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48章 “狼姑”带路

    白雪皑皑,空气冰冷,西丽镇德高望重、高高在上的神婆“狼姑”跪在了雪地上,白发苍苍,态度卑微。

    而今天还是她老人家的大寿!

    这给人一种强烈的反差和不敢置信!

    “狼姑”的几十号子孙后代和一大群镇民沉重的喘息着,呼出一道道白气,身体颤抖个不停,内心极度不安。

    但没人敢说话!

    他们不知道对面的那人是什么,一句“你可知罪”,就让严厉、可怕的“狼姑”跪下了!

    这时那人又说话了,“罪在哪里?”

    “狼姑”卑微的回道:“不该为非作歹,祸害普通人!”

    那人冷冷质问,“害过多少人?”

    “狼姑”沉默了一下,“……估摸有六七十,不过没有死人!”

    那人又问:“还不算罪大恶极,祝婆神和你有何关系?”

    “狼姑”身体微颤,“她、她老人家是老婆子的仙家,老婆子治病救人、请仙上身算命,都是依靠她老人家!”

    周凤尘恍然,好的!原来那“祝婆”是个淫祀修仙妖怪,号称仙家,就好比以前东海市的那位陈三姑娘,而这“狼姑”就是问米婆一样的人物了。

    周凤尘问道:“那么祝婆现在哪里?”

    “狼姑”沉默下来,吭吭唧唧不说话。

    周凤尘厉声说道:“你这老鬼,死去多年,魂魄附身,妄图阳生,别以为本座不知!

    本座与阴曹三山五岳镇魂使乃是多年好友,好好配合本座,送你归阴,敕令一封,保你有个好下场,否则十八层地狱等着你!”

    刚刚来时,他让张秃几人在镇外等着,自己单独进镇,气势直接锁定了“狼姑”,其实就已经发现了“狼姑”的一切秘密了,这“狼姑”不仅是伺候妖怪的神婆,同时已经死了十几年了,魂魄不愿意散去,躲在身体内修行呢。

    当然“狼姑”也发现了他。

    “仙家在、在……”

    “狼姑”哆哆嗦嗦起来。

    身后不远处的一群子孙后代和镇民们,这会儿听的是毛骨悚然,战战兢兢,不过看见“狼姑”一大把年纪了还遭罪,一群子孙后代先是茫然,再是愤怒,最后有点受不了!

    一群毛头小伙子对了个眼色,骂骂咧咧的往周凤尘冲去,“妈的!装神弄鬼!打死他!”

    “狼姑”吓坏了,回头吼道:“死崽子们,放肆!退下去!”

    来不及了!

    一群小伙子气在头上,根本不听劝,一股脑的扑了上去。

    然而这边还没靠近,又猛的同时停下了,然后跟顶着十几级大风一样,不进反退。

    这下无论是身后的一群人,还是“狼姑”都害怕了!

    特别是六七个小伙子,亲身经历这种古怪的排斥感和大山般的压力,太可怕了!简直让人心生绝望,他们忽然想到了玄幻小说里才会出现的一种感觉。

    “大仙啊!孩子们不懂事啊,您大人有大量……”

    “狼姑”大声求饶。

    “哼!”

    周凤尘冷哼一声,挥挥手。

    砰砰砰……

    六七个小伙子麻溜的倒飞出去,跟天女散花一样摔进了雪窟窿,半天没爬起来。

    场面一时间无比安静,一大群镇民胆子小的当场吓昏过去七八个。

    随即“狼姑”的儿女和儿媳妇们扑通通全跪在了雪地上,一个个求饶大哭。

    “大仙饶了我们家吧!”

    “逢年过节给您烧香啊!”

    “对不起!”

    ……

    周凤尘置若罔闻,静静的看着“狼姑”。

    “狼姑”叹了口气,“老婆子愿意带路!”

    “先处理后事,我在前面等你!”周凤尘背着双手,身形一闪,诡异的消失了。

    ……

    等周凤尘走了好一会了,“狼姑”的儿女们才战战兢兢的靠近“狼姑”,“妈?”

    “狼姑”爬起来,幽幽一叹,一声不吭的往回走。

    一群子孙后代和镇民们悄悄跟在后面。

    等到了楼内,“狼姑”默默的穿起了寿衣。

    一群儿女子孙不敢阻拦,只能默默看着,抹眼泪,今天的事超出了他们可以理解的范畴,他们根本不知道该怎么办。

    好一会,“狼姑”才穿好了寿衣,然后往床上一躺,留恋的看着一群子孙,“我这就去了!”

    一家子顿时哽咽起来,一个外问:“怎么才能救您老人家?”

    “狼姑”摇摇头,“没用的!我十几年前就该去了,只是求了仙家,多活了十几年,再不死就成妖了,别多想,小心惹怒大仙!”

    说完眼睛一闭,死了!

    “呜呜……”

    儿女孙辈哗啦啦跪了一地,嚎啕大哭。

    ……

    镇外的一个小山包上,周凤尘带着张秃四人静静的等着。

    张秃四人一脑袋雾水,看看镇子方向,再看看周凤尘,不明白在等啥。

    正要问话,镇子上忽然传来一阵凄惨的哭声,四人对视一眼,更加糊涂了。

    这时一股子凉气忽然袭来,温度瞬间下降十多度,四人不由哆嗦一下,靠在了一块。

    而周凤尘看着幽幽而来的“狼姑”魂魄,点点头,“走吧!”

    “狼姑”留恋的看了眼身后,唉声叹气的前面带路。

    周凤尘带着糊里糊涂的张秃四人跟在了后面。

    魂魄行走的阴路和阳间路不同,“狼姑”一路上走的全是山林、草丛,周凤尘没什么大碍,行走间如履平地一样,晕头转向的张秃几人可就遭了老罪了。

    就这么走了近两小时,前面忽然到了一条大河边上。

    “狼姑”魂魄回过头,卑微的笑道:“大人,就是这里了!”

    张秃几人冷不丁的听见有人说话,愣了一下,四处一看,又累又惊又怕,眼睛一翻昏了过去,噼里啪啦倒了一地。

    周凤尘打开天眼,顺着“狼姑”手指的地方看去,只见河面有个黑窟窿直通水底。

    这是一条阴阳通道,就像以前在学校里,黑山老妖大女儿属下老狗妖弄出来的窟窿一样。

    “狼姑”靠近,说道:“大人,这里进去就是祝婆家,不过让她老人家知道老婆子告密,只怕小命不保啊!”

    周凤尘看了眼水面,深吸一口气,这里就是前江了,河底江妖骗了自己,它们明明就是一伙的,难怪那杀了两个和尚的女人往前江来了,分明是钻进了水底。

    他把张秃几人扶起来靠在一起,然后看向巴巴望着的“狼姑”,伸手抓着她的脖子赛进了包里,“放心吧!你死不了。”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