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6章 祝婆和江妖

    这诡异、可怕的一幕,超出了夫妻俩的理解,吓的是亡魂皆冒,一溜的跑到女儿跟前,抓着孩子就往家跑,连地上的碎骨头也不敢看了。

    等到了家里,夫妻俩还是魂不附体,坐立不安,他们实在想不明白这算啥?

    张秃思来想去,觉得这不行,八成是妹妹在下面不开心,吃不饱穿不好,自己这一年确实没烧纸钱。

    他咬咬牙,不顾老婆阻拦,跑到城里死人纸扎店里买了一堆纸钱、纸车、纸马、纸楼甚至连纸孩子也买了俩,大着胆子跑到妹妹坟头,一把鼻子一把泪的烧开了,各种说法和解释。

    这种做法一般来说是有用的,至少民间都是这么来的,毕竟我都认错道歉了对吧?大家都讲面子的人!

    然而屁用没有!

    事后大概过了两三天,张秃十三四岁的儿子放学哭着跑回来,从书包里掏出一结骨头,说是“姑姑”赛给他的。

    这下不得了,张秃夫妻俩感觉天都塌了一样,这玩意也太吓人了!

    两口子开始跑到坟头骂,各种骂,骂的要多难听有多难听,有时候鬼怕恶人,你骂它,它就不敢来了!

    然而还是没用!

    过了几天,儿女开始生病,说胡话,絮絮叨叨,口气跟他们的姑姑张秀一个样。

    说到这里,张秃夫妻跟找到哭诉对象似的,哽咽的不成声。

    旁边陪坐的几个亲邻也是无比唏嘘。

    周凤尘听了太多的撞鬼人的诉说,这些鬼怪无非是没了人性,心中怨气没法散,前来报复,套路基本一样,形式不同罢了,扫视一圈屋子,家里并没有生病之相,“你家没有病人,儿女不是好了吗?”

    张秃暗暗感叹这道士厉害,叹了口气,“时好时坏,找了先生高人后,就好一段时间,高人一走又来了!她是在怨我啊!”

    周凤尘明知故问,“这高人来了,不得给彻底解决吗?”

    张秃老婆几人对视一眼,想瞒着来着,然而张秃是个实在人,看着周凤尘,“治不住,都死了!您要是有本事,就帮帮忙,没本事就走吧!”

    周凤尘笑了笑,“治不住不要钱,死了不赖你!”

    张秃愣了一下,竖起大拇指,“厉害!”

    周凤尘笑道:“那些高人又是怎么治的呢?”

    张秃也不瞒着,把三波高人怎么治,怎么死的,详细说了一遍。

    他是普通人,说法和看法和鬼和尚这种当事人,又不一样。

    听完,周凤尘分析了一下,首先这“祝婆”肯定有些蹊跷,张秀明显被坑了,然后吧,鬼和尚死后魂魄不灭,被一个叫“狼姑”的人追杀,而张秃的描述里,也有个“狼姑”。

    只怕这个叫“狼姑”的人也有问题。

    想到这里,周凤尘问:“祝婆庙在哪?”

    “祝婆……”

    张秃夫妻和几人相互看看,都有点糊涂,不明白这事儿和祝婆神仙有啥关系。

    张秃说:“祝婆庙在前面前江边上。”

    周凤尘挥挥手,“走吧!过去看看。”

    张秃连忙起身让老婆在家看孩子,和旁边三个亲邻一起带路。

    这时候天黑了下来,外面仍旧围了一堆人,大姑娘小媳妇、小伙子,吵吵嚷嚷一片,见道长要出门,都跟着看热闹。

    张秃嫌烦,骂骂咧咧的轰赶,但看热闹的脸皮太厚,轰不开。

    周凤尘笑道:“没事儿,他们跟不上来。”

    张秃和几个亲邻还觉得奇怪,咱们走的又不快,怎么可能跟不上来?

    就见周凤尘若无其事的对着旁边挥挥手,等走了一阵子时,后面吵嚷声没了,张秃几人一回头,不由张大了嘴巴,合都合不拢。

    只见那群人莫名其妙的转个弯,跑上另外一条路了,跑的很快,指指点点好像很奇怪的样子。

    张秃几人再看向周凤尘,这个激动就别提了,毕竟这招式太神了。

    其实这只不过是个障眼法,真人境暗合天地自然,挥手便是五行变幻,迷惑一下普通人,那真是太简单不过了。

    “前江”是一条大江,就在县城的南面四五里左右的地方,张秃和几个亲邻打着手电步行带路,没多久就到了江边。

    而“祝婆庙”就在江拐口的一座悬崖边上,远远看着很陡峭、很神秘。

    到了庙脚下时,周凤尘示意张秃几人原地等着,自己单独进去。

    离的近了,只见小庙看着有些年头,青砖碧瓦的还挺别致,里面亮着微弱的灯光,似乎有人。

    周凤尘边走边散开真人气势,镇压向整个庙宇,包括方圆七八里的地方。

    这一感触,方圆七八里内有灵性的东西全都逃不过法眼,不过奇怪的是,并没有什么硬茬,而这庙里除了一个普通老太太庙祝外,啥都没有。

    神像没有问题,庙内环绕的香火之力倒是被什么鬼东西吸走了,但是至少是半年前的事,很难追查。

    这时到了院子内,他停下了脚步,皱眉看着四周。

    咯吱——

    这时房门打开了,里面探出个老太太的脑袋,叽里咕噜说了一通本地话。

    这老太太没有问题,福德还挺深,不过周凤尘听不懂她说话,也没理会,想了想,脚下一点出了小庙,凌空飞下悬崖。

    很快到了水面,踏波而行,走向江心,然后环顾四周黑漆漆的水面,真人气势瞬间震慑开来,沉声说道:“前江水妖出来见我!”

    过了一会,一道身影模糊的身影卷着水花出现在不远处,赫然是个巨大的江鱼,不过眨眼间化作一个穿着古装的少女,缓缓走来,到了不远处跪下磕头,神色紧张,“小妖拜见真人!”

    周凤尘仔细打量她一眼,区区二三品妖将的样子,点点头,“嗯,本座问你,这山上祝婆庙里的祝婆去了哪里?”

    少女低着头,沉默了一会,“那祝婆神通广大,法力高强,来去自如,小妖不是对手,不知道!”

    周凤尘皱起眉头,“你确定不知道?”

    少女磕头如捣蒜,“小妖确实不知道!”

    周凤尘挥挥手,“去吧!”

    说着身形一闪,回到了小庙里,然后往大门外走去,吓的后面还在抬头看的庙祝“啊”的一声,关了门。

    周凤尘边走边悄悄问包里的鬼和尚,“你是说……你那天招魂招到了两个奇怪的女人?”

    鬼和尚这会儿对周凤尘的真人手段是惊为神仙了,恭敬回道:“是的!来的不是张秀,而是两个奇怪的女人,就是她们杀了我和师弟!”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