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一章 倒霉的鲁长河(求收藏)

    同福客栈的门前变得非常混乱,被众人砸懵的鲁长河好半天才明白自己这帮人莫名其妙地成了过街老鼠。 更新最快

    “护好常大人,跟着我冲到马厩那边离开这里!”发现情势不妙,鲁长河便走到队伍前面一边给大家带路,一边低声喝道。

    一帮下属没有回话,而是护卫着单天元急匆匆地跟在鲁长河后面,往马厩赶去。在鲁长河的暴力冲击下,挡在前面的围观者纷纷散开。

    躲在人群当中的甘小雨见无法阻止之后,眼珠一转,飞快地跑到客栈旁边的一个杂物棚子里面,找出一根绳子,趁着夜色绑在前往马厩的两个木桩之上。然后笑嘻嘻地去寻找自家小姐去了。

    由于场面过于混乱,而鲁长河他们也匆匆忙忙的着急赶路,所以根本没有注意到甘小雨设置的路障。在经过的时候,鲁长河首先被绊倒摔了出去,跟在后面的下属也因为没有心理防备而根本收不住身子。

    “啪”

    “哎哟!”

    “咣”

    “咝”

    ……

    一帮人以各种奇葩的姿势摔倒在地,的惨叫声此起彼伏。

    “哈哈哈哈,报应啊!大家快看啊,这帮兵痞遭了报应!”

    “趁机打啊!”

    “对啊,不打白不打啊!”

    在场的人都知道一个情况,那就是自己今天损失的东西肯定是拿不回来了。若是别人没准儿还行,但惹祸的是一帮兵痞,虽然在面对敌军侵边的时候,吓得瑟瑟发抖。但在自己这些手无寸铁的普通百姓面前,那可是敢举刀杀狠人。别看这帮人惹出了这么大祸事,但惹了也就惹了,没有人能拿他们有什么办法!即便是百宁城的城主来了,最多呵斥几句,最终还是不了了之。

    强者有强者的规则,弱者有弱者的道理,对于损失惨重的住宿者来说,对于这帮兵痞自己就得趁着机会打上几下。不仅在心理上是一种极大的安慰,而且回去之后也好向家人有个交代,“虽然拿那帮兵痞没有办法,但我也不是喜欢吃亏的主儿啊,我还是用石头狠狠地砸了几下呢!”

    于是,一群弱小的蝼蚁们再次举起手里一切可用的东西,噼里啪啦地向摔倒在地上的鲁长河等人一顿猛砸。甚至有心狠的人直接抡起棍子专门朝脑袋上敲起了闷棍。

    鲁长河五体投地的趴在地上,吐了一口夹杂着血腥味的泥土,心里别提有多郁闷了。想不到自己堂堂的骑兵副将,今天竟然遭到一帮无知的暴民袭击。这还不算,甚至脸单大人也遭到了不明刺客的毒手,夹谷太师如果知道这件事情,还不知道怎么怪罪自己呢。

    “一帮只会添乱的愚昧刁民!”想到这里,鲁长河杀心顿起,起身将刀拎在手里,冲周围的百姓喊道:“我们乃皇城骑兵分队,如果尔等还不识相的话,”说道这里,他停了下来,阴狠地扫视了围在旁边的人,然后举起大刀,唰的一声将离自己最近的一个围观者的脑袋削飞,冷声说道:“杀无赦!”

    鲁长河自身也有一定的武学基础,虽然并没有挤进修炼的行列,但本身的武力也强过了在场的所有人。所以他的声音几乎覆盖了整个现场,所有人都听得清清楚楚。

    “咝”围观众人全都倒吸一口凉气,纷纷往后退了几步。一脸惊恐地看着鲁长河,无论如何,他们也都只是普通百姓,若真打起来,他们虽然人多势众,但却根本不是这些骑兵的对手,今天之所以能打到对方,除了趁着天黑浑水摸鱼之外,鲁长河几乎将全部的心思放在了受伤的单天元身上。所以才会让他们得逞。

    如今鲁长河被逼得起了杀心,让围观的众人才一下子清醒过来。然后四散溃逃,虽说财产损失让人心疼,但怎么也不能再把小命给搭在这里。

    没有了围观者的纠缠,鲁长河的下属也纷纷站了起来,虽然一个个鼻青脸肿,但却仍旧能够走动。在鲁长河的带领下再次向马厩跑去。

    不过今天注定是他们多灾多难的日子,一帮人好部容易来到马厩,纷纷将马匹牵出来整理马鞍翻身上马打算离开的时候,没想到马厩那边也出现了异常。

    “这里怎么这么臭?”

    “天,到处都是马粪,这家客栈怎么脸马厩都不清理?”

    “赶紧走吧,得找个地方给单大人疗伤!”

    “早知道就不住这家客栈了!”

    “就是,我们这么好的马没想到竟然待在这么脏的地方!”

    ……

    大家发现马厩的卫生条件竟然非常差,不仅臭味熏天,而且地上到处都是马粪,一不注意就会踩上一脚。不过众人也只是嘴上抱怨几句而已,因为着急要走,所以大家也没有多余的废话,纷纷整理好马鞍,翻身上马打算离开。

    刚跃上马,众人便发现了不对,只见马匹一个个蔫头耷脑地站在那里,根本没有一丝走的意思。马上的士兵两腿一夹,打算催促胯下骏马的时候,便听到“噗”的一声响起,一股稀稀的马粪直喷出去,甚至很多直接喷到了后面队友的身上。接着又是“噗通”一声,原本强悍无比的骏马突然软绵绵地直接卧倒在地上,怎么也爬不起来。

    而骑在马上的士兵则更加倒霉,马匹毫无征兆的卧倒让很多人都措手不及,于是也随着马匹的倒地而摔倒在马粪堆上。

    “这也太欺负人了!”鲁长河一阵头大,马匹显然也是中招儿了。别说骑了,现在这种情况,估计连能不能走都是问题。

    “算了!赶紧在附近找间干净的房间把单大人放好,然后赶紧找郎中过来。其他人把现场的所有人看押起来,若有反抗者,直接杀掉!”

    鲁长河有些急眼了,毕竟再好的脾气也会被这接二连三地事情给逗出火来。他见实在走不了了,只好下令开始收拾这些围观者。

    就在鲁长河带着手下急急忙忙地寻找郎中和捉拿围观者的时候,甘小雨已经在一个偏僻的地方与慕容飞燕汇合了。

    “小姐,你受伤了?没事儿吧?”看着衣服有几处破裂的慕容飞燕,甘小雨关心地问道。

    “没事儿,你怎么过来这么晚?我还以为你出了什么意外,正打算折身回去找你呢!”慕容飞燕沉着脸责怪道。

    “嘻嘻,我这不是折腾那帮混蛋去了嘛!我跟你说小姐,刚才可逗了,我把……”

    见甘小雨一脸兴奋地表功,慕容飞燕皱了皱眉头开口说道:“先别说那么多了,我们得赶紧找个地方躲起来才行。一旦单天元那帮人的身份一曝光之后,百宁城里肯定会被立即戒严起来。那即便百宁城只是小城,我们恐怕也很难出去。”

    甘小雨显然也明白其中的危险,所以也不再说话,而是跟随在慕容飞燕的后面,急匆匆地向百宁城的城门边跑去。

    飞雪镇、沈府

    有了第一次经验之后,两位石匠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仅仅也天时间,又捣鼓出一台石磨,这速度让沈风欣喜不已。

    随着石磨的增多,粮食进行精细加工的速度也越来越快。在余贵的细心教导和带领之下,现在不仅三宝娘丢下手里的活计来学习这种加工粮食的模式。甚至连凤娇和凤娇爹也同样喜欢上了这种轻松高效的粮食细加工模式。

    他们的加入也让沈风暗暗松了一口气,他们毕竟都是自己人,以前还一直在为如何安排他们而伤透脑筋儿,现在既然喜欢做这个,那便由他们自己决定好了。

    不过也并不是所有事情都能让沈风如意,就像这两天,让沈风疑惑不解和很不舒服的是有个人竟然每天都登门过来寻找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