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六章 报复 第二更

    对宁修来说,眼下最头疼的问题就是本地青壮频繁出海走海了。.: 。

    青壮出海后只剩下老弱‘妇’孺,这些人当然不一定能够应付农忙,很多时候会延误农时,耕种上更显力不从心。

    是以‘交’不上夏税秋粮或者延期‘交’税的情况屡见不鲜。

    至于商税,因为此处走海大多是从‘私’港,更不可能收到。再说香山县并不临海,离得最近的是澳‘门’(壕境)。

    这些青壮从澳‘门’出海,宁修总不能派人去澳‘门’抓人吧?

    那样子佛郎机总督还不得跟宁修翻脸?

    所以他这些天一直在想办法,并询问了一些同僚的意见。

    出人意料的是,这些同僚给出的意见惊人的一致,那就是奉劝宁修对此事就装作没看到,税收之事多多加派就是。

    这自然引起了宁修的怀疑。

    若是一人两人这么说倒也罢了,偏偏所有人都这么说。

    宁修早就听说地方官府铁板一块,强龙不压地头蛇。现在看来这番话倒真的有些道理。

    他觉得官府在这件事中扮演的角‘色’肯定不一般,甚至在其中有利益。

    宁修为了查清此事又不打草惊蛇,不得不放弃使用县衙人手调查。

    毕竟这些老吏和副官们都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说是这些副官的‘私’人也不为过。

    宁修便命戚文等人追查此事。戚文等人中有些本就是军中斥候,对于侦查探听十分熟悉,很快就寻到了蛛丝马迹。并将整理到的线索‘交’与宁修。

    宁修看到这些材料时直是哭笑不得。

    若这些都是真的,那官shanggōu结便可坐实了。

    他的眼神在这份名单上不住游移,最终落在了刘海迁三个字上

    “老爷,咱的人回报说冯南封的船停靠在了‘潮’州府青石湾,从船上卸下大包小包的东西。”

    刘家书房内,刘海迁听着下人的奏报面‘色’‘阴’沉。

    好啊,还真让他猜到了。

    韩琦果然和冯南封沆瀣一气转移脏银。

    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些运下的东西就是银子,不然货银在壕境已经全部卸下,冯南封为何会偷偷‘摸’‘摸’跑到‘潮’州府卸货?

    “想占老子的便宜,老子叫你死无葬身之地!”

    刘海迁冷笑一声道:“去把香山县的青皮全都叫来,把韩家给我围了。”

    韩宅。

    韩琦自打回家后便颇为享受的休息了起来。他直接向黄似道告了假,一个月内都不用去议事。

    ‘潮’州府那边他的人已经拿到了银子,一共一万五千两。

    这银子可着实不少了,足够他购宅置地,乃至养老。

    一想到给黄似道出谋划策做牛做马,一年也才能赚到几百两,他便长叹一声。

    要么说人人想要做官呢。

    做了官有了权,哪怕是再小的权力,也会有人有求于你。

    只要有求,必然会送上好处。

    便说这商人出海不给官府打点怎么可能。

    黄县丞这样的,什么都不用干一票就有几万两银子拿,简直比神仙还叫人羡慕呐。

    不过他现在也不羡慕黄似道了。因为他拿去了黄似道大半的份子,也享受到了日入斗金的快感。

    而且那种把佛郎机总督,香山刘家,县丞黄似道耍的团团转的感觉真他娘的爽。

    “嗯,轻点。”

    韩琦闭着眼睛一边哼唧着,一边享受着婢子捶‘腿’。

    这婢子是他刚刚买来的,才十两银子。

    与他获得的一万五千两银子相比,这就是个屁!

    看来以后还要和冯南封多多出海才是,这一票赚的比他娘的干一百年都多。

    “老爷,不好了,不好了!”

    一个老仆面‘色’慌张的跑进来,带着哭腔道。

    韩琦睁开眼睛不悦的问道:“发生什么了?怎么如此慌张?”

    “老爷,一帮青皮把咱府上围了,眼瞅着就要冲进来了。”

    韩琦皱眉道:“青皮?他们不想活了?你没跟他们说老爷我是黄县丞的人?”

    “说了,小的都说了。可那头子说冤有头债有主,他们找的就是您。”

    韩琦闻听此言直是气不打一处来。

    他不知什么时候招惹上了这些泼才,对方竟然无法无天的扰上‘门’来。

    “随我去看看!”

    韩琦一个‘挺’身弹坐起来,穿上靴子朝大‘门’走去。

    走到大‘门’口时韩琦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

    几十个青皮把大‘门’团团围住,他们手中拿着木棍、耙子、粪叉,个个凶神恶煞的盯着自己。

    韩琦毕竟是个书生,见到这景象只觉得膝盖打弯,小‘腿’发软,若不是身边还有个仆人搀扶着,说不准扑通一声就跪倒在地了。

    他还是想不明白怎么惹上这些青皮的。

    难道是这些青皮得知他有钱了来打秋风?

    不可能啊,他走海又不是这一次,以前也没有人来找麻烦啊。何况这次他和冯南封分赃是在‘潮’州府,做的很隐蔽,香山县本地的青皮怎么可能知道?

    见韩琦面‘色’苍白,那青皮头子更是得意。

    他向前一步,一边用木‘棒’拍击着手掌一边道:“姓韩的,你也该明白你得罪了人。咱们拿了人家的钱自然要替人办事。得罪了!”

    说罢他使了个眼神,那一众青皮纷纷冲进府去。

    韩琦看的直是目瞪口呆。

    “光天化日之下,朗朗乾坤之中,你们,你们竟然‘私’闯民宅。还有没有王法!”

    韩琦用手指指着青皮头子怒斥道。

    “这才哪儿跟哪儿啊,弟兄们,给我砸!”

    青皮头子一声令下,地痞无赖们纷纷发出一声怪叫,抄着手中棍‘棒’见东西就砸。

    随即传来瓷器被砸碎的声响。

    韩琦知道这次事情闹大了,脑子直是一懵,再不复足智多谋的形象,扑通一声坐倒在地上。

    那些地痞无赖倒也不去打他,只自顾自的砸起东西。

    很快韩家就被搅了个‘鸡’飞狗跳。

    韩琦嘴‘唇’翕动,却说不出话来。

    那老仆却是哭道:“老爷,要不我们报官吧。”

    韩琦似乎明白过来什么,摇了摇头道:“叫他们砸吧。”

    那些青皮地痞又砸了好一阵,确认韩家没有一个完好的瓷器桌椅,这才退了出来站在院子里。

    “嘿嘿,雇咱的人说了这才刚开始呢,韩爷,好戏还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