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二十七章 击鼓鸣冤 第一更

    韩琦身子颤了一颤,下意识的向后退了一步,质问道:“你们还想干什么?”

    “韩爷,听说令千金生的‘花’容月貌,小的正好缺个暖‘床’的,不如韩爷便把令千金许配给小的如何?”

    青皮头子狞笑一声,便招呼手下往内宅冲去。

    韩琦只觉得脑子嗡的一炸,险些晕倒。

    “你,你怎敢如此放肆!”

    那青皮却不与他废话,放声一笑,随着手下穿过垂‘花’‘门’,来到后院。

    韩琦连忙去追,却被两个留守在垂‘花’‘门’前的青皮拦住。

    他急的直跺脚,却是无济于事,口中喃喃道:“作孽,作孽啊!”

    过了不一会,内院便传来一阵尖叫声。韩琦怒目圆瞪,就要与那些青皮拼命,谁料一根木‘棒’狠狠朝他脑袋砸来。

    韩琦闷哼一声,便像一根面条似得软倒在地。

    老仆尖叫一声,连忙跪倒在地去摇韩琦。可韩琦已经昏死过去,如何会被他摇醒。

    那青皮头子大摇大摆的从内院走出,身后跟着一众青皮。老仆见小姐被那些地痞无赖绑缚着,就要上前怒斥,却被青皮头子一脚踢飞,痛的蜷缩成一团,捂着肚子哼唧。

    “哼,我们走!”

    青皮啐出一口浓痰,‘射’在韩琦身旁,随即心满意足的朝大‘门’口走去。

    那些地痞自然心情也不错,他们此来不但占了韩家小姐的便宜,还劫掠了韩家不少财物,加上刘家给的好处,怕是够好几个月‘花’天酒地了。

    ......

    ......

    韩琦已经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醒来的。他颓然的坐在官帽椅上,喉咙发干,咽下一口吐沫,嗓子火辣辣的痛。

    短短的时间内发生了这一切,让他难以置信。

    老仆跪在地上嚎啕大哭,屋子里一片狼藉。

    最重要的是,他的‘女’儿被那些无耻恶棍掠走了。

    一想到这里,韩琦就感到心口一阵绞痛。

    “老爷,老仆无用啊,生生看着小姐被那些地痞掠走,请老爷责罚!”

    韩琦无力的摆了摆手:“这事不怪你。”

    他叹了一声道:“只怪我跟错了人呐。”

    事到如今,韩琦已经看得分明,这事多半和刘海迁、黄似道有关。

    看来他们还是咽不下这口气啊。

    只是祸不及家人,他们针对自己即可,何必对他的‘女’儿动手?

    一想到这里,韩琦便怒火中烧。

    他们真以为可以在这香山县只手遮天了吗?

    韩琦冷笑一声道:“你想鱼死网破,我便奉陪。”

    ......

    ......

    “咚咚咚咚咚......”

    县衙外的鸣冤鼓响起,只见韩琦手持鼓槌,奋力的敲打着。

    几个衙役见状连忙进到县衙禀报县尊。

    宁修得知有人击鸣冤鼓也是一惊。打他上任以来还没有出现这种情况。

    即便有人要鸣冤也多是走正常程序,递送状纸。像这样直接敲鸣冤鼓的,肯定是有天大的冤情啊。

    宁修不敢怠慢,匆匆换了官袍来到二堂,并叫衙役把那敲击鸣冤鼓的苦主带到二堂来。

    明代县令审案一般都在二堂,只有一些必须公开审理的会在大堂。

    原因就是大堂外就是街道。百姓们可以聚在县衙外旁听,审理过程完全公开。

    这样县令做了一些决断后就没有后悔‘药’可吃,不然岂不是自己打脸,官威‘荡’然无存?

    在二堂审理就不会存在这样的情况,因为百姓们根本不可能进到二堂。

    有些官员甚至喜欢在三堂审案,因为这样更加隐蔽。

    宁修坐定后一拍惊堂木,两排衙役戳着说火棍喊着威武。

    韩琦见此景象却是丝毫没有被吓到,恭恭敬敬的跪倒在地冲宁修行了礼。

    “堂下何人,你有何冤屈要诉?”

    宁修清了清嗓子,中气十足的问道。

    那韩琦冲宁修拱了拱手,不卑不亢的道:“禀奏老父母,小人要检举县丞黄似道、商贾刘海迁官shanggōu结,走‘私’海贸!”

    此言一出,堂上却是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那些衙役都傻了眼,像看傻子一样看着韩琦。

    这厮不要命了,竟然检举二老爷?

    要说起来,在他们心中县丞黄似道的积威更盛,毕竟宁修初来乍到,还压不过黄似道这条地头蛇。

    “你说什么?你要检举黄县丞?你可知以民告官,若是诬告会加倍严惩?”

    宁修淡淡问道。

    “小人知道,小人敢保证检举之事属实。”

    韩琦不卑不亢道。

    宁修沉‘吟’了片刻道:“你且把事情原委悉数道来,不可有丝毫藏捏。”

    韩琦点了点头道:“事情还得从七年前说起。那时候小人刚刚追随黄似道,成了他的一个幕僚。经过半年的磨合,黄似道渐渐放手给小人一些重要事务处理。直到有一天,黄似道把小人单独唤去,屏退左右后说了一件大事。”

    他稍顿了顿,继而道:“黄似道和香山刘家想要合作走‘私’海贸。”

    宁修皱眉道:“香山县并不临海,没有港口,怎么可能在出海?”

    虽然香山县毗邻县所大多临海,但若是从这些地方出港,刘家就没必要扯上黄县丞了吧。这也是宁修最为疑‘惑’的地方。

    “事情是这样的......”

    韩琦叹了一叹道:“原来那刘海迁早有计较,他们打算从壕境出海。”

    宁修闻听此言不禁倒‘抽’了一口凉气。

    壕境便是澳‘门’,若他们从澳‘门’出海确实十分方便。只是佛郎机总督会卖他们面子吗?

    仿佛看出宁修心中所想,韩琦继续道:“大人有所不知,这走一趟海贸利润颇丰,少则十几万两,多则几十万两。船上所有货物皆为刘海迁置办,所得利润他分五成。佛郎机总督席尔瓦拿三成,剩下的两成则进了县丞黄似道的腰包。”

    韩琦摇了摇头道:“黄似道显然不放心那些海商,故而叫小人跟船,实际就是监视。时间久了小人和那船主大当家也‘混’的熟了,便动了‘私’心,隐藏了些获得银两的数目。谁曾想这刘海迁和黄似道看出了端倪,命泼皮地痞冲到小人家中一阵砸抢,还掠走了小‘女’。小人气恨不过,便前来县衙击鼓鸣冤,检举二人!”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