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离别

    ;

    ps:看《龙族中的黑光》背后的独家故事,听你们对小说的更多建议,关注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悄悄告诉我吧!

    有谁能琢磨命运的伟力?

    哪怕身为一名熟知原着剧情又拥有强大力量的穿越者,在理论上就是个漏洞或bug的存在,也不可能把所有变化都掌握在手中。

    之前几年的所作所为已经让墨瑟隐隐察觉到一种暗藏在所有事端之下的阻力,这种阻力渗透着所有的事件,让人甚至空有一身实力或智计却完全无法发挥。好几次他预计达成的目标都险些出了差错,奋力之下才堪堪扭转。

    这一次意外更是达到了顶峰。

    布局,往往中布下的局都是一环套一环精巧无比,对付敌人更是一套一个准、一坑一个死。然而不少是禁不起严谨推敲的,有的环节更是可能需要一定的运气或时机才能完成如果那样都算布局的话,倒不如直接上去干、拼个爆种的几率。

    当然,话也不能说的太绝对。在有的事情中,只要把握好人类共通的“唯利”、“唯己”之类的核心原则,那么整个布局就会异常简单。可惜极端的情况同样少之又少。

    ‘’

    他在布局中能揣测陈雯雯的举动吗?

    答案很清晰,然而他并不愿意去想。因为思考得出答案后,他势必会采取相应的应对措施,而应对措施则理性得让他每一根神经都仿佛癫病般的抽痛。

    但正因为是理性的,所以才是最佳的也是最正确的。

    “陈雯雯算了,这么正式地叫你似乎有点不习惯。还是叫社长好了。”

    墨瑟没有露出多余的表情,也没有做多余的事,而是照常先抛出一两句话缓和气氛。陈雯雯依旧是那一副因为回忆而分外美丽的样子,只是敏感如她却感觉到一丝丝不安。

    “社长,说句实话,过去的两年高中生活确实让我记忆犹新。和不少人比起来我也算是幸运了,能够体验到真正的青春自由,而不是被所谓的试卷和分数所铐住。”

    说到这里,他看向逐渐冷却的咖啡。

    “说起来,我还记得当时社长你邀请我的时候呢:一身文艺女青年的白色棉布裙子,长长的黑色直发飘扬,神情也是那种懵懂间带着害羞和单纯的可爱。唔,当时我就在想,这个女生这么单纯、逗起来一定很好玩。”

    “于是你就是因为这个才答应我入的文学社喽?”

    陈雯雯装出一点点生气了的样子,不过他的这种坦白也让她感觉到了往日的亲近感,大学一年后所产生的隔阂似乎完全消弭了甚至还有什么别的东西从朦胧变得清晰起来。

    “是啊是啊,现在想来当时还真是明智呢,”墨瑟一脸‘奸计得逞’的笑脸,“不然就没有后面两年那么好玩的日子了。”

    “好玩吗?明明是你这个家伙太可恶了!”

    她恶狠狠地哼了一声,似乎每次眼前这个家伙都能够以一个玩笑恰到好处地激怒她,然后又摆出一副‘哈哈真是太有趣了’的欠揍表情。更为奇怪的是,他再用上三言两语,又能把她拉回平时的状态,甚至还带有几丝笑意。

    不过这都是以前的回忆了。

    “那么……除了好玩,还有没有什么别的呢?”

    陈雯雯紧咬着嘴唇,细声细气地说着,好看的红晕甚至从她的脖颈间一直蔓延上来天知道她为了说出这句话鼓起多大的勇气。露骨成这番模样,只要是个正常人都能知道她在期待着怎样的回答。

    气氛随着她的大胆发问再次冷却下来,似乎更是有一种向更冷处滑落的趋势。

    墨瑟轻轻用食指敲击着桌面,些微的震动在咖啡杯中的液体传递,散出一圈圈波纹。他的表情没有那么热切,也和普通男生被告白后的反应完全搭不上界。乃至于,还有一点悲哀。

    “除了好玩啊……当然还是有别的啊。”

    仿佛梦呓一般,墨瑟自己的语调也有些飘忽起来,然而却不是回忆的梦幻,是迷茫。

    “你的成绩非常优秀,长得很漂亮、长发白裙飘飘标准的女神范,喜欢百~万\小!说也喜欢写作,同样的善心也很充足很温暖人心。所以”

    他深吸一口气,在陈雯雯眼中仿佛是要宣布最终的审判结果,小心脏更是激烈地跳动起来。

    “我又有什么理由能够不喜欢你呢?”

    幸福,喜悦。

    就像是一块巨大的馅饼突然砸下,斩钉截铁式的表白令她已经不能自已,纠结了好几年的问题一朝解决。仅仅为了一句回答,她不知道辗转反侧了多少个夜晚,不知道多少次想要开口但欲言又止……

    是啊,他已经答应了呢。

    那么从今往后也算有一个能够全心全意对她、陪着她、爱着她的人了吧?

    ‘’

    如果此时抽空来看墨瑟,那么就能够发现他看似安定的面庞下扭曲着的痛苦。

    不行……还是不想……不想说啊……但是不行……必须有个决断……

    “我们不能在一起。”

    如同许许多多狗血的影视作品中的狗血苦逼男女,墨瑟说出了这一句经典的台词。陈雯雯愣了一愣,似乎是没听清,又好像是以为他又在开什么新奇的玩笑。

    “我们不能在一起。”

    再次重复,如此简单地重复。

    幸福的红晕尚未完全从她身上退去,惊愕便添上了一抹突兀的苍白。

    “原因很复杂,你也不必知道,当然我也不会告诉你。你只需要知道,我们是不能在一起的。”刻板,冰冷,机械,近乎冷酷残忍的腔调。墨瑟突然发现自己竟从来不知道,人的言行可以和内心有如此悬殊的差异表现。

    那些黑色的血液也随着这些话语不再流出,伤口并未愈合,而是化为某种异常坚硬的东西。

    “如果不出意外的话,大概以后你也不会再见到我了。”

    最终的一句,直戳心脏。

    陈雯雯瘦弱的身躯正剧烈颤抖着,说不清是由于震怒还是悲戚,比瓷器更骇人的白色布满了她的每一寸肌肤,仿佛只要轻轻触碰一下,这位悲伤的人儿就会化作碎片崩散。

    泪水,一滴,两滴,三滴。

    太过巨大的悲痛令她几乎哭不出声音来,只能勉强支着桌子,于沉默中流淌泪水。

    焚毁的幻影泡沫。

    墨瑟轻轻地搂住她,轻拍她的背部,动作温柔细腻。然而两人在此刻都看不见温情,只能够感受到各自所感受到的悲哀与痛楚,无法安慰,无从安慰,也不应互相安慰。

    “以后好好过,好好活着,千万别和某些小说里的脑残女主一样缺了爱就要生要死的文艺这东西当不得饭吃,顶多作零食。”

    他无力地做着毫无用处的叮嘱,声带居然难得地有种阻塞感。

    “然后呢,也别记着我。恨我我不配,惦记我更是不值得。fd大学那么多才子帅哥,反正比我好的海了去了,找到称心的就试着谈谈吧,可别得抑郁症之类的。”

    “总之忘了这些吧,青春的事情只能发生在青春里,出了这个美好的圈子可就不剩什么了。或许你可以学学挪威的森林?就像渡边回忆直子当然我可没对你做过那种事或者更朦胧点也可以。保存一个意象就够了……”

    墨瑟唠嗑着,最终也言语哽塞起来。陈雯雯没了动静,也许是大喜大悲而暂时晕了过去吧?他将手慢慢放到她背后的脊柱上,稍稍向下移动一点,然后缓缓刺下。

    “或许……再过四五年我们还是可以见面的?”

    然而陈雯雯已经睡去。

    然而黑光病毒构成的原形体没有眼泪。

    ------------------------

    2级:可将黑光病毒浓缩成病毒器官植入其它生物体内,具体效用由所注入的病毒浓度和所设的基因限制决定。寄生后,原形体具有对器官的绝对控制权,宿主具有次等控制权货更低。(天上掉馅饼的好活动,炫酷手机等你拿!关注起~點/中文网公众号(微信添加朋友添加公众号输入dd即可),马上参加!人人有奖,现在立刻关注dd微信公众号!)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9­9­9­w­x.c­o­m,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j.9­9­9­w­x.c­o­m,清爽无广告。敬请记住我们最新网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