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第1章 诈尸了(求收藏)

    推荐一个可领取淘宝天猫内部折扣优惠券的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每天人工筛选上百款特价商品。大家可以打开微信添加微信公众号:guoertejia 可以省不少辛苦钱。

    秦岭脚下有个叫“葛家集”的小镇子,这些天发生了一件骇人听闻的离事件——

    剪刀匠葛老二死在了荒郊野外,死的方式很怪,光着屁股一丝不挂,半身倒插在坚硬的黄土里,下半身耷在外面。

    被人发现时拽着两条腿怎么拉也拉不来,后来挖开泥土一看,他脸还带着死前的笑,那笑容跟色鬼看到绝世美女一样,要多贱有多贱。

    这事太怪了,说是被人害的吧,葛老二是个老好人,从来不和人结怨,说是自杀吧,他又没什么烦恼,实在没理由,而且这种自杀方式也太有难度了。

    最关键的是他脸那诡异的笑容是怎么回事?

    大伙儿琢磨来琢磨去也想不明白,葛老二早年死了老婆,家里没人,把他儿子从外地喊回来,办了丧事,装进大红棺材给下葬了。

    事情过去了六七天后,村西头有个叫葛三怀的汉子半夜起床撒尿,忽然看见葛老二又活过来了,骑了头癞毛驴带着个漂亮女人从他家门前经过,还对他笑了一下,差点把他给吓死,第二天一早到处嚷嚷。

    镇老支书气的够呛,拉住葛三怀劈头盖脸是一通骂,说他散布谣言,胡说八道,但葛三怀指天发誓,说他确实看见了,谁说谎谁特么是孙子!

    老支书争不过他,让人揪着他去看葛老二的坟,这一看怪了!坟有个洞,里面棺材板被掀开了,葛老二的尸体没了。

    这下不得了,闹的镇人心惶惶,都说葛老二诈尸了,晚要来找大伙儿磨剪刀聊天了,越说越邪乎。

    老支书带着人围着葛老二的坟头蹲了一圈,一连抽了半包烟,才郁闷说:“这玩意也太吓人了!好端端的尸体怎么没了?”

    一个老头说:“这洞不像野狗扒出来的,老二该不是复活了,拐个女人私奔了吧?”

    另一个老头争辩说:“胡扯!尸体停了五天才下葬,都发臭招苍蝇了,咱们不是都看见了,怎么复活?”

    “这样说来,葛老二真的诈尸了?可是那女人又是怎么回事?”一个老太太哆嗦一下,问旁边眼睛红红的小伙,“你爹生前有相好的没?”

    “我哪知道去!”那小伙嗷唠一嗓子趴在坟头,“爹啊!”

    “别嚎了!”老支书喝道:“你爹都不知跑哪去了,嚎谁呢?”

    小伙擦擦眼泪,乖乖的蹲到一旁抽闷烟去了。

    这时一个老头感慨道:“要是周道行活着好了,这事他肯定能弄明白。”

    老支书咬咬牙:“找他儿子周凤尘问问看,这小子从小跟着他爹,说不准会些门道。”

    老太太满脸尴尬,说:“不太好吧,尘娃子被咱们关了十多天了。”

    老支书一瞪眼:“混账要挨罚,管那么多干什么?”

    ……

    一群人商量好,出了镇子,径直了镇西的一座矮山,山有座破庙,老支书凑到门前,透过门缝冲里喊:“尘娃子,干什么呢?”

    连喊三声,里面才传来一阵铁链摩擦声,然后一个声音不耐烦的说:“死了!”

    老支书一伙人面面相觑,打开房门,露出里面布满蜘蛛的破房间,最里面供奉着一尊石头神像,神像下用四根铁链子拴着一个二十来岁的小伙子。

    小伙子一米七五左右的个头,长的倒是眉清目秀,但是颠着腿,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显的很不正经。

    老支书干笑说:“呦!还发脾气呢?”

    小伙冷冷说:“废话!换你被锁在这破庙里十三天,一天只吃三碗面条试试?”

    老支书老脸抽了抽,咳嗽一声问道:“尘娃子啊,我问你,你爹周道行生前教过你什么本领没有啊?”

    说起周道行这人,附近十里八乡没有不知道的,几十年前他跟着五个知青一起山下乡来的葛家集,平日里沉默寡言,只知道死干活,看起来非常普通,后来那五个知青陆续返乡,唯独他留了下来,他好像突然之间变了个人,脱下短褂换道袍,手拿白布番,写:道家正宗,看风水阴阳宅、驱鬼除妖、算前程命运、吹喇叭。

    从此知青周道行没了,镇子多了个周道长,要问周道长的本事有多大,谁也不知道,只能说是高深莫测,什么闹撞客、走山妖、狐狸成精、野鸡蹲神龛、老人入坟抬不动、小孩啼哭不止……只要他一出手,没有解决不了的。

    而他的一些行为,也特别让人不能理解,有房子不住,非要跑到镇外小米山挖了个洞居住,每逢镇有老人去世,还总抢着吹唢呐,那一手喇叭吹的真是神乎其神。

    周道行终身未娶,十几年前从外面带了一对童男童女回来养,童男是周凤尘了,这小子从小聪明乖巧,人见人爱,可是五年前周道行病死,第二年他姐姐周玲珑也离家出走后,没人管束,开始混蛋了,敲寡妇门、挖绝户坟,连支书家那条养了二十多年的大狼狗也让他骟了因此郁郁而终。

    反正缺德带冒烟的事,没有他不敢干的,关键滑不溜手,怎么抓都抓不住。

    半个月前,他把镇最漂亮的姑娘巧丽的花内衣偷出来给老母猪穿了,气的人家姑娘差点寻了短见,老支书气的直骂娘,带着三十多个年轻力壮的小伙子,逮了一天才把他抓住,用四根大铁链栓在了这山神庙里。

    这时周凤尘听了老支书的话,一翻白眼:“你问这个干什么?管你什么事?咸吃萝卜淡操心!”

    老支书想发火,一想葛老二的事情说不准还要靠他,强忍怒气说:“大伯关你也是没办法,你办的那都不叫人事,不关你能天去!”

    “你们知道个屁!”周凤尘啐了一口,说:“平日里怕吓着你们,我没说,今天我也不瞒你们了,咱们这片地儿风水不好,阴气重,那张寡妇走夜路后面跟了脏东西,我去帮她赶走了,狗只有十五年寿命,那条大狼狗活了二十多年,通灵了,不给它骟了容易出事,还有那巧丽,脑子抽了,大半夜起床照镜子……算了,说了你们也不懂。”

    大伙儿眼睛一亮,都来了精神,老支书急忙说:“你真有这种本事?平时没看出来啊!咱们镇子出怪事了,我跟你说说……”

    当下把葛老二的事情说了出来,完事一群人紧张兮兮的盯着周凤尘。

    周凤尘收起了吊儿郎当,皱眉说:“葛老二诈尸了?”

    一群人连忙说:“对对对!很可能是诈尸!太吓人了!”

    周凤尘想了想说:“这事我能解决,但是……前阵子听说你和兰老太太几个人为了钱,准备把城里的考古队招来挖小米山墓地?这事我不答应!”

    老支书和兰老太太对视一眼,挖小米山那事钱都收了,哪能随意改变?说:“你凭什么不答应?那墓地挖了咱们能捞点钱,不挖留着有什么用?”

    周凤尘怒了,“我家山洞在面,那墓是我家祖坟行不行?谁挖别怪老子不客气!”

    老支书气哼哼道:“你一家都是外来户,哪来的祖坟,我懒的和你多说,走!”

    事情谈岔了道,一群人把葛老二的事情给忘了,急匆匆的出了门。

    周凤尘急了,喊道:“先把我松开,葛老二那事邪性,指不定还会出事。”

    老支书一群人头也不回的下了山。

    ……

    当天晚,天一黑下来,镇子家家户户房门紧闭,后面还用桌椅板凳顶的结结实实,没有一个人敢随意外出。

    一夜无话,可是第二天一大早怪事又发生了!

    镇东头的葛茂盛失魂落魄的跑到老支书家,说昨晚他起夜找水喝,看见葛老二骑着毛驴带着个漂亮女人从他家门前经过,而葛三怀走在前面给他们牵毛驴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