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帽子到底是谁的?

    “利基!!”摩眼泪汪汪的都快哭了,望着身下的狮子悲愤地道:“我可不记得我教过你这些啊!”

    仿佛是感受到了自己主人的怨念,狮子利基终于回过神来了,装模作样地朝着伊安大吼了一声,表现一下自己的威猛。

    然而……伊安依然看穿了一切,这狮子看着凶猛,但其实是个蠢货!

    刚才虽然只是和它交手了一下,但是伊安却能够感觉得出,自己的力量和这狮子不相下,速度也差不多,要打赢它没什么问题的。

    关键是他的刀被咬断了!

    伊安虽然体质不错,但是他的体术却是缺陷,没有专门练过拳脚的功夫,除了剑术,他现在还没有其他的战斗方式。

    算了,还是用剑圣长刀吧!伊安这样想着,在脑海里选择将剑圣长刀宝物装备。

    下一秒,伊安手一张开,一把红色的长刀立刻出现在了他的手!

    从摩带着利基和伊安对后,船的海贼们一直在关注着两者之间的战斗,看到伊安的刀被咬断的时候,海贼们还挺兴奋的,觉得这回这小子跑不了了!然而,当看到剑圣长刀这把凶器突然出现在伊安手里的时候,所有人都被吓到了。

    “怎么回事,那小子从哪里拿出来这么长一把刀?”

    “他明明光着身子的啊!”

    “难道说,是恶魔的力量!?”

    “没错!肯定是,这小子估计是和船长一样,都是吃了恶魔果实的怪物!”

    “嘘!你竟然敢说船长是怪物,你不想活了吗?”

    不止是海贼喽啰们窃窃私语,连摩和旁边观战的卡巴吉都吓了一跳,身为巴基海贼团的成员,他们自然知道自己的船长有多厉害,所以对于恶魔果实这种超出他们认知的东西,他们在潜意识都很是畏惧。

    剑圣长刀那粗犷带着狰狞的凶器模样,连狮子利基都不由得后退了一步。

    尼玛,一刀在手,天下我有!伊安手握着剑圣长刀,只觉得豪气顿生:这下我看你还咬得断不!

    双手握住刀柄,伊安将刀尖指着摩和利基,道:“再来啊!”

    摩被伊安脸的轻松表情给刺激到了,从来都只有他跟着巴基船长横行霸道的,什么时候开始竟然被这样一个刚出海的小子给藐视了?

    取出自己的皮鞭,摩在狮子利基的屁股抽了一下,吼道:“杀死他!”

    利基吃痛之下,也顾不得伊安长刀所带来的威胁感了,一个猛扑朝着伊安咬去!

    伊安横过刀身,正准备正面硬招架这一击的时候,突然听到右手边位置一阵破空声传来,赶紧一仰头,避过了突如其来的一次攻击!

    偷袭的人,竟然是旁边一直没吭气的卡巴吉,这家伙实在卑鄙,悄无声息地偷袭不说,而且一来对着伊安的头部要害动手,要不是伊安反应快,怕是脸已经被他割了一刀了。

    为了闪开卡巴吉的这一下,伊安没能招架住利基的攻击,被利基一爪子挥来,打在他的刀面,巨大的力道传来,推着伊安往后面蹭蹭地退开了好几步。

    海贼喽啰们看到这一幕,顿时为他们的副船长和参谋长高声叫好,仿佛他俩已经把伊安打败了一样。

    “一起,拿下他!”卡巴吉终于开口了,对摩道:“不然等下巴基船长出来,我们都要被罚!”

    摩也知道事情的严重性,甲板躺着的那八九个海贼团成员,现在还满身是血呢,假如不能把罪魁祸首擒下,巴基船长出来后饶不了他们的,于是两人也顾不得什么磊落了,开始一起夹攻伊安。

    伊安和多个人动手的经验还有些缺乏,而无论是狮子利基还是卡巴吉这家伙,出手都十分凌厉,伊安暂时只能稳住阵脚,抵挡着两人的攻击。

    而在交手的过程,伊安对于卡巴吉是最恨得咬牙的一个,这家伙的攻击阴险不说,而且都是冲着伊安的要害来的,存了心的是想要杀了伊安。

    如果没记错的话,在原本的历史线当,索隆了路飞的船之后,会在橘子镇遭遇巴基他们一伙,而是卡巴吉这家伙,专门照着索隆受伤的部位下手!

    虽然在霜月村的时候,伊安不时地戏弄索隆,但人与人之间是存在感情的,何况相处了那么久的时间,伊安早已经把索隆当成自己的弟弟一样看待,一想到索隆被卡巴吉这混蛋一脚一脚地踢伤口的情景,伊安觉得一阵血冲脑门!

    唯独这个卡巴吉,不能饶!

    这么想着,伊安动手了,闪开了利基的一次挥爪,突然一个跨步,身体前倾,剑圣长刀猛地挥动一个斜劈,刀光在他身前化作一个巨大的圆弧,砍向了正要出手的卡巴吉!

    卡巴吉虽然抵挡了,然而却是徒劳的,伊安的长刀面灌注了大量的念,这一刀直接砍断了卡巴吉手那可笑的西洋剑,在的胸前留下了一道巨大的伤口!

    卡巴吉不敢置信地望着伊安,看到的却是伊安眼的冷冽,他不明白,为什么伊安会唯独对自己这么大的杀意。

    呯的一声,通往船舱的那道门打开了,巴基从门里面冲了出来,嘴里高声叫着:“糟……糟糕了,这顶帽子……”

    话还没说完,巴基看到卡巴吉胸前崩出鲜血,缓缓倒地的一幕。

    巴基眼睛都充血了,他虽然对于手下的喽啰不在意,但是对于跟着自己的两个干部却是不同的,无论是卡巴吉哈是摩,都是他巴基海贼团的基石啊,尤其是卡巴吉这个阴险的家伙,最是对巴基的胃口了,不然也不会给卡巴吉参谋长的职位。

    然而现在,自己的参谋长卡巴吉,竟然这么在自己眼前,被一个光着身子的小子,用一把红色的大刀给砍了……

    “小子!你是谁!!?”巴基怒吼道:“你竟然敢杀了卡巴吉!?你活得不耐烦了吗?”

    伊安劈出这畅快淋漓的一刀后,自然也发现了巴基的出现,闻言不气反笑:“你这叫什么话?你个大红鼻子,叫人偷了我的东西,竟然还敢反咬一口!?”

    这是一个充斥着大量海贼的世界,但是海贼与海贼之间那是完全不同的,有理想有良知的海贼会有,但是行为恶劣无恶不作的海贼也同样有,很显然的是,眼下的巴基海贼团是后者之一!

    所以伊安不会和巴基客气的,对卡巴吉这家伙,砍了砍了,他可不会看在巴基的面子手下留情。

    “不准叫我大红鼻子!”巴基凶狠地吼了一声,然后突然反应过来:“你说我们偷了你的东西?是什么?”

    “我的衣服,帽子!还有帽子里的电话虫!”伊安嗤鼻道:“是刚才发生的事情,你不会不承认吧?”

    巴基举起手里的熊耳帽,问道:“你说的是这顶帽子!?”

    “对!”伊安点了点头。

    巴基登时傻眼了,他刚才之所以看到这顶帽子觉得眼熟,急匆匆地跑回船舱,是为了验证一下自己的回忆,作为一个海贼,多数时候除了躲避海军的追捕以外,对于同行的情况,也必须要了解才行,所以他的船舱,一直保留着以前报纸附带着的悬赏单。

    这是为了以后遇到同行的时候,能够小心一些不惹大麻烦,巴基觉得很眼熟的这顶熊耳帽,在他的记忆似乎是某个大海贼的,巴基冲进船舱为了的是翻找一下这些悬赏单,看看到底是谁的。

    他翻到了,然而看到悬赏单的照片后,巴基整个人都开始颤抖了!

    那面,是前两年已经被世界政府征召,成为了七武海的一员,悬赏金额高达2亿9600万贝利,被称之为“暴君”的巴索罗缪·大熊!

    巴基看了看照片,又看了看手里的熊耳帽,没有错!这顶帽子,和暴君大熊头戴着的一模一样!

    在那一瞬间,巴基整个人都苍白了,他以为自己让手下人去搜刮的那艘小船面,乘着的是七武海之一的大熊!

    完蛋了!巴基只觉得自己整个人生都要毁在今天这次贪念,虽然他以前曾经是海贼王罗杰船的船员,也曾经跟着罗杰和白胡子战斗过,但是现在和那时候完全是两回事啊,他现在已经出海单干了,没有罗杰当靠山,手底下又尽是一群笨蛋,遇巴索罗缪·大熊这个暴君神对手,结局已经可以预见了啊……

    这是他慌慌张张地冲出来的原因,他是想着让人赶紧将东西全部送回去,看看能不能做个弥补。

    然而没想到刚一出来,看到卡巴吉被人砍翻不说,又听到伊安说这帽子是他的,巴基脑子登时有些转不过弯来了。

    一个大写的懵逼刻在脸,搭配他那红红的大鼻子,这画面要多滑稽有多滑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