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争夺

    张柳两家的弟子不过七人,形势很不乐观。 更新最快那六位张柳两家子弟站在一团,将那名青衣男子护在后方。

    “死到临头还敢嘴硬?”一名围攻张柳两家的修士冷笑道。

    这二十多人分别是来自不同派系,共有五个之多。有中小门派,也有四仙门与七大家族子弟。而开口说话的赫然是紫雁门弟子。

    “呵呵,又是紫雁门?”楚程看到那人身穿服饰,也是冷冷笑道。

    紫雁门弟子加起来有十多个死在他的手里了,如果可以,楚程还真想把紫雁门剩下的那些修士分别斩杀。不过这事太绝了,相当于灭人满门。而紫雁门毕竟是四仙门弟子,在众目睽睽之下还真不敢如此做。

    如果楚程杀了这么多人,一旦消息传出,那将会引起四仙门之一紫雁门的怒火!严重甚至会被污蔑为邪魔教奸细,故意混在落云宗进入秘境,以此将正道修士各个击破。

    “交出极阴令!看在你是张家子弟,我便做主放你等离去!”就在这时,一名高瘦男子站了出来,笑着劝说。

    “呵呵,你身为落云宗弟子,是我张柳二家的盟友。尔等非但不出手相助,还落井下石!”青衣男子身后的一名女子冷冷笑道。

    张柳与落云宗本是联盟,但在极阴令的诱惑之中,也是临阵倒戈!

    “呵呵,极阴令自然是有能者得,像你们柳家一群废物,就是连聚气九层都未有几个,还想独吞?”那名高瘦男子讥讽道。

    张柳两家弟子脸色一变,这里的七人大部分都是柳家弟子,自从上次与落云宗的切磋交流会之后,柳家九层之上的弟子都大部分重伤卧养。

    罗云秘境又是提前开启,导致柳家派入的聚气九层之上弟子只有十数位,剩下的都是聚气七层与八层。

    “极阴令本就有三个名额!我们三家一人一个名额,为何你们落云宗弟子还要强抢?”那名女子脸色阴沉。

    “呵呵,给你们二家也是浪费,还不如交给我们!”那名高瘦男子冷冷一笑,一股聚气圆满气息瞬间爆发!

    “交还是不交!如果不交,便是我落云宗与你张柳两家开战了!”高瘦男子准备出手了!

    这一切都被楚程看在眼中,仔细的看着此人。沉吟片刻,喃喃道:“没想到还有落云宗之人,呵呵,在一切利益面前,任何结盟都如纸张般薄弱。”

    这名高瘦男子,楚程在大殿广场上有过一面之缘,似乎对自己隐隐有些敌意。

    “落云宗的蛀虫还是有很多啊。”楚程叹息一声。四年来,遇见过不少打压同门师兄弟的人。

    “拿命来拿!”柳家那名女子,虽是女儿之身、但对比男子也不遑多让!

    “好好好!敬酒不吃吃罚酒!给我上!”高瘦男子脸色狰狞了起来。

    话语刚落,高瘦男子身后的四名落云宗弟子也纷纷祭出法器,就要与张柳二家弟子交战一起!

    有人准备动手,其余门派的修士自然会落下,接连祭出法器把张柳二家弟子围的水泄不通。

    楚程深深的看了那高瘦男子一眼,脸色有些低沉。

    张柳二家与落云宗结盟千年,本应同仇泄敌,没想到落云宗有些弟子会做出这种事。如果此时落到外头被张柳二家高层知晓,怕是这千年结盟将会瓦解!

    失去了结盟,将造成三家很大的损失。尤其是落云宗!怕是没有门派敢与其联手了。就像刚才那女子所说,极阴令有三个名额,那一家一个名额,自然是皆大欢喜。

    “太过贪婪!”楚程目光一闪,对于这其中一个名额已势在必得!不过,他也不会去强抢张柳二家的极阴令。

    就在双方要交战起来时,楚程脚步一迈,踏出几步,向着那个方向走去。

    一阵轻风,四周忽然变得平静。只有一道声音彻响天地。

    “是谁?想对付我落云宗千年之交的盟友?”

    “又是谁?竟敢妄自代表了我落云宗?”

    在众人视线之中,一道白影腾空踏来,每一步落下,地面随之一震!

    “是谁在装神弄鬼!”落云宗一名弟子提剑怒道。

    风终于停止,那道身影也落到那七人面前,楚程呵呵一笑,玩味的看着刚才开口的那名落云宗弟子,是似笑非笑道:“是我,怎么?想对我动手?”

    那名落云宗弟子看清来人,也是脸色一变,心中大惊!

    “怎么会...怎么会是他!”这名落云宗弟子曾看到过楚程一人独战柳家几乎所有弟子,跟本就是一尊煞星!

    “原来是楚师兄!方才师弟看错人了!”这人心中惶恐,深怕楚程怪罪下来,拿他出气。

    楚程的实力他可是亲眼见到过的,当初柳家所有九层修士在其手中都是撑不上三回合!

    “哦?你把我认作是谁了”楚程玩味笑道。

    就在这时,那高瘦男子走上一步,冷笑道:“原来是你,怎么?想要插一脚?抱歉!名额已满。”

    “舌燥!”楚程直接一掌拍出,万斤之力铺天盖地而去!

    高瘦男子心中讥笑,在内门除了陈音,他还真是没有忌惮过谁。二话不说提刀一劈向那只手掌!

    轰!

    一阵轰隆!

    这一击之下,所有人倒吸口气。

    “这是何人!怎么如此强!”

    “不可能!这一定是筑基修士!”所有人都瞪大了眼睛,满脸惊骇!

    在这一掌之下,那高瘦男子只觉得被一座大山轰压,整个身躯咯咯作响,那是骨头碎裂的声音!

    高瘦男子被这一掌之力拍的倒飞出去,一口鲜血猛地噗出,狠狠摔落在地。

    “怎么会!”高瘦男子心中升起波涛大骇!死死盯着手中那把大刀。

    大刀漆黑如墨,十分锋利,但此时,这把大刀的刀刃上破了一道大口!这刀乃是极品法器,却被这人徒手震碎!

    “念在你是同门!便不取你性命!给我滚!”楚程冷哼一声,双手负立。

    所有人都惊住了!不敢出手!

    “难道你们就不想要极阴令了!”高瘦男子目露疯狂,狠咬舌尖,一滴精血喷射而出。

    “火斩破空!”

    刀气大起,震烁光芒。凶横的刀气破空而来,直袭楚程之处。

    楚程看也不看一眼,直接祭出中品灵器挥手一斩!

    更加强烈的剑气瞬间席卷四周,几乎是在瞬息之间覆盖那股刀意。

    这剑意之强,足以让人胆颤!所有人都升起了一种不可与其匹敌的念头。

    高瘦男子感受到这股剑意,浑身都是冷汗,恐惧的嘶吼着,想要倒飞而去。但是一切都已经晚了,剑气如电光闪雷般袭致而来。

    噗嗤!鲜血奔涌,一直断臂甩上高空。剧痛让高瘦男子差点昏厥过去。

    这完全就是碾压!不在一个境界!

    “滚!”楚程淡淡开口,扫视众人。

    落云宗那三名弟子脸色大变,急忙将那高瘦男子搀扶退去。

    “我的手!楚程!我一定要让你不得好死!”高瘦男子龇目欲裂,捂着伤口狰狞道。

    “哦?那你就留下来吧。”楚程冷冷一笑,伸手一指,一道淡光瞬间斩向那高瘦男子。

    噗嗤!一声惨叫,鲜血喷洒!当场将高瘦男子的脖子切开,只剩下一层老皮还连着身体,血水汩汩泉涌。

    “谢泽瑞妄图分裂我落云宗与张柳两家千年来的友谊,定是邪魔教之人,今日我楚程代刑罚殿堂将此撩诛杀!”楚程郎朗开口,清澈的声音四方回荡。

    在场的众人脸色一变,纷纷倒吸口气。

    如此狠辣直接将同门师兄弟斩杀,却大义凌然的说出这样的话!

    楚程扫视众人再次开口:“身为正道人士,自相残杀!我真是为你们宗门感到丢脸。”

    “放屁!就连自己师兄弟也杀的人,没有资格说这话!大家给我上!区区一人何以畏惧!杀了他,得极阴令!”有人开口说道。

    “对!同是聚气后期,怕他作甚!”有人出手了,一道法术射向楚程。

    楚程满脸不屑,向前一步跨出,瞬间来到那人面前一拳轰出!一拳之下,法术消散,那人倒飞出去,整个肩膀被一击轰碎。

    在场的很多人都变色,这人简直太恐怖了!不仅一剑杀一人,还一拳重伤一人。

    这二位可都是聚气圆满修士啊!竟支撑不了一招!

    依然有许多人出手,一道道法术出现,灼热闪耀!

    “你们真的想送死么?”楚程神色平静,眸子却有些凌厉了。

    虽然围攻他的人足足有十多位,可楚程并没有把他们放在眼里。虽然同是聚气修为,但楚程的实力已经达到了不可估量的地步!就算是在万年前,那些元婴始组年轻时也没有这般妖孽!

    一道火光燃起,那是比太阳还有要灼耀的光芒。

    咚!

    恐怖的气息席卷而来,充溢了众人的心神!

    轰轰轰!那道光芒在这一刻爆炸开来,八方空气倒流,响起剧烈的声响,隐隐盖过了天上传来的钟声。

    一声声惨叫,断肢残飞,简直就是人间地狱!那些攻击楚程的一名名修士,瞬间倒飞出去。

    "啊!我的手!”

    “我的脚!我的腿!”

    有人惨叫!有人痛哭!有人在这火光中身死消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