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七章 危机

    风吹起十里沙,叶落花飘,四周所有树木在剧烈摇摆。 更新最快

    一道清光疾速而过,卷起一层沙暴。

    “没有!”楚程在一棵大树面前停下,看着面前那颗人头皱眉道。

    这里也是发生过打斗,地上的那具残尸到了此时还有余温,显然是没有死去多久。

    “秦家修士?”楚程皱起眉头,这一路上发现过四处打斗痕迹,竟都是青云宗与秦家子弟。

    “难道这青云宗和秦家与魔幽谷有仇隙不成?”楚程面露疑惑之色。

    在这三个时辰的搜索间,楚程在这片区域中也遇见过不少修士,有符阵门弟子、还有一些其他宗门子弟。但在这里并没有见到其余门派的弟子尸体,都是青云宗与秦家子弟。

    这个现象分明就是有选择性的杀害!楚程不由有些担心起南宫炎与南宫雪二人。

    南宫炎聚气圆满,南宫雪聚气九层。聚气圆满在往年的罗云秘境之中,的确算是强大,可这一次、面对魔幽谷入世弟子,也只有被斩杀的份。

    楚程身为聚气十五层境界,自然知晓自身的恐怖。堪比筑基修士的存在,斩杀一名聚气圆满修士就是吹灰之力般简单。

    若是当真是选择性伤害,那南宫炎兄妹二人要是在这方区域,那肯定要危险了。

    楚程想到这里,目光一闪、身子冲上天际,不假思索的神识一扫,将方圆三十里区域一一扫过。

    忽然,楚程目光一愣,看到三十里外赫然掉落这一块破碎的白色玉佩。

    到了楚程这种境界,随着修为提高,记忆力也越加的好,那一块玉佩让他觉得有些熟悉,似乎在哪里见过。

    他祭出飞行灵器,向着那处快速飞去。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就来到了那片区域。

    楚程捡起那块破碎的玉佩,感受到了一股余威,这股余威竟有一股超越聚气后期修士的气息。

    这一块白色玉佩,赫然是一块接近筑基大圆满的防御符!

    楚程眉间紧锁,总觉得这破碎的玉佩在哪里见到过。他开始回忆,四年来的画面闪闪而过,只要是见到过的,总是会有些印象。

    终于画面定格了在了四年前,黄国君兰城的一间酒楼之中。

    “这是......”楚程的脸色逐渐变冷,将白色玉佩紧紧捏在手中。

    这玉佩难怪这么熟悉,居然是南宫雪的贴身之物,此时、这块玉佩掉落在这,说明她也在这片区域。

    此时,楚程脸色十分难看,只见这块玉佩上占满了不少血迹。

    玉佩破碎,还带有血迹,这说明了南宫雪很有可能遇害了。

    楚程的心渐渐冷了下来,虽说他与南宫雪兄妹只有一面之缘,但早已把他二人当做了朋友,在第一次见面时,就已兄弟相称,虽然其中带着一些利用,总之来说楚程还欠着他们一个人情。

    “若是你敢伤她一丝一毫,待我成就大道,必灭魔幽谷满门!”楚程闭上双眼,沉思少许后猛地睁开,再次睁开眼睛,一丝邪魅的红光一闪而过。

    一股狂暴之气瞬间席卷四方!

    自从楚程将那滴上古凶兽穷奇精血融入体内之后,心中多了一股不明的煞意。

    此时,就如一尊上古凶兽临世,一尊盖世凶兽虚影漂浮身后,向天嘶吼!

    突然,楚程目光一凝,看向东南方!那里,隐约传来打斗声!

    .......

    .......

    东南方,百里外的一处山谷。

    一名白衣男子面无血迹,身上伤痕累累,满是血迹!

    “你是魔幽谷入世弟子?”白衣男子提剑护住身后女子,喝了一声!

    “魔幽谷?”那红袍男子身上也有多处伤痕,论实力他比这二人强了太多,但这二人身上手段层出,甚至有玄级防御符箓!这才追杀了二日未斩杀!

    红袍男子也是一愣,没想到此人会认出了他,要知道他与少主是以血迹,唤出另一条通道进入的罗云秘境,按道理来说,没人会知道他们的来历。

    “呵呵,有意思、不过本座还没有资格成为入世弟子。”红袍男子淡淡道。

    “呵呵呵,既然不是魔幽谷之人,你还敢接连斩杀我青云宗弟子,难道就不怕仙门怒火么!”

    “哈哈!仙门怒火?本座只是捏死几只蝼蚁罢了!”红袍男子冷笑。

    “你别狂妄!我已经在传讯各方师兄,倒时就是你的死期!”那名女子冷冷道,手中握住一块通讯玉牌,闪烁着淡淡清光。

    “呵呵,世上除了我魔幽谷之人,还有谁能让我畏惧?就算是凝液修士,我也以筑基圆满斩之!”红袍男子冷冷笑道。

    红袍男子乃聚气十一层步入筑基,就算在罗云秘境中被压制,也无限接近聚气十二层!一般的凝液修士在罗云秘境中,也只有堪堪达到聚气十一层。要是在外界,红袍男子也是可以力敌凝液初期修士!

    聚气十一层在青洲是很少见,但在魔幽谷虽说不多,但每一代也有几十位数!可见底蕴恐怖。

    红袍男子看着那名女子,皱起眉头。

    这女子修为不过聚气九层,可是手段层出不穷,一张张黄级上品符箓,也是让他受不不少的伤。

    而且不止飞舟是飞行宝器,就连手中的玉萧也是上品宝器!那名白衣男子手中的剑也同样如此!

    要知道,他在魔幽谷颇有地位,但手中的大刀也只是中品宝器!

    红袍男子眼中露出了贪婪,他知道这二人来历并不简单,很可能是某位金丹大能的嫡系后裔。

    白衣男子听到这里,脸色一沉道:“你果然是魔幽谷弟子,难道就怕引起我正道人士的全攻么!如果你暂且退去,此事可以罢休!”

    “罢休?呵呵呵,你死了便是罢休!”红袍男子轻蔑一笑,全身魔气滚滚!

    一掌而下,地面轰然一震,掀起阵阵尘土,尘沙中、闪起一道刀光!

    这把大刀一出,整个天地都被魔气充溢!凌厉的不可争锋。

    白衣男子脸色一变,这一道威力之必筑基初期全力一击,他哪敢正面接下。右手一挥,一张黄色符箓顿时出现在手中。赫然是一张黄阶下品防御符箓。

    “雕虫小技!莫非你以为就你有符箓么!”

    一刀临近,刀气与护罩撞在一起,响起咔咔之声,一撞之下,各自相继破碎。

    红袍男子轻蔑一笑,手中出现十张黄阶下品符箓,其中不乏黄阶中品。

    “来来来,看看是你的防御符箓多,还是我的攻击符箓多。”红袍男子呵呵冷笑。

    “比就比!”女子轻蔑一笑,论说符箓、多得是!

    只见这女子右手一会,一踏符箓躺在手心,足足有百丈之多。

    “......”红袍男子也是瞳孔微微一缩,这些符箓都是黄阶防御符箓,加起来至少有百张之多。

    这可是黄阶符箓!可不是白纸随便就能弄到。这至少要施展一百多次全力一击,才能轰碎!

    白衣男子也暗幸当初在前往罗云秘境前,妹妹向老祖宗死皮赖脸的讨了这么多黄阶符箓,否则下场就跟其他的同门师兄弟一样了。

    “魔幽谷入世弟子,果真强大!”白衣男子皱起眉头,老祖宗当初所言果然是真,魔幽谷入世弟子能以聚气战筑基!

    双方大战了起来,这兄妹二人以符箓攻击和防御。

    转眼,半个时辰过去。

    兄妹二人边战边逃,想方设法与大师兄联系上,在秘境之中恐怕也只有大师兄能抵挡住这人了。

    此时,二人身上的符箓已经所剩无几,当初女子身上所带的玄阶防御玉符,早已消耗完毕,堪堪挡住了对方百次攻击。

    “你们死定了!”红袍男子看到女子手上只剩下了两张符箓,也是轻蔑一笑。虽说嘴上轻蔑,但内心还是郁闷无比。

    追杀两名聚气后期的蝼蚁,居然耗费了他十张黄阶符箓,这且不说,体内的灵力也快消耗殆尽。

    红袍男子吞下一颗上品回气气丹,冷眼看着这对兄妹,就像看着死人一般。

    “我会慢慢折磨你们,在你面前凌辱你的妹妹。”红袍男子嘎嘎一笑,舔了舔舌头。

    他有一个嗜好,就是在凌辱女子时,待到之时将女子残忍杀害。看着女子惊恐又不甘的表情,那简直就是艺术。

    “你敢!我祖父乃是金丹大能,他一定不会放过你!”女子脸色一变。

    “呵呵呵,原来是大能的嫡系子弟,那味道一定不错。”红袍男子舔着舌头,眼睛直直盯着女子饱满的胸脯。

    “你敢!”白衣男子怒了,提剑而起,就算死也要同归于尽!

    红袍男子呵呵一笑,便是一刀斩去。

    “我要断了你的手脚,在看着你妹妹在我胯下惨叫!哈哈哈!”

    兄妹二人势要玉石焚灰,爆发出最强之意,就要与红袍男子战在一起。

    轰!

    就在这时,一股滔天杀意,席卷天地!

    兄妹二人宛如成为了一艘小舟在大海上遇到了波涛骇世的巨浪,一颗心直掉入深渊谷底!

    难道真要死了?兄妹二人感受到这一股滔天杀意,便知道这一切都是徒然,非他们之力可以抵挡!

    这是.....筑基中期修士才有的气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