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5 出笼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琴说得很对,碰万磁王,哪怕麻醉针头是硬塑的,以杨棠目前的能力也最多仅有一拼之力,不会有二次机会。手机端 m.

    离开琴的实验室后,杨棠在校舍里转悠了一番,很快凭着“超嗅觉”锁定了“小淘气”玛莉的方位。

    剩下的事情是等了。

    等小淘气被金刚狼伤害又快速痊愈的风声传起来,杨棠可以通过小淘气找到魔形女了。

    看似守株待兔的办法,很快奏效。两天后的早,杨棠在餐厅里听到了风言风语,说金刚狼罗根被玛莉吸走了超能力和生命力,差点挂掉。

    “嘿,同学,你说的事是什么时候发生的?”

    “昨晚呐!”

    “你亲眼所见吗?”杨棠又问。

    对方迟疑了一下,道:“算看到一半吧,我赶到房间门口的时候……”

    “不用说了,谢谢!”杨棠径直起身离开了餐厅。

    在超嗅觉的指引下,杨棠很快发现了玛莉的行踪。东北方的树荫下,她正孤零零地坐在长椅。

    远远地瞥了玛莉一眼,杨棠没进路边的树丛里,兜了个大圈才绕到长椅后方。可这时候,“冰人”波已经跟玛莉坐在了一起,也不知对她说了些什么,玛莉踌躇了几许,霍然起身,失魂落魄地走掉了。

    见此一幕,杨棠顿知眼前的波应该是魔形女假扮的。[鹰眼]一开,果然如此,他当即挚出了麻醉枪,可偏生这时候波霍然扭过头来,波斯猫般的异金瞳正诡秘地盯着杨棠。

    杨棠暗叫不妙,情急之余直接动用了久未用过的[伤痕措手]……饶是魔形女有项超能力叫做“天赋灵敏”,闪开了一丁点要害,却仍招,脖颈处五分之四还多的肌肉血管都被杨棠手的莲花虎指割裂开来,形成了极吓人的开放性创口。

    整个人骤然出现在长椅另一边的杨棠看也未看魔形女的状态,反手是一记麻醉针命,她立马昏倒在长椅。

    杨棠挟起魔形女隐入了林间,甚至不在意魔形女淌在长椅的诡色血液。

    感到魔形女脉搏开始变弱,杨棠扪心自问道:「明悟,干掉魔形女,我能获得她的变形术么?」

    「当然可以,这跟第七梦干掉紧那罗获取声带是一样的道理!你现在只需要收集魔形女的血液三公升,放入无名指环第四储物格以功德化去戾气、再以罪孽抽取复刻到‘金色雾霾空间’内好了!」

    杨棠即时照做,用1.555升的纯净水瓶接了两大瓶魔形女的诡色血液,然后重叠在一起搁进了第四储物格。接着,他又挖了个丈余深的树坑,将魔形女栽下去,埋了个严实才算完。至于少了魔形女这么个重要配角,x战警的后续剧情还要怎么进行下去,那不关杨棠的事了。

    是夜,趁着金刚狼众人都外出寻找小淘气的机会。杨棠也离开了变种人学校,退出了十一梦。

    金色雾霾。

    只见[超强自愈][野兽感知][变形术][天赋灵敏][自愈]五个技能铭牌悬浮在半空,若隐若现。

    同时,明悟升起:「由于是第十一梦,当前可复制技能数等于INt(梦境等级÷5+1),即三;当前可留存技能数为INt(梦境等级÷5),即二!」

    杨棠一时有些怔愣,随即反应过来[天赋灵敏]和[自愈]都应该是属于魔形女的超能力,没想到这么容易被他一并复制了出来。

    不过目前兑换和固化只能五选三,再加[变形术]必选,另两样杨棠最终还是选了[超强自愈][野兽感知]!

    ………

    「扣除七百七十七点九个罪孽,兑换[超强自愈][野兽感知][变形术]!」

    「目前拥有2528.7个功德,4151个罪孽!」

    「第十二梦境单个技能兑换将消耗二百八十五点二功德(罪孽)!」

    「是否固化技能[超强自愈][野兽感知][变形术]?」

    “固化。”

    「三项技能固化总时长九小时十八分二十六秒。」

    「技能固化完毕前无法使用。」

    「使用[技能固化空格]三!」

    「固化开始……」

    “对了明悟,剩下的[天赋灵敏]和[自愈],这个[自愈]应该是[超强自愈]的初级版吧?能不能把它删掉?”

    「无法删除……经历三次梦境之后还未被兑换的技能铭牌将自动消失!」

    杨棠从床乍然惊醒,一瞅时间,凌晨三点不到,离天亮还早,于是他翻身又睡,结果再醒的时候已经快八点,高数课差点迟到。

    紧赶慢赶,杨棠好歹先任课老教授邱自远一步跨进了大课教室,虽惹得尾随他进来的邱教授好一阵恶瞪,但总算没被在花名册勾一笔。

    等两个连堂完,已经到了午饭点,由于下午没课,杨棠便打算回广信佳苑弄几个菜喝点儿!不过在这时候,陶妤妃打了电话过来。

    “喂,棠棠,你在哪儿呢?”

    杨棠听得一阵头大,刚才大课的时候,他一直躲着陶妤妃,没曾想这会儿被惦记了。

    “我、我快到东门了!”

    “那太好了,我在东门对街,咱俩一块儿吃个饭呗!”

    杨棠闻言下巴差点没掉地,心说姑奶奶诶我大半年诚实了这么一回,你还真在东门啊?暗忖之间,他向东门外瞧了瞧,果不其然,陶妤妃还真在对街亭亭玉立地站着,不过她身边还立着一位年近五十的冷酷老帅哥,瞅着脸盘子不太像陶妤妃,但也特别有型有范儿!

    见此一幕,杨棠正犹豫着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孰料他视线稍移,又看见了另一个熟人——方玉华!

    “剑叔,等下杨棠过来,你……”陶妤妃正向身旁的老帅哥吩咐事儿,没曾想被接近于瘦骨嶙峋的方玉华好死不死地听见了,她立刻恶瞪向陶妤妃,激动地捉住她的手腕道:“你认识杨棠?你知道他在哪儿?”

    剑叔一看,这哪儿冒出来的女疯子,居然敢攥大小姐的手腕,也太失礼了吧!他当即骈指如刀朝方玉华的胳膊肘切去,打算对其小惩大诫,孰料耳旁破空之声传来,两根粗糙的手指头斜刺里点来,如果剑叔不躲,必定不偏不倚地点他手脖麻穴。

    高手!?

    剑叔错掌换爪,打算封住对方指法,结果斜刺里抻来的手陡然缩了回去,转而攻向了方玉华的香肩处。

    剑叔看到这幕,微微怔了一下,在他还没反应过来之时,方玉华和陶妤妃的肩头各多了一只手,杨棠的手,而那攻向方玉华香肩的指头点在杨棠的手背,“哧溜”一下便滑开了。

    如此轻松化解了攻击,无论是半边身子隐在树后的指法高手还是当场的剑叔都大吃一惊。

    可惜在杨棠看来,这只不过是[闪避]发生作用了而已,没什么值得炫耀的,他关心的反而是正拉拉扯扯的陶妤妃和方玉华。

    “方玉华,你禁闭关完啦?一出来拉扯我同班同学干什么?”

    香肩微动,本待挣脱杨棠掌控的方玉华一下子定住了:“你问我干什么?你还好意思问我干什么?在申海的时候,你跟我说我们已经是朋友了,那你为什么寿宴那天不帮我说话?”

    杨棠撇嘴道:“我为什么要帮你说话?我们俩是朋友,但仅只泛泛之交……泛泛之交懂吗?我还没傻到替哪个偷听人私话的家伙两肋插刀的地步!”

    方玉华闻言浑体一震,歇斯底里地吼道:“你以为我想听什么机密要话了?我还不都是为了偷听你!”惹得过往行人纷纷侧目。

    杨棠也忍不住翻了个白眼:“那我凭什么让你听?所以啊,老朱关你禁闭,该!”

    方玉华泫然欲泣。

    面对梨花带雨的方玉华和边幽怨无的陶妤妃,杨棠有点抓狂,斜了剑叔和树后那人一眼,索性挟着两女消失在了人流之。

    “这……”剑叔瞠目结舌。

    “应该是‘缩地成寸’吧!”这时,树后之人亮出了真面目,乃一麻杆坑脸老者。

    另一边。

    两女还没闹明白怎么回事被塞进了出租车,随杨棠一块回到了广信佳苑。

    结果仨人一路冷战着坐电梯到了杨棠所住的楼层,拐过廊角一看,发现秦亦情正坐着小马扎靠在杨棠家门旁睡着了。她身边还搁着几大袋菜、肉等东西……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