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章 黄泉路上

    

    马彪对‘阴’曹地府外围的情况很了解,用他的话来说,‘阴’间很大,‘阴’曹地府只是其的一部分,酆都相当于首都,除此之外还有各类城隍,土地庙,‘阴’祠,甚至无主之地,另外还有许多险恶之处,穷山恶岭,险滩凶水,十八层地狱。.: 。!

    王小白神魂出游,肯定先走的是黄泉路,到了黄泉路一定要朝黄泉路右边走,走出黄泉路,一直向右,会看到一片林子,走过林子才是恶狗岭……马彪把‘阴’间的情况跟王小白详细说了说,又告诉了他该怎么走。

    聊着聊着天黑了下来,王小白吃了几个面包,喝了几袋带来的牛‘奶’,快到九点的时候,‘浪’总把大家召集在旅馆‘门’前的空地,十几个人围成了个圈子,‘浪’总看了看表,对大家道:“我已经在节目页面通知了,九点以后开始直播,王小白,陈德清,你俩准备好了吗?”

    王小白嗯了声,陈德清也点点头,蛊姐阿兰好问道:“‘浪’总,吴建设父子呢?我们不用看着他们了吗?”

    “他俩被定身术定住了,又用绳子都给绑了起来,一个塞在了厨房里,一个塞在了仓库里,要是这样他俩还能发疯,我也没办法了,那让他们自相残杀去吧,我们出发之后,大家要守住这个圈子,一是给我们护法,再一个大家聚集在一起也是保护自己,要是那爷俩出现,不用客气,不用留手,往死里整,反正明天他们还会复活,但是一定要保护好自己!主意安全”

    ‘浪’总不断在强调安全,马彪大咧咧道:“放心吧‘浪’总,白素素受伤,那是因为大家没料到吴家这三口能那么疯,现在知道了,又都聚集在一起,算他们再疯十倍,也威胁不到任何人了!”

    马彪这话代表了所有人的心声,吴青能得手还是因为大家不太了解这里,一旦有了防备,凭吴家那三口还有一头黑驴,恐怕连近身都不能,不过,大家也能体会‘浪’总的担心,毕竟是他的节目,压力较大。

    李一灵拍了下‘浪’总的肩膀,轻声道:“这里你放心,倒是你那边,你要小心,照顾好王小白和陈德清,我们等你回来!”说着话,李一灵递给了‘浪’总一个挎包,挎包鼓鼓囊囊的也不知道里面装的是个什么东西,‘浪’总接过挎包,苦着脸道:“看见这玩意我闹心……”

    该准备的准备了,该嘱咐的嘱咐了,已经是晚九点多了,也是该干正事的时候了,王小白,‘浪’总,陈德清,三人盘膝坐在圈子里,各自神魂出游,怪的是却没有直播,扛机器的大个手里没有摄像机,‘浪’总身也没有,真不知道他怎么去‘阴’间直播。

    王小白收敛心神,手拿令牌,聚敛心神,默念咒语,一个恍惚神魂出窍,出窍之后还是在旅馆前面,等了下,陈德清和‘浪’总也都神魂出窍,他们三个各自背了一个挎包,都带了出来,在他们三个稳住了之后了,李一灵念起了咒语,手一道黄符甩了出去,大喊了声:“跟着黄符走!”

    黄符并不是疾‘射’而出,而是晃晃‘荡’‘荡’的并不如何快,宛如活物,闪烁着淡淡的金‘色’光芒,王小白大踏步跟了去,陈德清和‘浪’总也跟了来,黄符奔着右边的一片空地而去,飘‘荡’了也一百多米,突然停住了,光芒一闪,王小白三人眼前出现个黑乎乎的空间。

    王小白率先进去,陈德清在后面,‘浪’总在最后,过了眼前的黑暗,身后似乎有人推了一把,恍惚到了一条黄土的长路,王小白回头去看,李一灵的黄符已经不在了,陈德清和‘浪’总出现在他身后,在两人的后面,同样是无尽的黄土路。

    这是一条蜿蜒且无边际的黄土路,天空灰‘蒙’‘蒙’‘阴’沉沉,给人一种强烈的压抑感,整个世界仿佛是静止的,一丝风都没有,很是沉闷,远方有‘色’彩,一片鲜‘艳’的红,似乎在召唤着他们靠近。

    这条路是著名的黄泉大道了,王小白来过,之前了冥车到了彼岸‘花’海,但今天明显不是去彼岸‘花’海的,他没贸然行动,等了下陈德清和‘浪’总,‘浪’总稳住了之后,看了看四周,脸耷拉下来了,呸的一口骂道:“又特妈来到这鬼地方了!”

    ‘浪’总很是有些无奈,甚至带着一丝悲壮,陈德清离他近,小声道:“‘浪’总,我知道该怎么找到三生石,跟我来吧!”

    王小白没想到陈德清那么有把握,忍不住问道:“是绕过去吗?走恶狗岭那条路?”

    陈德清嗯了声,并没有多说,看去对王小白有些防备,王小白也没在意,而是苦笑了下,还以为只有自己有通关秘籍,没想到陈德清早‘胸’有成竹,看来除了他对‘阴’间了解不多,其它人似乎了解的都不少。

    陈德清说完,转身要带路,‘浪’总喊道:“等等,咱们该直播了!”

    ‘浪’总说要直播,陈德清有些犯傻,王小白更是瞪大了眼睛,等着看‘浪’总要用什么直播,‘浪’总背了个小挎包来,摄像机压根没看到,用什么直播?难道挎包里是个小型的摄像机,或是手机?

    在王小白和陈德清的注视下,‘浪’总从他的挎包里掏出一个紫金钵盂来,钵盂古香古‘色’,闪烁着异样的光芒,可是在钵盂四周却萦绕着一层晦涩的气息,王小白实在是没忍住,开口道:“‘浪’总,这不是古代和尚要饭的钵盂吗?你要用钵盂直播?”

    没有摄像机也算了,掏出个钵盂来干什么?难道‘浪’总打算到‘阴’间要饭?王小白感觉自己跟‘浪’总不在一个频道,陈德清也是满脸疑‘惑’的看着‘浪’总,‘浪’总毫不在意,叹息了声,轻轻抚‘摸’着钵盂道:“怎么说呢?这玩意关键时刻还是‘挺’管用的!虽然我一点也不想看到它,可总是能用到……”

    说着话把手伸进了钵盂里,开始念念叨叨,不是咒语,更像是一些胡说八道,什么马老太太快把摄像机给他,回头多烧香之类的,嘟囔了半天,竟然从钵盂里面拽住个小小的摄像机,跟变魔术似的。

    王小白恍然大悟,‘浪’总的钵盂是个法器,类似于百宝囊之类的东西,摄像机‘挺’小,一只手能‘操’纵,‘浪’总调试了一下,竟然还特妈有信号了,能够连接直播间,真能直播!王小白都快疯了,忍不住看了看四周,这特妈是何其疯狂的一个世界?

    王小白如此惊讶,并不是因为钵盂里能拿出摄像机来,而是因为摄像机不是法器,是科技的产物,法器能带进‘阴’间可以理解,毕竟不是凡物,可是摄像机呢?要知道他们现在是神魂离体的状态,已经不是正常物理的范畴了,‘浪’总还能拿动摄像机不说了,甚至还能拍摄,当真是有点没天理了。

    神魂离体本身带点力量,这很正常,正所谓聚则成形,散则为零,神魂出游又不是真正的死亡,但这个力量很弱小,也能带起一阵‘阴’风之类的,拿起个茶杯都不可能,反而不如死了太久的一些老鬼,鬼年头多了,‘阴’气聚集的多,反而有了力量,如可以挪动椅子,桌子,甚至电视之类的,可也仅此而已了。

    活人的世界和‘阴’间还是有区别的,活人和鬼区别更大,但是‘浪’总竟然突破了这层禁忌,实在是有够匪夷所思的,不管怎样,‘浪’总都做到了,这让王小白很是大开眼界,暗暗佩服,果然是灵异节目的主持人,是有两下子。

    ‘浪’总拿起了小摄像机,反转镜头对准了自己,一本正经道:“亲爱的观众朋友们,直播开始了,现在请大家随我们一起走一趟幽冥之旅,寻找三生石,找到吴三口和那头黑驴为什么可以复活的根源,结束他们的痛苦,给观众们一个‘交’待!”

    ‘浪’总说完这几句话,举着小摄像机,镜头先是对准了王小白和陈德清,但是王小白和陈德清两人全都很木然,都被‘浪’总给震了,两个名‘门’正派的弟子此时此刻像是两只呆头鹅,很多问题都想不通,却不得不承认‘浪’总的确是做到了。

    ‘浪’总见他俩这个德行,小声道:“观众们看着呢,打个招呼啊!”

    王小白和陈德清一起摆了摆手,相当的呆板,‘浪’总无奈,只能是把摄像机朝四周拍了拍,灰‘蒙’‘蒙’的天空,压抑的气氛,没有尽头的黄土路……

    不光是王小白和陈德清要疯了,观众们也都快疯了,他们早等在了屏幕前,等着看直播,据说是要到‘阴’间找三生石的,古往今来从来没有过的事,真能直播吗?

    ‘浪’总用实际行动告诉观众们,真能直播,于是弹幕飞了起来,“‘浪’总,你还真能直播‘阴’间啊,卧槽,谁都不服,服你!”

    “这里是‘阴’间吗?他们三个是怎么进去的?摄像机是怎么回事?”

    “为什么摄像机能带进‘阴’间,还能拍摄,还有信号……”

    “啊啊啊,我的世界观,人生观,在这一刻稀碎稀碎的……”

    过年了,今天是三十,老七祝所有的书友新年快乐,万事如意,新的一年里都大展宏图,大发善财,欢乐似神仙,新年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