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7章 水鬼和问罪狼姑

    周凤尘再次感触四面八方,确定没有什么比较奇怪的女鬼、精怪,想了想,问道:“那两个女人在哪里杀的你们?”

    鬼和尚回道:“在一个池塘水库里,具体我不知道是哪!”

    周凤尘点点头,没多久就到了庙脚下,问迎上来的张秃几人,“前几天的两个和尚,在什么地方死的?”

    张秃几人唬了一跳,不明白道长为什么突然问道这个,老老实实回道:“那晚上两个和尚,跟疯了一样往外跑,拉都拉不住,第二天就死在了南湾水库!”

    好的!跟报纸上报道的一样。

    一行人又前往南湾水库,离的不远,一会就到。

    水库面积不小,一两千平米,水色深幽,应该很深。

    周凤尘背着双手,扫视一圈,看看河面,又看看“前江”方向,不由再次皱起了眉头。

    这水底气息阴冷混乱,有怨气飘荡,似乎是个阴地,也淹死过人,不过……这会儿水中什么东西也没有了。

    隐约有两股子奇怪的气息从这里前往“前江”,不过几天过去了,很难再追查到。

    “怎、怎么了?”张秃小心翼翼的凑上来问道。

    周凤尘没理他,而是小声问了句鬼和尚,“你师弟被水鬼吃了?”

    鬼和尚空灵的回道:“我、我也说不清,我看见师弟的魂魄被水底百年老鬼给纠缠了,然后我就跑了。”

    周凤尘不由暗骂,得!那水鬼八成是上了鬼和尚的身,医院的太平间该出问题了。

    不过事情得一件一件来,还有最后一个人选了。

    “张秃!带路去狼姑家里。”周凤尘回头吩咐。

    张秃瞪大了眼睛,心里这个惊讶就别提了,道长从没问过自己叫啥,结果能直接喊出自己的名字,太神了!也不管找狼姑干什么了,“好好好!狼姑家在西丽镇,先回家坐车去!”

    ……

    西丽镇是个很漂亮的小镇子,也是旅游景点,相比较来说,镇上人很富裕,起码家家有车有房。

    东面数第九栋小洋楼院子,是镇上名人“狼姑”的家里。

    “狼姑”这名字没什么含义,就是土话的译音,一种称呼,不过这人就厉害了,是方圆二十里有名的神婆,手段高明,能知鬼神,无论黑白人物都得称呼一声阿婆,地位非常尊崇!

    今天正好是“狼姑”的八十一岁大寿,小洋楼院子中热闹非凡、喜气洋洋,院子里坐了八桌人,酒水、菜肴轮流上。

    而小楼内坐了四桌人,好酒好菜琳琅满目,男男女女老老少少,嬉笑着劝酒、吃菜。

    院子内坐的都是一些乡邻亲朋,而楼房内坐着的可都是直系亲属了。

    “狼姑”就坐在小楼内最大的一张桌子的主位上,看着四桌子孙后代,一边吃着女儿夹的菜,一面脸上挂着慈善的笑容。

    这边儿几个年轻的外孙、外孙女齐齐站了起来,端起酒杯,笑嘻嘻说道:“祝外婆福如东海、寿比南山!我们喝完,您老随意,嘻嘻嘻……”

    说完一饮而尽。

    “狼姑”一脸老褶子都笑开了,“好好好,外婆今天开心,得喝!”

    说着不顾女儿的劝阻,也抿了一口白酒。

    这下不得了,孙子、孙女们也站起来了,“祝奶奶长命百岁!身体健康,我们喝了您随意!哈哈哈……”

    “死崽子们!”

    “狼姑”笑骂一句,又抿了一口。

    “哈哈哈……”

    满屋子哄堂大笑,一大家人其乐融融。

    然而就在这时,“狼姑”脸上的笑容忽然凝滞了。

    她的六十岁大女儿首先发现不对,担忧的问:“妈?你怎么了?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狼姑”不理,连忙掐起了手印。

    她的身份,子孙后代都是清清楚楚,而且也都相信一些,此时见她样子不对,全都看了过来,都停下说话,不明白发生了什么。

    “妈?咋了?”几个儿子也觉得不对了。

    “狼姑”仍旧没理,这时脸色忽然变的一片惨白。

    “怎么了?”

    “奶奶?”

    “外婆?”

    满屋子的人都争先问了起来。

    “狼姑”抬起头,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示意一个小伙子关上房门,然后环顾四周,声音冷静,却带着一丝不舍,“今天是我的大寿,也是我去世的日子啊!”

    这话太奇怪了,也太不吉利了,儿女子孙吵吵嚷嚷。

    “狼姑”挥挥手,“听我说!我一辈子侍奉鬼神,虽然救了不少人,但也害过不少人,现在报复终于要来了!”

    一个青年外孙不解,“什、什么报复来了?”

    “狼姑”叹了口气,指向门外,“来了个大人物,要我的性命哇!”

    几个儿子当场就毛了,“妈!你说什么呢?我看哪个大人物敢要你的命!不想好了!”

    几个孙子、外孙女之类的是大学生,受过高等教育,也劝说道:“外婆,现在是法治社会,您放一万个心,没人敢要您的命!”

    “狼姑”苦笑,颤声说道:“你们不懂的,这是神仙中的事,凡人哪里能理解?”

    一群儿女和孙女、孙子不由面面相觑,“神、神仙?”

    “狼姑”点头,脸上布满了苦涩,“比我家的神仙还可怕啊!神仙这次怕是也要栽了!”

    一群子孙顿时呆若木鸡,完全没法接话,比神仙还可怕,那是什么?

    “来了!”

    “狼姑”这时颤巍巍站了起来,环顾子孙,脸上充满了恋恋不舍,“这位大人物应该不会在乎我的尸体,我死后火化了,记住千万别竖墓碑,折我的阴寿,我没法投胎!”

    说着拄起拐杖,往门外走去,几个女儿要来拉她,被她打开了,径自拉开了门。

    一群子孙儿女对视一眼,连忙跟了上去。

    此时院子里的人一看,老寿星出来了,都站了起来,祝寿声不断。

    “狼姑”板着脸大喊,“都坐下,吃你们的!”

    “狼姑”很有权威,这她这么一说,真没人敢放肆了,一个个麻溜的坐下,不过,等“狼姑”出了院子,她的子孙也跟着出院子时,人群忍不住都好奇的站起来跟了上去。

    外面天色昏暗,雪花虽然停了,但到处都是积雪。

    “狼姑”孤零零的一个人,拄着拐杖往东走去。

    后面一大群人跟着,也不敢靠近。

    也看就要到了镇头了,“狼姑”忽然停了下来。

    她的一群子孙相聚几十米远,也跟着停下了,一个个瞪大眼睛,往前张望,心脏狂跳不已,她老人家说的大人物要来了吗?是什么?神仙还是鬼怪妖魔?

    咯吱……

    这时镇东头的黑暗处忽然走来一道人影,踩着积雪发出轻微的咯吱声,到了“狼姑”对面十多米远停下了,仔细一看,发现他穿着一件奇怪的太极服,跟道袍似的,看不清五官,但身体挺拔,气势非常吓人,跟座大山一样。

    真、真来了!

    他、他是什么人!?

    “狼姑”的子孙后代们紧张到了极点,无论如何想象,也想不出现在发生了什么。

    这时只听那个人沉声说了一句,“你可知罪?”

    万人敬仰、德高望重的“狼姑”噗通跪在了雪地中,“知罪!”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