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2章 玩闹和出发

    “……”张十三和元智和尚张了张嘴,哑口无言,然后看着一脸歉意的多罗莫,眼睛里都是愤怒。

    “是啊!那里是女洗浴室,你们还有什么可解释的?”夕空妙和桑蓉蓉怒目而视。

    周凤尘也揉揉鼻子,“是啊,你们大早上往女洗浴室跑干什么?”

    “诶……”张十三迟疑了一下,“跑错了,没……睡醒?”

    “沧浪——”李灿樱和夕空妙几个女孩子抄起了刀子。

    元智和尚眼珠子一转,猛的一指众人身后,脸上充满了惊恐,“我的天!”

    众人下意识转过头,就听一句“闪!”

    “嗖”——

    张十三和元智和尚已经跑出半里地了。

    “混蛋站住!王八蛋!”李灿樱四五个女孩子抄家伙追了出去。

    上官仙韵站着没动,摇头无语轻笑。

    周凤尘靠近,指着外面,“她们穿着睡衣呢,这么介意干什么?”

    上官仙韵翻了个白眼,指着胸,“没带那个,穿睡衣若隐若现,朦朦胧胧,懂吗?”

    周凤尘想象一下那个画面,心里充满了向往,那种感觉应该很带劲吧?这俩混蛋可真会来事啊。

    “呦!很惋惜自己没参与是吧?”上官仙韵一把拧住了他的耳朵。

    周凤尘瞬间变的一本正经,就着劲说道:“这么荒诞不经的事,我怎么可能参与?你把我想的太不堪了。”

    不远处的蒋正心、沈伯盛、多罗莫一起撇了撇嘴。

    众人噼里啪啦闹了一个早上,偷窥风波才最终在张十三和元智和尚被揍的鼻青脸肿的情况下平息了

    ,不过这两货混不吝的性格,也算是定格了,女孩子以后见了都得躲着点。

    八点钟左右的时候众人一起吃了农家乐给做的精致早餐,完事了由上官仙韵结账埋单,随即出了门。

    大雪还没停,雪花絮絮扬扬,整个天地白茫茫一片,天空一片阴霾。

    这可能是南中国这些年最大的一场雪了。

    一群人先是赶到县城,然后坐汽车直奔东面三百里的一座城市。

    大雪盖路,大巴车走的并不算快,估计赶到目的地需要五六个小时。

    众人开始还嘻嘻哈哈的聊些有的没的,到了后面都失去了兴趣,一个个要么看着外面的雪景发呆,要么盘膝打坐。

    车子上人不算少,老老少少男男女女几十号,坐在周凤尘前面的是两个和尚,旁边还有个四十来岁的汉子,三个人似乎是一起的,那汉子对两个和尚的态度非常热情,而两个和尚却十分冷淡,不言不语。

    看着和尚,周凤尘想起了一件很久之前的事,转脸看向恰好坐在自己身边的多罗莫,“问你个事啊。”

    他对多罗莫的第一印象是这货留着一头长发,气息阴沉,是个可怕的邪人,和自己的亲爷爷有仇,还坑过自己。

    然而后来好多次被自己狂虐、暴虐,已经到了将他活活打死的边缘,这家伙算是彻底怕了自己,而且现在已经成就了真人业位,可谓进步神速了。

    多罗莫脸色满是笑,不知从哪论的,“周师弟啥事儿?”

    其实五家七派弟子对周凤尘“师兄弟”的称呼纯粹有点扯淡了,因为周凤尘辈分太高,高到和张十三、祁恋儿、上官仙韵爷爷一辈,但是吧,大家论交情,而且周凤尘和上官仙韵也算准夫妻了,刚好平辈。

    周凤尘小声说道:“我还是有点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杀光一木和尚和蒋锁神,心思太歹毒了吧?”

    多罗莫脸色一变,尴尬无比,好一会深吸一口气,说道:“世间之事,一饮一啄皆有定理,我多罗莫虽然不是好人,但也不是大恶之人,杀他们也是逼不得已,你可知道一木和蒋锁神干了什么?”

    周凤尘摇摇头,好奇道:“这……我还真不知道!”

    多罗莫咬咬牙,“我祖父确实是你祖父所杀,但这事儿萨满教并没有按在你祖父一个普通人头上,不然早就有仇报仇了。

    我上次去东海,找你祖父报仇只是顺带的事情,重要是,我喜欢一个姑娘……”

    多罗莫说的声情并茂,就近的上官仙韵和宋惜雪都凑了上来。

    这事儿说起来很狗血:

    多罗莫也是个情种,他在草原邂逅了一个去旅游的漂亮女孩子,两人一见钟情,缠绵了好几天,后来那女孩子忽然不辞而别了。

    女孩子走后,多罗莫是愁肠百结,郁闷无比,最终用追踪法门追到了东海,然而东海这地方太大,人也太多了,很难追查到具体的某一个人,所以他只好一面炼制小鬼,一面慢慢找,也恰好在这时遇到了周凤尘。

    大概在遇到周凤尘的一两个月之后,他终于找到了那个心爱的姑娘,不过此时那姑娘已经是张黑白照片了。

    女孩子是个都市白领,但却不是什么好女孩子,经常流连夜场买醉、和陌生男人发生暧昧,恰好有天遇到了去酒吧放松的蒋锁神、一木和尚等人,这两人也不是什么正经人,见那女孩子漂亮、性感,就用了手段弄醉,然后抗回了公寓。

    中间发生了什么不言而喻,女孩子虽然人品不行,但毕竟也是个现代女性,也有尊严,发生了那种事,还是她极为不愿的,一时想不开自杀了。

    多罗莫追查到后,便亲手诛杀了一木、蒋锁神在内的几十人,间接性嫁祸给了周凤尘……

    说完之后,多罗莫神情有些落寞。

    另一个萨满教真人级萨满真情流露的事,可不简单。

    周凤尘和上官仙韵、宋惜雪都有些唏嘘。

    旁边鼻青脸肿的张十三和元智和尚不知什么时候也凑了上来,一听这话,对视一眼,然后放声大笑,“哇哈哈哈……”

    满车人齐刷刷的看了过来。

    周凤尘几人也觉得错愕,这两货笑什么?

    张十三这时指着多罗莫,“瞧你这怂样子,你什么身份?居然还会为了那样一个凡俗女人黯然伤神!不给力啊,你是怎么达到如今境界的?哈哈哈……”

    元智和尚装作生气的样子,“十三!你怎么说话的?没见人家难受着呢?唉!真是天雷勾地火,宝塔镇河妖,李寡妇回娘家,却道天凉好个秋啊,哈哈哈……”

    说的话完全不讲究逻辑,反正能报早上“多话之仇”就好。

    多罗莫脸颊抽了抽,无言以对。

    周凤尘几人揉揉鼻子,忍俊不禁。

    车内很快再次安静下来,多罗莫这种事,说实话,还真没人愿意安慰他。

    过了好一会,坐在周凤尘前面的中年汉子可怜兮兮的凑向两个和尚,“两位大师,喝水吗?您们别不说话啊,我这心里打鼓啊。”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