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4章 燕赤霞

    酒店后面应该是公园之类的地方,人迹罕至,十分僻静,一些矮松或者四季青之类的树植物全被积雪覆盖看不出原貌了,远处影影绰绰看不真切。

    随着周凤尘的一声呵斥,一道朦胧的影子从一棵松树后面摇摇晃晃过来了,身后的积雪没有留下一点脚印,显的有些诡异。

    到了跟前,居然是个和尚模样,三十来岁的样子,身上阴气森然,一看周凤尘,顿时呜咽着泣不成声。

    周凤尘不由皱起了眉头,这和尚正是一起坐车过来,死了的两个和尚之一,问道:“你这小鬼,呼唤本座有何事?”

    和尚呜呜的跪在地上,“周真人明见,小僧冤啊!”

    周凤尘问道:“你有冤屈不去阴曹禀报,来找我干什么?”

    和尚趴在地上,“真人有广大法力!杀气之盛,百里俱是光芒刺眼,前面一起坐车,有眼不识泰山了!

    小鬼现在是走投无路,心里有冤屈,特来找真人帮助啊!”

    周凤尘想了想,不由嗤笑,“说实话!是谁让你来找我的?”

    自己真人气势不散,已经可以做到返璞归真了,阴曹能看见个屁,这鬼和尚撒谎呢。

    和尚一愣,支吾说道:“真人别怪,小鬼被蛮婆追杀,路上遇到北去的燕大侠,他说您是得道真人,能帮我,但不准说是他说的!”

    周凤尘有点糊涂,“燕大侠?哪个燕大侠?”

    和尚说道:“燕赤霞!燕大侠!”

    燕赤霞?

    周凤尘一脸懵逼,上次在苏北诛杀聂小倩时就听说过这个传说中的燕赤霞,没想到现在在一个不可能的时间遇到了他,还让一个小鬼找自己帮忙,“他人呢?”

    和尚回道:“他说他回塞外有事!”

    周凤尘点点头,这才认真打量和尚,“你们好好的,怎么死了?说说吧!”

    和尚再次嚎啕大哭起来,“小僧师兄弟两人是西面磨麓山大静寺的和尚,平时除了吃斋念佛,也接一些法事赚外快。

    本地有个叫张秃的人请我们过来做法事,说他妹妹五年前死了,但是变成鬼了,老是祸害他们家孩子。”

    周凤尘好奇,“他妹妹怎么变成的鬼呢?”

    和尚哭嚎说道:“小僧也不知道啊!小僧师兄弟两人只管做法事驱赶孤魂野鬼,从来不问发生了什么,完事拿了钱就走!”

    周凤尘面无表情,“那么你们又是怎么死的呢?”

    和尚回道:“那晚做法事,召唤张秃的妹妹,但是来的却不是张秃妹妹,而是两个奇怪的女人,我们打不过,被他们抓住就走,最后活生生溺死在水里!

    可怜我那师弟被水底的水鬼趁机吃了魂魄,魂飞魄散了!我好容易魂魄出体游荡,还被本地的蛮婆当成恶鬼追杀,呜呜呜……”

    和尚说到伤心处,泣不成声,空灵的呜咽,传出去很远。

    唰唰唰……

    酒店里上官仙韵、蒋正心一群人觉察到不对,瞬间来临,看了眼和尚,“这是……”

    周凤尘摇摇头,“他娘的!燕赤霞让他来找我帮忙的,我该找谁说理去?”

    “燕赤霞?”众人都有些好奇。

    周凤尘把“燕赤霞”的事儿稍微一解释,众人都觉得奇了怪了。

    上官仙韵指着还在哭的鬼和尚,“这小鬼,你准备怎么办?”

    周凤尘看着畏畏缩缩的鬼和尚,挥手一抓,塞进包里,说道:“既然找上门了,就是一段因果,我明天去瞅瞅怎么回事吧,你们忙你们的。”

    众人点点头都没当回事,毕竟孤魂野鬼这当子事,怪也怪不到哪去,周凤尘这种中境真人出马,就跟大炮打蚊子似的。

    各自回房睡觉。

    第二天一早,上官仙韵七个女孩子一起出门探访去了,不过周凤尘从她们兴奋的表情和每次回来多出几样东西来看……探访个锤子,八成出去逛逛逛、买买买去了。

    而张十三和元智和尚还没回来,不知浪到哪里去了!沈伯盛和多罗莫继续组队出去晃悠。

    他和蒋正心论了一上午的道,谈到兴头上,用轻身功夫加障眼法把对门小旅馆老板娘的内衣全偷来了,比谁偷的快。

    下午的时候,上官仙韵他们还没回来,周凤尘感觉时间差不多了,便背着背包带着鬼和尚出门。

    蒋正心问了一句,“要不要帮忙?”

    周凤尘一想,“我这边忙倒是不需要帮,你帮我找找张十三他俩吧,我怀疑他俩搞出事情来了。”

    蒋正心脸一板,“我不找!腌臜!”

    转身回了屋。

    周凤尘苦笑,大爷的,爱咋咋地吧。

    鬼和尚躲在包里带路,周凤尘按着指示直奔中年人张秃家里。

    路上鬼和尚又详细讲了一遍那晚的经过。

    周凤尘听的莫名其妙,问道:“蛮婆是谁?”

    鬼和尚解释,“蛮婆也就是神婆,追我的是这方圆五十里最出名的一个!”

    “她为什么追你?”周凤尘问。

    鬼和尚也糊涂了,“我也不清楚,要不是燕大侠,我就要被他杀死了!”

    周凤尘点头,不再多问。

    这个县城不大,但是建筑很分散,张秃家在城西老张集,虽然属于县廓,但离酒店足足十几里地,等周凤尘赶到地方,太阳都快下山了。

    张秃家的房子不赖,一栋两层小洋楼加大院子,不过此时院子外面却围了一堆人。

    周凤尘觉得好奇,凑近了人群往里一看,好的,中年人张秃坐在地上发呆,一个妇女、俩孩子抱着他嚎啕大哭,旁边还有几个人劝说的。

    他向旁边一个看着很市侩的人打听,“这家人咋了?”

    这人还挺爱说,也不管周凤尘面不面生,叨叨一通,“秃子倒霉啊,他家闹鬼啊!请来的法师都死了,昨晚的俩和尚,是死的第三波好人了!今早上秃子想不开,上吊自杀了,幸好被人救下来,不然现在也死了!”

    说着唏嘘感叹起来。

    周凤尘想了想,跑到一个没人的角落里,换上太极道袍,拿着罗盘,装作一个混江湖的道士模样,晃悠悠的往人群走,边走边故意大声喊道:“手拿降妖罗盘,脚踏七星方步,太乙天尊下凡,专度四方鬼魅!啧啧啧……谁家这么可怜?”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