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一十九章 海寇来袭(下)第一更

    李旦常年走海贸,对于佛郎机人自然不陌生。

    相比较于西班牙人与荷兰人,佛郎机人似乎更温和一些。但是他们的火炮却并不温和,佛郎机炮之出名在欧洲也是一等一的。

    “大当家咋办啊。”

    黑子一时慌了神,六神无主的问道。

    李旦咬了咬牙道:“继续攻城,不要停下!”

    黑子直是愣住了。

    “啥,这还攻城啊。”

    他本以为香山县和新宁、新会两县一样都是软柿子,谁知却一脚踢到了块石头上。

    “事到如今你还有什么办法?箭在弦上不得不发。”

    李旦深吸了一口气,冷冷注视着城头。

    “叫裹挟来的青皮地痞冲在前面,后退者立斩不赦!”

    “好!”

    黑子还是十分忠心的,李旦既然说了他自然照做。

    只是可怜那些被裹挟来的青皮地痞,冲在前面充当炮灰。

    这些人见识了佛郎机炮的恐怖早就吓跑了胆,不少掉头就跑,被黑子等几名海寇砍杀了几个,这才稳了下来。

    这些青皮地痞身上也带着一股狠劲,既然后退必死前进还有一线生机,那么他们自然要冲向前去。

    那火炮再厉害也不可能打中他们每一个人吧?只要冲到了城下佛郎机炮就没了用武之地,到了那是他们便可以攀着梯子登上城头,打开城‘门’疯狂抢掠。

    一想到有着数不清的财富和貌美的‘女’人等着他们,这些地痞青皮便口水直流。

    “冲过去,明军根本没有多少守城的,杀到城头把他们都剁了!”

    刀疤脸‘露’出穷凶极恶的面目,呵斥着这些青皮地痞冲锋。

    可回应他的是轰隆的炮声。

    城头之上几‘门’佛郎机炮不停嘶吼着发出黑‘色’的火球,将任何血‘肉’之躯撕碎。

    “嘶”

    饶是见多了血腥的场面,刀疤脸还是牙齿打颤倒吸了一口凉气。

    但他们现在已经没有了退路,只能硬着头皮顶上去。

    “有卵子的都给老子听好了,冲到五十步内他们的火炮便打不到你们了。要想活命就步子快点冲过去!”

    刀疤脸一边说着一边狂奔。

    炮火可不长眼,不到安全距离他们这些海寇也一样有危险。

    城头之上宁修静静观察着局势。

    佛郎机炮的威力比他想象的还要大。

    这些裹挟了青皮地痞的海寇对此毫无招架之力,只能硬生生的冲向城头。

    宁修当然不会以为几‘门’佛郎机炮就能把所有贼寇轰成渣子,只要贼寇冲到了五十步内,佛郎机炮就不可能打的到人。

    在这个范围,宁修准备用火铳招呼“远道而来的客人。”

    大明军队配备火器由来已久。京师三大营有神机营这样的专‘门’火器军队,边军之中也是如此。

    但像香山县这样的县所,却没有太多的火铳。好在有十几名戚家军老兵在,他们都随身带着鸟铳。至于那十五名佛郎机雇佣兵自然也带着自己的家伙事。

    这一来宁修便有三十名火铳手可以倚仗。

    这个数量虽然不能算多,但对付海寇却勉强够了。

    很快海寇便冲到了距离城墙五十步的“安全距离”。

    刀疤脸哈哈大笑道:“弟兄们,咱们安全了。杀到城头斩了那狗官呐。”

    一时间群匪发出声声嚎叫,兴奋的挥舞着手中棍‘棒’。

    只是他们还没有高兴多久,便被一阵铳响吓破了胆。

    几名青皮被‘射’中腹部,痛苦的倒在了地上。

    他们捂着肚子在地上打滚,发出声声鬼叫。

    刀疤脸暗道要遭。这些人没有立刻死去,反倒是容易让其他人心有余悸。

    若是被佛郎机炮轰成了渣子倒也没啥可怕的了

    “若想不吃铳,就快点到城墙下。”

    刀疤脸一边指挥一边举起木盾护住周身要害。

    天知道这玩意能不能挡住近距离的火铳‘射’击,但眼下刀疤脸身边能防护的东西也只有它了。

    不时有青皮、地痞被‘射’中倒下。他们手中没有任何防护用具属于人‘肉’靶子。

    也就是这个时代的鸟铳准头有限,不然他们全部都得‘交’代在这儿。

    至于那些海寇海贼稍好一些。他们手中拿着木盾多少能抵挡一些伤害。可还是有的木盾被‘射’穿,那些海贼自然挂彩负伤。

    眼瞅着杀到了城下,李旦总算长出了一口气。

    佛郎机炮和鸟铳造成的杀伤太大了,那些青皮地痞且不算,他的这一班弟兄损失也在三成左右。

    此战必须速战速决,不然若是援军赶至,他们恐怕都得‘交’代在这儿。

    “搭梯子登城!”

    李旦声调冰冷的命令道。

    一时间群魔‘乱’舞,纷纷把梯子搭在城墙上,开始了蚁附登城。

    所谓蚁附登城指的是攀登时候一个接着一个就像蚂蚁一般。

    这种攻城方式靠的是人多。没有十倍于守军的人数采用这种方式就是作死,会亏的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故而攻城一般会结合撞车、撞木。有时候还会挖地道,甚至引水灌城。

    当然最狠的还要属在城中安‘插’内应打开城‘门’。这种损失最小,属于奇谋之列。

    当然这些条件眼下海寇们都不具备,只能选择蚁附登城。

    好在香山县城墙并不算高,也远不能称之为坚城。

    李旦相信只要投入足够的人力还是能够攻下此城的。

    可是接下来发生的事让他惊掉了下巴。

    众贼才开始攻城,就从城头砸下了不少滚木擂石。

    这种大城才有的防御物事这香山县竟然也有。

    那些贼寇被滚木擂石砸到发出一声痛呼就跌了下来,有的当场毙命。

    这还不算,官军甚至浇下了成锅的滚油热水。

    海寇们被烫的开了‘毛’,直接熟了。隔得远远的就能够闻到一股烧焦了的‘毛’发味道。

    李旦皱着眉头看着眼前发生的一切。

    他有些后悔了。

    看的出来香山县令是‘胸’有成竹,这才会拒绝李旦的要求。

    他设下了套子等着李旦去踩,而李旦竟然真的踩上了。

    可事已至此已然没了退路,如果不把此城拿下,那些死去弟兄的命就白丢了。

    “他们就这三板斧,已经无计可施了。冲上去杀了狗官给弟兄们报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