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章 短兵相接(上)第二更

    海寇们受到鼓舞,又向城头发起一轮猛攻。,: 。

    滚木擂石的数量毕竟有限,滚油热水也不是源源不断的。

    利用守城方片刻的停歇,不少身手敏捷的海寇已经来到了接近城头的位置。

    “放夜叉拍!”

    宁修冷冷命令道。

    所谓夜叉拍其实就是钉拍,其上布满钉子是守城利器。

    不过这却不是任何城池都能拥有的。

    得知香山县也有夜叉拍时宁修也很惊讶。

    不过这玩意确实是大杀器,兵卒们用绳子把夜叉拍托起再重重的拍下去,不少临近城头的海贼便被拍成了‘肉’泥。

    一些海寇没有立即死掉发出声声哀嚎,他们身上千疮百孔,十分可怖。

    守城的士兵却没有丝毫的怜悯。

    在他们看来这些海寇都是无恶不作的恶魔,根本不值得怜悯。

    他们将夜叉拍勾起,拍下,机械的重复着动作。

    “他‘奶’‘奶’个熊,这钉拍还真厉害。”

    见一个个弟兄倒了下来,刀疤脸啐骂道。

    “黑子,叫人往城墙上‘射’箭,掩护下弟兄们。”

    李旦还算镇静,做出了一个无奈的决定。

    ‘射’箭分为平‘射’,抛‘射’,仰‘射’。

    其中平‘射’是近距离‘射’击使用的,抛‘射’是远距离‘射’击专用方式。

    仰‘射’顾名思义是对付城头堡垒上的敌军。

    三种‘射’击方式中平‘射’的杀伤力最大,可以破甲。其次是抛‘射’,虽然破不了甲,但对于无甲人士的杀伤威胁还是有的。

    仰‘射’的威胁是最小的。且不说没有多少箭矢能够‘射’到城头。

    便是那些‘射’到城头的箭矢也是强弩之末,没有多少力道。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有总归比没有好,至少可以形成一种威慑,叫敌军不敢肆无忌惮的行动。

    “护盾,举起护盾!”

    宁修见有‘乱’箭‘射’上城头连忙吩咐道。

    一众军卒纷纷举起盾来。

    只听到砰砰砰的一阵声响,却是箭矢‘射’到盾牌上的声音。

    戚文等老兵亦举起盾牌护住宁修。

    在他们看来香山县的安危固然重要,可宁修的安全更加重要。

    而他们被老爷和小姐派来就是保护宁修的,自然不能让姑爷受到哪怕毫发之损。

    宁修表现的十分镇静。他知道这些海寇不可能持续‘射’箭对城头施压。一来他们没有那么多箭矢,二来他们承受的压力比守军大的多。

    果然,在经历了最初的一轮猛烈‘射’击后,海寇们的攻势立刻弱了下来。

    宁修抓住机会,令士兵们向下‘射’箭。

    近距离的直‘射’让海寇们损失惨重,许多人直接从梯子上跌下摔死。

    当然也有少数凶悍的海贼攀到了城头,企图和守军们‘肉’搏。

    但他们的人数处于绝对的劣势,虽然处于亢奋状态,亦不可能以一敌十。

    在戚文等戚家军老兵的带领下,守军们手持横刀与海寇们展开了白刃战,很快就把这些最先冲上来的海寇砍了下去。

    “他‘奶’‘奶’个熊,大当家咱又被杀下来了。”

    看着城头局势,刀疤脸怒目圆睁。

    李旦面‘色’有些苍白。

    他喉结微微耸动,还是一言不发。

    “嘿!”

    见大当家不发话,刀疤脸也不好多说什么,只能鼓励弟兄们继续攻城。

    可这香山县城也太难打了,弟兄们先后折了一半在里面,竟然只‘摸’到了墙垛。

    一个海寇半个身子刚刚越过墙垛,就觉得脖子一凉。

    戚文冷冷的挥过横刀,一颗好大的头颅飞起。

    血柱喷涌而出,溅到了戚文脸上。

    戚文却擦也没擦,继续对付其余海寇。

    一具无头尸体突然落下,砸在一名青皮的头上,那青皮哎呦一声,也跟着掉落下去。

    他落地的时候‘胸’部着地,只听得咔嚓一声,该是折断了肋骨。

    那青皮随即觉得‘胸’前一阵剧痛,眼前直冒金星。

    “给老子滚起来!”

    刀疤脸狠狠踹了青皮一脚,那青皮也是恼怒不已,张嘴就朝刀疤脸小‘腿’咬去。

    此时刀疤脸并没有绑‘腿’,只穿了一件薄‘裤’,被青皮这么狠狠一咬竟然见了血。

    他恼怒不已挥刀朝青皮脖子砍去,那青皮躲闪不及脑袋生生被斩了下来。

    “去你娘的杂碎,敢咬老子!”

    刀疤脸想要把头颅从小‘腿’上拽下,可那青皮的牙齿仍然紧紧咬着。

    刀疤脸大怒,但也只能挂着这具头颅指挥战斗。

    不时有海寇从城头跌落,守城方也渐渐有了伤亡,大多是被流矢‘射’中。

    不过从伤亡比来看,宁修觉得是完全可以接受的。

    若是在城外野战,这些乡勇为主的官军自然不是凶残海寇的对手,可现在是在守城,宁修利用了能够利用的一切资源,现在看来效果非常好。

    “他‘奶’‘奶’个熊,大当家不能再打了。”

    刀疤脸实在忍不住了,冲李旦道:“再打下去咱这剩下的几十个弟兄都得折在这儿。”

    李旦面‘色’凝重,显然在衡量得失。

    良久他长长吐出一口气来,无奈道:“撤吧。”

    此言一处众海寇皆是长松了一口气。

    他们也顾不得通知仍自攀登搏杀的其他人,径自翻身上马夺路而逃。

    宁修自然也发现了这点,他命令火铳手进行‘射’击。

    但骑兵的移速很快,除了‘射’中几骑其余海寇都没有受到太大的伤害。

    剩下的海寇则完全沦为砧板上的鱼‘肉’任由官军宰割。

    他们中的大部分被当场斩杀,也有几人抱头痛哭表示投降。

    宁修命人把他们捆了带进城中拷问,并未派出骑兵前去追击李旦。

    他虽然没有领过兵,但穷寇莫追的道理还是知道的。

    天知道这个李旦是不是在城外设下埋伏,等着宁修一头撞上去。

    这城中有战斗力的也就是十五名佛郎机雇佣兵以及十几名戚家军老兵。

    这些佛郎机雇佣兵只会使用火器,在马战中基本没啥用。等于宁修若是派出骑兵追击,靠谱的只有十几人,这绝对不行。

    确认李旦已经率部逃走后,宁修命人打开城‘门’清点战果。这一战斩获还是颇丰的。

    一共斩杀海贼一百三十七人,青皮地痞三百六十八人。

    海贼的首级比较值钱,青皮地痞的则只能归为土匪。

    不过蚊子再小也是‘肉’,这些首级还是能够换个几千两银子的。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