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七十八章 三生石

    

    当然要试一试,旅馆发生的事,超出了节目组之前的预料,现在不光是选手们的难题,同样也是节目组的难题了,并且一点线索都找不到,但是,只要找到了事情的起因,有解决问题的办法,是铩羽而归,还是完美解决,看王小白的办法适用不适用了。 !

    浪总朝着王小白点点头,示意让他说下去,王小白却一转身,关了黄老七背的摄像机,浪总恍然大悟,急忙对着大个扛着的摄像机道:“节目出现了一些小状况,我们需要开个会商量一下,有了结果会第一时间在无极限通灵大会的页面通知,敬请期待!”

    说完这几句话,浪总把主摄像机关了,其它人也关了摄像机,都关了摄像机后,王小白对马彪道:“马大哥,用定身术定住这爷俩,别在让他们发疯!”

    马彪应了声,对躺在地的爷俩用了定身术,浪总把黄符贴在了还剩下一口气的黑驴头,王小白又让黄老七守在门口,做完这一切带头朝外面的那棵树下走去,大家全都跟了来,到了树下浪总迫不及待的问道:“王小白,别故弄玄虚,有什么办法快说!”

    “我不是故弄玄虚,我是想给节目组留个余地,因为我的这个想法挺大胆的,也不知道能成不能成,咱们大家商量一下,看看有没有可行性!”

    “小白快说,别吊胃口!”马彪着急的问。

    王小白看了一眼受伤的白素素道:“咱们合力辅助,白家圆光术都回溯不到最初的原因,我想旅馆的事一定是超出了圆光术的能力范围,老萨满说过,生死为一个轮回,可旅馆里的这三个人每天都在生死轮回,起码也有十几年了,铜镜和咱们的能力不足以回溯那么久,甚至因为用力过度使铜镜有了裂痕,我在想,是不是有更厉害的东西,能够轻松回溯到他们之前的情况,于是我想到了天地之间有这么个神物,是太……”

    “我们白家的铜镜,历经七代,七代祖先加持,如果我的铜镜回溯不出来吴家的事,我不相信还能有什么东西能够回溯的出来!”

    白素素很不服气,打断了王小白的话,白妈也微微点头,很是赞同女儿,陈德清却明显想到了王小白要说的神物是什么,不由得悚然一惊,去看王小白,果然王小白淡淡的一句话,白素素立刻哑口无言了。

    “那三生石呢?”

    “我靠!这个想法真大胆!”浪总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被王小白的想法吓了一跳,正如王小白所说,三生石的确是天地间的一个神物,白家的小铜镜跟三生石起来,简直如萤火虫与皓月之,那不是一个档次的。

    所谓的三生石,是奈何桥边的一块神石头,凡人大限及至,魂魄离体,会在鬼差的带领下进入鬼门关,走过黄泉路,到了奈何桥,会看到一块名叫三生石的石头。每个人的前世今生,因果轮回,缘起缘灭的故事,都被重重地刻在了这块三生石,因为它能映照出每个人前世今生,看到你曾经的过往,也代表这一世的因缘过往跟你再没有了关系。

    只要来到三生石下,那么吴家的曾经发生过的一切,别管多少世,都能清清楚楚的展现出来,可是,这块石头在冥界,在奈何桥畔,看过了三生石的幽魂都会喝下一碗孟婆汤,轮回转世,不是说去能去的。危险系数太大,毕竟是活人闯阴间,一不小心恐怕回不来了,浪总被王小白这个大胆的想法给镇住了,没吭声。

    不光是浪总没吭声,阿兰,马彪,老萨满,白素素,都没吭声,只有陈德清一咬牙道:“我去!我是茅山亲传弟子,有师父给的掌印,应该没事!”

    王小白淡淡笑道:“这个主意是我出的,当然是我去!”

    陈德清斜着看了一眼王小白:“这也要争?”

    “不是争,而是怕你有危险,多个人多一份保障,咱们争的时候再后面,不差这一次,不如暂时先合作一次怎么样?”

    马彪拍手道:“好办法,我不信这么个破旅馆真把咱们给难住了,我也去!”

    老萨满没吭声,阿兰没说话,陈德清刚要说话,浪总开口道:“太危险了吧?要是出了意外可怎么办?”

    浪总顾忌的所有人都多,这也难免,毕竟整个节目需要他来负责,不光要对节目负责,还要对选手的安全负责,真要是死一口子,节目会不会被停播?会不会牵扯官司?对他来说都是要考虑的。

    浪总有点拿不定主意,李一灵开口道:“节目组商量一下,晚点咱们再聚集在一起开个会,这大早的,天还没量闹腾,谁也没洗漱,也没吃东西,大家该干啥干啥去,回头再说!”

    浪总相当听李一灵的,跟着他朝一边走,一路小声嘀咕,陈德清也率先离开,显然不太想跟王小白一起去找三生石,白素素和阿兰跟,同样小声商量去了,大树下面剩下了王小白这一组人。

    看到大家都散了,乌兰图雅才开口道:“小白哥哥,不要去找三生石,太危险了,节目录不下去,也不能怪咱们,是浪总事先没有调查清楚这里的事,何况大家都没能解决,还是在同一起跑线,不影响接下来的赛的,还是别去了!”

    马彪显得很是不以为然,开口道:“东北仙家给人看事,经常出入阴间,虽然不往远了去,但也挺熟悉的了,我知道有条暗路可以绕过奈何桥,直接到望乡台旁边的三生石,咱们办完了事走,人不知鬼不觉的,也不得罪地府,不会出事!”

    “马大哥,真有一条暗路,能到三生石下面吗?”

    “嗯,不过我也没去过,是听老一辈的仙家说起过,但是我知道该怎么走,该怎么去,你要是去,我详细跟你说!”

    乌兰图雅有点急,跺脚道:“马大哥,你跟小白哥哥不是好兄弟吗?怎么还鼓动他去,阴间那么危险,你不知道吗?”

    马彪看了看乌兰图雅着急的样子,道:“我也去啊,又不是只让他一个人去,丫头你放心,我会把你的小白哥哥平安给带回来的!”

    乌兰图雅还要再说,老萨满叹了口气道:“图雅,我还没洗脸呢,扶我回房间洗脸去!”

    乌兰图雅有点着急,老萨满给她使了个眼色,乌兰图雅不说话了,乖乖的过去扶住了老萨满朝着旅馆走去,待走的远了些,老萨满轻声对她道:“孩子,如果大家商量好了要去找三生石,王小白一定会去的,这个主意是他出的,他不可能不去,要是浪总决定不去,王小白也会遵守不会去,你担心有什么用啊!”

    “可是奶奶,真的很危险啊!”

    老萨满笑了笑,笑容有着看透一切的睿智,道:“王小白正是锐气风发的年纪,是个有本事的少年,主意又是他出的,能不去吗?我倒是觉得他们不会有太大危险,毕竟只是去三生石下面查点事,又不是去地府找阎王爷打架,能有多大的危险?图雅啊,关心则乱,你是不是看王小白了?”

    被奶奶说了心事,乌兰图雅脸色猛地一红,娇嗔道:“奶奶别瞎说,小白哥哥和咱们是联盟,我只是关心他!”

    “但愿,你真的只是关心他!”老萨满饶有深意的回了一句。

    老萨满和乌兰图雅离开,马彪和胡美丽去车里拿事先准备好的吃的喝的,剩下王小白依靠在大树下看着不远处草垛的张翠霞尸体出神,黄老七不拍摄了,凑到王小白身边,站起来对王小白划了一下,示意要烟抽。

    王小白掏出烟来,递给黄老七一根,自己也点了一根,两个靠在树喷云吐雾,事情发展到现在,天色也才刚真正的亮起来,还不到八点,王小白看着天边的太阳有些恍惚,感觉旅馆这事真是发生的急,解决的也急,一大早死了一口子,剩下三个被制服,然后消耗时间想办法,这节目拍的也真是没谁了。

    办法只有王小白这一个办法,至于去不去找三生石,那得浪总决定,如果浪总同意了这个办法,王小白是一定要去的,如果不亲身经历和解决,心里总觉得不得劲,而且他从来没有放弃过的念头,这也跟王老道当年对他的训练有关系。

    当年为了解决江心女尸,王小白愣是练了大半年,不管多辛苦,多累,多难熬,都挺过来了,王老道从来没有放弃过他,王小白也从来没有放弃过自己,在他们师徒两个的骨子里,似乎没有放弃这种念头。

    旅馆的事,严格来说连一天一夜都不到,难道放弃了?反正王小白觉得很别扭,师父说过,做人做事都要有始有终,折腾了这么久,突然放弃了算是怎么回事?

    王小白深吸了一口烟,暗下决心,算是节目组决定放弃,他也要去闯一闯,肚子解决了旅馆的事,决不能有头没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