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1章 大妖辛亏

    阴阳通道已经被“祝婆”关上了,不过江水不是很深,压力不大,周凤尘施展五行分水术,轻松的浮了上来。

    上来的一刹那,挥手一刀斩向身下水面。

    只听“轰”的一声巨响,水花四溅,灵气四溢。

    那些精怪在他中境真人的一击之下,灵身散去,元气大伤,几十上百年的岁月算是白修了,就是那些女鬼也是戾气尽去,等着被阴曹捉拿吧。

    周凤尘收回刀子,扫视一眼四面八方,迅速锁定了东方水面,身形一闪,踏波而行,追了过去。

    折腾了这么一大会儿,天已经蒙蒙亮了,远处露出了鱼肚白,两岸的积雪居然映出了淡青色。

    就这么追了足足半个多小时,天大亮的时候,前面露出了“祝婆”的身影,不知她的本体是什么,速度居然奇快。

    周凤尘冷笑一声,右手结印,“出!”

    嗖——

    神棍真宝裹着浓郁的淡黄色光芒,当头打去。

    那“祝婆”察觉到了,“叽叽”一声尖叫,使出了全力,快如闪电般躲了过去,“神棍真宝”堪堪打在她背后的水面。

    轰——

    水浪滔天。

    “祝婆”虽说躲了过去,但境界太低,还是被余波震的惨叫一声,吐血连连,眨眼化作本体。

    居然是个硕大的金色江蛛,犹自没死,六只细长的爪子一用力,“嗖”的一下窜了出去。

    周凤尘正要再次动手,忽然发现前面出现了两条船,而“祝婆”化成的金色江蛛一头扎进了前面一艘船内。

    那艘船不大,是个渔船,不过却很沉稳,四周隐隐有妖气弥漫。

    周凤尘不由皱起了眉头,想了想,脚下一点,到了后面一艘船的船头。

    这艘船是个欣赏雪景的游轮,此时船舱内十几个刚刚醒来的年轻男女,看看四周,再看看夹板上的周凤尘背影,一脸的懵逼。

    这人是怎么上来的?他穿的什么衣服?

    几个男孩子一下子把女孩子们挡在身后,其中一个领头的青年皱起了眉头,“喂?”

    甲板上的人并不理会,声音沉稳而有力的说道:“气息有些熟悉!是哪位大妖?”

    “呃……”甲板内的一群男女面面相觑,大妖?啥意思?

    周凤尘紧紧盯着对面船只,里面的气息很强,强到让他无法小觑,而且似乎有些熟悉,但想不起来是谁。

    嘎吱——

    这时对面渔船的破门打开了,从里面走出来一个三十来岁的青年,个头很高,很瘦,脸上很白皙,披散着一头长发,头发里有只奇怪的独角,双手拢在袖子里,声音粗犷而慵懒,“天下大妖,有谁是你周凤尘不熟悉的?都是你家的阶下囚。”

    “客气了!”周凤尘笑了笑,“我是说最近咱俩有没有见过?”

    独角汉子无聊的说道:“圣灵岛,我随赛白凤娘娘堵过你,在下辛亏!”

    “原来是你这条蛇!”

    周凤尘恍然,这货是那条大蛇,蛇骨君坐下第一大妖!

    这只妖从气势看,至少三四品妖王的境界,进步真是神速啊。

    “对,是我!”

    辛亏似乎能看破周凤尘的心思,“别惊讶,我被你祖上抓时,比现在道行还高,没恢复罢了!你是来追祝婆对吧?不好意思,我不会让你击杀的!”

    周凤尘说道:“我如果硬要击杀呢?”

    “简单!”辛亏耸耸肩,露出一双漆黑无比的长手,“咱俩打一场!”

    轰——

    妖气冲天而起。

    “你当老子怕你?”

    周凤尘身体一紧,真人气势散开,针锋相对。

    后面船舱里的一群男女,听的是一头雾水,感觉这两人是不是神经病,这时气势压来,一个个脑袋轰鸣,噼里啪啦倒了一地。

    这还是在周凤尘有意控制的情况下,不然已经挂了!

    他们意识到,今天似乎遇到了两个不得了的奇人,朦胧的意识中,抬头看出去,然后一脸懵逼。

    只见对面那个人忽然裹着黑气,飞到天上,然后整个天空都黑了,从乌云里探出一只巨大的蛇头,恐怖绝伦。

    而清脆的刀鸣响过,甲板上那人裹着黄色光芒直奔巨大的蛇头。

    接着是“轰”的一声巨响……

    这是他们记忆的最后画面,因为随着巨响,全部昏了过去。

    轰!轰!

    周凤尘和辛亏对了两招,觉得一股排山倒海的压力撞来,胸口不由一阵血气翻涌,难受坏了。

    当然!辛亏肯定也好受不到哪里去,因为乌云中连连传来两声闷哼。

    紧接着乌云散去,恢复青天白日,巨大的蛇头消失,连并着对面船头辛亏的影子也没了。

    周凤尘踉跄着落回船上,暗骂一句,一个箭步到了对面船上,拉开船舱破门一看,好的!里面只有一对沉睡的渔民夫妇,辛亏和那“祝婆”都没了,跑没影了。

    他不由看着四周大骂一句,“娘的个锤子!”

    发了一会呆,又看看游轮内,确定没人受伤后,转身回去

    没多久便到了张秃几人昏迷的地方,四人这会儿已经醒了,正懵逼茫然的蹲在一起抽闷烟呢。

    见周凤尘回来,全都一起迎了上去,“道长……”

    周凤尘挥挥手,“回去!”

    一行人立即赶往西丽镇头,开着车子回张秃家。

    等到了张秃家里,周凤尘让三位亲邻和两个孩子都散了,只留下张秃夫妇,然后关紧房门,放出张秀的鬼魂。

    茫然不解的张秃夫妇还在东张希望,冷不丁的感受到一股冰冷,都打了个寒颤。

    周凤尘大马金刀的坐在椅子上,“现出身形!”

    “是!”

    旁边“空无一人”的地方传来一道清脆、怯懦的声音,紧接着浮出张秀的身影,刚一现身便怨毒的看着张秃夫妇。

    “啊——”张秃老婆惨叫一声昏了过去。

    张秃也是“啊”的一声大叫,捂住了脸。

    周凤尘拍拍额头,忘了他们的身份,承受能力太差劲了,安慰张秃,“有我在,这孽畜不敢猖狂,今天你们把话说清楚了吧!”

    “话、话、话……”张秃完全说不出话来。

    周凤尘看着咬牙切齿的张秀,“那么你来说!为何报复你的哥嫂?”

    张秀撇撇嘴,声音带着哭腔,“哥嫂婚后极少管我,见我成年了,便钻进了钱眼里,一天到晚打听谁家有钱,想把我嫁出去!

    那年我路上遇到祝婆娘娘,她晚上托梦给我,说我和她八字合,要招我去神仙居所享福,我害怕她,不想去!

    又是我哥哥和嫂子答应了狼姑的请求把我送去给祝婆点灯,灯一点,我的魂魄属于祝婆,身体五脏俱烂,痛苦而死。

    大人!您说我该不该怪罪他们?”

    (本章完)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