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七十四章 沈风的后援部队

    当沈风的后援部队纷纷拿着刀枪棍棒赶到现场之后,原本就有点儿奈何不住沈风的丹子明立刻落了下风。 更新最快

    只见他急忙跳到一边,郁闷地看着这群“武装部队”,摆手说道:“不打了不打了,你们沈府的人也太不讲理了吧?这么多人欺负我一个叫花子?”

    对于丹子明,沈府的家丁和厨房的琴婶都知道他的存在。但对女子乐坊和刺绣坊的女孩们来说,根本就不认识。当丹子明抱怨的时候,一向柔弱的女孩们先不乐意了,一个个向护犊的母鸡,冲着丹子明炸刺儿。

    “谁不讲理了?从哪冒出来的叫花子,竟然对我们家公子动手,老娘饶不了你!”芊芊看着披头散发、破衣褴褛的沈风,眼睛红得都快哭了出来。所以见丹子明还想指责沈府的时候,便抄起手里的扫帚劈头盖脸地向丹子明砸来。

    “替公子报仇!咱们跟他拼了!”穆秋烟也是心疼的噙着眼泪,手里拿着一把剪刀,奋不顾身地冲了过去。

    “拼了!”

    “对,替少爷报仇!”

    “叫花子,拿命来!”

    ……

    “狗子、雷勇!亏了少爷平日待你们那么好,原来你们竟然是忘恩负义的白眼狼!见到少爷受人欺负不仅不帮忙还在那里起哄,如果少爷有什么三长两短,我武冷芳对天发誓,今生今世与你们不死不休!”

    武冷芳经过残次灵石的滋养之后,现在身体已经好多了。原本她正在练舞房里面学习饶美云教给大家的舞蹈,结果一听说沈风受人欺负了。便心慌意乱地跑了过来,正好看到韩春娘在训斥狗子,现在又看到沈风非常狼狈的样子,不由得狠狠瞪着狗子和雷勇说道。

    “唉呀,不是你们想的那样……”狗子见自己竟然成了众矢之的,便急忙开口打算解释。

    可话还没说完又被琴婶打断,“居然还有这样的事情?你们两个忘恩负义地东西,以后别想再吃到老娘做的吃食儿!”琴婶也用手指指着两人喝道。

    “都怪你,非得让我去叫人,现在好了吧?大家全都误会我了!”狗子见大家都误会了自己,便也气愤地数落起雷勇。

    就在他们说话的时候,二十几个女孩,纷纷拿着各种各样奇葩的武器攻击着丹子明。

    “哎,别打了!我跟……哎哟,疼死我了!”被一帮女人拿着各种奇葩的武器暴揍,丹子明也是第一次遇到。不禁有些手忙脚乱起来,嘴里不停地求饶道:“听我说,我跟沈风是在闹着玩儿的,我们是在切磋身手……”

    不过,众女孩越挤越多,后来甚至连韩春娘自己都挤不到跟前,努力了几次见实在挤不过去之后,便回身来到沈风面前,仔仔细细地检查着,担心他受到一点点伤害。

    “相公,你没事儿吧?”春娘拉住沈风的手,满脸担忧地问道。

    “没事儿,不是你想的那样,我们只是在切磋而已。”沈风一边轻轻揉了揉有些红肿的嘴角儿,勉强咧了咧嘴笑了笑。

    “那也不能这么没轻没重的,这狗子越来越过份了!”春娘仍旧余怒未消,恨不得直接上去抽狗子几个嘴巴。

    “村长,我……”狗子见春娘仍旧不放过自己,便可怜兮兮地看着沈风,希望他能够给自己说句好话,让中间的误会解开,真被春娘记恨上的话,那自己以后的日子可就不好过了。

    沈风没有理他,而是笑着揉了揉春娘的头,“好了,是我不让他们加入的,再说这几天哪天不跟叫花子打上几场?真的只是切磋而已!去让她们也别打了,老头儿今天也被我揍得不轻。”

    说到这里,两人才再次将目光转移到众女孩的身上。只见她们抄着武器,满院子的追打丹子明。虽然如果真动手,这些女孩根本不是他的对手,但他又怎么能下得去手?所以丹子明则犹如过街的老鼠,东窜西逃,狼狈不堪。

    韩春娘看丹子明那副狼狈的样子,不由得扯了扯嘴角,“姐妹们都住手吧!你们家少爷让放过他。”

    饶美云听了之后,也帮着喊道:“主母让你们停手了,都赶紧停了!”

    追打的正欢实的芊芊撅着嘴巴,气呼呼地跑了过来:“韩姐姐,怎么能这么轻易放过他呢?你看他都把少爷欺负成什么样子了?”

    众女子也都依言停下,不过芊芊说出来的话,显然也正是她们心里所想的问题,便都眼睁睁地看着韩春娘。

    “这是你们家少爷的决定,你问他吧?”韩春娘直接将皮球踢给了沈风。而大家又将目光投在了沈风的身上。

    “行了,大家玩闹一下也就算了,太久就没意思了!何况我们真是切磋!不过今天你们的表现非常不错,虽然是个误会,但沈府以后就要以这种抱团儿的方式做事。只有这样我们的实力才会越来越大。”沈风虽然叫停了众人对丹子明的围攻,但也非常肯定和夸赞了这种抱团的行为模式。

    “村长,我……”狗子见韩春娘直接与一帮女孩聊天,根本就没注意自己。便又往沈风的身边靠了靠,张张嘴巴,似乎想要说些什么。

    “别废话,赶紧去跟春娘道歉。”沈风看着狗子扭捏的样子笑着说道,“对了,我刚刚看到你是不是还跟雷勇下了赌注?”沈风突然想到这个问题,开口问道。

    “呃!”狗子傻了,没想到沈风连这都知道,“嘿嘿,这么做一是闹着玩儿,二这不是想给村长你呢!”狗子干巴巴地笑了两声。

    “赌多少的?谁赢了?”

    狗子摸了摸头,嘿嘿一笑,“就一两,只是玩玩而已!”狗子见沈风没打算放过这个问题,只好嘿嘿地干笑着说道。

    “拿出来吧!我不管你赢了还是输了,只要是你跟雷勇两人赌了,那就每人各罚二两银子,然后把这些银子交给饶美云,让她给参战的女勇士们买点儿东西犒劳一下!”

    沈风的提议立刻得到了大家的赞同,尤其是饶美云甚至直接来到狗子面前,伸着手说道:“赶紧拿出来吧!”

    狗子和雷勇今天不是很顺,没想到私下设立的赌局竟然让沈风给拆穿了,而且还将赌资拿走。不过他刚才已经惹到了春娘,对于饶美云的索要,自然不敢怠慢,急忙拿出银子,“村长,这事儿真不怪我,都是黑大个儿的主意,我其实也是受害者!你一定要在春娘那边给我说说好话啊!”

    “怎么都是我的主意?从没见过这样坑人的,村长,其实我才是无信谗言,上了狗子这个奸贼当的受害者!”雷勇见狗子把所有事情都推到自己身上,便抗议道。

    “我可不管你们谁是受害者,相信你们也看得出春娘是真生气了,所以得看你们的表现,来挽回大家对你们的差评!”沈风故意刁难道。

    “那我们该怎么表现?你告诉我们,我们立刻去做!”狗子和雷勇两人一听还有挽回的机会,便急忙问道。

    “先去跟春娘真诚道歉认错,然后再接受惩罚!”沈风说道。

    就在这时,福伯急匆匆地从远处走了过来,不过在他走到大家跟前的时候,辨认了半天才把沈风找到。

    “少爷,安老爷子今天从学院回来了,他说如果你有时间的话,过去跟他聊聊。”

    “他这几天都没见到人了?今天怎么回来了?行,那你先跟他打声招呼,我等会就过去看他,”沈风有点疑惑,想了一会儿也琢磨不出什么不对的地方,不过既然安老爷子找自己,那肯定是有什么事情,想到这里,他再也没有了玩闹的心思,急匆匆地向安老爷子的房间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