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族中的黑光 第十二章 断裂的过去

    ;

    雨已经停了。

    夜空中的阴云开始消散,由模糊的灰沉淀为无光的黑色,露出其后的闪耀繁星。刚刚下过的雨水让空气变得湿润,大街小巷里也难得地产生了一种清新的感觉。

    也许是因为残留的积水,街道上的行人并不像往日那么多。

    路明非挠了挠自己凌乱的头发,瞪着两只残留轻微血丝的双眼,手指似乎还在回味刚才的“战斗”因而微微抽搐,整个人垮着身子从网吧里慢慢走了出来。

    虽然说人生不如意之事十有八九,但这一次他是真正感觉到了什么叫真正的倒霉。

    天知道校工部那一堆“施瓦辛格”是怎么想的,抄着大号的瑞士军刀“咔咔咔”就把萝卜葱花全都宰了……我不是需要看你们那能够把敌人切成整齐片片的精湛刀功啊!另外不过就是上一个马桶座圈而已,用得着拿个电钻大动干戈吗?厕所都快被您给拆了啊!

    总而言之,看叔叔婶婶和双160的正常版表弟的样子,他大概是不太可能再回去了。

    “老板,一杯原味奶茶和一份滋味蛋糕……”

    路明非有气无力地走到附近的一家奶茶店里,除开中午文学社聚会蹭了一点披萨,他就没吃什么别的东西。再加之今天所受6,..的挫折不小,因而他还是打算小小地破费一餐,好好祭一祭五脏庙,权当一个不算发泄的发泄。

    已经步入中年的女老板淡淡地看了一眼他,显然是由于店开在网吧旁边,所以早就对这些上网上到心力憔悴的青春期少年们见怪不怪,熟门熟路地转身开始泡制奶茶。

    路明非打开手机准备玩一玩游戏,结果很不幸地发现电量还有2%以他的运气来说,只能说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以高中上课养成的习惯性姿势趴在桌上,也不顾那些形状可疑的污渍,路明非就这么双眼无神地看着店内的白色瓷砖,那执着的劲头仿佛是要盯出一朵花来然而他真的就看到了一朵花。

    “陈雯雯……是你对吧?”

    路明非有点惊疑不定,打招呼的声音也不敢放得太大,也不知道是因为自己现在形象太颓废衰败、和那年红榜上黑体加粗第一的潇洒完全不搭调,还是因为各种情绪所导致的尴尬。

    “……啊,路明非?”

    陈雯雯的皮肤似乎有点惨白,心不在焉的样子,走路起来就像是飘着的女鬼一样,面对路明非还愣了好几秒才反应过来,挤出一个勉强的微笑。纵然是这样,路明非也不觉得有什么难看的地方,或者说,她现在反而更加有一种柔弱的美感。

    “我还以为认错人了来着……那个,发生了什么事情吗?有没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

    他好不容易才鼓起勇气问上一句,大概是卡塞尔学院的生活多少给了他一点奇怪的自信,陈雯雯倒是没有什么别的想法,依旧是一副文静有礼的样子。

    “抱歉,给你看到我现在这副丧气的样子,”她大概也知道自己现在的样子憔悴得很,“不过没有什么事啦。”

    路明非暗自翻了个白眼,心道您这要是都算丧气,那他不就连丧气的资格都没有了?

    陈雯雯同样点了一杯奶茶,和他坐在同一张桌子边。

    “你最近一定过得很好吧?我记得当初看到你和……的名字挂在红榜上,可是让很多人都惊呆了呢。”或许是为了打破尴尬的气氛,她率先打开了话匣子。

    “啊……还不错吧,有一个能够罩着我的有钱的老大,还有一个总是贱贱的烂人,以及两位‘行动力’超强的同学和师兄;学院的校长是一位帅气优雅的老绅士,教授们也很幽默……”稍稍权衡了一会儿,路明非还是通过艺术加工的手法描绘了一下学院生活。

    至于装备部试验引起的多次爆炸,各种危险的实验课程,怎么看怎么扯但还真的成了体系的炼金术,关于枪械运用和军事素质培养的训练……嗯,选择性忽略就好。

    闲扯的功夫,他也没忘了偷偷打量旁边这位经常惦念的姑娘:

    依旧是一身不食人间烟火气息的长裙长发,肤色也是如同以前她所穿着的白裙一般楚楚动人,一年不见,她的一点点青涩也渐渐转化为了纯粹的美丽。

    也许她的美丽比不上诺诺在他心中的地位,但无疑是最初始也是最特别的一位。

    “路明非,你说,喜欢上一个人到底是对是错?”

    毫无征兆,宛若石破天惊的问题直接砸段了路明非的闲扯,他琢磨不透陈雯雯的意图,也完全不知道回答什么或许这种不管怎么看都泛着文艺气息的问题,本身就是不需要回答的。

    喜欢一个人怎么会有对错呢?

    路明非很想发出一句反问,然而说出这句话也许需要勇气,也许需要不那么冠冕堂皇的底气。他自己不敢这么说,对于自己。

    尽管在餐厅聚会之后,被楚师兄告知了那个“不幸”的“秘密”,但他还是隐隐约约地想着要退缩,抱着“会不会她不知道呢”的期望继续面对眼前的人,龟缩着充当一名曾经跑腿的得力社员就好。

    两杯奶茶端了上来,路明非赶忙叉了一小块蛋糕开始咀嚼,接着又大口喝起奶茶,试图糊弄过去这段模糊的时间。

    “路明非,谢谢你。”

    声音似乎也随着时间被拉长了,刻板与某种不知名的效果将清晰化作断片,在奇怪的扭曲幻觉和卡顿中,他唯一还能保持做的事情就是大口地咀嚼蛋糕、啜吸奶茶。

    等到他抬起头来,对面便只剩了一杯没有动过的奶茶而已。

    没有任何缘故地,种种回忆便开了一道闸门,以喷涌的劲头淹没掉他的呼吸。

    痕迹消散,仿佛昭示着过去就这么简单粗暴地永远断裂了,一丝丝愈合的可能性都不剩下。

    “嗡”

    倒扣在桌子上的手机震动了一会儿,撇开红色的电量,楚子航召集他集合的短信已经发了过来。

    (没别的好说,就是预祝大家节日快乐……另外下个星期有高考的假放,应该可以多更几章。)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9­9­9­w­x.c­o­m,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j.9­9­9­w­x.c­o­m,清爽无广告。敬请记住我们最新网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