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四章 并不正式的见面

    ;

    芝加哥火车站。¢£,

    数十米长的白色横幅上写着“try.a.”的黑色字样,与之相对的,是原本井井有条的大厅变为了各种食品包装袋、垃圾废纸屑的陈列场,电子屏也不再变动。

    当然,还不乏那么几位被此情此景所震住的旅客。

    比如说正孑然一身清准备返回学院的路明非。

    “那个师兄……请问遇到这种情况应该怎么办?学院的应急手册上貌似也没有说过吧?”环顾四周的一片狼藉,路明非没来由地升腾起一种荒凉之感。

    在飞机上睡了整整十个小时候他们抵达了芝加哥国际机场,然而在马不停蹄地赶到火车站时,看到的却是这样的一副景象。

    1000次列车虽然是通往学院的唯一道路,但是明面上还是全权交给了芝加哥火车站来运行.所以一旦他们罢工,整个火车站的运行也会停止,那1000次列车自然就无法发车……”楚子航同样凝视着那块横幅,脸色并不好看。

    “另外学院的应急手册也不是万能的,顶多在一些危及生命安全的问题上作出警示。现在我们只能住酒店凑合一星期,然后直到火车站恢复运营。”

    路明非闻言眼睛转了转,随即一亮——既然楚子航都这么说了,那么到底是谁付账也就一目了然。

    俗话说的好,打土豪、分手办……咳咳,总之跟着土豪走就没错。

    想法一定,作为穷狗的路明非便立刻帮忙提起属于楚子航的行李,一副非常高觉悟为师兄效力尽忠的样子。正想从空荡荡的火车站往外走时,却发现楚子航并没有动,而是将目光投向了一张堆满了废报纸和小旗子的长椅。

    “诶?师兄,是有什么有趣的内容吗?我来看看……”

    将自己身份已经代入小弟的路明非忙不迭地凑过去,不过没有什么他想象中的类似于“xxx地发生一起重大凶案……”之类的可能与龙类有关的事件,顶多是一些股票市场的信息和一些乱七八糟的广告。

    “难道这些报纸里有什么隐藏的东西?或者说学院把另一种返回方式以这种方式来告诉我们?”

    作为一名资深宅,路明非表示开个脑洞那是分分钟的事情。

    对此楚子航只是撇了撇嘴不予评价——学院的德行他自然是一清二楚的,霸道、至强、不容差错,和执行部以及他本人的风格都不谋而合。然而在校长昂热以及副校长的带领下,这种历来的军事作风似乎有点长歪,于是就容易导致在任务的关键环节从不出错、但其他环节就总是小坑不断的现状。

    总之,既然火车站罢工,那么学院也不会派直升机来接你而只是要你等到恢复运行而已。

    “砰——”

    突然飞起的报纸糊了路明非一脸,心中慌乱之下他差点就把手上的行李给扔了出去——好在他还记得这东西是大金主楚子航的而非他的。

    纸片飞舞的一瞬间,被糊脸的路明非自然没有看到杀胚师兄那一下爆燃的黄金瞳,以及身边陡然升高的温度。

    毕竟火车站的哥们闹罢工可能是坑爹学院没有预料到的意外状况,但也不排除是别有用心的人/死侍/龙类布局的可能,一旦出现那种状况,就必然是冲着这次ss级的任务资料来的。

    毕竟资料第一时间就被重重保护,然后运回学院,能够下手的机会不多也麻烦。于是了解内容最简单的方法就是找到他们两个参与任务的专员。

    至于他们两个真的没看过那份资料,这种事情反而不怎么重要起来了。

    “欢迎欢迎!没想到是你啊路明非!对了,这不是狮心会会长楚子航师兄吗?幸会幸会,以后我还得跟着你混呐,请多多关照。”

    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报纸堆底下传出,然后探出来一个脑袋,赫然是墨瑟。

    “你……”

    楚子航松了松紧绷的身体,蓄势待发的言灵也随之消散。墨瑟虽然身份来历实力都是不明,但他们之间好歹达成了双赢(误)的合作协议,除非立刻发生很大的变故,不然还是可以算作能够信任的人之一。

    “墨瑟,你怎么会在这里来着?不是说没找到你人吗?”

    路明非扒开糊脸的报纸,一脸奇怪地问。不知道为什么,原本因为陈雯雯而有点不敢面对墨瑟的他,如今却没感觉到以前那么多顾忌——至少他自己觉得是好事,这样可以在没有尴尬的同时也不失去一个朋友。

    “我就问你一句:一般来说你看手机电量的时候会发现它还剩多少电?”

    路明非一愣,紧接着想起了什么似的恍然大悟,同病相怜地拍了拍墨瑟的肩膀表示:像我们一样的衰人都是不需要科学解释的没错!

    “嘛,不过任务我也是有出了力的,具体你可以问问楚师兄,”墨瑟一边说着一边站起来抖落身上的报纸,所幸没沾上什么不明污渍。

    “对了,楚师兄,再过不久我就应该叫你会长了哦?我的入会申请已经提交给了兰洛斯特师兄了。”

    楚子航皱了皱眉头,随即不再放在心上——反正他加入是对狮心会力量的壮大,是无意为之还是有什么深意也并不是他需要考虑的。再说审核的事情不是他在管理。

    “哎呦,你们是不知道啊,今天早上罢工闹得那个凶啊,连防暴警察都出动了……当然并没有什么卵用。虽然我很遗憾回不了学校,不过和工人同志们待在一起的时光很快乐。”

    墨瑟话锋一转,旋即做出一副思想觉悟堪比政委的深沉表情。

    “昨天晚上啊,我们就坐在那里,结合了本地的实际情况讨论着罢工的方案。老实说,他们的革命热情很让我感动,仿佛一团无形的红色火焰在熊熊燃烧,点燃这资本主义世界的黑暗。其实作为光荣的无产阶级,我们就应该像他们一样……”

    “喂喂,我说你够了啊,这扯得连我都有点听不下去了。”

    就在楚子航和路明非面面相觑的时刻,另一个清丽的声音插了进来,打断了滔滔不绝扯淡不休的墨瑟,也拯救了不知所措的二人。

    “明明就只是上前去打了个招呼,然后混了一杯热咖啡嘛,至于说的这么正义凛然吗?”

    这次楚子航发现了声音的来源处,赫然在一开始就入眼的白色横幅后面,一个看起来小小的身影模糊地扯拽着代表工人们精神的旗帜。

    “哟?还想不想让我帮忙拆横幅了?小姑娘看来是不想混了吗?”

    墨瑟丝毫不虚,夸张地冷笑了三声。

    “别忘了昨晚上你的铺盖是拜谁所赐的!”

    瞅着这仿佛劣质喜剧中的念白,路明非挠了挠脑袋,心想估计是墨瑟的文青病又犯了——不过现在可没有陈雯雯和他接戏了?

    想到这一点,他就不能自己地一阵暗爽,不过立马又惊骇于自己为何会有这种想法,忙在心中暗道罪过罪过。

    那么现在和他搭戏的人又是谁呢?

    “才不需要你帮助啊小气鬼师兄!”

    横幅后的小小身影陡然探出脑袋,在用宛若一幅绝世雕塑般的容颜轻松震慑全场之后,还不忘冲着墨瑟比了一个鬼脸。

    “作为学长,我仅代表中华人民共和国中央军事委员会总参谋部战略忽悠局严厉谴责夏弥你这种不听话的学妹啊!”

    “不好意思我是scp基金会的。”

    (谁能猜到这一更?哇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好吧,其实是因为生病了请假在家几天而已,顺手就又有灵感了=。=

    另外,为了防止时间总是被无声无息地谋杀,本人决定怒删300以此明志——当然这究竟能代表什么就不做更多讨论了。)

    阅读本书最新章节请到9­9­9­w­x.c­o­m,手机同步阅读请访问sj.9­9­9­w­x.c­o­m,清爽无广告。敬请记住我们最新网址9­9­9­w­x.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