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0章 灭祝婆殿

    两个女人不知道在房间里干什么,人影诡异的晃动,不正常的扭扭曲曲。

    周凤尘好奇,身形一闪到了窗边,顺着缝隙往里看,这一看不由直皱眉,只见房间里布满了粘液,腥气扑鼻,中间位置有两个彩色大贝壳,贝壳里钻出两个类似于女人的怪物,扭曲着纠缠在一起,抱着一个死婴啃咬。

    场面极为血腥、残忍!

    他没有刻意的隐藏行踪,这时其中一个怪物女人觉察到了,张开布满獠牙的大嘴,猛的伸出一根长长的舌头刺来。

    “砰!”

    穿过窗户直奔他的脖子。

    周凤尘冷笑一声,伸出两根手指轻轻一夹便夹住了,然后三下五除二系在了窗台上。

    “呜呜……”

    屋内想起一阵吃疼声,和黏了吧唧的咬合声。

    周凤尘擦干手上的粘液,推门而入,屋内的景象变了,死婴被收了起来,粘液没了,两个花色大贝壳也消失了,只剩下两个身材纤细的女人,一个趴在窗户上,哼哼唧唧的收舌头,另一个龇牙咧嘴的扑上来。

    周凤尘瞥了眼屋角的死婴,也没什么慈悲心肠了,出手如电,一把掐住扑上来的女人,用力一捏,魂飞魄散。

    “啪!”

    一枚大贝壳甩在地上,隐隐开合着,里面是个软体女人怪物。

    赫然是个江底贝壳类精怪,而且有了一品妖将道行,居然不是那两个和尚可以对付的。

    另一个贝类精怪女人吓坏了,嘴上用力,“嗖”的收了舌头,整个人缩在了角落,楚楚可怜,“大人饶命!”

    鬼和尚大仇得报,激动的在包里乱跳,“好好……”

    周凤尘猛的一拍皮包,鬼和尚顿时熄火了,然后面无表情的问道:“你叫什么?”

    女人颤颤巍巍回道:“小、小妖彩、彩珠!”

    周凤尘问:“最近几天可曾害人?”

    女人脸色一白,“和、和彩蚌一起杀了两个做法事的和尚!”

    “为什么杀他们?”

    “因为他们招张秀魂魄,而张秀在伺候祝婆娘娘,所以我们便去击杀他们!”

    彩珠可怜巴巴的看了眼旁边死贝壳,“大人勿怪,这事小妖也是被逼无奈!”

    周凤尘问:“你的罪过自由定夺,张秀现在在哪里?”

    彩珠回道:“张秀在祝婆殿伺候祝婆和江神,家里来了客人!”

    “客人?”周凤尘好奇问。

    彩珠点头,“是个非常尊贵的客人!”

    周凤尘捏着下巴想了想,“悄悄带带我去看看!”

    ……

    几分钟后,周凤尘穿起了死去的女精怪彩蚌的衣服,施展“锁骨缩皮术”模仿她的样子,连妖丹也挂在了胸口上,几乎可以以假乱真了。

    然后在彩珠的带领下,顺着小巷子进了一个大屋子,然后拐拐绕绕的前往“祝婆殿”。

    一路上遇到的精怪、魑魅不少,像彩珠、彩蚌这样的也有一些,他假扮起来,丝毫不显眼。

    很快在一个大房子门口停了下来,彩珠回过头,指着里面,“就、就是这里。”

    周凤尘往里一看,隐隐听到一阵说话声,小声说道:“进去。”

    彩珠颤巍巍的带着他往里进。

    屋子里堆满了奇怪的珊瑚、玉石和金银,光线极为明亮,一群精怪翩翩起舞,而最深处的座椅上坐着两个人,其中一个正是前面在江面见过的江妖女孩。

    另一位是个身材纤细的中年女人,身上穿着灰扑扑的丝绸,发髻高挽,跟个皇后似的,不过五官却又细又长,很不好看,想必就是“祝婆”了。

    不过两人都坐在侧首,主位上却空着。

    周凤尘拉着彩珠悄悄走到靠近座位的地方停下,扫视一圈,伺候的侍女有十多个,不知哪个书张秀,干脆低着头偷听二妖说话。

    只听江妖恭敬的说道:“辛亏先生不愧是大王座下第一大妖!这等小事都亲自来临,不过说走就走,真是雷厉风行啊!”

    周凤尘心里一动,大王?这一片被称为妖王的怕只有蛇骨君了!

    “祝婆”摇头,声音奸细难听:“这可不算小事,五家七派精英弟子来临,清一色真人,随便一个杀咱们都跟喝凉水一样简单!”

    江妖女孩嘿嘿一笑,“不会的!咱们这种小角色,哪里会被他们放在眼里?前面我刚刚轰走一位真人!”

    “祝婆”一愣,“你遇到了?”

    江妖女孩满不在乎,“遇到了,在你的庙下面,离这里很远,说是找你的,我三言两句的便轰走了。”

    “祝婆”挥挥手,一群跳舞、弹奏的精怪女孩统统停了下来,迟疑了一下,“确定轰走了?”

    “确定!”江妖女孩仍旧很自信。

    话音刚落,外面忽然传来一阵呼喊,“娘娘,大事不好!”

    “噌——”

    “祝婆”和江妖一起站了起来,看向外面。

    大门外跑来一个山羊头人身的怪物,脚步有些踉跄,到了跟前,声音惊恐,“娘娘、江神大人,刚刚巡守院的阿珍被人杀了!随即彩蚌也被人杀了!”

    “祝婆”脸色大变,“山羊总管,说清楚了,被谁杀了!”

    山羊怪物眼珠子里充满了惊恐,“外人!杀她们时,一点声音也没有!”

    江妖也慌了,“那人去了哪里?”

    山羊怪物摇头,“和彩珠一块走了,不知……”

    话没说完怔怔的看向彩珠和周凤尘。

    “祝婆”、江妖和一大群精怪也看向周凤尘。

    整个大殿内,落针可闻。

    周凤尘笑了笑,身体一震,彩蚌的衣服、内丹统统飞了出去,又恢复了原本的模样。

    “是你!”江妖尖叫一声直往后退。

    而“祝婆”闷声不吭,“嗖”的一声,裹着妖气直奔门外逃去。

    四下里小妖、精怪们顿时乱作一团,尖叫声、呼啸声乱七八糟。

    江妖反应过来再想跑,已经来不及了,刚刚飞到半空,便被周凤尘弹跳而起,一掌拍了下来,翻了三滚,惊恐的大喊,“真人饶命!饶命哇!”

    周凤尘真没准备杀她,随手一刀砍掉她的妖骨和内丹,废掉她的一身妖力,重新化作了一条怪鱼。

    然后真人气势镇压向四面八方。

    轰——

    无形的沉重压力下,乱糟糟的精怪全都化作了本体趴在了地上,但也有七八个女孩子战战兢兢的跪着。

    这些女孩都是鬼魅。

    周凤尘沉声问道:“谁是张秀?”

    一个模样清秀的女鬼愣了一下,可怜兮兮,“小、小鬼是。”

    周凤尘伸手一招,捏住她的脖子同样扔进包里,随即身形一闪直奔门外,追向“祝婆”。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