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三章 勾结 第一更

    “你说什么?宁县令要彻查走‘私’海贸一事?”

    刘家大院内,刘氏族长刘海迁惊讶的问道。,: 。

    “回禀老爷,这是黄县丞派人告知的,准错不了。”

    刘海迁面‘色’凝重的摇了摇头,背负双手在院子里踱起步来。

    良久他突然止步,又问道:“黄县丞还说什么了。”

    “黄县丞还托人说,叫老爷最近先不要走货了,如今宁县令正是新官上任三把火,等到他这股劲头过去了,老爷再走货不迟。”

    “这都是黄县丞的意思?”

    “是,小人不敢欺瞒老爷。”

    刘海迁冷笑一声道:“这个宁县令看来还是不懂本地形势啊。正所谓靠山吃山,靠海吃海,咱这香山县就在大海边上,不走海贸难道还种地不成。”

    他摆了摆手道:“这件事你莫要与旁人提及,那个送信的衙‘门’公人照例打赏十两银子吧。”

    “遵命。”

    那家丁正要离去,刘海迁突然喊道:“慢着!”

    “老爷还有何吩咐?”

    “去给我备轿,我要去壕境。”(注:壕境,即明代对澳‘门’的称谓)

    香山澳海域出现一支三艘海船组成的船队。

    这些海船都是大福船,每艘船上都有几百名海员。

    船上打的旗帜是佛郎机总督府的黑底金纹旗,故而行近黑湾港时并没有遭到阻拦。

    “都他娘的给老子打起‘精’神来,一会见了总督大人,老老实实的见礼。”

    一个浑身腱子‘肉’的汉子训斥着海员,那些邋邋遢遢的海员见了他就像耗子见了猫一样,纷纷一个‘激’灵爬滚起来,再不敢有丝毫的懈怠。

    “韩先生,咱们这一票赚的着实不小,您的那一份绝对少不了。”

    浑身腱子‘肉’的汉子一改凶恶的嘴脸,冲一个身着道袍的男子恭敬行礼。

    “大当家你且放心,鄙人知道该怎么对东家说的。”

    那大当家嘿嘿一笑,‘露’出一排大黄牙。

    “有劳韩先生了。”

    此时三艘福船皆已收帆,相继驶进港口。

    那些炮台之上的佛郎机雇佣兵都‘露’出兴奋的面容,冲着三艘福船指指点点。

    “总督大人,刘家的船回来了。”

    一名佛郎机雇佣兵前去总督宅邸禀报,佛郎机驻壕境总督席尔瓦呷了一口清茶,不疾不徐的说道:“还按照以前的规矩,我们拿三成。”

    那雇佣兵点了点头,转身去了。

    三艘福船已经停靠在了黑湾港码头,海员们将长条跳板铺好,大当家第一个跳了下来,之后是韩先生,其余海员也相继跳下船去,来到码头长栈上。

    “哈哈哈,冯大当家,韩先生,你们终于回来了。”

    说话的是一个红胡子佛郎机人,他的汉话说的很不错,听来竟然和明国本国人没有什么区别。

    “桑切斯先生许久不见啊。”

    虽然隔着老远,刘大当家便开始热情的和这名佛郎机人打招呼,就像多年不见的老朋友一样。

    那红胡子佛郎机人转了转眼珠,嘿然笑道:“冯大当家,你们这趟走海可还顺利?”

    冯大当家小跑着穿过长栈,与桑切斯来了个热情的熊抱。

    “嘿嘿幸不辱命,算是把刘家和总督大人的任务完成了。这一票我们赚了白银五万两。还带回了不少香料、宝石。”

    桑切斯眯着眼睛,就像一只‘精’明的老鼠。

    “只赚了五万两?不可能吧?冯大当家拉去南洋卖的可都是上等的丝绸、瓷器、漆器,赚个十万两还是不在话下的。”

    冯大当家面‘露’难‘色’道:“桑切斯先生说的那是理想情况下的,咱这次可是遇到海寇了。”

    那桑切斯面‘色’大变,皱起眉头道:“海寇?你可打起佛郎机总督府的官旗?”

    “当然,我当时就命小的们打起总督府的旗帜了。本以为这些海寇会自行离去,谁曾想他们看到升起的黑底金纹旗反倒像吃了猛‘药’一般,朝我们扑了过来”

    冯大当家描述的绘声绘‘色’,桑切斯不禁也紧张了起来。

    “后来呢?”

    “后来自然是一场恶战,好在我们的人多,占了上风。但银子去掉进海里不少,本来是有十几万两的,最后只剩下了五万两。”

    冯大当家不无可惜的说道。

    桑切斯嘴角一阵‘抽’搐,显然不相信这个故事。可他却也不能公然否认故事的真实‘性’,只能强自挤出一抹笑容。

    好在韩先生及时赶了过来,主动搭话道:“桑切斯先生的那份银子我们早已准备好了,等到把货物银子运上岸,就差人送到桑切斯先生房中。”

    桑切斯打了个哈哈,连连摆手道:“不急,不急。”

    一行人便在桑切斯的引领下朝总督府走去。

    此时总督府大厅内已经摆好了宴席,总督席尔瓦着盛装坐在上首,他旁边坐着的是刘家家主刘海迁。

    见桑切斯和冯大当家、韩先生来了,席尔瓦便站起身,热情的迎了出来。

    刘海迁犹豫了片刻,亦跟了出来。

    “冯南封,你终于回来了。韩琦,你也回来了!”

    席尔瓦上前在冯大当家和韩先生肩膀上各拍了两下,哈哈笑道:“酒宴已经备好了,快入席吧。”

    冯大当家只是耸了耸肩,韩先生却是皱起眉头。他很反感席尔瓦总督直呼他名字的做法,但席尔瓦总督似乎并不认为这个举动有何不妥。

    出于礼貌,他并没有拒绝席尔瓦的邀请,但却不自觉的和席尔瓦站开了些距离。

    待众人皆入席,席尔瓦拍了拍手,立时便有两列美人鱼贯而入,她们身上都穿着薄纱,曼妙曲线隐隐可见。

    冯大当家直是瞪圆了双眼,眼睛盯在这些美人的‘胸’脯和‘臀’上,一刻也不想挪开。

    席尔瓦又拍了拍手,一时鼓乐大作,宴会的氛围立刻就被烘托了起来。

    “冯大当家,你们此次走海赚的可丰厚?”

    刘海迁举起酒杯,笑眯眯的打量着冯南封。

    “嘿嘿,刘东家,这次走海不走运遇到了海寇,近十万两银子在海战的时候掉进海里,这次运回来的只有五万两银子。不过还有不少宝石、香料,估价也在十万两上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