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二章 麻烦的老头儿(求收藏)

    中午的太阳带着暖意洒在院子里面盛开的花朵上,树木也都冒出了嫩嫩的绿芽,微微的风轻轻拂过枝头,摇摇曳曳的煞是好看。 更新最快这么好的天气,如果用来踏青郊游或到田野放放风筝、吃吃野餐,无疑都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不过沈风却没有这份心思和精力,只见他臭着脸坐在院子的凉亭里面,皱着眉头郁闷地看着坐在自己面前,悠然自得地吃肉包子的丹子明,试着张了几次口想说点儿什么,最终却都以摇头无语而告终。

    “嗯,今天包的着包子味道可以,昨天的有点儿淡了。我跟你说啊,这些下人,该训斥的时候就得训斥,否则能像什么样子?”由于丹子明的嘴巴里塞满了肉包子,所以肉包子里面的汁水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只见他毫不在意地用手抹了一把,看了看,“挺香的,就是这汤有点多了,弄得手上满手油乎乎的。对了,你靠过来点儿!”

    “觉得不好就别吃!吃白食儿还挑三拣四的!”坐在那里的沈风根本不想搭理,烦躁地说道。

    “别那么大火气儿,你靠过来点儿!”丹子明不为所动,依旧很和气的样子。

    “有事儿说事儿,咱们又不熟,别整的那么暧昧!还靠过来点儿?切!”沈风冰冷地嘲讽道。

    丹子明见沈风没有动窝儿,只好站起身来,走到沈风跟前,“我跟你说啊,下次再做点蒸饺,就是那天我吃的那种,那个真不错……”他一边说着,一边抓起沈风的衣衫擦着手上的油污。

    “你干嘛?”沈风突然像被蛇咬了似的,蹭的跳了起来,瞪着眼睛厉声喝道:“你有病啊?满手是油你往我身上抹?”

    “我这不是没地方擦手嘛,你家做的包子,可不只能在你的衣服上擦了?咦?怎么?你还瞧不起我叫花子了?有本事儿来打我啊?”丹子明见沈风生气的模样,也有点不悦地说道。

    “打就打,难道我还怕你不成?”沈风的火成功地被对方拱了起来。话音未落,挥着拳头便砸了过去。

    “嗯,不错,力道够了,就是这招式有点垃圾。跟你师娘学的?”丹子明丝毫不惧沈风带着风声的拳头,一只手很轻松地捏住了沈风的手腕处,嘴上嘲讽道。

    “呃?”沈风愣了一下,他真没想到老头竟然有这么大力气,看上去对方好像并没用力,但自己挣脱几次,都没将对方甩开。心里一急,使出了自己以前跟人打架时的杀手锏——“兔子蹬鹰”,抬脚便向老头儿的裆部踢去。

    “哎呀,你小子可够黑的!”沈风的动作吓了丹子明一跳,他急忙松开沈风向后退去。

    见对方躲避,沈风乐了,“切,这算什么?小爷我还会猴子摘桃、白鹤展翅、黑虎掏心、老汉推车,呸呸呸!”沈风一边说着,一边手舞足蹈地比划,不过最后一个刚说出口,马上意识到自己出现了口误,便恶心地呸了起来。

    看着沈风张牙舞爪地比划,丹子明乐了,“你这都是什么野路子啊?真使出来的话,估计连只锦鸡都抓不到吧?”

    “行了,老头儿,我真是没空陪你玩儿,你找别人打吧?这几天我们都打了不下十次了,我承认不是你的对手行了吧?赶紧走吧,像我这样有官身的人,哪有空整天陪着你啊?如果你接近我有什么目的,那就尽快说出来,我尽量满足你的要求,如果屁事儿没有就是过来找玩伴儿的,那咱们就撒有那拉,不对,永远别见!”从前两天老头突然出现之后,沈风与他打了很多次,所以也知道自己根本就打不过对方,便只好告饶。

    “你以为我愿意?若不是我看你为人还算不错,你以为我会搭理你?你是官身忙碌,那我是还日夜操劳呢?”丹子明撇着嘴巴不屑地说道。

    “夜操劳是谁?”沈风一脸坏笑着问道。

    丹子明愣了一下,“夜操劳?”他显然没明白沈风的意思,不过从他那坏笑的表情上立即意识到了什么,摇着脑袋,一副你没救了的表情指着他说:“卑鄙下流!”

    “那你走啊?”沈风一摊手说道。

    “你?”丹子明被噎住了。随即又笑了起来,“原来你的目的就是让我走啊?行!给我再拿十个肉包子,我吃完马上走!”

    “你还吃啊?就这一会儿你都吃了十二个了?你也不怕撑着?”沈风难以置信的说道。

    “那你是不让我走喽?”丹子明笑着说道。

    沈风原本只是有些吃惊丹子明的胃口和食量,没想到现在却被对方当作了借口,便挥了挥手。

    “我给你二十个,赶紧走,明天别来了!”

    丹子明笑了,一脸愉悦的样子望着沈风决绝的样子,大咧咧地坐了下来,“今天是今天的事情,明天谁又能说得清呢?”

    “你?”沈风有些气馁,不知道什么原因,自己躲了对方好几次了,结果没次都能被他找到,所以现在即便给他二百个肉包子,看那意思他明天依旧会来。他伸出手指点着丹子明,“我明天就出远门,让你找不到我!”

    “打算去长定城嘛!弄得好像多神秘似的!”丹子明鄙视道。

    “你怎么知道?”

    沈风背后冒出一身冷汗,这件事儿除了沈府的骨干和赵掌柜、安老爷知道之外,他还从来没跟外人说过。可从对方的表情上看,完全是早就知道的模样。

    “这算什么?我知道的比你想的要多的多,要不你以为我这么大年纪了竟然为了蹭你几个包子吃?”其实包子对丹子明的吸引力还是非常大的,不过此时可不能让沈风给看轻了,于是便装作不屑地说道。

    “你到底是什么人?接近我是什么目的?”沈风瞪着眼珠儿直直地盯着对方,如果这件事情不弄清楚的话,他根本无法安心。

    “你不用那么戒备,只是有人看好你,想让我跟你一段时间,考察考察你,如果你值得帮扶的话,可以适当的帮你一把,如果只是扶不上墙的废物,那也就由你去了。”

    “考察我?开什么玩笑!虽然我沈风不是什么英雄好汉,但也不是随便一个阿猫阿狗就能随意指使的动的!”沈风觉得老头儿的理由非常可笑,不过他还是相信了几分。毕竟老头儿怎么没有每天去别人家,偏偏往自己这边跑?

    “至于是谁,现在还不能告诉你,等以后觉得可以告诉你的时候,你自然就会知道。”

    “噗!”沈风笑了,没想到还有这么自以为是的人。派人来监视自己,还不敢露头。“也许对方在你眼里是高高在上的主子,但对我沈风来说,根本屁都不是,我为什么要让你来监视我的行踪?”

    “行了,你小子也别发那么大火,我们又没任何恶意?大不了给你一些补偿好了嘛,都跟你说了,这是我的任务,你总不希望我天天把你绑在树上,什么事情都不能做吧?那不仅浪费时间,对你的家主地位不是也不好嘛!”

    微风吹散了丹子明头上的几跟头发,他伸手捋了捋,又端起桌上的茶碗喝了口水看着沈风说道。那神态表情,似乎现在这种情况已经给足了沈风面子。

    “我会稀罕你的补偿?”沈风冷冷笑道。

    “怎么会不呢?你看啊,在家里,我可以帮你保护沈府的安全,有兴趣了还可以指点指点你那不堪入目的武学。你不是缺练兵的人嘛,这个我可以帮你解决。还有出门之后,我还可以保护你的安全。而你要做的,只是假装没看到我就行了!该忙自己的事情就继续去忙。这么好的条件你哪儿找去?”丹子明一副你小子赚大了的样子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