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三章 徐州之战(190)

    

    这一路来,士卒辛苦了,虽然久随刘澜,且刘澜一直在改变着他,但抚恤士卒,爱抚将士这一项,明显还需要一个漫长的过程,好在有阎志在,在这一点他更懂得该如何去笼络人心。

    最初辽东是没有招募胡人来组建义从为军的,但这样的情况随着阎志越来越有话语权而有所改变,而如今在辽东阎志是主要负责义从部队,也正是他善待士卒,善待胡人,才真正让这些能征善战的胡人将士成为了如今在攻打乌丸鲜卑的主力军,而闫志显然居功至伟。

    以夷制夷,这本是大汉朝的国策,虽然刘澜曾经有一段时间深信着非我族类其心必异这一金科玉律,但是在与匈奴人、小种鲜卑接触之后,他发现这个时代的对于汉与胡的观念并不似后世那般明显。

    再加有白马义从为了公孙瓒舍生忘死反而许多汉族士兵更加忠诚可靠,他也改变了最初的想法,义从也才能在辽东真正成立起来。

    闫志亲自布置了今夜为徐州军的宴席,随后在张飞休息后来到宴客厅,当得知张飞希望他和辽东军随时前往辽东的主意后,闫志忧心忡忡道:“丑兵多势众,将军为什么还要和他较量?”

    闫志想不通,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要么他们联合对付丑,要么一起退回辽东,像这样他们前往辽东而张飞去会丑的决定,实在令人费解,但其实闫志心还有一个想法,是他要牵制丑,给部队渡河争取时间。

    这万人马,来回最少要三五趟,一去一回最少要花费两三天时间,所以张将军做出这样的决定,其实是为了部队能够安全抵达辽东。对于这件事,闫志其实一在在头疼,虽然他也在准备渡船,可他十分清楚,大哥在撤离黄县之时,几乎把渡船全部征调,他现在算是想在寻找船只,希望也不大了,而这些渡船,他们前来黄县时都要往返两回,才把部队全部运送到黄县,这还不说携带的一些粮草辎重。

    而现在部队的规模翻了几倍,辎重更是如此,除非丢弃军械,不然的话算是现在着手渡河,只怕没有个把月都够呛,想到这里,闫志当即起身,想要请令,但被张飞直接拒绝。

    有些事不是张飞不想交给他去做,但在现在这个时期,他不可能假手他人,不是不相信他,而是不敢有任何闪失,虽然这一次没有带骑兵来,但他与冀州军交锋多次,他清楚冀州军的软肋,当然最重要的是他熟悉丑,而闫志和辽东军四人也与冀州军交锋,但是丑,却并没有过交锋的记录,对丑的熟悉程度显然无法与他媲美。

    当然除此之外,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他可不想让丑这么肆无忌惮,怎么也要让他吃点苦头,不然心这口实在难平,他在夷安的时候,计划的多好啊,结果因为丑突然杀出来,不仅让他的计划功亏一篑,差点连两大爱将宗寇和张萍都丧身,所以说他怎么也要在临走前,让丑吃点苦头才甘心。

    其实,现在最为恼火之人,不是别人,正是丑,当他从夷安一路追来并且深入东莱之后,彻底失去了张飞的踪迹,他几乎只能看着地图来猜测张飞可能出现的方向,这样一路追到了观阳。

    可张飞的部队好像凭空消失了一样,这一路不管是从百姓口询问还是沿路寻找蛛丝马迹,都没有任何线索,而在抵达观阳之后,同样的情况再次演,无头苍蝇一般,看着地图,不知道该如何抉择了。

    现在的情况是南下进入昌阳呢,还是继续东进进入东牟,又或者北进入牟平,选哪一个方向都不保险,尤其是一旦选错路径,也意味着再也别想捉到张飞,他们这可是近五万人的部队,再加辎重车辆,通行十分缓慢,本来不容易追张飞,再走错路,那更没指望了。

    所以他思来想去,最后直接继续东进东牟,这是个折的选择,首先东牟在牟平与昌阳之,到了哪里,如果还没有张飞的消息,完全可以派斥候前往这两地进行查探,有了消息再追击,不然去了牟平发现张飞在昌阳,等追到昌阳,可能人家已经击败了管统,往徐州逃回去了,如果去了昌阳,则同样是这个道理,所以东牟最安全也最保险,当然如果张飞在东牟,那省事了,直接在东牟将其歼灭。

    说实话,这一仗如果不是他的帐下看到了宗寇和张萍,还真不会想到一直在夷安的部队会是张飞,不过从侧面来看张飞这次进入青州有多隐蔽,当然他和高览犯了一个错误,那是放弃了城阳郡,或者说如果一早控制了东武高密,也不会发生现在的情况。

    如果能早一点控制这些要道,相青州也不会似之前那般混乱,说到底什么狗屁的匪兵,还不是刘澜在暗捣鬼,现在高览已经彻底控制了东武高密一代,而这则是他最后的一张牌,不过他可不希望把张飞的人头留给高览。

    五万大军浩浩荡荡进入东牟城,部队缓缓入城,丑入城时不停观察着四周百姓的反应,说实话百姓的反应都很平淡,甚至可以用悠闲来形容,这说明他们最少没有经历过兵祸,或者说他们都清楚,不会有任何战争发生。

    当然这样的悠闲平淡,还是因为冀州军秋毫无犯,如果现在他下令劫掠的话,只怕这些人立马哭爹喊娘,不过丑可没有打算在这里纵兵,他的重心是张飞,至于横财的事情,等消灭了张飞再考虑。

    百姓们远远看着一马当先的丑,他那威风凛凛着实引人注目,最少东牟的百姓是没有见过这样英武的将领。丑直接占领了县令府,部队则进入了校场,并且接受了防务,至于县内的事情,依旧交给管统之前任命的县令和小吏。

    在议事厅内,丑询问了他们一番关于张飞的消息,不过他们自管统离开之后再也没有见到有什么其余部队了,至于有什么风声更是没有了,在从他们这里了解了一番情况后,丑便向牟平、昌阳派出了斥候,当然还有黄县。

    ~~~~~~~~

    经过第一日的畅饮之后,接下来几天闫志成为了最为忙碌的人,他不仅派人去向渔民借船只,还要亲自负责物资的押运与兵员的调动和撤离,当然还要布置黄县的防御以及打探丑的消息。

    经过三天的部署,他可有保证黄县足够安全了,当然如果是大军攻城的话,那是不大可能守住的,不过闫志为了能够第一时间知晓丑北,专程在黄县到牟平这段距离安插了前斥候,这些游哨三里便有一岗,只要丑大军抵达牟平,那能在第一时间传回黄县,从而保证主力撤退万无一失。

    别小看了这样的部署,牟平到黄县要三天时间,丑大军前行最快也要五天时间,而他布置的哨岗可以让他们提前四天知晓丑北的消息,在这四天时间里,能做的事情太多了,甚至都有可能直接南下主动出击,攻打丑前进。

    毕竟张飞怕丑是怕他人数之多的部队,如果在兵力相当的情况下,张飞完全可以偷袭致胜,然后一击即退。

    这样张飞的目的达到了,也可以安全返回了。不过在此之前,闫志的斥候一直到了东牟,其实闫志也想过从东牟开始布置哨探,但东牟到黄县距离太远了,浪费人力,反而得不偿失,只派出一队斥候足够了。

    而且最为重要的是到现在为止,丑失踪没有什么行动,部队依然驻扎在城内,没有任何消息证明他们即将北,对丑的反应,他和张飞心充满了疑惑,但如闫志所说,也许现在丑还不知道他们身在何处,但现在他们也瞒不了多久了。

    这样徐州军不断被转移,时间一天天过去,因为时间充裕,部队并没有第一时间转移,而是从辎重开始,只有什么时候有丑的部队抵达牟平的消息,闫志才会着手撤军的事宜,这样过去三天时间,辎重转移了不少。

    如果不是时间充裕的话,这些辎重十有八九会被丢弃,好像大哥阎柔从黄县撤退时的场景,除了人意外,几乎什么都没有带出来,好在黄金每个季度都会被送走,尤其是当有大战开启前,转移黄金更是头等要事。

    更何况还是刘澜主动让出的青州,黄金更是一早全部转移了出去,至于其他的辎重,诸如钱粮布帛,则没有了这样的运气,实在是因为袁谭来的太快了,算这样他们都撤退了足足三天时间,三天时间船夫们几乎都没这么休息,才算是把能带走的人都带离了。

    可真正能够被阎柔带走的人,又能有多少,连八千人都没有,这些人大多都是士兵和工匠,至于家眷也有不少,光转移家眷浪费了不少时间,最主要的是他们携带着大量的细软,最后不都丢在了黄河里了?

    当时逃命都来不及,谁还顾得了这些财务,有装这些财务的地方,船能再多一个人了,而对于阎柔的命令,虽然不少妇孺们反抗激烈,可最后还不是在万般无奈之下妥协了,当然还是他们更看重性命。

    而眼下闫志不会有他大哥那样的苦恼了,他布置好了一切,所以才能够放心大胆的转移物资,也根本不用担心丑什么时候来,这样的情况和阎柔当时的情况可谓有着天壤之别,当然,如果这时候丑突然杀来,那情况也一样,部队开始登船,辎重也成为了被抛弃的物资了,当然辎重只会丢到海里,不会便宜了丑。

    不过这样轻松的日子很快结束了,丑出兵牟平的消息传回了黄县,接到消息的闫志急忙前往郡守府去见张飞。

    张飞已经等候多时了,不过还算沉得住气,现在的情报只是说丑到牟平,至于他到了牟平会不会来黄县还不能确定,但是可要先安排辽东军撤退。

    张飞较冷静,其实他早已迫不及待,他等这一天已经等了许久,但不到只是一天之后,闫志安排的哨探便传来消息,丑并没有与大部队一同前行,而是轻兵减从,日夜不休向黄县直奔而来。

    这个消息让张飞大吃一惊,丑显然已经意识到了他们要乘船离开了,所以这才急不可耐前来黄县,不过这个轻兵减从意味着他到底带领了多少人过来则是个未知数,连忙命令闫志让哨探务必把丑带了多少人先行而来打探清楚,同时还要加快部队撤离,以防万一。

    丑清楚现在黄县有多少人马,但他派出的斥候已经察觉到了张飞可能要乘船前往辽东,他可顾不得那么多了,带了一万人前来黄县,目的是为了拖住张飞。

    要拖住张飞,不容易,但最少可以保证不让他们撤离的平稳,选择在其登船之时发起进攻,这样一来能够为主力部队争取些许时间。

    丑千算万算,万万没有想到张飞会乘船而逃,可现在眼瞅着人家要撤走了,他又有什么办法,只好硬着头皮而来,可他却不知晓自己这一行早已被张飞察觉。

    在得知丑带领万余人奔袭而来,张飞当机立断,半路伏击,首先这无疑犯了兵家大忌,轻兵冒进,其次则是其轻兵减从,日夜不休从东牟而来,这么远的距离,待进入黄县,肯定已经疲惫不堪,伏击必可大获全胜。

    而最为关键的一点是,丑没有接应,面对他们的伏击则没有了任何还手的余地,这一仗张飞信心十足,而把丑击溃之后,他们再撤退的话,那更是轻松无碍,在被伏击之后他相信,丑绝不敢再轻兵冒进。

    待其等到主力部队抵达之后,他们早到了辽东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