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3 唯结果论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可白,你们聊什么呢?这么起劲……”

    杨棠这一插话,白可卿自然不可能不理他,索性将杨棠介绍给了一众青年男女。!

    可惜周遭各人的表情不一而足,轻蔑、冷漠、不以为然……只有极个别家伙碍于白可卿的面子,抬手与杨棠打了个招呼。

    不过最令青年男女们诧异的是,在场人最该看不起杨棠的两人居然都主动与杨棠打了招呼。

    首先是晋王朱六的嫡孙朱雳,他今年刚满二十,生得相貌堂堂一表人才。朱雳已然从冷刹之女冷翠那里隐隐获悉了朱六企图主动推荐杨棠进元能院的消息,对于这样的“青年才俊”,有机会承袭晋王爵位的朱雳自然会不遗余力地拉拢。

    其次是永和帝的长公主朱惜,此女芳龄二十有二,长得有六七分像前世的东瀛女星冈本多绪,不过眼眉鼻廓更显深邃,大概一七五的身高,配简约朴华的素色汉服,单只伫立在那里已尽显女王高冷范了。

    朱惜今天是陪亲二弟朱桢来的,虽然朱桢只小她一岁半,朱雳还大几个月,但整天会吃喝玩乐,完全没有一副帝位继承者的样子。

    杨棠是哪颗葱,朱惜自然不知道,在这晋王府里,也没人敢向她通风报信,但朱惜虽是女儿身,却极为聪明,见朱雳在一众勋贵子弟都不屑杨棠的情况下赶着招呼杨棠,她立马依葫芦画瓢,照做了!

    朱桢见状顿时不乐意了:“姐~~你干嘛主动跟这些平民打招呼啊?”

    听到这话,刚虚与委蛇完朱惜的杨棠差点没当场笑喷出来,心说:你是皇室你高高在,看不起我们这样的平民可以理解,但你别当面说出来好不啦?这样以后谁还敢跟你做朋友?还能不能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要知道,周围虽然有不少勋贵子女,但大多父母辈都只是终身爵,小辈们受一时庇荫,长辈一旦故去,这些“勋贵”子女马得变为平民,如果照朱桢的逻辑,那不可能再在一起愉快的玩耍了。

    于是乎,在场不少青年男女的脸色都变得有点难看起来,朱惜很快意识到这一点,冲朱桢低喝道:“你给我闭嘴!”

    杨棠懒得跟朱桢这种人计较,反而还帮朱惜打了个圆场,问回原来的话题道:“可白,刚才你们聊什么呢?好热闹!”

    打了个手势,没让白可卿说话,朱雳接茬道:“是这样的杨兄弟,我们呐刚才在讨论各人喜欢的体育项目,正议着三大球(足篮排)的问题……未知杨兄弟你喜欢哪种球啊?”

    杨棠闻言差点没翻白眼,因为此世的三大球前世还不如,除了女排女篮能在世界体坛叫得响名号之外,剩下的也男篮能偶尔称雄亚洲,男足女足(此世没有孙雯那批铿锵玫瑰)长期处在亚洲二流排末的水准。

    以这样的竞技水平,国人算再怎么喜欢足篮排,私底下议论起来也总会觉得心里头不得劲,杨棠同样如此:“三大球有什么好说的,除了女排,还不都那副死样子!”

    朱雳、朱惜等人听得一愣,他们没想到杨棠说话会这么直白。旁边的朱桢却忍不住道:“照你这么说,咱们国家的男篮没救了?不还有韦青锋去NBA打球了嘛,听说他还有望坐稳快船队主力控卫的位置!”

    杨棠撇嘴道:“韦青锋是不错,但篮球得五个人打,他一个人玩不转!”顿了顿又道:“至于正式赛,一支队怎么也得有七名篮球好手吧?可惜现在的男篮,除了韦青锋,还真找不出第二个人了。”

    朱桢显然懂篮球,闻言瞬间沉默下去。边有小年青看不过眼,帮腔道:“照你这么说,咱们华夏男篮短期内是没希望了么?”

    杨棠颔首道:“没错,我是这么认为的……其实足篮排三大球,短期内最好出成绩的是足球,最难出成绩的篮球,排球居!”

    “什么什么?足球出成绩?”

    “我没听错吧?”

    “还短期?”

    “这人不会是在说梦话吧?”

    “足球不是最需要梯队建设和系统训练的吗?”

    一众青年终于绷不住,开始七嘴八舌议论起来,矛头纷纷指向杨棠。

    对于各种指摘,杨棠充耳不闻,老神在在地立在原地,甚至还趁隙与白可卿聊了几句私话。

    这时,朱雳站出来双手下压,现场顿时安静了下来:“各位,我相信杨兄弟不是无的放矢之人,他刚才的话必然有他的道理。”

    “是吗?我倒愿闻高见!”朱桢抬杠道。结果话刚一说完被朱惜恶瞪了,令他噤若寒蝉。

    杨棠趁机接过话茬道:“其实理由都是明摆着的,大家细细一想会明白……咱们先说排球,由于没有激烈的身体接触,貌似排球是我们亚洲人最有可能与世界水平拉近差距的项目,其实不然;基础技术、身体素质、技战术打法以及人员轮转这四点谓之排球根本,哪怕这四样达到了世界水准,与那些强队赛也还有一个经验的问题,这方面女排自然是世界顶级,而男排则属亚洲二流,有很长的路要走,所以需要时间!”

    “再说篮球和足球,这两样球在场都有激烈的身体对抗,同时又都是唯结果论,所以咱们可以设想一下,究竟是篮球的差距与世界最高水平大,还是足球的差距与世界最高水平大?显而易见,篮球的水平差距要更大一些……这么说吧,假象一个极值,选出篮球史最有实力的十二人与足球史最有实力的十八人组成大名单,分别与咱们国家的男篮和男锋十场,究竟哪个更容易被剔光头了?很显然,篮球更容易被剔光头,而如果足球场场死守摆大巴,或许会赢下那么一两场也未可知!”

    “由此可见,足球赛的不确定性要高于篮球赛、乃至于大多数体育项目,而这正是它的魅力所在,令人为之着迷!”

    听完杨棠的这席话,在场有的人不禁微微颔首,有的人却漠然以对不以为然……这时候,朱惜发问道:“杨棠,照你的意思,国足想要出成绩,得从防守做起啰?”

    “熟练的链式防守、外加凶狠的场绞杀以及刺客般的反击,只要体能足够,对阵亚洲一流的曰本男足,鹿死谁手、尚未可知!”杨棠侃侃而谈,“实际,欧罗巴的许多足球弱队都是从防守开始做起的,而国足,既想控制场、又想高位逼抢、还想两翼齐飞,结果不伦不类,啥都不像!”

    “呵呵呵!!”众青年男女听到这儿终于轻声哄笑起来。

    眼瞅着气氛活跃起来,众人本还想多聊几句,没曾想园门口有人招呼道:“各位公子小主,请都到前面去,开席了、开席啦!”

    ………

    席间,朱六亲自引杨棠到正桌坐了,惹得四下宾客议论纷纷、眼红不已!开吃之后更是四下打听杨棠的身份来历。

    杨棠对此哭笑不得,却又不好埋怨朱六;与他小酌两杯、吃了几口菜后,杨棠开门见山地问道:“老朱啊,拽我来主桌吃饭,你这是捧我啊还是害我啊?”

    朱六哂道:“谁想害你了?再说了,你一身的功夫,若真不想过来这边,我哪儿拽得动你呀!”

    杨棠:“……”

    “对了杨小子,跟你说个正事…”

    “说。”

    “下个月初,具体十一月五号吧,你最好给我养精蓄锐,待在学校里哪儿也别去!”朱六道。

    “干嘛啊?”

    “总之我不会害你是了,况且京大校园里有吃有喝的,还容不下你一天嘛?”

    “行行行,这事我应你是了。”杨棠不耐烦道。

    “那咱可说定了啊?”

    “废话!”

    晋王府寿宴之后,杨棠的“业务通讯录”里多了好几十个人名儿,但他却回归到先前一样的学习生活之,甚至连学校的各种社团都无心报名参加。

    转眼到了十一月二号,杨棠早早地回了广信佳苑。入夜,他早早地爬到床睡了。

    零点一过,十一月三号,寒衣节。

    「时节符合,第十一梦正式开启!」

    「由于梦境等级不是‘五’的整数倍,进入场景后复制成功的技能,兑换时不可进行增幅强化!」

    「由于梦境等级大于‘五’,进入场景后可复制技能的数量在原有基础(梦境等级÷5),额外加一!」

    「由于梦境等级大于‘五’,进入场景后将开启‘物品属性转移’和‘技能固化’功能,此两项功能其单一物品将占用复制技能数额(名额)一,可选!」

    「由于第十一梦是正式梦境,场景可选!」

    「根据心之所求(详见163),可选场景有三:x.《魔兽世界》6.0版;Y.《轩辕剑online》;Z.《x战警I》!」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