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七章 追踪

    听到甘小雨的提醒,慕容飞燕毫不犹豫地扯掉一块围在身上的土黄色布块儿,跟着甘小雨一跃,跳进官道旁的深沟里面。 更新最快然后又非常利索地用布块儿将身子遮住。随手扯了一把干枯的杂草放在布边露出眼睛的地方。

    旁边的甘小雨也非常干脆利索地做着同样的事情,两人快速熟练的模样,好像这个举动已经练习了上万遍。不过效果也非常显著,仅仅在一眨眼的功夫,原本两位俏丽的女孩很自然地融入到了周围的环境之中。若不仔细寻找的话,很难被人发现。

    “小雨,他们到了哪里了?”慕容飞燕屏住气静静地听了一会儿,发现自己还真没这种天赋,只好询问旁边的甘小雨。

    “距离咱们大概还有一里半的路程,人数大概在五十人左右,全都骑马而行。”此时,甘小雨的脸上再也看不到刚才的那种撒娇和开朗模样,而是一脸凝重地说道。

    “不用太担心,这是在官道上,有骑兵路过也是很正常的!”慕容飞燕见甘小雨有些紧张,便开口劝慰道。

    她之所以能够在甘小雨的一句提醒之后便下意识地做出相应动作,完全是因为甘小雨虽然在修炼方面资质平常,但这顺风耳的天赋却是天生便有的。很小的时候,便能够在别人完全不知情的情况下听到外面的脚步声。最初大家还都没在意,可当这种情况出现的频率越来越多的时候,大家便明白这是她天生的天赋。这个发现让她的父亲甘康平欣喜不已,甚至在日月教被大军围剿的逃亡生涯中,还曾多次凭借着这个优势救了众人的性命。

    因此对于日月教现存的人来说,甘小雨不仅仅是甘康平的遗孤,也是大家战斗或逃亡时必不可少的伙伴儿。

    随着两人的沉默,从远处疾驰过来的马群越来越近,一群骑兵穿着铠甲装束在单天元的带领下,哒哒哒地狂奔而来。

    慕容飞燕看了一下,大概估算出对方的确有五十人左右。当马队从两人的上方跃马而过的时候,慕容飞燕突然发现了前面带队的将领竟然认识。脑袋一热差点吼了出来,“玉面狐狸单天元?”

    不过理智还是压倒了一切,她并没有贸然跳出来,而是就这样瞪着眼睛,眼睁睁地看着对方的马队离开、远去……

    待马队已经看不到影子的时候,她和甘小雨才起身从深沟里爬起来。当两人再次站到官道上的时候,前面的马队已经失去了影踪。

    “踏破铁鞋无觅处,没想到今天能够在这里遇到仇人,小雨,咱们为亲人报仇的机会来了!”慕容飞燕红着眼睛盯着官道的尽头说道。

    甘小雨当然认识慕容飞燕所说的这个仇人,单天元不仅是杀害两人父亲的仇人之一,甚至是还一度率领大军攻打日月教,残杀了很多日月教人的罪魁祸首之一。两人与单天元之间的仇恨可以说是不共戴天。

    “小姐,我们追上去,然后找机会杀了这个王八蛋!”甘小雨也是一脸愤懑地说道。

    “好,看样子他们也是去百宁城的,你注意听着点儿动静,我们远远跟着他们。”对于甘小雨的建议,慕容飞燕很痛快地答应下来。

    就这样,两人再也顾不上饥渴难耐,而是开始加速向前追赶过去。凭借着甘小雨顺风耳的天赋,不到一炷香的功夫,两人便隐隐约约看到了马队的踪迹。

    “别太近了,就这样远远吊着他们,现在直接冲上去的话,难免会打草惊蛇!”慕容飞燕见已经找到了对方,便也不再着急,而是提醒甘小雨说道。

    “他们虽然人多,但并不见得是我们的对手吧?”甘小雨不解地问道。

    “傻丫头,你没看到前面已经能够看到百宁城的城墙了吗?如果现在咱们贸然过去,肯定不会在短期内杀掉五十名骑兵,而且距离白宁城这么近,一旦动手肯定会被城头上的巡逻士兵发现之后,那咱们便很难逃走了。”

    听了慕容飞燕的建议之后,甘小雨也意识到问题的所在,便也放慢了脚步,远远地跟着前面的马队。直到行至百宁城外的一条小河边的时候,两人才轮班在河边将水壶灌满,然后又急匆匆地进入了百宁城。

    百宁城是梦月帝国最靠近边境北边的一座小型城镇。虽然距离南广城不远,但由于位置正好处于句兰河和归水河的三角位置,所以百宁城里的人口不仅很多,而且环境也与黄沙遍地的南广城要好上很多。

    两人混迹在人群当中,为了避免被单天元认出或发现,慕容飞燕和甘小雨甚至故意与马队不走同一条道路。

    没走一会儿,甘小雨便停下脚步,“小姐,他们停下来了。”甘小雨很隐蔽地向慕容飞燕指了指一个方向,低声说道。

    “走,过看看,尽量小心点儿。”

    在另一条街道的拐角处,“同福客栈”的几个大字高高地挑着。单天元翻身下马,直接将手里的缰绳丢给追在跟前的店小二,“让里面先把酒菜备好,我们这些人今晚就住这里了,记住把这些马匹都伺候好了,但凡出一点儿问题我剥了你的皮!”

    “好勒,军爷你就放心好了,小的一定会把这些马匹伺候的舒舒服服的!贵客上门,里面的人伺候喽!”小二满脸堆笑地应完单天元之后,又扯着嗓子冲屋里的人吼道。

    慕容飞燕和甘小雨在周围转了一圈儿,见这帮骑兵全都进入同福客栈之后,便来到客栈门口,店小二正在忙着伺候这些马匹,并没有注意到两人。

    “小二,这么多马?今天住店的人很多吗?”慕容飞燕一副老气横秋地语气问道。

    “哎,姑娘也是来住店的?还真让你给说着了,这不,刚刚来了一批军爷今晚要住店,不过还有房间的,要不小的给你订一间?”小二见生意上门儿,急忙问道。

    “这么多臭男人,算了,我们走,去别的客栈看看!”慕容飞燕根本就没理会一脸热情的小二,阴沉着一张脸带着甘小雨向远处走去。

    对于慕容飞燕的冷淡,小二倒也不以为意,毕竟每天做的都是接待人的活计,这样的事情见多了。不过让他没想到的是,两位一脸冰冷的姑娘刚刚转过拐角的时候,便都呼地一声松了一口气儿。

    慕容飞燕抚了抚胸口,“现在可以肯定了,这帮人今晚是住在这里,那我们只好晚上再想办法了。”

    “嗯,只能这样了,不过小姐,我们什么时候能够吃点儿东西?我们已经一天没有吃东西了!”甘小雨望着慕容飞燕,可怜巴巴地问道。

    “我们的钱不够啊?”慕容飞燕有些为难,她在衣兜里掏了半天,结果只找出三文钱出来。放在手里掂了掂,一副发愁的样子。

    “小姐你咋又这样呢?你再这么下去,我不知道咱俩能不能到赵堂主那边,但我知道,咱俩肯定会被饿死在路上的。如果你下不了手的话,要不我去好了。反正咱又拿的不多,再说找些富人劫富济贫,那也是替天行道,伸张正义的好事儿嘛!”甘小雨见慕容飞燕身上只有三文钱,甚至连买一个两个白面饼子都不够,不由得气恼地抗议起来。在她的观念里,只要没钱,你便应该到富人那里去拿嘛?

    什么?又不认识怎么会让拿?

    我说的就是在他不知道的情况下拿嘛!实在不行直接把他打的认识不就成了?无论如何,总不能让两个武功还很不错的女侠直接饿死街头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