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六章 杀心

    

    从之前铜镜回溯的画面不难发现,吴家三口和那头黑驴一直在自相残杀,仿佛有不共戴天之仇,循环反复,永无休止,而且都是大早刚复活开始自相残杀,所以王小白才会喊那么一嗓子,目的是提醒大家看守住吴家的人,阻止他们继续互相残杀。

    王小白反应已经够快的了,却还是晚了那么一点点,张翠霞用剪刀狠戳了驴头几下,那黑驴猛地跳起来翻身打滚,狠狠的压在了张翠霞身,嘎巴几声脆响,愣是把张翠霞压断了几根肋骨,张翠霞嘴角都溢出血来,却仍然是咬紧了牙关,用手剪刀狠戳黑驴。

    黑驴翻身把张翠霞肋骨压折后,玩命的站了起来,两只黑驴蹄子撩起朝着已经不能动弹的张翠霞狠狠砸了下去,那大黑驴蹄子真要是砸下来,还不得把张翠霞脑袋给砸烂了?昨天已经成了一锅炖肉的黑驴,过了一个晚,不光活了过来,还如此凶狠,这一幕实在是有够震撼的。

    好在王小白跳了下去,他从二楼窗户往下跳,跳的更快,更急,也更准,用右臂膀狠狠的撞在了黑驴身,啪!的声闷响,王小白这一撞,愣是把黑驴撞飞了出去,自己却感觉全身狠狠一震,眼前一黑,力量用的太大了。

    王小白撞飞了黑驴,用了个灵官太极的转子决,原地一转,化解了强横的力道,黑驴被横着撞飞,却没有摔倒,踉跄了几下,四个蹄子快速刨地,竟然稳住了,黑驴大怒,驴叫了声,低头朝着王小白用带血的驴头狠撞了过去。

    王小白已经稳住了身体,黑驴来的再急,再凶猛,都无法在造成威胁,王小白侧身,借力打力,在黑驴撞过来的一刻,把黑驴顺势推了出去,黑驴收不住脚步,猛地撞在了大门口的台阶,黑驴刚撞在台阶,吴青拎着把斧头突然出现在门口,朝着黑驴头狠狠剁了下去。

    吴青一动手,身后出现个人,一把把吴青拽了回去,正是刚反应过来的陈德清,这些选手当,王小白的反应无疑是最快的,闹腾到现在,所有人也都反应过来了,浪总团队扛着摄像机出现,开始拍摄旅馆发生的一切。

    今天是星期六,浪总的节目总是在星期五开始,这一期也不例外,从星期五的下午开始直播,星期六是休息日,也意味着看直播的人不会少,果然,大清早六点多钟,直播间有了人,虽然人数不多,却有人看到了刚才的那一幕。

    “吓死我了,死人真的复活了……”

    “是啊,太可怕了,我都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了……”

    “我没关电脑,刚起床看了一眼,看到王小白跟黑驴干起来了!”

    “谁有这些人复活的视频?有人录下来吗?跪求!”

    直播间里的人渐渐多了起来,王小白看到陈德清出现,松了口气,只要大家都反应过来,不在让吴家的人互相残杀,或许会有别的变数,刚想到这,脚下传来噗!的一声,王小白低头去看,见张翠霞吐了口鲜血,深情委顿,脸色变得苍白无。

    王小白是第二次见张翠霞,第一次见是昨天,刚见面被吴青拿刀捅死,今天刚复活,是她凶狠的要杀黑驴,凶狠是够了,却反被黑驴压伤,真是个可怜的女人,王小白急忙蹲下去扶张翠霞。

    张翠霞并没有挣扎,手里还使劲握着那把剪刀,王小白扶起她轻声道:“别怕,我会保护你,不会在让任何人伤害你……”

    王小白刚要扶着张翠霞回旅馆,张翠霞虚弱道:“别……别回去,离这里远点,去那个草垛,去草垛……”

    张翠霞身体不停的颤抖,很抗拒王小白带她回旅馆,王小白嗯了声,扶着她朝前面广场右边的一个干草垛走了过去,此时朝阳初生,渲染的天地一片明光,王小白看着红彤彤的太阳忍不住有些恍惚,他听过一句话,世界太大,总有阳光照不到的地方,可谁能想到,阳光照到的地方也并不都是光明。

    王小白身后,黄老七跟他始终保持了一段距离,亦步亦趋的在跟着拍摄,黄老七不光是他的拍摄助手,也是一道屏障,有黄老七在,纵然有人冲出来要害张翠霞,也得先过黄老七这一关,风平浪静的来到了草垛,王小白把张翠霞轻轻放下,见张翠霞嘴角已经吐血沫子了,被黑驴压断的肋骨刺到了内脏,整个人快要不行了。

    头一次张翠霞死在眼前,可以说是措不及防,第二次又死在眼前,王小白心里多少有点承受不了,想要帮助她,又不敢乱动张翠霞,张翠霞大口喘气,咳嗽不断,眼见着越来越虚弱,王小白忍不住道:“为什么刚复活要自相残杀?”

    张翠霞支撑着身体,看着王小白,眼神之全是麻木和绝望,听到他问起,咳嗽着道:“我……我要是能把他们三个全都杀了,我能不被杀,能安安静静的独自存活一天,不用提心吊胆,不用担心他们杀我!”

    张翠霞只要开口说话,能沟通,或许也是王小白救了她的缘故,王小白不能错过这个机会,急忙用手掌按在她后心,轻声念诵咒语:“太虚玄妙神,空洞幽元君。生于眇莽,运化标玄根。淡漠居正性,返照灭邪氛。消魔却害除,冲融和至真。昭昭智慧锋,威化妖群。五浊安能扰,明辉华景形。佩服景霄,云光焕尔身。玉符镇内景,龙虎缠胎婴。水火金木交,混一宗皇灵。百脉息宣畅,帝真卫尔生。”

    治病保生咒,虽然救不活张翠霞的一条命,却能让她减少痛苦,续命,多活一会,咒语声,张翠霞精神了不少,王小白急忙问道:“你们不能不自相残杀吗?到底是什么原因让你们如此互相憎恨?只是因为洞房的时候你不小心掐死了吴青吗?”

    王小白不相信事情会如此简单,昨天晚白素素施展圆光术的时候,王小白看的很清楚,吴家这三口加那头黑驴,自相残杀起来毫无规律,毫无顾忌,不光是吴青杀张翠霞,吴建设也杀张翠霞,要真是这样倒也能解释过去,毕竟是张翠霞导致的这一切,有愤恨的心思也很正常。

    但是,吴青和吴建设这爷俩同样在互相残杀,甚至杀张翠霞的时候更加凶狠,都不带犹豫的,父子亲情压根一点都看不到,那么问题来了,被杀之人很痛苦,他们感受到的死亡是真真切切的死亡,不能离远一点吗?

    难道非得在杀人与被杀之间往来反复?王小白的手掌一直没有离开过张翠霞的后心,张翠霞却更加虚弱了,死亡已经来临,听到王小白的问话,原本虚弱的剩下一口气的张翠霞突然回光返照的精神了下,咯咯咯……诡异的笑了起来,血沫子不断从嘴角溢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们互相也想躲着对方的,可根本躲不开,我一但靠近了吴家爷俩和那头黑驴,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杀心,想要杀死他们,是的,根本控制不住,像是我的本能,甚至看到他们,感觉到他们的存在,杀心没法抑制……”

    “为什么?为什么有那么重的杀心?为什么躲不开,一定要自相残杀?”

    “我……我不知道,我是想杀了他们,他们也想杀了我,死了又活,活了又死,麻木了,现在我们都会活过来杀人,因为只有把其它的人杀了,这一天才真正的属于我,我才能平静的过这一天,然后明天继续杀人,他们……他们应该跟我一样吧!”

    话说到这里,张翠霞闭了眼睛,又死了一次,虽然王小白知道张翠霞明天早晨在天色将亮的时候还会再一次复活,心里却还不是个滋味,瞧着死了的张翠霞,王小白一个劲的发愣。

    跟张翠霞的对话里,并没有得到太多有用的信息,但是有一条线索引起了王小白的注意,那是她说的没法抑制她的杀心,只要靠近,看到,感觉到,吴家爷俩和那头黑驴,像瘾一样的要杀死他们,甚至无法控制,这种力量……

    难道是吴家父子,张翠霞,和那头黑驴,做过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或是他们遭受了诅咒!否则为什么会是这个样子?王小白沉默着出神,仔细回想还不到一天一夜发生过的事,还是束手无策,因为他不知道是这一切的起因是什么。

    白家的圆光术回溯不到最初的起因,那么这个世界还有什么人,什么东西,能够白家圆光术更管用,能回溯到最初的起因?王小白楞楞出神,他似乎想到了些什么,在即将要抓到那个点的时候,旅馆方向突然传来一声惨叫,而这声惨叫,却是白素素发出来的,王小白忍不住回头去看,旅馆门口乱成了一锅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