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百九十七章:郭泰连战无败绩,体力耗尽愈艰难

    在场的人全都一愣,邢烈性子急,便大声问道:“莫仙子,你这是何意?”

    莫仙子脸上还是带着轻柔的笑容,轻声说道:“对面的少侠武艺高强,我门内师妹不是对手,我便认输了。 更新最快”

    邢烈皱着眉头问道:“莫仙子莫不是想等到后面捡个便宜,好做那渔翁得利的事?”

    莫仙子轻轻摇摇头:“邢掌门多虑了,我群芳榭既然这一场认输,那便有一人不能再参战,与战败无异,若是邢掌门有所怀疑,那就在我这些师妹里面,自己挑一个吧,邢掌门选中了谁,便算她战败了。”

    邢烈听莫仙子这么说,虽然还是满脸的怀疑,但是也不好再说什么,只是默默点了点头,大声说道:“既然莫仙子这么说,那我自然是信得过莫仙子,李会长,请吧。”

    这边姜寒也会死十分的纳闷,听洛子瑜说,这群芳榭的人很少过问江湖事,这次来到这苦寒之地姜寒就觉得有些奇怪,再加上这群芳榭虽然参与了进来,但是这莫仙子始终是一副高深莫测、置身事外的样子,更是让姜寒摸不清她的想法。

    不过想不明白也没有时间给他再想了,这边李钰枫已经派了人出来,是一个手持双剑的中年男人。

    郭泰一见对面派了人出来,提起大枪就要上去,姜寒一把拉住了他:“你受了伤,能行么?”

    郭泰咧着大嘴笑着说道:“这点皮外伤不碍事,我多战一场,你们便能少战一场。”

    姜寒轻轻点了点头,掏出了止血药,递给了郭泰,嘱咐道:“那你小心点,万一不敌就不要硬撑,千万不要受伤。”

    郭泰接过止血药,往自己伤口上抹了一点,点头答应道:“我知道,你放心吧,就这些人想伤我也没那么容易。”

    那人见郭泰和姜寒在那里嘀嘀咕咕,冷笑着说道:“那大个,赶快过来受死?莫不是不敢了吧?不敢了就乖乖认输,省得在这拖延时间!”

    郭泰一见他在那里嘲讽,随手把手里的止血药一扔,迈开大步来到了那人面前,冷冷的说道:“报上名来。”

    那人有些不屑的说道:“青衣会十剑,雌雄剑范智,我劝你赶快认输,不然我的雌雄剑下少不得再多一个冤死鬼!”

    郭泰打量了一下这雌雄剑范智,这范智有四十多岁的年纪了,个子不高,长的倒是不难看,也是中上之姿,但是脸上露出了一抹狠色,显然也是个见血无数的狠角色,手里提着两把宝剑,一长一短,一宽一窄,一黑一白,也不知那一把是雌,哪一把是雄。

    郭泰轻轻点了点头:“你若是有那个本事,这条命你拿去又有何妨?不必废话,动手吧!”

    范智一听郭泰这么说,二话不说,舞起手中双剑,右手长剑一领郭泰的面门,左手短剑直刺郭泰的小腹。

    郭泰见他两剑来的快,不敢大意,上面一低头,躲开了长剑,下面用大枪一拨,便荡开了范智的短剑。

    范智见郭泰轻松的化解了自己这一招,紧接着一扭身子,两臂一甩,两把剑同时砍向了郭泰的脖子和胸口。

    郭泰感觉往后闪身,躲开了这一招,两个人你来我往就打在了一起。

    别看这雌雄剑范智叫嚣的凶,但是本身的武艺和如风剑李光也就是在伯仲之间,比郭泰还要差上一筹,没打了过十五个回合,就被郭泰一枪点在了右手腕子上,疼的范智惨叫了一声,撒手扔下宝剑往后退了七八步远,用手捂住伤处不停的哼哼。

    郭泰也没有追击,而是用大枪挑起掉在地上的长剑,扔回了范智的脚下。

    范智的脸色惨白,也不知道是疼的还是气的,在那里哼哼了好半天,这才撅着屁股捡起地上的宝剑,回到了本队。

    李钰枫见他见了血,也没训斥他,只是让人帮他包扎了一下,然后冲着洪正说道:“洪大当家的,请吧?”

    洪正嘲讽的看了李钰枫一眼,不屑的说道:“这就是你的青衣会十剑?果然是名不虚传啊!”在名不虚传四个字上,还专门加重了语气。

    李钰枫也不生气,只是淡淡的说道:“洪大当家的未必就比我强到哪里去,请吧。”

    洪正回头看了看,用手一指一个也拿着一条大枪的汉子:“你去!”

    那汉子见洪正叫到了自己,赶忙抱拳施礼,然后来到了郭泰的面前。

    郭泰一看这大汉,站在自己的对面,自己就好像在看自己的影子一样,身高体型都跟自己差不多,也是一张黑脸,手持一条大枪,不同的就是这大汉明显比自己大几岁,满脸的络腮胡子,显的十分的凶悍。

    那汉子冲着郭泰抱了抱拳:“红砂谷韩天奎前来领教。”

    郭泰见他没有那些乱七八糟的绰号,倒是不敢小瞧他,也抱了抱拳说道:“韩大侠请!”

    韩天奎双手一抖手里大枪,也是抖出了十几个枪尖,然后前手一扬,后手一用力,直挑郭泰的咽喉,这一枪来的十分迅勐,而且的力道十足,显然这韩天奎在枪法上有着不俗的造诣。

    行家一出手,便知有没有,郭泰也是从小练枪多年,这一招便能看出来,这韩天奎功底十分扎实,不是好对付的主。

    他赶紧一晃双手,把手里大枪用力往出一摆,把韩天奎的枪拨开,然后借势手上用力,大枪横着便抽向了韩天奎的太阳穴。

    韩天奎看郭泰连续比了几场,知道郭泰武艺不俗,见他出招迅勐招式灵活,不敢大意,赶忙一低头躲开了这一枪。

    两个人两条枪,如同两条缠斗的蛟龙一样搅在了一起,转眼间便打了快三十个回合,打了个棋逢对手,但是姜寒就发现郭泰的额头已经见了汗,似乎是体力有些下降了。

    郭泰连续比斗了七场,确实也有些累了,再加上这韩天奎不仅枪法出众,力气也不小,三十个回合过后,郭泰便感觉到自己开始有些气喘,似乎是体力有些不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