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章 混乱(求收藏)

    由于兵器的劣势,让慕容飞燕落入了下风,她险之又险地躲过鲁长河的攻击,抹了一把沾在脸上的血迹,准备后退几步从周围的士兵手里抢夺兵器。 更新最快

    “想躲?没门!”鲁长河似乎看出了她后退的意图,哈哈大笑着再次举刀砍来。

    没有退路的慕容飞燕发现如果再次躲避的话,必定会被鲁长河举起的大刀砍中,于是便硬着头皮靠近鲁长河打算与他进行近身战斗。

    这时,一股呛人的浓烟从楼梯口飘了过来。很快众人便犹如陷入了呛人的烟雾之中。

    慕容飞燕趁着大伙愣神的一瞬间,往之前看好的空地上一滚,没入烟雾之中消失不见。

    浓烟夹杂着一股刺鼻的味道,让一帮毫无防备的士兵纷纷咳嗽起来。

    “这烟雾也许有毒!大家小心,捂着口鼻!”单天元并不知道烟雾里是不是含了剧毒,所以,他不敢拿大家的性命去赌,一见形势对自己不利,便也顾不上与慕容飞燕纠缠,立刻提醒大家说道。

    他的话还没说完,楼梯口的地方又嗖嗖地射来一把针形暗器,视线受阻的士兵躲闪不及,便纷纷中招!

    “啊”

    惨叫声此起彼伏。

    “不好,她还有帮手!暗器有毒,大家小心!”一个站的距离稍微远的士兵发现了楼梯口的情况,大声喊道。

    “一帮大男人欺负一个女孩,真是不要脸,今天我就把你们这些混蛋全都毒死在这里!”

    在楼梯口处,甘小雨一脸的狰狞,恶狠狠地对单天元他们说道。说完之后,又往人群当中甩了一把喂了毒药的银阵,然后转身而去。

    “抓住她!别让她跑了!”

    “臭娘们儿,哪里跑?”

    ……

    见甘小雨想要离开,幸存的士兵纷纷冲了过去。

    “小心刺客!”鲁长河捂着口鼻转了一圈儿,也没发现慕容飞燕藏在哪里,便开口提醒道。

    随着烟雾的飘散,整个同福客栈内到处都是咳咳咳嗽的声音。

    “哪个混蛋弄的烟雾?还让不让老子睡觉了?”

    “他妈的,这什么破客栈!咳咳!”

    “小二,马上给我死过来,咳咳,再晚一会儿老子拆了你的破店!”

    “走水了,救火啊,走水了!”

    “全都赶紧往外跑啊,跑的晚了就要被烧死了!”

    “怎么跑?老娘还光着身子呢!”

    “别纠结这个了,你都那么大岁数了……”

    “啊,别打了,啊……”

    “谁他妈推我,啊……”

    ……

    整个场面异常的混乱,住宿的人们纷纷摸黑胡乱往身上套衣服。

    二楼的一个房间里面,住在里面的书生还算淡定,随手点燃了油灯,可由于过于匆忙而无意中将油灯打翻在地,火势嗖嗖上窜。

    “算了,我一个人也灭不了这的火,反正又不是我家,烧吧!”书生看着越来越旺的火势,咬了咬牙直接冲了出去。

    同福客栈一共三层木楼,不知道什么原因,出现了好几处燃烧点儿。客栈老板在派人去向水龙队求救的同时,也焦头烂额地带着下人抬水灭火。

    “真倒霉,没想到遇到这事儿!我还以为那帮人开玩笑的呢,没想真下手了!这也太歹毒了吧?”

    甘小雨站在客栈老板的附近,瞠目结舌地看着被大火掩盖的木楼,难以置信的的说道。

    “什么?你知道凶手是谁?”甘小雨的声音虽然不大,但周围的人却全都听到了,纷纷朝她看来。客栈老板正为找不出纵火的凶手犯愁呢,一听到她这么说,立刻冲了过来抓住她的胳膊厉声问道。

    “我不知道,我不知道!”甘小雨一脸惊慌,挥动着胳膊想要挣脱对方。

    “哼!刚才你明明说知道,大伙都可以作证,如果再不如实说出来的话,那我就把你送交官府。”客栈老板红着眼睛,暴怒的吼道。

    “我刚才只是猜测而已,做不得真的!你就放过我吧!”甘小雨依旧惊慌失措地求饶。

    “把你的猜测说出来!”

    “我跟我家小姐住在三楼,吃完饭后我下来散步的时候,见到几个士兵在走廊的拐角处说同福客栈竟然还敢收他们的银子,晚上就一把火烧了他。我就听到这么多,等我靠近的时候,他们已经不再说了。我还以为他们是在开玩笑,没想到真把客栈给烧了,我的衣服还在……”甘小雨战战兢兢地开口说道。

    “我就知道是这帮王八蛋!哼,敢欺负到老子头上,我管你什么骑兵不骑兵的……栓子,赶紧去给少爷报信儿,就说客栈被人灭了,让他尽快带兵赶过来!”客栈老板听后,脑门上暴起了一道道青筋,愤怒地吼了起来。

    甘小雨趁着这个机会,急忙甩开客栈老板的大手,匆匆忙忙的钻进了人群里面。

    周围人在听到甘小雨的说法之后,纷纷议论起来。

    “居然是一群官兵烧了客栈?”

    “这!唉!还有没有王法了啊?”

    “看来咱们只能自认倒霉喽!”

    “他妈的,我的宝贝还没来及拿出来呢,全都毁里面了,既然他们这么狠毒为什么不去边境守城呢?”

    “对,就是窝里横,欺负我们老百姓有劲儿,见到敌军就成了怂货。”

    ……

    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鲁长河和单天元见找不到刺客的影子,便扯着嗓子吼道:“火势太大,大伙儿都保护好自己,我们撤出去!”

    就在一群人向楼梯口走去的时候。慕容飞燕的身影突然从房间的角落里走了出来。只见她机敏地尾随在队伍的后面,待单天元分神打算下楼梯的时候,身子猛的向前一窜,握在手里的匕首狠狠地插在单天元的后背之上。

    单天元一个趔趄,口中“啊”了一声,整个身子站立不稳摔倒在楼梯上面,然后又沿着楼梯骨碌碌的滚落下去。

    “有刺客!”

    “抓刺客!”

    “快,保护大人!”

    随着鲁长河的怒吼,士兵们再次转身举刀向慕容飞燕发起攻击。慕容飞燕一见自己得手便不再恋战,不过汹汹大火一跃跳出窗外,消失在黑暗之中。

    而追到窗前的士兵则被从下面卷起的滚滚热浪给逼了回来。一个个捂着口鼻,眯缝着眼睛看着鲁长河。

    鲁长河过来一看,也明白事不可为,便挥了挥手,叹了口气儿,“护送大人出去!”

    经过一阵艰难的逃窜之后,鲁长河终于护着已经陷入昏迷的常天元和剩余的三十多个士兵从火海中窜了出来。

    “咦?他们怎么还没被烧死?”

    “就是这帮人,就是他们把客栈烧了!”

    “你是官兵就厉害啊?有本事去边境与无云国打仗去,在这得瑟什么?”

    “就是,你们这些挨千刀的,赶紧把我的宝贝还我!”

    ……

    刚刚冲出来的鲁长河有些懵了,他不明白为什么这么多人冲自己吼叫。

    不过此时他的心思全都放在救治常天元身上,所以很不耐烦地对着挡在前面的人喝道:“没看到官兵办事儿?都给我滚远点儿!”

    不说还好,他这一声大骂,立刻引起了人们的众怒。

    “打死他!你看他们还厉害呢!”

    “就是,王八蛋,今天非得替你爹教训教训你们!”

    “打!给我打!”不知道是谁混在人群当中喊了一声,然后捡起地上的一块黄土块冲着鲁长河砸了过去。

    估计连丢土块儿的人自己都没有想到自己居然会丢的那么准,只听得“啪”的一声,土块正好砸在鲁长河的脸上。顿时,鲁长河的口鼻便冒出了鲜血。

    榜样和从众的效应再次最大化的发挥出来。围观的众人纷纷俯身拿起任何可以砸出去的东西扔了出去。反正天这么黑,人这么多,打了也白打,很多人都抱着这样的心思发动攻击。一时间,犹如鲁长河一帮人犹如遭遇了冰雹一样,被砸得鼻青脸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