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五章 救助老兵的设想

    陈蕴章的话让方大磊无言以对,似乎觉得自己有无数的理由,又觉得每个理由都无法说出口。≈≠∥ ≧网∨╬.┮.

    “不许你说方大叔,他是为了我们才去要饭的,你们是坏人,你们走”

    “德宝,不许胡说,今天周姑娘和陈先生给了咱们好多钱,你们吃的东西都是用人家的钱买的。”

    “那我不吃了”德宝是一个很有脾气的孩子,把包子扔在地上,很愤怒地看着周敏二人。

    这时,那个消瘦的女人走上前,将扔在地上的包子捡起来,沉下脸说道:“德宝,向客人道歉”

    “娘,我......,对不起。”德宝本来不想道歉,但是女人一立起眼睛,他一下子害怕了,不情愿的道了歉。

    “陈先生,周姑娘,不是大磊没有骨气,实在是有这么多人需要养活,我们这些人都是从死人堆里爬出来的,除了我和德宝剩下的都有伤,身上可能都缺点什么,我们也想过通过工作养活自己,但是没有人愿意招我们,现在每天他们轮流要饭,我出去替人家做饭洗衣服,靠这些我们才活到现在,没有饿死。⊥∥ ∨ ∨ ≠∨ ╈.”

    “既然曾经你们战斗过,为什么不去找部队领抚恤金?”周敏疑惑地问道。

    “呵呵,抚恤金?在最艰难的时候,我们尝试过,但是被赶出来了,抚恤金已经被官员贪污,我们被打了出来,他们说我们是骗子。”一个少了一只胳膊的大男孩说道,他看起来和周敏差不多大。

    他的话让周敏和陈蕴章很沉默,尊严很重要,生存更重要。

    “对不起,我收回刚才的话,接下来你们打算怎么办?一直这样下去?”陈蕴章开口问道。

    “我们自然不想乞讨为生,但是现在我们身有残疾,什么的干不了,长官,我看的出来,你们二位是有大本事的人,能不能帮帮他们娘俩,和我们这些废人在一起,苦了他们。∧╋.x╬.”

    “是啊,长官,你帮帮她们吧。”

    “要是没有我们拖累她们娘俩能过得挺好”

    众人纷纷说道,眼神里都是期盼,希望得到肯定的答复。方大磊眼中既有期盼又有不舍。

    陈蕴章看了周敏一眼,周敏看了看众人说道:“你们的情况我了解了,但是很抱歉现在不能给你们承诺,我需要回去准备一下,就算我能帮助你们,你们内心也不希望每日靠施舍度日,我会给你们找些营生,你们等我消息。”

    周敏说道不能给他们承诺是,所有人眼中的希望都消失了,但她接下来的话又让众人燃起希望。

    “你们等我消息,两天后我来找你们。≥ ∧∈∥ ≤ ╋.╬.那我们就先告辞了。”

    “谢谢二位,两天后期待你们的到来。”

    “再见”

    “再见”

    周敏和陈蕴章二人离开后,屋子里的人开始了讨论。

    “翠萍,如果两天后他们两个过来,你就带着德宝和她走吧。他们两个看起来非富即贵,应该能言而有信。”

    “方叔,我不走,我要和你们在一起,呜呜呜,你们不要我和娘了。”小德宝说一说就哭了起来。

    屋里的人听到他的哭声也都心头黯然。

    回公馆的路上,周敏叫司机调转方向去了报社。≠ ∈≥ ?≡∈┼.┼.

    “维墨,今天的事情应该不是偶然,我觉得很多受伤的老兵没有受到应有的待遇,我们一会去报社,让报社的记者去调查一下伤残老兵的状况,我打算向政府申请,成立救助站。”

    “敏敏,你的想法总是那么长远,那么新颖。”

    “呵呵”

    对于陈蕴章赞赏的话语周敏可以接受,但是他炙热的目光周敏有些接受不了,淡淡的转过头望向车窗外,感受外面的车水马龙。

    陈蕴章看周敏没有答话,只是转过头,突然心里有了大胆的想法,他突然把周敏的手拉住,放在自己的大手里。

    周敏被他突如其来的动作吓一跳,看风景的眼睛马上看向陈蕴章,不明白他这种近似唐突的动作是为什么?

    看周敏一脸的疑问,陈蕴章温和一笑“敏敏你在我心里永远是最棒的。”

    “呵呵”周敏不自然的笑了笑,然后开始将自己的手从陈蕴章的手中抽出来。但是陈蕴章的手就像钳子一样,无论她怎么用力手都抽不出来,周敏的动作还不敢太大,怕被前面的司机现。

    周敏有些恼怒地看着陈蕴章,陈蕴章看着她突然说道:“敏敏,还有几天我就走了,下次相见遥遥无期,从认识你以来我过得很开心,你的每个想法都给我一种全新世界的感觉,我很喜欢这种感觉,和我过去那些年过得都不一样。后来战争爆,俗话说,宁为太平犬,不为乱世人。但是遇见你,即使再乱的世道都值得,从你收留我们2连的兄弟,到后来护送你返回上海,这一路庆幸与你同行。”

    听陈蕴章这么说,周敏的情绪缓和下来,一想到陈蕴章要走了,在这战争的年代下次见面确实是遥遥无期。二人又是一路携手度过难关,周敏想到这里,便不再挣扎,任由陈蕴章握着。

    在周敏思想挣扎的过程中,车子停在了报社门口,周敏看着陈蕴章娇嗔道:“你握够了没有?”

    “够了,够了,嘿嘿。”

    周敏白了他一眼,走进报社,现在比尔正在忙乎酒店的事情,周敏找到了总编辑,说出了今天的见闻以及自己的想法。

    “敏敏,你的想法我觉得很好,这是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但是一经报道一定会引起各方的震动,尤其是当局政府,而且一个不慎还会引起军心不稳。”

    “德叔,你说的事情我真的没想过,看来老话说的对,家有一老如有一宝,多亏了你的提醒,如果冒然报道真的会引起轩然大波。”周敏心有余悸地看着德叔和陈蕴章。

    这要是报道出去,引起的震动绝对不会小,老百姓不满到是其次,动摇军心就比较严重,最可怕的是国民政府会受到延安方面的攻击。周敏越想越可拍,心里暗想,还好没冲动。

    “敏敏,你的想法是好的,我建议你暗中调查,然后将报告通过一些渠道让当局知道,得到答复后再成立民间的老兵救助会。”

    “好,德叔,我听你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