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五章 家贼 第一更

    “冯南封这个小娘养的贱种,老子要杀了他!”

    刘海迁一回到自家宅邸便暴跳如雷,书房中的瓷器已经不知道砸了多少。。: 。

    下人们都大气不敢出,生怕自己这时候犯了错遭到老爷数落。

    作为广州府数一数二的大家族,刘家如此被一伙儿海寇欺侮,刘海迁自然咽不下这口恶气。

    “来人呐!”

    刘海迁扯着嗓子喊了一声,才有一个小厮跌跌撞撞的跑了进来,哭丧着一张脸。

    刘海迁本来心情就不好,看见他这张死鱼脸更是气不打一处来,狠狠一脚朝那小厮踹去。

    “你老爷我还没死呢,哭丧着脸作甚!”

    那小厮狠狠挨了一脚却不敢抱怨,连哼唧都没有,连忙挤出一脸笑容道:“老爷有何吩咐?”

    “备轿!”

    “啊?老爷您不是刚回来?不多歇一会?”

    “废什么话,老爷我叫你备轿便备轿!”

    刘海迁狠狠瞪了那小厮一眼,吓得那小厮一缩脖子,连声道:“哎,小的这便去。”

    刘海迁深吸了一口气再慢慢吐出来,借着吐纳的机会已经恢复了平静。

    他一振袍服,阔步朝轿厅走去。

    此时小厮已经备好轿子,刘海迁毫不犹豫的坐上轿子,沉声吩咐道:“去黄县丞在忠信坊的别院。”

    “起轿!”

    小厮卖力的喊道,生怕再惹得自家老爷不快。

    刘宅距离忠信坊并不算远,过了一炷香的工夫便也到了。

    轿子落下时刘海迁已经彻底换了一副嘴脸,嘴角微微勾起带着商贾特有的职业微笑。

    “压轿,快压轿!”

    小厮一边扯着嗓子吩咐,一边殷勤的掀开轿帘。

    刘海迁气定神闲的走下轿来,朝别院大‘门’踱步而去。

    那‘门’官早已与刘海迁相熟,陪着笑脸迎了上来。

    “哎哎呀,刘员外来了啊。我家大人说了,刘员外来了直接迎到‘花’厅去,不用通报。”

    刘海迁打了个哈哈,随手将一块碎银子拍在了‘门’官的手中。

    那‘门’官见了银子双眼放光,更是陪着殷勤把刘海迁迎了进去,一路送到‘花’厅,好茶好水的伺候着,这才前去通报黄似道。

    黄似道虽然在县衙也有值房,却并不怎么在县衙住。这也是官场潜规则,县衙是县令的半个‘私’地,黄似道也不想去触碰这个霉头。

    黄似道正自和小妾缠绵,听到‘门’官禀报,说刘员外拜访,自然极为不悦。

    但刘家在香山县的地位很高,黄似道不敢怠慢,只得一脚踢开小妾,囫囵穿上衣裳。

    他没有穿官袍,只穿了一件藏青‘色’蜀锦长衫,绕后戴了东坡巾,踏着鹿皮靴朝‘花’厅快步走去。

    一进‘花’厅,黄似道便哈哈大笑,冲刘海迁连连拱手:“哈哈,刘员外许久不见啊。”

    他在刘海迁身边坐下,清了清嗓子道:“刘员外你是无事不登三宝殿啊,这次来寒舍怕是冯南封和韩琦回来了吧?”

    “黄大人英明。”

    刘海迁皮笑‘肉’不笑道:“这不是给黄大人报喜来了嘛。”

    黄似道是人‘精’中的人‘精’,如何听不出刘海迁的弦外之音?

    他皱了皱眉道:“刘员外有话不妨直说。”

    “哈哈,既然如此刘某便直说了。”

    刘海迁神情肃然道:“黄大人恐怕出了家贼了。”

    此言一出黄似道立刻倒吸了一口凉气。

    “何出此言?”

    “这韩琦恐怕和黄大人不是一条心。”

    “韩琦?”

    黄似道似乎感到十分惊讶。

    “不错,此人首鼠两端,做出了有负黄大人的举动。”

    黄似道微微眯着眼睛,细细品着刘海迁方才那句话。

    韩琦是他一名幕僚,跟了他多年了,可谓十分‘精’明。正因为此,黄似道才把韩琦派去出海,实际上就是监视冯南封。

    对冯南封这海寇他自然人不相信,但又不能明面上指出来,毕竟合作方还有佛郎机总督席尔瓦大人,只能派出个自己人加以监视。

    刘海迁的意思是,这韩琦已经被冯南封收买,和他穿一条‘裤’子了吗?

    “刘员外可有证据?”

    “自然。”刘海迁底气十足的说道:“此次冯南封出海去南洋走货,本来赚的十余万两,却声称在返途中遇到了海寇,一番拼杀下有许多银子掉到了大海中。”

    黄似道听得直皱眉。

    虽然这些货都是刘员外的,他并没有什么本钱在里面,可这银子掉进海里,他能分成的就少了,是以他还是有些心疼。

    “这也不能说韩琦就投靠了冯南封了吧?”

    “可偏偏他们贩回的货没有损失!”

    刘海迁冷笑一声道:“既然有‘激’烈搏斗,为何只有银子跌入海中,而宝石、珊瑚、香料毫发无损?”

    黄似道面‘色’变得‘阴’沉下来,他不停的捋着下颌胡须,良久他猛然的一排桌子道:“哈哈,真是千防万防,家贼难防。”

    “刘员外,那厮可帮着冯南封说话了?”

    刘海迁点了点头。

    “在佛郎机总督府时,那厮就一直帮着冯南封说话,却忘了若没有黄大人,他早就饿死街头了,又哪里有如今的风光。此人忘恩负义,猪狗不如。”

    黄似道目光冰冷:“席尔瓦总督就没有说什么?”

    “说什么?他不过是提供了个停靠的港口,白赚的钱他还能不要?”

    黄似道想了想确实如此。

    其实他也是没出什么本钱,若韩琦不是他的人,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也就过去了,没必要像刘海迁那样气愤。偏偏韩琦是他一手提拔起来的心腹,这种被人背叛的感觉让黄丝道心如刀割。

    若此事就这么算了,那么他以后如何压服其余幕僚?他的威望往哪里放?

    “怪不得这厮到现在都没有来找我,肯定是忙着把脏银藏起来吧?”

    黄似道的目光已经可以杀人。

    刘海迁目的达成,心情大好。

    “刘某已经叫人盯着他们的福船了,一有风吹草动立刻就能得知。”

    “好!”

    黄似道眼中‘射’出一道‘精’光。

    “那帮海寇要把脏银洗白肯定不能在壕境,不然席尔瓦那张脸没地放。他们的船势必会离开伶仃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