难以名状的涌动。

    “你的成绩只是中等偏上,长得不是非常高大帅气,也不会打篮球不会温言细语地安慰女生,不会出风头不会做没有把握的冒险……”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喜欢你。你知道吗?”

    迷幻,青春,萧条,白色,少女,爱慕,悲哀——

    墨瑟的眼神急剧闪动,所谓的情感已经被更为强烈的意象和幻视所取代,然而他的视线却一直停留在虚空中的某一处。

    ——似乎下定了决心。

    -------------

    还是联系不上……

    楚子航皱着眉头坐在驾驶室里,遮阳板后面的化妆镜反射出他慑人的黄金瞳。这辆车是“爸爸”的新车panamera,不过在给他的时候就像是在赠予他一件大玩具。

    “启动。”

    特意配上了标配没有的声纹启动系统,“爸爸”权当是楚子航的个人爱好,所以花了不少钱什么的也就不在意了。不过只有他自己才知道为什么想要这样做。

    他戴上墨镜遮掩双眼,通过网络立刻向学院方面汇报无法联系墨瑟的事……好吧,这种事情看上去其实蛮扯淡的,从来只有在任务过程中出差错、掉链子的,可在任务开始之前联系不上的还真是少的可怜的奇葩。

    打电话他也试过,结果显示“您拨打的用户已关机”;如果说是到外地旅游去了,墨瑟今天早上提交每日作业的时候ip地址还显示是在这个城市;甚至楚子航还考虑了他是不是睡过头的可能性,然后给他住的小区物业打电话的时候人家说这个叫墨瑟的人好像就没回来过——物业管理费倒是缴纳地很勤快来着。

    一个城市这么大,除非由诺玛黑进整个城市的安全系统,利用强大的计算处理能力找到墨瑟,不然没有半点法子。

    而如果要做这么大动作的入侵和排查,又是跨境,过于庞大的数据流势必会引起中国官方的注意和警惕,容易把学院暴露出来。

    再三思量之下,楚子航还是决定把烂摊子丢给学院,他去接路明非这个名义上的“任务负责人”。

    至于最终能不能联系上墨瑟他并不在乎,反正只要他一个人就足以完成任务,不是吗?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9­9­9­w­x.c­o­m,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j.9­9­9­w­x.c­o­m,清爽无广告。敬请记住我们最新网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