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三章:洪高出手吃败仗,山庄人马来支援

    梁雨明见一击失手,手腕又是一转,手上一按,又是三根飞针射向了姜寒。 更新最快

    这招的厉害之处就在于攻其不备,一击失手之后便威力大减,姜寒再次一侧身,躲开了三根飞针。

    梁雨明见姜寒连续躲过两拨偷袭,心里大惊,他知道自己的斤两,若是偷袭失了手,自己绝不是姜寒的对手,想到这,他张嘴便想认输。

    姜寒哪里会给他认输的机会,稍微往前一上步,左手一领梁雨明的面门,右手两指狠狠的戳在了梁雨明的胸口之上,把梁雨明戳的横着飞出去一丈远,躺在地上不省人事。

    李钰枫见梁雨明被打的昏死过去,赶忙让人把他抬了下来,李钰枫仔细一检查,梁雨明的胸骨并没有什么事情,但是内腑却受了严重的内伤,很明显是被姜寒用内力震坏了,以梁雨明的年纪,想要复原基本是不可能了。

    李钰枫有些气恼的大声质问道:“你既然已经胜了,为何下手如此狠毒?”

    姜寒不屑的看了李钰枫一眼,慢条斯理的说道:“如果不是我反应够快,恐怕已经死在他的暗器之下,我没有要他的性命,我觉得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李钰枫恶狠狠的盯着姜寒,半天没有说出一句话来,最后才才长长出了一口气,冲着洪正喊道:“洪大当家的,该你了!”

    还没等洪正说话,洪高就从后面跳了出来,大声喊道:“义父,让我去会会他!”

    洪正一愣:“可是你刚刚跟那小白脸比试过。”

    洪高使劲拍了拍自己的胸脯,高声说道:“我已经休息好了,咱们的人恐怕不是那小子的对手,还是我去吧?”

    洪正想了想,点了点头:“那你去吧,千万小心,莫要小看了他。”

    洪高点点头,拎着自己的双锤来到姜寒面前,把手里双锤一碰,高声喊道:“小子,没看出来你还有两下子,敢跟你爷爷我比试比试么?”

    姜寒低头看了看洪高,笑点了点头:“既然你有兴趣,那我不介意陪你玩玩。”

    洪高看着姜寒有些轻蔑的眼神,气便不打一处来,抡起手中双锤,照着姜寒的头顶便砸了下来,嘴里骂道:“小子,你笑什么!”

    姜寒见他双锤挂风砸了下来,身子不退反进,往前一步便跨到了洪高的面前,双臂一抬,便架住了洪高的双肘。

    洪高见他架住了自己的双肘,两臂勐的用力,想要把姜寒压倒,哪知道压了半天,两条胳膊仍然被姜寒牢牢的架在了那里。

    洪高大惊失色,自己的力气自己是知道的,在红砂谷那是无人能比,可是惊人被这个看似瘦弱的小子架住了胳膊,可见这小子的力气还要超过自己。

    想到这洪高灌注全身的内力,到自己的双臂上,想要把姜寒压下去,哪知道两条胳膊依旧被姜寒死死的架在空中,再看姜寒,脸上似乎还带着嘲讽的笑。

    气的洪高一低头,一头便撞向姜寒的胸口。

    姜寒这次倒是没再继续缠着他,而是放开了双臂,身子往后用力,生生的挪出去两步远,躲开了这一头。

    气的洪高哇呀呀怪叫,抡起手里双锤再次杀了过来,姜寒也没有去拿兵器,赤手空拳的便和洪高战在了一起。

    刚开始动手的时候姜寒多少还有些不习惯,自己左手的手指还没好,被蕙兰牢牢的固定在了一起,不能抓东西,只能用手臂抵挡,让姜寒觉得有点别扭。

    洪高也不傻,知道姜寒的左手有伤,便专攻姜寒的左路,想要利用姜寒的弱点。

    两个人转眼便打了二十几个回合,洪高的大锤抡的热闹,可是依旧连姜寒的衣角都没碰到,姜寒好像一只花蝴蝶一样,在洪高的锤影里面钻来钻去,急的洪高满脑门都是汗。

    眼看着打了五十多个回合,姜寒觉得差不多到时候了,就在洪高双锤再次抡下来的时候,只见姜寒身子往旁边一闪,然后飞快的伸出一指,正好点在洪高左手的手背之上,只听洪高的手上发出了“咔嚓”一声细微的声响,疼的洪高撒手扔下手里的锤,脸色惨白的捂着左手,他倒是忍住了疼,没有喊出来。

    姜寒一招伤了洪高的左手,也没有再追击,只是淡淡的说道:“你输了。”

    洪高恶狠狠的看着姜寒,疼的脑门上都是豆大的汗珠,可还是坚持着喊道:“我不是你的对手,有本事你杀了我啊?不用在这羞辱我。”

    姜寒摇摇头:“我若是想杀你,你早死多时了,看你是条汉子,今天我不为难你。”

    洪高的脸色十分的难看,盯着姜寒看了半天,这才转身走回了本队,连地在第上的锤也没捡。

    姜寒低头捡起洪高掉在地上的锤,扔到了洪正那边,立刻有人给洪高捡了起来。

    洪正一见洪高受了伤,赶忙关切的问道:“高儿,你这手怎么样了?”

    洪高摇摇头:“我没事,是我没用,输给了那小子,请义父责罚。”

    洪正摇摇头:“我在这看的清楚,那小子身法着实诡异的很,再加上一身的怪力,你败了也不能怪你,快去处理下伤势吧。看来咱们红砂谷无人能胜他,下一阵怕是要我亲自出马了。”

    这边洪高又输了一阵,李钰枫的脸色是愈发的难看,时间拖了这么久,不只没有什么太多了进展,自己这边倒是多人受伤,再拖下去恐怕真的要出事了。

    就在他胡思乱想的时候,在峡谷的外面,砺锋山庄的方向,传来了阵阵的马蹄声,马蹄声由远及近,越来越清除,眼看着便到了峡谷外边。

    峡谷的外面是红砂谷的人在守着,一见有人马从砺锋山庄的方向赶来,立刻是刀剑出鞘,紧紧的守住了峡谷口。

    只见来的这队人马,足有五六十人,一个个是精神百倍,全都骑着高头骏马,各拿兵器,身背弓箭。为首一人,年纪约二十七八岁,白皙的面皮剑眉虎目,穿一身白衣,胯下一批白龙马,腰悬宝剑,背后背着一把宝雕弓,显得精神百倍。(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