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四章:少庄主前来支援,各势力不知所措

    姜寒一见砺锋山庄的方向来了人,这才松了一口气,拖了这么长时间,终于等到砺锋山庄的人来支援,不过砺锋山庄的人好像来的快了一点,比自己预料的要快得多。 更新最快

    峡谷里的几家势力也都傻了眼,本来按照李钰枫所说,砺锋山庄的人就算赶到,至少也要一个时辰,可是这才半个时辰不到,砺锋山庄的人便支援了过来,莫非他们是飞过来的不成?

    领头的白衣年轻人见有人堵住了峡谷,便勒住了马,大笑着说道:“我还当是那些人胡乱说的,还真有人这么大胆,敢在我砺锋山庄的地盘闹事,我看你们是活腻了!来人呐,给我冲过去,把这群贼人就地正法!”

    他手下人一听白衣年轻人下了令,一个个抽出兵器,便要往峡谷里冲,红砂谷的人赶忙守住了峡谷口,两方人马眼看着就要厮杀起来。

    就在这这时,只听李钰枫大声喊道:“且慢动手!”

    白衣年轻人往峡谷里一看,只见李钰枫在喊话,便轻蔑的喊道:“怎么,你死之前还有什么话要说么?”

    李钰枫赶忙抱拳说道:“不知诸位是什么人?”

    还没等白衣年轻人说话,只见他旁边有人高声喊道:“瞎了你的狗眼,连少庄主都不认识么?”

    李钰枫一听,赶忙是一躬到地:“见过少庄主,久闻少庄主大名,今日一见,胜似闻名啊。”

    白衣年轻人对李钰枫的恭维很受用,仰着脸笑着说道:“算你这人识趣,我问你,你又是什么人?”

    李钰枫赶忙答道:“再下青衣会李钰枫。”

    白衣年轻人一皱眉头:“青衣会,不是做买卖的么?怎么,买卖不好做,改了做贼了?”

    李钰枫有些尴尬,一张黄脸憋的通红,在别人家做贼,抢人家的东西,被人家抓了个现形,他都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白衣年轻人见他不说话了,冷笑了一声:“我管你什么青衣会还是红衣会,做贼做到我砺锋山庄头上来了,今天不给你们点教训,还不被江湖人笑掉大牙?来人啊,给我杀!”

    洪正也是个暴脾气,见他一来便喊打喊杀,气也不打一处来,便大声喊道:“我看谁敢动!”

    白衣年轻人看了洪正一眼,见他和李钰枫一伙人穿的并不一样,似乎不是一拨人,便撇着嘴问道:“你又是哪根葱?”

    洪正把手中大斧一举:“我乃是红砂谷大当家的洪正!”

    白衣年轻人稍微愣了一下,然后大笑了起来:“原来是你,洪正老匹夫,你不在你红砂谷里躲着,竟然还敢到我砺锋山庄闹事?我听说官府还挂着你的赏钱呢,正好今天就把你除了,拿去领些钱,拿去买两匹马骑!”

    洪正见他说话毫不客气,也是气不打一处来,用手中大斧一指,大声吼道:“我看你敢?”

    林美美这时候也站到了洪正身边,大声说道:“对,我看你敢?谁敢动我们家阿高,我要他的命!”

    白衣年轻人一听有个女人说话,再一看林美美,不由得大声笑了起来:“啊哈哈哈哈哈,我说世界上怎么还有长的这么丑的女人,简直丑的没边了,你也是丑人多作怪,长的这么难看,就老老实实在家里躲着算了,跑到我砺锋山庄闹事,我今天就收了你这妖孽!”

    林美美最听不得有人骂她丑,见这白衣年轻人嚣张至极,气的大声骂道:“你才丑!你们整个山庄都是丑鬼!你别以为在你砺锋山庄的地盘,我便怕了你,我告诉你,我飞鱼岛也不是好惹的!”

    白衣年轻人一下子愣住了,跟身后的人嘀咕了半天,这才问道:“飞鱼岛丑夜叉林美美?”

    林美美点点头:“正是老娘我,不过你不许叫我丑夜叉!”

    白衣年轻人皱着眉头问道:“我砺锋山庄跟你飞鱼岛平日里并无来往,你不在飞鱼岛做你的水贼,好端端的跑到我砺锋山庄做什么?”

    说到这,那白衣年轻人停顿了一下,接着说道:“能惊动你们几家,公然跑到我砺锋山庄做贼,看来确实是有什么了不得的东西啊!”

    说完白衣年轻人一指姜寒:“嘿,那小子,你们车上到底有什么东西,惹了这么多人来劫!”

    姜寒回头冲着李庆喊道:“把咱们镖旗插上!”

    李庆从车上找出镖旗,稳稳的插在了镖车上,姜寒冲着白衣年轻人一抱拳:“我们乃是白虹镖局的镖师,奉命护送此镖到砺锋山庄,镖箱从未开启,没有人知道里面是什么!”

    白衣年轻人哼了一声:“既然都不知道是什么,那你们堵在这里干什么?莫不是专程来打我砺锋山庄的脸的?”

    洪正冷笑了一声:“打你的脸又如何,你手下的人还没有我们人多,只要我们六家联手,你也奈何不了我们!”

    白衣年轻人一愣:“六家,还有谁来了?站出来让我瞧瞧吧?”

    本来严不绝和邢烈都领着人蔫头耷拉脑的躲在一边,一听白衣年轻人这么说,只好垂头丧气的说道:“断水门严不绝,御火门邢烈,见过少庄主!”

    白衣年轻人眉毛一挑:“水火两门的人,你们不是自诩名门正派么?连你们也跑到我砺锋山庄的地方做起了贼?我还真想知道知道,到底是什么东西,把你们这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人全给引来了!”

    所有人都被问的哑口无言,谁也不愿意先说话,听这少庄主的意思,他并不知道这镖车里是什么东西,所以也没人想要主动告诉他,害怕惹的他不高兴,再和砺锋山庄的人起了冲突,毕竟这还是在砺锋山庄的地盘。

    白衣年轻人问了半天,也没人搭理他,只见他自言自语道:“不对啊,你不是说六家么?这才五家,还有什么人在?”

    话音刚落,就听见一旁传来一个柔美的声音:“见过厉少庄主,还有我群芳榭的人,希望厉少庄主不要见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