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79 打得比枪管子都热

    (照例三求!求票、求推荐、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请收藏!)

    一行人紧张兮兮地回到陆地巡洋舰,其间并没有遭到什么偷袭?

    清嫔当下冲杨棠瞪眼道:“你说的‘坑’呢?”

    杨棠微微摇头:“没道理啊…”言语间,一直开着[鹰眼]的他再度望向瞎眼嫌犯,心头不断变换着[鹰眼]的判断条件,“草,赶快叫拆弹专家来,那馆子里有炸弹,藏在地库里,定时的,还半个多小时爆了!”

    闳军阴着脸子问:“你确定?”

    “你们爱信不信…”杨棠知他刚才出了错,所以惹得闳军开始不信任。!

    “锅巴,去看一下,有报!”

    “是。”说着,锅巴溜下了车。

    “其余人先到c点待命!”

    随着闳军的命令,陆地巡洋舰启动,拐进了下一个十字路口,融入车流。

    几分钟后,兜了一大圈,众人进了在廖记麻辣馆西南方向不足三百米的一处安全屋。

    用嘴努了努被戳瞎眼的嫌犯,闳军道:“大师,现在怎办?”

    杨棠倒镇定得很:“让我先看看…”说着,[鹰眼]又罩在了嫌犯身。

    十几秒后,他道:“接头时间,十一月三号,十五点!”

    清嫔嗤笑道:“那不是我们已经知道的接头时间?”

    闳军斜瞪向清嫔:“闭嘴!”转而又向杨棠道:“地点呢?”

    杨棠了个“别打岔”的手势,继续死盯着嫌犯打量。

    这时候,闳军手机响了,锅巴来电:“喂,军哥,是有颗定时炸弹,军用、高爆,时间还有半小时,我手边没工具,线路又太复杂,没敢动!”

    “你暂时在那儿守着,我这叫拆弹部队过来!”闳军回应完锅巴后,又看了眼杨棠,才望向清嫔道:“你负责联系附近的分局,让他们派人来疏散附近群众,要快!最好直接打分局长的保密专线……”

    “明白!”清嫔领命的同时也忍不住瞟了眼杨棠。

    雾都,反贪局,局长章正义办公室。

    章正义办公桌有好几部电话,头一部是分局内部电话,如章大局长要找手底下某某科长,直接电话叫一声得;第二部是各单位间的保密电话,用以联络警察局法院甚至雾都范围内的高层领导;第三部电话则是反贪局专线,不仅可平行联络到其他省市的反贪局,还能联系总局、达天听。

    刚接了杯水绕回办公桌后,章正义屁股还没坐热乎,第二部电话又响了。

    “唉呀妈呀,今天这是怎么了?算这个,我都接四个电话了,这话筒打得枪管子都热……喂,我章正义,哪位?是市委商秘书长,您好您好,有何指示啊?要我传真机号?那好,请拿笔记一下……明白明白,你传真过来的资产我们局一定仔细核查!”

    等挂了电话,章正义坐在位子木讷了几秒,随即猛一拍桌子:“又是杨家,又是一份资产证明!”

    “咔咔……咔……”

    角落里,传真机已经在开始打印。

    章正义并没有马凑过去接传真件,而是把之前压在机关报(纸)底下的另一份资产证明拿出来细看,只见抬头写着:“华夏商行(总部)为杨棠先生资产证明……”

    “兹证明杨棠先生在我行开设账户6222xxxxxxxxxx47885内一点五亿华币现金均由合法私人账户转入……噗!!”

    喝了口水才品过味儿来的章正义当场喷了,一点五个亿?还都合法?好吧好吧,算合法,但华夏商行那边能给开这种证明?

    章正义觉得有点匪夷所思的同时,传真机的声音歇了,他走过去扯了传真过来的件一看,好嘛,“万洋集团为杨棠先生资产证明……”

    “两套别墅,三套百平米以的公寓住宅,还都玉京三环以内……车,布加迪百年纪念版?古怪的车名,没听过;迈巴赫齐柏林62s……这、这车貌似挺贵啊,车价绝对不少于七位数;还有兰博基尼蝙蝠……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章正义看着资产证明觉得懵圈:“我听说万海流那家伙不快挂了么?这算不算资产转移啊?但不管怎么样,杨棠的案子还是由我亲自过问的好!”正嘟囔间,桌的电话又响了,不过这回改成了反贪局专线电话。

    “喂,我是章正义,哪位?”

    “我冷封…”

    “冷局长,您好,请问有什么指示吗?”

    “我指示你章正义,我哪儿敢呐我!”

    “冷局,我是您一手提携的,您要这么说是打我的脸啊!”

    “行吧,那我直说了。”

    “诶,您说!”

    “谁让你们把杨棠父母抓起来的?他父母哪有钱啊,反贪怎么反到他父母头去了?这不瞎搞嘛!”冷封显然对这件事很生气,“我也不怕告诉你,有钱的是杨棠那浑人,晋王爷过寿的时候,他喝多了居然敢搂着我父亲(冷刹)脖子称兄道弟……”

    章正义:“……”

    “还有啊,他居然一气从老王爷那儿要了十几块钻表,胳膊都戴不下了,只能装麻袋里,这些表最便宜也得二十万一只,你说他这叫不叫贪……好了,今天我说这么多,你自己掂量吧!哐!”

    章正义听得头大如斗,一时间竟不知怎办才好,不过有一点他敢肯定,那是杨家的巨额财产绝大多数都来自杨棠,与杨父杨母并不瓜葛。

    于是,章正义查了下数据库,抄起分局内部电话通知道:“让羁押科的于科长带杨继学夫妇来我办公室一趟!”

    羁押科长听闻章正义召唤,赶紧提了杨继学夫妇出了羁押科小楼。没曾想他前脚刚走,后脚刘迹派小柯过来提人了。

    “什么?!人被于科长提走了?具体提哪儿去了你知道吗?”小柯得到的答案只是羁押科办事员的摇头。

    c点安全屋。

    “你有个六岁大的儿子,对吧?”杨棠突然冒出的莫名其妙的问题令瞎眼嫌犯浑体一颤,“你还有个还差几天才满二十三岁的妻子对吧?啧啧,十六岁给人整怀孕了,你还真是个人渣!”

    瞎眼嫌犯却忍受不了杨棠每每言的煎熬,终于主动发问道:“你到底想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听不懂?听不懂那最好了,我在想美国的变.态黑.鬼不少,要不我帮你的妻子还有你儿子每人找三个,然后在庄园里随便什么地方都行,爽歪歪喔!”

    “你无耻…你们不能那样做……那样做会毁了我儿子!!”

    “没试过你知道答案了?真牛!”杨棠虚头巴脑地夸赞了一句,随即骤然改变画风道:“不想你儿子受活罪,那告诉我吧你们的接头地点在哪儿?”

    “你让我想想、让我想想……”

    杨棠寸步不让道:“给你五个数,一、三……”

    “啊?不是五个数吗?你怎么…”

    “五!”

    “我说我说,在后海,飞向酒吧外面的露天卡座。”

    杨棠哂笑道:“地点报得挺麻溜的,没点接头的暗号或标志啥的?”

    瞎眼嫌犯一下迟疑了:“我要我儿子好好活着……”

    “放心,我相信这方面军哥会帮忙安排好的。”说着,杨棠还冲闳军扬了记下巴,殊不知闳军、伞兵等人全被杨棠的口供问讯给弄傻了。

    这嫌犯怎么有妻子儿子了?

    还在美国?

    看嫌犯的样子似乎真有这回事……

    这到底怎么算出来的啊?

    “我不要军哥安排,我要你给我保证,我儿子好好活……”

    “行,我保证你儿子会活得好好的,小学,直至大学,然后成家立业,幸福美满……当然,这一切的前提是他不再记得有你这么个爹了,而你也必须毫无保留地告诉我、你所知道的一切!”杨棠轻描淡写道,“如果两条里有一条没达到,那我无法给你任何保证了,understand?”

    “我明白、明白…”

    这时,锅巴的电话又打了进来:“不行啊军哥,这颗炸弹似乎拆不了……我和拆弹专家试了几次,愣是没敢动!”

    “那别动、别动!”瞎眼嫌犯的声音突然高亢起来,“那颗炸弹应该是‘怪弹魔’的杰作,没法拆,疏散半径五十米以内建筑里的民众好!”

    闳军似有不甘地追问了一句:“你确定?”

    “当然,‘怪弹魔’的弹有一半连他自己都拆不了,何况别人!”说完这句,瞎眼嫌犯立马问道:“大师,我这算不算立功啊?”

    “立个屁,你不说弹拆不了吗?”杨棠根本不信这个邪,“我偏要试试……”说着,他已冲出了安全屋,任由嫌犯和闳军怎么叫也不听。

    .

    (新的一周,求收藏、求收藏、求收藏!!)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