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爆血技术(上)

    ;

    当楚子航踏上大厦外的幕墙清洗悬桥时,一丝不安在他的心中掠过,随即一股强烈的震波从脚下传来,原本预计至少能承重一吨的结构此刻却宛若纸糊的一般,根根钢索顷刻间便完全断裂。∈↗,原因是原本无人驾驶的厢式货车突然发动起来,以同归于尽的气概撞击了大厦的承重柱。

    强烈的震动让大厦里看热闹的群众们尖叫起来,差点以为是地震发生,在安保人员的全力维护下才得以安定下来。校工队的人自然也趁着这个时机转移出安保人员的视线。

    “现在的情况已经脱离了控制,”校工队为首的那位壮汉此时一脸严肃地看着砸入地面的悬桥,那本来应当是楚子航所处的位置。“我们必须立刻和楚子航取得联系……”

    话音未落,耳麦那头就传来一阵电波的杂声,然后归于寂静。

    “……我们现在是不是联系学院比较好?”某位队员提议。队长的嘴唇无声开合了几次后,最后化为一句叹息。

    “暂时撤离,向学院汇报。”

    而楚子航早在悬桥出现异状的那一刹那便开启了爆血,在下坠的瞬间踩上玻璃幕墙,奔腾的血液活化了每一根筋腱,巨大的爆发力能够让他利用摩擦力将自己再次拉回楼层中。

    黄金瞳开始燃烧。

    早已被言灵·王之侍强化得神志不清的保安们一个个狂吼着再次冲了上来,然而处于爆血状态下的楚子航已经不想再浪费时间,言灵·君焰以一种特别的方式发动起来,高温过热让保安们纷纷晕阙过去。

    偶尔有几个漏网之鱼,也不过是一招制服。

    地上横七竖八地躺倒了一片保安,整个楼层显得空荡荡的,可空气中的水汽却越来越浓重,腰间村雨的刀鞘上都泛起了细小的水珠。

    楚子航静静地站在原地调整呼吸,慑人的黄金瞳盯着眼前分明无一物的空地,同时身体也并没有因为爆血的强大而放松警惕。一种诡异的熟悉感宛若毒蛇蔓延到他全身——恰似故人来?

    下一个瞬间,整个楼层便被黑色的影子们所充斥。

    ------------------

    “艹,这什么鬼天气……”

    被闪电下了一跳的唐威骂骂咧咧地关掉电脑,同时第三次拨打前台小妹的电话询问是否有一位送花的快递员到来。当再次传来没有的回答时,气得他直接将座机都摔了。

    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今晚这么暴躁,但是那种时时刻刻都缠绕着他的危机感实在太过难受,仿佛有人一直将刀子架在他脖子上。

    不,或许比那更糟。

    作为一名有着多年任务经验的猎人,那些神神怪怪的危险东西他从来没少接触过,甚至第一单任务的时候就有一个奇怪的干尸追着他跑了三里地,更别提难度最大的那几次,逼得他简直可以用‘丧家之犬’来形容。

    而组建了公司之后,这种拿命换钱的行为多多少少好了很多,手底下的小弟们组织起来之后,他也可以坐在办公室里一边听着别人汇报任务,一边悠闲地品酒拿抽成了。

    时隔多年,在他决心金盆洗手的这一天,游走于死亡边缘的危机感重新找上了他,并且比之前任何一次都要猛烈。

    “我先压压惊来着……”

    踌躇了一会儿,鉴于现在紧急电梯也因为全面断电而暂时无法使用,唐威还是决定给自己找点事情做,比如说——喝酒。

    “奇怪了,我上次放在这里的一瓶红酒不是还没开吗……”

    打开酒柜,他看着被拔开的木塞子不由得愣了愣,随即更是发现貌似还少了一个杯子——办公室都能遭贼的?那怎么连电脑都不拿偏偏偷红酒?

    “不好意思,因为刚才有点口渴了,所以没有经过你的同意。”

    一个年轻的声音适时地冒出来,解答了他的疑惑。

    “你这人怎么……”后面的‘这么没礼貌’还卡在喉咙里,唐威就整个人僵直在了原地。

    他的办公室说得上是整栋大厦里安保最严密的地方,光是那扇特意定制的大门,没有什么五六枚手雷轰炸的话是绝对不会动摇一丝一毫的。哪怕有小偷,也多半是趁着他不在的时候,又有清洁工进来打扫卫生才可能下手。

    可眼下却有一个人无声无息地在他眼皮子底下突然冒了出来!

    他抱着‘临死前至少要看一眼敌人’的决心扭过脑袋,映入眼帘的是一位身穿暗红色卫衣、头戴兜帽的青年,此时正翘着二郎腿舒舒服服地靠在他的真皮沙发上,手中还端着一个盛满红酒的玻璃高脚杯。

    那种自然和从容,就像原本就坐在这里一样。

    看着青年下半张脸上呈现出的神秘莫测的淡笑,原本就已经犯怂的唐威更加感觉心里没底,直呼‘吾命休矣’。至少看了那么多小说和影视作品,爱装神秘的多半是完全无法匹敌的oss。

    “您,您有何贵干?”

    勉强挤出一个干巴巴的笑容,唐威还是想要套套话争取一下时间——说不定人家只是路过而已呢?或者是想拿走那份资料?

    总之只要不是来拿走他的命的,那么一切好说好商量。资料什么的,被抢了就是抢了,大不了一次任务失败,总不至于越过千山万水来找他麻烦对吧?况且那时候他恐怕就在如林的沙滩逍遥了。

    “倒也没什么要紧事,只是来看看。”青年对着微弱的烛光晃了晃红酒,“你放心,我不是来找你的。”

    这一句话仿佛一颗定心丸,唐威长舒了一口气,然而青年接下来的话让他的心再次坠入谷底。

    “来找你的另有其人。”

    顺着青年手指的方向,唐威看向窗外,透明的玻璃外赫然显现出一个浑身布满鳞甲的恐怖身影,甚至还有丝丝烈焰缠绕于其上。

    双眼呈刺目的金色,瑰丽之余带着对一切的威压。

    (这周的很赶……有些对不住了。)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9­9­9­w­x.c­o­m,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j.9­9­9­w­x.c­o­m,清爽无广告。敬请记住我们最新网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