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百八十四章 恶狗岭

    

    王小白出手实在是太快也太狠了,观看直播的观众刚看到王小白被大鬼提留起来,然后王小白掉了下来,接着一跃而起,把大鬼给劈成了两半,也是片刻之间,眨巴下眼睛完事了,所有人都目瞪口呆,一时间连弹幕都安静了下来。

    陈德清看向王小白的目光很复杂,很明显王小白一直在隐藏实力,要不是大鬼突然袭击,他也不会显露出来,这是个强劲的对手啊,还如此年轻,有那么一瞬间,陈德清突然感觉有点提不起精神来了,他七岁入茅山,被誉为近百年天资最好的,可看王小白……灵官派一个早没落的,快要消失了的门派,突然冒出王小白这么个妖孽,对茅山来说是好还是坏?

    浪总也很惊讶,王小白很强,但用不用这么强啊?算是李一灵遇到这种情况,恐怕也不会王小白做的更好了,王小白对别人的心思浑然不决,干掉了大鬼之后,向后错了两步,对浪总道:“浪总,咱们别在这歇着了!”

    “对对,赶紧办正事要紧!”浪总从地爬起来,还拿着小摄像机,陈德清沉默的握紧了令旗,这个时候观众才反应过来,又开始了一波的弹幕,“刚才王小白也太帅了吧?我没太看清楚,你们谁录像了?请发给我个完整版!”

    “那些小鬼变成了个大鬼出来吓我一跳,以为会有一番恶战,没想到王小白随手给收拾了,我擦,这也太夸张了……”

    “是够夸张的,都没看太清楚,同求完整版。”

    “好刺激啊,好真实啊,真实的都不像是真的了……”

    “浪总的灵异节目是好看啊,大开眼界……”

    弹幕占据了几乎整个屏幕,弹幕王小白三人已经开始继续行动了,没法不继续行动,不过是片刻工夫,他们三个感觉到地下的土地越来越热,温度攀升的非常快,甚至都烫脚了,而他们眼前是一个没多高的斜坡,却非常宽阔,只能是爬斜坡在找路。

    陈德清还是抢着打头阵,王小白跟在他身后,浪总在最后面拍摄,也是三五分钟的事,三个人爬了斜坡,到了斜坡顶,天空顿时变得阴沉昏暗,前方是个山岭,隐藏在白色的雾气当看不太清楚。

    雾气缥缈,内里还掺杂着一丝血色气息,味道相当的腥臭,王小白忍不住皱了皱鼻子,雾气当影影绰绰有东西跑动,时常会传来一声凄厉的喊叫声,并不喧闹,但也不寂静,整个山岭间隐藏着一股不安的血腥气息。

    “观众朋友们,这里应该是传说的恶狗岭了,生年属狗,害狗,杀狗,吃狗人过这恶狗岭怕要魂飞魄散。尤其是杀狗的屠夫到了此地,恐怕也要尝尝这被人宰杀分割的痛苦了。古时候,人死之后,入柜装殓时候,给尸身手心赚的干粮和打狗棒为的是过这恶狗岭而备的,不得不说还是很有道理的……”

    浪总仍然在直播,可是观众并没有看到恶狗,弹幕很欢快,“狗呢?咋看不到狗?”

    “别说狗了,猫我也没看到一只啊,狗呢?”

    “狗鬼?”

    在浪总的介绍,山岭的雾气突然弥漫过来了,白色的雾气当,几个黑色的影子若隐若现,陈德清大喊了声:“跟紧了我!”迈步朝那几个影子迎了去,甭管是有狗还是没狗,这恶狗岭都是要过的,磨磨唧唧和小心翼翼,那不是陈德清的风格。

    浪总也不在解说直播,摄像机对准了前面的陈德清跟了去,王小白存在感不强的守在一边,走了没几步,雾气当的黑影子越来越清晰,同时传出来一声清脆的狗叫:“汪汪……”

    狗叫的声音并不大,却很清晰,陈德清一下子站住了,脚下一错,手令旗扬了起来,轻轻一卷,念诵咒语:“九天阳阳,飞剑神王。破禄三台,威摄四方。黄神勾天,翼德亡神。天摧倒地,裂海随。召汝雷神,奔雷奉行。”

    九天奔雷咒,光是听名字够霸气的,事实这个咒语也足够霸气,尤其是陈德清手的令旗是五雷号令令旗,咒语声,令旗面的图案仿佛活了过来,紫电萦绕,却是蓄而不发,陈德清稳住了,王小白也握紧了令牌,只有浪总还是不慌不忙的举着摄像机在拍摄。

    屏幕前的观众也都屏住了呼吸,眼睛都不眨的看着白雾会出现什么东西,任谁都没有想到的是,随着汪汪……叫声,最先显露出来的竟然是一条雪白雪白的纯种京巴,小京巴相当可爱,白白的长毛,小巧的身子,摇头晃脑,那里有半点恐怖的模样。

    “我去,不是逗我的吧,说好的恶狗呢?”

    “这么可爱的小狗,一定有问题,跟环境太不搭配了!”

    “我也是这么觉得的,这么可爱的小狗一定是伪装的!”

    观众们谁也不相信阴间的恶狗岭会冒出如此可爱的小狗来,事出反常必有妖,观众们能想到,王小白,浪总,陈德清更能想到了,小狗模样可爱,却带着一身的血腥气息,他们感受的更为直接,所以当纯白的京巴伸着舌头跑过来,似乎想要跟陈德清亲昵的时候,陈德清冷哼了声,猛地一脚踢在了京巴身,啪!把京巴给踢飞了出去。

    那小狗凄惨叫了声,被踢飞在空突然一顿,猛地转过身来,身躯一抖变成了条恶犬,这恶犬得有野驴那么大,尖嘴獠牙,更为恐怖的是,恶狗没皮,身血肉模糊,跟生化危机里那些恶犬相似,张开大嘴朝着陈德清扑了来。

    大狗扑来,风潮涌动,白雾里面窜出无数条凶恶的大狗,这些狗不是短腿,是少了半个脑袋,要不是被扒了皮,甚至很多只有一副狗骨头的架子,面沾着点肉丝,每一个的样子都相当惊悚恐怖,而且太多了,无边无际,而在这些恶狗扑之后,恶狗岭也显露出了它的真面目。

    见这恶狗岭山峦之间血流成河,暗红色的血迹染红了整个山岭,尸骨成堆,有阴魂踉跄前行,却被恶狗撕咬不放,更多的恶犬蹲在骨山,朝着王小白他们看过来,陈德清在最前面,怒喝了声:“成三角队形,挥舞令旗冲了过去,令旗挥舞紫电闪烁,顿时击飞不少恶狗。”

    陈德清反应足够快,也有指挥和领导的能力,并不是一味仗着道法高深用强,在向前冲击的时候喊了声成三角队形,三角队形是最符合他们三人的队形,而且三角形是最稳定的阵型,各自把守一边,一起向前冲,事半功倍。

    陈德清向前一冲,王小白守住了他身后右侧,左侧留给了浪总,浪总当然是不太愿意的,他还想跟之前过林子一样走在间,既没有危险还能拍摄,不曾想,陈德清和王小白虽然没说话,却能心有灵犀,瞬间成了个三角阵形,这样一来他没法拍摄了!

    浪总是浪总,是有他的办法,在这种情况下,竟然伸手把钵盂从挎包里拿出来,顶在了脑袋,说来也是怪,那钵盂被他顶在脑袋,竟然十分稳当,一点都不摇晃,跟长在他脑袋一样,可这么一来,浪总的模样有点滑稽了,跟印度妇女似的。

    浪总的摄像机对准了王小白和陈德清,他的滑稽摄像机不照自己也看不到,浪总这钵盂当真是个神物,之前装了那么多的饿鬼,竟然还有地方装恶狗,那只灰色的苍老的手,从钵盂里出来,但凡有靠近的恶犬被抓进来。

    浪总头顶钵盂跟顶着个痰盂似的,右手举着摄像机,左手拿着黑乎乎的牌子,竟然稳住了左边的阵型,陈德清冲的快,王小白和浪总守住了他身后,一股脑冲了下去,竟然冲到了山岭间地段。

    非常之顺利,恶狗们在他们三个的配合下,根本靠近不了,可一鼓作气的向前冲,也冲到间地段到此为止了,不是他们三个体力不济,而是越向前越崎岖,太多的骸骨堆积在岭,骸骨有些枯干腐朽,有的却很新鲜,冒着尖刺,稍不注意,一脚踩去,会伤到自己。

    浪总三人是神魂出游,可神魂受损,回魂后相对应的身体同样会受损,大意不得,再有恶狗岭所有的恶狗都被他们三个激怒,恶狗岭,恶狗岭,当然是恶狗的地盘,恶狗全都是生前被虐待而死,怨气不散,等在这里报仇的,但凡路过恶狗岭的孤魂野鬼,那一个不是被咬的哭爹喊娘,魂魄不全,甚至还有魂飞魄散的。

    偏偏浪总他们三个如入无人之境,恶狗们全都疯了,层层叠叠带着血腥的怨气朝着他们狠狠扑,狠命撕咬,那怕万劫不复也要咬他们一口,恶狗并不可怕,疯狗才可怕,他们三个速度顿时慢了下来,更操蛋的是,浪总的好运气似乎用完了,开始倒霉,头顶钵盂,竟然还被一只恶狗咬住了右脚的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