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百零五章:莫问晴挑动争斗,厉俊杰独斗洪正

    白衣年轻人一听有女人的声音,声音又这么婉转动听,赶忙一边四下里寻找,一边大声问道:“是谁?”

    只见莫仙子从一边走过来,冲着白衣年轻人福了一礼,低声说道:“群芳榭莫问晴,见过厉少庄主。 更新最快”

    刚才白衣年轻人光顾着和几家的人吵架了,群芳榭的人又都是一身灰衣,远远的躲在了一边,这才没有注意到,现在一看有一个绝色女子站了出来,白衣年轻人脸上顿时便露出了惊喜的神色,赶忙从马上跳下来,抱拳还礼到:“原来是群芳榭莫仙子,久闻仙子芳名,今日一见真是名不虚传啊,仙子叫我俊杰就好。对了,仙子带人来我砺锋山庄,怎么也不通知我一声,我好做些准备迎接仙子。”

    莫问晴微微一笑说道:“厉少庄主客气了,我群芳榭一众小女子,哪敢惊动厉少庄主大驾。”

    厉俊杰往莫问晴身后一看,只见还站着几名身着灰衣的女子,一个个也都是国色天香,再往远处看,在峡谷外面还有十几名女子,一样都是美若天仙,不由得是惊喜万分,赶忙说道:“各位仙子怎么和这群贼人混在了一起?莫不是这些贼人裹挟了诸位仙子,待我杀了这些贼人,给仙子出气!”

    莫问晴轻轻的摇了摇头,慢慢的说道:“厉少庄主不是想要知道,他们来这究竟是为了什么吗?”

    厉俊杰点点头:“是啊,那镖车里到底是个什么东西?”

    莫问晴笑着说道:“厉少庄主生在砺锋山庄,一定听说过失传已久的神器打神吧?”

    厉俊杰点点头:“打神大名谁人不知,传说打神乃是武王仿造打神鞭铸造,能够压制百兵,只是打造的方法早已失传,连我砺锋山庄也难以得知其中的奥秘,仙子问这个做什么?”

    突然,厉俊杰似乎明白了什么,惊叫了起来:“你是说那镖车押送的乃是神器打神?”

    莫问晴不置可否的笑了笑,没有说话。

    洪正憋的老脸通红,指着莫问晴骂道:“莫问晴你这个小贱人,少说两句你会死么?你别忘了你也是来夺这打神的!”

    莫问晴微微的一笑:“我若说我和诸位师妹只是路过,不知道洪大当家的相信么?”

    洪正还要说话,就听厉俊杰大喝了一声:“都别吵了!”说完用手一指姜寒:“我来问你,这镖车上押送的可是神器打神?”

    姜寒摇了摇头:“镖行规矩,暗镖在送达之前,无论如何不能开箱,所以我并不知道里面是什么东西!”

    厉俊杰点点头:“这狗屁规矩还真有意思,不过照你这么说,这里面还真有可能是打神,怪不得你们这些牛鬼蛇神全都跑到我砺锋山庄的地盘来,还请诸位仙子退后一点,我这就解决了他们,可莫要溅到诸位仙子身上血!”

    洪正冷笑了一声:“厉俊杰,你莫不是以为我怕你不成?你以为这些小贱人便是什么好东西?她们不是为了这打神来的?”

    厉俊杰冷笑了一声:“各位仙子都是天姿国色,怎么会跟你等一样龌龊?”

    这时只见莫问晴微笑着说道:“我与各位师妹只是刚好路过此地,对砺锋山庄之物并无觊觎之心,如果不信,厉少庄主可询问白虹镖局各位镖头。”

    厉俊杰盯着姜寒问道:“莫仙子说的可是实情?”

    姜寒点点头:“莫仙子所说并非虚言,不仅如此,如果没有群芳榭的诸位仙子帮忙,我们恐怕撑不到少庄主来救。”

    厉俊杰听完是仰天大笑:“洪正老匹夫,你还有何话说?”

    洪正气的嘴唇直哆嗦,用手指着莫问晴:“你、你这小贱人,你跟他们是一伙的!怪不得你一直在帮着他们!都怪我,怎么就信了你,看我不杀了你!”说完举起手中大斧就扑向了莫问晴。

    莫问晴见他扑了过来,赶忙躲到姜寒身后,露出了可怜兮兮的眼神,惊慌失措的喊道:“少侠救我,他好吓人。”

    还没等姜寒说话,就听厉俊杰大喊了一声:“仙子莫怕,把他交给我吧!洪正老匹夫,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可敢与我一战!”

    他看莫问晴天姿国色,心里直痒痒,现在见洪正吓到了莫问晴,便有心在莫问晴面前呈呈威风。

    洪正见姜寒有意无意的挡在了莫问晴身前,知道自己没机会跟莫问晴动手了,便转回头,用手里大斧一指厉俊杰:“你这小兔崽子,若是你爹,我便惧他几分,你这小兔崽子也敢在我面前口出狂言?今天我就教训教训你!”说完举起大斧便冲向了厉俊杰。

    堵住峡谷口的红砂谷的人见洪正冲了过来,识趣的闪到了两边,厉俊杰也朝手下人摆摆手:“都给我退后,看我怎么拿下这老匹夫!”

    莫问晴这会也从姜寒身后钻了出来,姜寒一看她,脸上哪里还有一点惊慌的表情,反而是带着意思若有若无的笑容。

    莫问晴也发现姜寒在看自己,冲着姜寒眨了眨眼睛,姜寒无奈的摇了摇头,这女人也是个妖精,厉俊杰和洪正这种人哪里是她的对手,她只是一个眼神几句话便让两个人斗了起来。只是自己到现在也搞不清楚她的来意,不过看起来群芳榭的人倒是并无恶意。

    洪正死死的盯着厉俊杰,高声问道:“我还有一件事情想问问你,你为何来的这么快,我算准了我放走的那些人赶到砺锋山庄,你再带人赶来的话,少说也要一个多时辰,为何你只用了不到半个时辰便赶来了?”

    厉俊杰听完笑了起来:“洪正老匹夫,告诉你也无妨,怪就怪你今日运气太差,少爷我刚好带着人在外面打猎,撞上了你放走的那些人,我让人回去通知我爹,自己便带人先赶来了。”

    洪正有些懊悔的一跺脚:“时运不济,时运不济啊!”

    厉俊杰不屑的瞧了他一眼:“你这做贼的还要什么时运,惹事惹到我砺锋山庄的地盘上,来之前你就应该知道自己的下场!”(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