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五百九十五章 徐州之战(192)

    

    反目成仇,让管统有些无法接受,更无法理解,在出兵这件事情,不是他不想让步,而是他做了一件再正常不过的事情,可对于高夔,管统的拒绝绝不会被其认作是一次秉公任直的应对,反而是不够义气不够意思,如果他真把自己当做兄弟朋友,会拒绝吗?

    肯定不会,既如此,他又何必再留下来自讨没趣呢,索‘性’也离开了,回高密去见高览将军,但今日遭受的屈辱他不会忘记,有朝一日,他一定会把今日的屈辱找回来。,: 。品書網

    带着几百名逃出来的部队离开壮武,向高密返回,几天之后抵达了高密,走进了议事厅,见到了高览。

    对于他的返回,高览看起来没有任何异常,只是平淡说了句回来了,可高览对于高夔是真的在意,他们家世代为高家家将,高夔更是和他一同长起来的发小,高览能不在意他的死活吗?

    不然的话,他也不会带着部队差些杀奔即墨了,在知道他安然无事之后,悬着的一颗心这才算是彻底落下,可他此刻脸‘色’难看,其实是因为他和管统之间的不愉快,说实话这一点他和他的父亲有些想象,也许这是他们家族的‘性’格特征吧,平日里寡言少语,但对一些事情会格外敏感,如果有谁争对自己又会显得小肚‘鸡’肠。

    对于这类家奴,如果不是两人一同长大,高览是绝不敢也不会留在自己身边的,这类人说好听点是升米恩斗米仇的货,说不好听点是一匹山狼,这种人算是他对其稍有些严苛,都会怀恨在心,也是现在没能飞黄腾达,不然的话得志猖狂这种事必然会在他身发生。

    “我听说了你与管统之间的事情了,这件事他做的没有错,不管你能不能想开,这件事到此为止,明白了吗?”高览抬起头盯着他说道。

    “是他告诉将军的?”高夔好似一只被踩着尾巴的猫,瞬间炸了‘毛’,变颜变‘色’道。

    “这事还用他来告诉我,早传得满城风雨了,告诉你,现在我们的主要目标是刘澜,个人恩怨的事情你别想,也别提!”

    “是。”高览都这样表态了,高夔还能说什么,但他可不会相信这消息是传到高览耳的,肯定是管统在背后捣鬼,心恶狠狠的想着,对管统是恨加恨了。

    高夔的反应让高览较满意,当然算是一起长起来的发小,那也不是他肚子里的蛔虫,也不会知道他此刻心想着什么,其实高览倒也希望他是那种普普通通的武人,虽然鲁莽无礼,但最少心‘胸’开阔一些,可越是这样长久寄人篱下的家奴,才越发小肚‘鸡’肠,和那些宦官一样,当然也不是说宦官里没有好人了,只是这类人心里更容易扭曲。

    这也是长期寄人篱下的结果,虽然高览一直在努力着让高夔能有一个更好的环境,可越是对他好,却发现好像一切都变得理所当然起来,好像是他高览欠他的一样,应该这样做。

    从前,父亲对他的父亲,那是一点都没有好脸‘色’,他父亲自然不会对高家感念,所以他以为换一种方式,可以收拢人心,却发现是自己天真了,任何情况都有两面‘性’,太好了不行,恶劣了也不行,其实平平常常普普通通最好,不近不远反而能够相安无事。

    ~~~~~~~~~

    关羽率领大军抵达琰县,消息令沛县的曹‘操’为之震动,这消息虽然一早从斥候处得到,但现在彻底证实了,却让他真正的心烦意‘乱’。

    这一情况几乎可以看作是刘澜用最简单的方式告诉他,只要他敢入徐州,那他会不顾一切先和你大战一场,至于袁绍,他放任不管。

    这样的消息,让曹‘操’头疼无,他此刻才突然明白,刘澜之前调走关羽,看起来是袁绍才是他最大的威胁,但同样也是在告诉自己,他不希望两家‘交’手,如果当时他能看到刘澜的示好,收手的话,那一切也到此为止,可偏生因为袁术,他选择攻打沛县,这让刘澜真正动怒了,既然你要战斗到底,那他大不了和你拼死一战。

    想通了这一点,曹‘操’算是明白过来此刻攻打沛县算是捅到了蚂蜂窝,而刘澜的反应更是让他焦头烂额,现在该怎么做才好,这么在沛县驻扎着还是撤回丰县?反正是不会与刘澜决战的,也是不会去攻打徐州城了,到时候算拿下了徐州城,等着他的也会是关羽的摄山营。

    从头到尾,曹‘操’所希望看到的局面是什么,不是想浑水‘摸’鱼吗,什么时候想过自己去做什么急先锋?

    在内帐之,曹‘操’背着手来回踱步,他的眼满是忧虑神‘色’,此刻早已没有了攻下沛县外城时的意气风发,和小老头一样,那样子看着让人有些心疼,要知道在几十天前,不管是曹‘操’还是所有将领,所想的可都是拿下沛县拿下徐州城呢。

    谁想到几天之后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但曹‘操’也明白,这一切的原因,说白了还是因为袁绍,如果他能够给力一些,又怎么可能会是现在这个样子?如果现在他们和刘澜‘交’锋在琅琊,那他别说是攻打沛县了,算是拿下徐州城,刘澜也无能为力,还想调摄山营回来,痴心妄想。

    可随着刘澜将部队撤回到琰县,这是看着琅琊又护着徐州的决定,谁先来,他和黑鱼死破,说实话,袁绍可能兵多将广不用怕,可他底子薄,经不起这样的消耗啊。如果只是这样,曹‘操’撤离是了,可关键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曹‘操’能撤?

    好歹他也是大汉朝的司空车骑将军,这要是撤了,颜面无存,虽然之前也因为关羽抵达沛县而撤退,可那是以退为进,等着卷土重来呢,可现在关羽可在琰县呢,如果撤退了,无法‘交’代,光是士兵们的士气,难提升。

    所以说他现在只能硬着头皮在沛县硬扛着,反正从刘澜这一系列的应对来看,基本能够判定,他是在等自己攻打徐州城呢,徐州城是底线,只要他不攻打徐州城,那刘澜不会派摄山营回来,所以说现在留在沛县应该是安全的,既然这样那完全可以先等等看局势的发展,如果袁刘‘交’锋了,那他的机会来了,到时候顺手夺下沛县的同时再长驱直入拿下徐州城,再之后夺取整个徐州城的同时再配合袁绍击败摄山营。

    在他心畅想着这个大胆的计划时,帐外响起了郭嘉的声音:“主公?卑职郭嘉求见。”

    “进来吧。”曹‘操’说着从内帐转出来,亲自将他迎入内帐,在曹军里里外外下下,在外账受曹‘操’接见的人很多,但能够随曹‘操’进入他的内帐之人可屈指可数了,算是曹家的族亲,都未必能有这样的机会。

    将他让进内帐之后,曹‘操’示意他落座,道:“有什么事吗,奉孝?”

    “有件要事禀报。”

    曹‘操’看他一眼:“说吧!什么事?”

    “卑职刚刚得到情报,冀州军主力部队已经进入了东莱郡了,而高览南下也只是抵达了高密与城阳,并没有攻打琅琊的意图,所以……”

    “所以袁绍果然不能信任!”曹‘操’怒气冲天,丑去了东莱,东莱有什么,不是后钱匪军吗,至于用六七万主力部队去剿匪?这算什么,杀‘鸡’用牛刀?想不通,想不通,丑鲁莽,高览呢?袁绍怎么都不制止他呢?”

    “听说好像是张飞带着徐州军也进了东莱。”郭嘉小事说道,但这一消息只是疯传,还没有准确的消息,无法确定。

    曹‘操’本细眯着的眼睛瞬间瞪圆了,急问道:“消息来源可靠吗,张飞真的去了东莱,有多少人?”

    “这件事只是有消息传来,但消息源还不肯定,卑职正在确认这件事情。”郭嘉轻声说道。

    “应该假不了。”郭嘉默默点了点头,道:“如果不是张飞,只是后钱匪军,丑会带领主力追进东莱?所以这件事应该是靠谱的,最多是是不是张飞的问题,但算不是张飞,但也一定是刘澜帐下一名举足轻重的人物,不然丑也不会带着大部队去东莱的,你说呢?”

    郭嘉看起来完全是一副后知后觉的样子,一拍自己的额头,恍然大悟,好像是被曹‘操’一番话点醒了一样。

    不得不说,郭嘉这一番表现,根本不会有人察觉他是演的,完全是一种真情流‘露’,曹‘操’此刻正在‘激’动之,自然对郭嘉这等细不可查拍马屁的行为万分受用:“奉孝你说如果张飞被丑消灭在东莱,那接下来用不了多久的时间,冀州军会大举南下了吧。”

    “不错。”

    “哈哈,刘澜真的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既然这样,今晚我也能踏踏实实睡一觉了。”

    “主公所言不错。”郭嘉见曹‘操’如此‘激’动,自然也跟着他一起笑,当然最重要的还是现在的局势对他们越来越有利了,其实这一次徐州之战,最初郭嘉是全力支持的,但随着局势的发展,他是希望曹‘操’能够收兵的,对于徐州之战的局势他已经不大看好了,因为他们已经失去了主导地位,完全看别人脸‘色’,这样的战斗,变数太大了。

    曾经他们有好几次可以‘抽’身的机会,可是曹‘操’固执己见,那他只好去寻找退敌之策,这好像是一次国手之间的对决,每一次当他们以为成功在望时,刘澜的反制都会让他们离成功差之毫厘,而这一回呢,会真的成功还是失败?是真的像曹‘操’所说的那样可以安心睡踏实觉,还是向以往那样,没过几天刘澜又会给他们送来一道噩耗?

    不是他对曹‘操’的分析没信心,也不是他把刘澜看得太过无敌,实在是他不看好冀州军,当然还有一个关键的因素是因为这一仗的主动权现在并不在他们手,所以你很难去主动改变眼下的情况,好像如果他们有实力,现在完全可以拿下沛县,也不用去考虑关羽和司马劳什子的摄山营,攻打徐州城是了,还用得着现在这样畏首畏尾?

    所以郭嘉要相对冷静许多,他等着看局势的后续发展,现在他也许也会乐观,但绝不会太过乐观,始终保持着谨慎,最少不会再去轻易发表自己的意见,去改变曹‘操’的决定,说实话,虽然说曹‘操’固执己见,可其实还是因为他没有据理力争,如果现在整个曹军大营里,有谁能够让曹‘操’改变主意的话,他相信是他也只有他能够让曹‘操’放弃固执。

    不过他现在其实也想等等看,瞧瞧东莱的局面会最终发展到什么程度,但有一点是他没有说出来的,那是对东莱的局面,他并不似曹‘操’那样乐观,首先刘澜并不傻,他为什么要派张飞去东莱?

    看不透,也瞧不明白,但好像曹‘操’现在可能派夏侯惇去广陵吗?不会去了那是送死,可是为什么刘澜还派了张飞去,那只能说明,刘澜一早已经想好了张飞的退路。这道理好似曹公派夏侯惇去了广陵,到了广陵之后发现有寿‘春’军接应,到那时算徐州军真的杀来,也未必能消灭他们。

    刘澜不傻,自然不会让张飞去送死,同样主公也不傻,所以他不会派夏侯惇去广陵,道理皆然,为何刘澜还是派了张飞过去,那只有一种可能,他已经为张飞想好了退路,也是说丑很可能扑个空,或者被消灭。

    结果到底如何,没有内部消息,也没有最新消息,不清楚,但他可有恩德的一点是想消灭张飞没那么容易。

    不过战争这种事情,纸面的实力放在战场之,未必是更强的那一方会取得胜利,也许丑会给他一个大大的惊喜呢?到时候消灭了张飞,解决了后钱,没有了后顾之忧的冀州军大举南下,他们的机会不出现了,这半年来的坚持不有了回报了?

    徐州啊,现在可是他们眼的香饽饽,富饶的人口重镇和良田,得了徐州,对于他们的发展将会是一个腾飞,一飞冲天。